当前位置:首页 > 新书连连看 > 阅读文章
王子的长夜(二)
2013-5-30 16:33:53 作者:秦文君 访问:741 评论(0) 奖励红花(0)


又聪明又笨的
小玛丽(一)

  王子大步走出门,迎面吹来一股热风,让他领教到了这天热地烫的盛夏威力,下午的阳光真是和辣椒一样火暴呢。
  他听到花园的铁栅栏边传来笑声,有个女孩在欢呼:“哇,王子!他真的出现了,我赢了!”
  原来是邻居小玛丽,她是王子的同班同学。她站在花园黑色栅栏的那一边,身体被一条一条的栅栏隔开来,露出一头天然的卷发,卷发上夹着两个水红色的可爱的草莓夹子。她是个小美人:瓜子脸,眼睛圆圆的,很黑很亮,牙齿好像白色的小珍珠,嘴唇是粉红色的。
  王子家和小玛丽家紧挨着,两家的花园中间只隔了一排一米高的铁栅栏,随时可以跳过去。她家的房子和王子家的房子一样老,外形也建造得一模一样,也有大大的门廊。有所不同的是花园,小玛丽家的花园里除了树,还有一座太湖石的小假山。
  小玛丽的身边站着月月,那是一个不声不响的女孩,她也是王子的同学。短短的头发上有一个靓丽的红色发夹,高身条,脸儿白白的,眼珠漆黑,笑起来有酒窝,一副很聪明很甜美的样子。暑假过后他们还要一起升到五年级去呢。
  小玛丽说:“王子真讲义气,听见我和月月打赌就来为我助阵!”
  她的声音像小黄莺叫,让人听了心里会高兴起来。王子知道她猜错了,误以为他帮她的忙了。见她笑着,满心希望事情如她想象的一样,王子就没有吭声,他不想对满脸喜悦的小玛丽说扫兴的话。
  “我和月月打
赌,赌五分钟内会不会有人出现在我们面前,没想到还没到两分钟你就出来了。我赢啦!我想马上实现一个愿望,好不好?”小玛丽把手掌举起,竖起一根粉红色的手指。
  王子不太了解小玛丽的愿望是什么,也不知她为什么如此郑重地问他,他不好意思追问,事事都要打听的男孩也许不受欢迎。她亲切地笑着,那么信任他,那他最好什么都懂得一点,绝对不做傻瓜。
  既然她有心愿,王子能冷冷地说“不”吗?他有什么理由阻止她实现它呢?所有善良的男孩都不愿惹小玛丽伤心,因此他说:“好吧。”
  “你说‘好’,是吗?”小玛丽对王子说。
  “是啊,”王子又说,“那,我走了。”
  “太好啦。”小玛丽说,“现在你不能走了。”
  “不能走?”王子觉得很纳闷,小玛丽和月月两个人打赌,这一切和他有什么关系呢?
  小玛丽跨前一步,对王子说:“你说‘好吧’,那就是答应我了。”
  王子感觉不太对头,也许是那个“好吧”惹的麻烦,他连忙狡辩说:“我们男孩说‘好吧’,有时是口头语,不一定是答应什么事情。有时就是‘哦’的意思,有时表示‘原来这样’,只有万分之一的时候,才代表答应。”
  小玛丽嘟起了小嘴,小脸上满是委屈的神情,不依不饶地说:“就算你的‘好吧’不是答应,可是我把它当答应了。在我们女孩这里,‘好吧’就是答应。”
  “这……”王子知道不妙,四面看看,拔腿就走。当最聪明的女孩有了傻乎乎的想法时,男孩是没有办法的,只好溜走。
  “月月,抓住他啊。”小玛丽叫起来。
  王子只好站停,要是他撒开腿跑,她们会追上来拉住他的领子或者袖子大喊大叫的,好像只有坏人、流氓或者小偷才活该有这样倒霉的遭遇。
  “干什么呢?”王子生气地说着,“说吧,你的愿望是什么?不是什么恐怖行为吧?”
  “你怕什么?我不是可怕的僵尸新娘,我就是我呀。”小玛丽得意地说,“谁叫你答应的,答应的事情做不到,那就惨了,会变成蝴蝶的。”
  王子说:“放心,我不会变成蝴蝶的,人怎么可能长出翅膀呢?”
  小玛丽说:“说不定呢,梁山伯和祝英台不是就变成蝴蝶了吗?”
