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书连连看 > 阅读文章
王子的长夜(五)
2013-8-23 14:58:25 作者:秦文君 访问:571 评论(0) 奖励红花(0)

 

 
不加大人的晚宴
 
  王子匆匆跑到自家屋檐下躲雨,石磊和菜头陆续向他靠拢。
  石磊抹去脸上的雨点,说:“我决定不走了,等雨停了我要亲手捉住蜘蛛精。”
  “好吧,”王子说,“你们俩可以在我家玩。我妈出门了,今天我是主人。”
  王子一边快步走上台阶,一边摸钥匙准备开门,可是门竟然自动打开了。真的,他离门有一米多远呢,门就开得直直的。
  “是妈妈吗?”王子叫道,“你们这么早就回来啦?”
  没有人回答,房子里暗暗的。
  “是姥姥吗?”王子又叫,“喂,说话呀,谁替我开门的?”
  房子里还是一片寂静,王子一步跨进去,跑进去在门后找人,门后空空的。他打开灯,正觉得诧异呢,没想到,更离谱的事情发生了。
  顷刻间客厅里大乱起来,像中了魔法,所有壁橱的门都呼啦啦地打开,书橱也打开,几本画册从装得满满的书橱里掉落在地。还有钢琴,王子亲眼看见钢琴的盖子震动了几下,摇摇晃晃地掀开来,就连给小刺猬准备的小木盒卧室的盖子也打开了,所有客厅里能打开的门和盖子都开了,放眼看去,客厅凌乱而陌生,好像被强盗洗劫过一遍。王子岔开腿站在客厅中间,感觉每一个打开的门都幽深神秘,仿佛一个个黑洞。
  “怎么啦?看你很惊慌的样子。”石磊跑进来问,“发生了什么?”
  “所有的橱门都打开了。”王子说,“我出门前所有的门都关着呢。”
  石磊满不在乎地说:“全关着?那为什么会打开呢?”
  王子想起夜里出现的狼影,憋在心里的一句话脱口而出:“我们家藏着一只狼。”
  石磊哈哈大笑,笑得肩膀都在晃动,他在钢琴键上使劲敲弹几下,嘴里说:“我问你,狼打开你家书橱和钢琴干什么?天底下会有爱看书爱弹琴的狼吗?”
  王子不想听他胡说八道,心想如果家里真有狼,肯定会蹿进厨房找肉吃,狼的嗅觉好,贪婪,捕猎食物的本事特别大。他独自往厨房奔去,刚走到厨房门口就听到里面造反一样,“乒乒乓乓”响个不停。
  他战栗着打开灯,不得了了!厨房里所有的门都齐刷刷地打开,无一例外,连双门冰箱都像听到命令似的,冷藏室的门忽然一下开了,冷冻室的门费力地挣脱着打开。特别不可思议的是,大大小小的锅盖都先后打开,连垃圾箱的门也毫不犹豫地开启了。
  “石磊!”王子高声喊叫,“快来看。”
  “有情况!”石磊兴奋地冲过来了,左右看了看,懊恼地说,“哪有狼?要是有狼最好,我想拔几根狼毛做狼毫笔呢。”
  王子神情严肃地说:“听我说,石磊,我觉得很怪异,像有开门的精灵。”
  “哦,你的意思是真有僵尸新娘跟你捣乱?她把冰箱门都打开了?”石磊说。
  菜头跑进厨房,说:“是说你们这一排老房子里以前闹过僵尸新娘,是不是阴魂不散?”
  “好吧。”王子说,“不管是什么,石磊,你说怎么办?”