  “那是民间故
事,不是真的。”
  “邻居们传的老房子里的僵尸新娘,你总该听说过吧?”小玛丽气呼呼地说,“你要变成说话不算数的食言少年,僵尸新娘就会来复仇。当心倒霉,今晚撞到僵尸新娘。”
  月月不说话,朝王子呵呵笑,还敬了一个礼,算是一种恳求,让他包涵点。
  王子知道小玛丽很难缠,她好像比他聪明,知道的多,嘴巴会说,脑子转得快,而且她仗着是可爱的软糖女孩,可以得理不饶人。他赌气地对自己说:以后在她面前不能用“好吧”做口头语。还有,当她表扬你的时候,绝不能不问明白就接受下来,更不能心里暗暗得意。
  “你说吧。”王子没办法了。
  “告诉你,我的愿望是你来教我扔实心球。”
  “好吧。”王子心里一松,这个“好吧”就脱口而出,完全是真心的爽快的答应,他心里还带着侥幸想:上帝保佑,小玛丽还不错,如果她的愿望是搞恶作剧,叫他做苦工,或吞一只蛤蟆,那可怎么好!
  “你要保证我下学期的体育成绩得优,这是必须的。”小玛丽又加码了。
  说的什么呀?要他保证她体育成绩得优?他说:“讲理不讲理?”
  可是,这是讲理的时候吗?她不会跟他讲理的。小玛丽生气地瞪着他,一只手插在腰里,好像马上要发脾气了。
  唉,既然一开始就没有对她说“不”,这么一步一步地让着她,现在说“不”好像已经太晚了。王子觉得好无奈,心里想:她怎么能那样呢!嘴里却不知不觉地说:“好吧。”
  说完他暗暗生气,哼,以后跟她不能随口说“好吧”,因为她会把这当作你无条件答应她了。
  “你不准赖皮
哦。”小玛丽还这么说,好像这些都是他欠她的。
  “好吧,好吧。”王子说。说完更加觉得好吃亏,这次他是被气糊涂了。
  于是王子走进了小玛丽家的花园。她家的太湖石假山有很多透亮的孔,他把宇宙巨人安放在小假山的洞孔里,腾出双手来给小玛丽做示范。
  看她们盯着自己,王子有点小小的得意,决心好好秀一把。他甩甩柔滑的额发,不慌不忙地笑笑,身体微微后倾,再把两脚稍稍分开,与肩膀同宽,两只脚就能像树根一般牢固,他把这姿势叫“树桩式”。
  他深吸一口气,挥动胳膊把实心球扔了出去,好尽兴哦,实心球飞越了眼前的小假山。但透过太湖石的洞洞,王子看见奇怪的一幕,那眼看要落地的实心球,像中了魔法似的,突如其来地又朝前飞起来,竟然越过小玛丽家花园的铁栅栏,落到栅栏另一边的“黑森林”去了。
  “黑森林”挨着小玛丽家另一侧,那家人的花园,大门常常是上着大锁的,主人是一个怪里怪气的女演员。她的花园被深色的杉木丛所包围,终日黑沉沉的。人们不愿意走进去,因为一眼看去,花园和房子有种神秘莫测的恐怖气息,贴伏在墙上的爬山虎的叶子是黑色的,好像烧焦了似的,花园里不时还有蝙蝠飞出来。天还不怎么冷的时候,那花园杉树上的冰霜就结成了花,很让人生疑。
  “呀,球扔进“黑森林”了,救命!”小玛丽低声惊呼。
  王子感到很不安,他没想把球扔进“黑森林”,谁也不敢冒犯那一脸凶相的女演员,她爱说难听的话,骂骂咧咧的,尖叫起来的声音好像锥子一样刺耳,可不是闹着玩的。
  月月挺好心的,她转着脑袋左右察看一番,像一头机灵的小鹿似地翻过栅栏。她在“黑森林”里捡了实心球,又飞快地从杉木丛中翻过来。王子松了一口气,说:“谢谢你,球不长眼睛,才会飞到‘黑森林’去。”
  月月说:“不要紧,我侦察过了,主人不在家。”
  “真好玩。”小玛丽说,“原来王子是体育天才呢,球扔得那么远!我妈说帅气的男孩只能做电影明星。”
  “你妈妈不该这么说。”月月说,“看看王子的数学卷子就知道了,他能做大科学家。”
  王子默默地转了一个方向,背朝“黑森林”。他举起胳膊,昂首挺立,肩膀微微后倾,做了个“树桩式”的示范动作,对小玛丽说:“来,开始吧。”
  小玛丽忙不迭地转了个方向,可是她不愿意做“树桩式”的动作,笑弯了腰,说:“很傻冒的。”