  石磊大大咧咧地说:“把冰箱关上就是了。”
  “别关冰箱,我饿了,我饿了,我要吃点啥,喝点啥。”菜头嚷嚷着,把头凑在冰箱前,两只手伸进冰箱里乱翻一气。
  这时门口有人“王子,王子”地叫,王子以为是妈妈和姥姥回来了,连忙跑出去招呼。来的却是小玛丽和月月,她们每人端着一个托盘,托盘上有好多袋子,满满的。
  她们两个跑进客厅,一边忙活着,一边说话。原来小玛丽的爸妈说好回家陪她吃晚饭的,可临时变卦了,说有事又不回来吃了,气得小玛丽把家里冰箱里好吃的东西全部取出来,带到王子家。真的呢,她的托盘上有带着血水的牛排,还有大虾和蔬菜,月月的托盘上有鸡腿什么的,可惜那些东西都是生食,不能吃呀,喂老虎和狼还差不多。幸好她们带着一只大面包,跟一个小抱枕似的。
  小玛丽说:“王子,我们来办‘不加大人的晚宴’。”
  “好吧,把面包分成五份。”王子说,“吃面包晚宴。”
  “没有牛排、大虾这些大菜吗?”小玛丽说,“我要吃美味的菜,不要面包晚宴。”
  “好吧。”王子说,“你们能把它们煮熟吗?”
  “什么?”小玛丽叫起来,委屈地说,“我们女孩怎么会煮菜呢?”
  “那,那……”王子为难得不知说什么好。
  幸亏石磊接口说:“我会做菜,我来做。世界上最难的事都难不倒我。”
  石磊真的好能干,他把受伤的小指用餐巾纸包裹起来,一边“嘁嘁喳喳”地炒菜,一边指挥着大家干活。他不愧是班长,给人派活很公平的,他让月月洗盘子,让小玛丽擦桌子,让王子找酱油、洗苹果,他自己干得最多,一点不吝啬力气,也不怕热锅里爆出的油星子。
  大家围拢来卖力地做事,厨房里挤满了人,香香的菜味传出很温暖的感觉。王子觉得好像做梦一般,居然能吃到班长石磊做的菜,享用小玛丽擦干净的桌子,没人管你的吃相好不好……不加大人的晚宴趣味多多,王子喜欢,他的心慢慢安定下来。
  石磊做好了菜。大家七手八脚地端着菜盘放上了餐桌,哈,真是晚宴哪!桌上有香气袭人的牛排,有又红又亮的茄汁大虾,有五彩缤纷的水果沙拉和一盘炸鸡腿,有浇了很多糖汁的南瓜饼,当然少不了那只大枕头面包。
  “怎么样?大虾煮熟了,牛排一点都没有烧焦!”石磊自豪地嚷嚷说,“哦嗬,大厨师石磊,你们没想到吧?服不服呢?”
  “多好看的菜,都可以放在皇宫里做晚宴呢。”小玛丽赞叹说,“这是皇帝最喜欢的石磊牌大虾。”
  餐桌上摆满了各种美味,小孩们吃的兴致反而没那么高涨了。大家吃了几口,很快就聊天去了。
  突然,王子发现石磊两只眼睛直直地盯着他的前胸,王子不解地问:“石磊?”
  “别动,千万不能动。”石磊压着嗓子说话,声音微微哆嗦着。
  王子保持不动的姿态,眼角的余光往下看。一道炫目的金光闪过,那只黄宝石蜘蛛从他的衬衣口袋里蹿出来,天,它一直潜伏在他口袋里?
  石磊怒目而视,像一个金刚,他抽出胳膊,拳头举到眉间,犹豫着要不要出拳砸向王子的前胸。
  王子飞快地旋转身体,用脊背顶着石磊,一边使劲抖动衣襟,提示蜘蛛快快逃命。
  石磊饿虎扑羊般扑来,机警的黄宝石蜘蛛像长了双翅般“呼”地跃上空中。石磊慢了半拍,没有击中精灵般的黄宝石蜘蛛。可能是用力过猛,石磊险些摔倒,王子连忙扶住他。
  石磊耿耿于怀地说:“你把它藏在口袋里做什么?难道它是你家养的宠物?”
  王子轻声说:“我没有藏起它。我也吓了一跳,这蜘蛛怎会从我的口袋里跳出来?事情太奇怪,就像是魔幻世界里发生的故事。”
  “它咬了我,也可能再咬别人,你何必向着它?有手电筒吗?你帮我找来手电筒就好了。”
  见石磊气得头发都竖起来了,王子只好勉强答应,说:“好吧,我床头有手电筒……我陪你去取。”
  他们顺着走廊一路走着,王子压低声音说:“一会儿你会看到有狼影子出现的墙。”
  石磊大笑不止,说:“狼影像放幻灯片一样出现?那面墙一定特别搞笑,特别好玩。”
  石磊是个性急的男孩,他大步闯进王子的房间,嘴里叫着:“手电筒!蜘蛛精是逃不了的。”
  一道丝线般诡异的黄色微光被王子捕捉在视线里,蜘蛛!黄宝石蜘蛛沿着走廊的墙疾走,细腿飞快地划拉着,它似乎不避讳石磊,反而尾随着石磊猛跑猛冲。
  王子站住,打算看看黄宝石蜘蛛为何而来,只见它一下子钻进他房间,刹那间,最不可思议的一幕又重演了——王子看见自己房间里的衣橱纷纷打开,大小抽屉统统打开,书桌上的铅笔盒像河蚌开壳似的“哐”地打开,他书桌上一罐没喝过的饮料,好像有人动用了开瓶器似的“砰”一下打开,轻薄的铝盖掉在地上,像陀螺似的转个不停。
  王子一阵发愣,忽听石磊在那边叫着:“蜘蛛精来送死,哦嗬,打!看你逃!王子,蜘蛛精逃到你家密室里去了。”
  王子定睛一看,天啊,怎会这样,他床边的白墙上居然出现了两根雕刻精美的石柱。石柱像两个弯着脊背的人,头顶着头,形成一个拱形的门廊,门廊上镶着金边和银边,描着沙雕般凹凸的字:通往迷人巷。
  它真像一个巷子,没有门,看似一个入口,但绝不是普通的去处。迷人巷里朦朦胧胧的,好像蒙着薄纱,透过薄纱能看到一路延伸而去的管型甬道。甬道圆通,无限悠长,就如无尽的隧道,不知通向何方。
  他愣愣地站在石柱前,实在想不通:床边的那堵白墙明明是封死的,墙上挂着时钟,为何墙说开就开了?为何冒出一个绝顶华丽的拱形入口?白墙里为什么能包藏一个无限幽深的天地?
  几秒钟后王子回过神来,他发觉墙上的挂钟像中了魔法,指针疯了一般往后飞转。他的心猛烈地跳动起来,这伸展出的迷人巷应该是个诡异的地方,在黑夜和凌晨交界时分,那面白墙上曾出现过可怕的狼影。
  这时,王子耳边响起小玛丽惊诧的尖嗓音:“咦,穿过这堵墙应该是我爸的书房。你们知道吧,我爸的书房里有死孩子的标本。”
  心急火燎的石磊已信步闯进拱形入口。透过薄纱摇曳的甬道那隐隐的亮光,王子能看见石磊的身影在渐行渐远,他那宽宽的肩忽高忽低,他的短发根根竖起,在随着步履而摇曳,好像在水里沉浮着。
  王子心里一急,大叫道:“石磊,不要进去。你出来,你先出来。”
  石磊似乎听到了王子的呼唤,他侧过身回头一笑,接着又继续往前走了。
  “听见没?石磊,你停下。”王子把巴掌拢成喇叭形,高声叫着,“有危险,石磊。”
  一阵呼呼的风声过后,甬道里传出石磊自信的声音:“王子,里面好像西洋镜,那蜘蛛不见了,想和我玩捉迷藏……”
  王子顾不得恐惧,高喊着石磊的名字追上去,一心想把亲爱的伙伴给拉回来。可是他刚跨入迷人巷的第一步就踩到溜圆的物件,脚向后滑移,猝不及防地扑倒在地。他坐起来看,令他滑溜摔倒的是一个亮晶晶的东西。他好奇地拾起来,发现那是一部手机,是很高级的那种,握在手里很袖珍,外壳很圆润。难道是石磊的手机掉了吗?王子又叫:“石磊!石磊!”