  她那么聪明伶俐,却不得运动的要领,扔球偏摆出跳孔雀舞的姿态,踮起脚尖,左手姿态优美地插在腰里,甩动细细的右胳膊。实心球是扔出去了,却砸在离她脚尖前一米的地方。
  “好吧,你不要用舞蹈动作,也不要往地上砸,不能只用手腕的力气,要借用手臂的力量。”王子说。
  小玛丽点点头,嘴里念叨着:“这个谁不知道?我就是借用手臂的力量。”
  只见她深吸一口气,一边咯咯笑,细胳膊甩了一圈又一圈,好像圆规在空中画图,急死人了。后来她总算把球往前抛了出去,老天爷,那球扑腾几下,不会飞,像一只沉沉的大土豆,直往地上落,落在离她脚尖一米左右的地方。
  这结果令王子很失望,不由皱起了眉头。
  真是……世界上怎么会有球艺这么糟糕的女孩,王子快被她气昏了,此刻他巴望小玛丽是个男孩,那样的话,他就能痛痛快快地骂她几句“笨死了”。
  小玛丽看出他的心思了,她说:“哼!”气得直跺脚,似乎在跳踢踏舞。
  “你要照着对的方法练习。”王子想起自己是教练,就严肃地说。
  “我就是照你的方法练的呀。”小玛丽说,“你是不是有秘诀啊?快,说出来。”
  小玛丽逼着王子说出“秘诀”,王子只好把“不能用舞蹈动作,也不要往地上砸,要借用手臂的力量”又讲了一遍。
  小玛丽点点头,说:“你再做一遍示范,让我看看你的秘诀灵不灵。”
  王子背朝着“黑森林”扔出实心球,那球飞跃过小假山,越过栅栏,飞落在他家花园内的原木长椅边。王子拿出教练的权威,说:“你按这个方法,连着扔一百次,扔得远会觉得很有意思。”
  月月跑去捡球,小玛丽站在王子身边,咬着嘴唇,可怜兮兮地说:“不想练了,好没意思哦。”
  他看她快要哭了,觉得自己这个教练当得好失败。只好说:“好吧,好吧,练十次吧。”
  小玛丽还要讨价还价,说:“练三次,三次就很多了。”
  怎么变味了?好像她是在为别人练球似的。王子说:“好吧,你一定要按正确的方法扔球。”
  不一会,月月把球捡回来了。小玛丽挺胸阔步,摆出一个“树桩式”,样子很对头,感觉顶天立地的,可惜没过一秒钟,挺拔的“树桩”马上不见了,她收回了脚,猛笑起来,笑得喘不过气来,说:“让我咬牙切齿地扔球?那样好丑呢,像发神经病。”她笑了一阵,还在笑,弯着腰摆出一个可爱的造型,才把实心球扔出去。
  这次她抛出去的球不见了,消失了似的,近处不见球的踪迹,小玛丽高兴坏了,大叫着:“哇,我成功了吗?”
  月月一路跑动为小玛丽找球,绕到小假山前边看,后边看,摸着短发不知所措,说:“没有找到,球在哪里呢?”
  王子微微摇头,真拿小玛丽没办法,太离谱了,别人扔实心球都是向前的,而小玛丽这次把球扔到后面去了。王子默默地从她背后的花丛里把球找了出来。
  小玛丽感到丢了面子,撅起小嘴。她生气发怒时变得不再聪明可人了,有点笨了,她还嘟哝说:“不扔了,一个也不扔了,你的秘诀对不对呀?怎么把人家教歪了呢?”
  王子很着急,想狠狠训她一顿,想叫她争气些。可是又不敢说狠话,他不想惹小玛丽发火——她有脑子,长得又好看,再说她就像他的妹妹,王子的爸妈很喜欢她,认她做了干女儿,在这种情况下,他只能对她好。
           (未完待续)
  下集预告:正在王子教小玛丽扔实心球的时候,班长石磊出现了。这个肌肉男把球又扔到了“黑森林”里,两位男生捡球时惊异地发现了一把黄宝石蜘蛛锁……

 
共有0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奖励一朵小红花
验证码:91+6=? 
  所有评论仅代表读者意见,小溪流保持中立。
小溪流
Copyright © 2002-2013 湖南省作家协会小溪流杂志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链接
湘ICP 11020310  杂志社电话:(0731)8451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