  这时,那部圆润的手机在他手里不住地震颤,摆动。他低头打量,只看了一眼,心跳就不由加快了:那好像是妈妈的手机。他凑近了想看个真切,鼻尖快碰到手机外壳了,还是看不真切,甬道里光线朦胧,如薄纱缭绕,但他嗅到手机上带有亲切熟悉的栀子花的芳香,那正是妈妈的气息。
  妈妈怎会把手机丢在迷人巷里?王子急出一头汗来,想立即弄个水落石出,他后退了几步,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在亮光中进行辨别。
  在房间明亮的灯光底下,王子看清楚了,这手机与妈妈用的款式和颜色一样。妈妈偏爱杏黄色,她穿的衣裙,用的包包,买的手机都选亮丽的杏黄色。可是,妈妈明明离家去接姥姥了,手机应该在她随身的包包里。
  “这是怎么回事?”王子心里很是不安,他不管不顾地打开杏黄色的手机,当他看到手机显示的未接电话里有自己的号码时,心情骤然冷下来:这的确是妈妈的手机!
  这是怎么一回事?难道妈妈也在这拱形的入口里?王子扭转身体想再前往看个究竟,可是他一头撞在墙上了,再细看,立刻傻眼了:眼前哪有迷人巷拱形的入口呢?刚才那无限悠长的神秘甬道不存在了,呈现在他面前的是一堵枯燥的白墙,除了挂着一只时钟,墙上什么痕迹也没有。
  王子用手扶着墙,心有不甘地在墙上敲打,喊着:“石磊,开门,石磊!”
  没有回音,那只挂钟不紧不慢地走着。此刻它变得很正常,顺时针方向,秒针一小格一小格地有板有眼地朝前走。
  王子使了些力气敲墙,敲了一会儿也没有任何回音,他急得用拳头砸墙,可是也砸不出任何大的响动。显然那墙是实心的,无比坚实的,而不是他想象的那样是一扇空门,通往迷人巷。
  王子感到绝望,显然敲墙是无济于事的。他寻找小玛丽,她聪明,或许有更好的建议。可小玛丽和月月全都不见了,连菜头也不见踪影。
  他们逃走了?王子站在门廊里叫他们的名字,可不见回音,他绕出小花园想去敲小玛丽家的门,可是远远地看见她家的窗户里黑着灯。
  他走进她家的花园,急于寻找同伴。哪怕找到一个同伴他就不会这么孤独,就能焕发无穷的勇气。路过太湖石小假山时他下意识地想,也许小玛丽家的门能自动打开。可是这一次,这样的怪事未能出现,她家的门关得死死的,无声无息。忽然,靠近黑森林一隅的栅栏边传来轻微古怪的响动,似乎是压抑着的干干的笑声,又似乎不是笑声。难道菜头他们在搞恶作剧,故意和他捉迷藏?
  王子喊起来:“来人啊,来人啊!”
  这时,他听见汽车的轰鸣声。汽车的车头打着极亮的灯光,是小玛丽的爸妈回来了。
     (未完待续) 
  下集预告:丢失了孩子的家长们陆续来王子家找人了,可面对王子的说辞,他们无论如何都不相信。王子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敬请关注下集连载!
 
 
共有0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奖励一朵小红花
验证码:29+3=? 
  所有评论仅代表读者意见,小溪流保持中立。
小溪流
Copyright © 2002-2013 湖南省作家协会小溪流杂志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链接
湘ICP 11020310  杂志社电话:(0731)8451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