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书连连看 > 阅读文章
四眼田鸡小玛诺林(五)
2013-8-23 14:59:15 作者:[西班牙]艾尔薇拉·林多 访问:965 评论(0) 奖励红花(0)

 

快乐的生日 (下)
  外公的意见显然一点儿都不神圣,全世界都置之不理。于是,我妈的完美计划变成:
  一、 外公、伊哈、我、大耳朵、小巴可和苏珊娜一起去医院,让医生看小呆瓜的鼻涕。这种盛大的场景,只有《星球大战》才可与之媲美。
  二、 六点整,伊哈的爷爷会戴好假牙,出现在我家。他会遇到我妈、露易莎和露易莎的先生。我妈心里会问:“谁邀请他来的啊?”但是,她嘴上不会讲出来。在外人面前,她就像戴安娜王妃一样有教养。
  三、 奢华丰富的餐点将会在桌上等着我们。
  外公带着小呆瓜来学校接我,看到我们一群人都要陪他去医院,他有点儿惊讶,但他没说什么。他早就习惯了,我们做过更糟的事。有一天,大耳朵和我在绊脚石酒吧里,把外公要吃的黑橄榄换成了蟑螂。我们用牙签把蟑螂穿过去,差点儿就骗过他了,只是后来蟑螂的腿还在动,才被他发现。在绊脚石酒吧,蟑螂和黑橄榄一样,也是他们的特产。
  我们在医院的候诊室里玩得过瘾。只要不是自己看病,去医院也是很有趣的事。我们在走道上滑来滑去,打陀螺,玩“长油条、短油条”。想要笑得像野兽的时候,我们就故意问小呆瓜说:“你要怎么和医生说,你擤了鼻涕?”
  这时,小呆瓜就会进入专注的状态,然后把鼻涕倒吸回去。看着小呆瓜做蠢事,我的朋友们笑得躯体都快裂开了。小呆瓜成为众人注目的焦点,认真地表演了很多次,他整个脸涨得通红,还差点儿因为搞笑而送了命。后来,我们全部一起进去看莫拉医生,他是我所有朋友都认识的医生。他能治百病,据妈妈们说,他长得又帅,个性又幽默。莫拉医生很像电视剧里的医生,大概全小区的人都这么认为。我们全都和小呆瓜一起坐上病床,伊哈突然想到,让我们都钻到床底下。于是,那个连续剧里的医生亲切地问:“你们是不是闲着没事做?”
  这时,大耳朵讲错话了:“有事做啊!我们要庆祝生日……”
  他没办法说完这句致命的话,因为有四只手掌已经捂住他的嘴,就是我们四个人的手。
  医生的诊断是,小呆瓜的鼻涕并不严重,只是很恶心,这让我们放心不少。突然间,我注意到已经六点十五分了,我们抓起外公的外套,赶紧跑着回我家。因为紧张,我们一直忍着笑,这种刺激只有站在尼亚加拉大瀑布或科罗拉多州的大峡谷前,才可比拟。生活中其余的部分一点儿都不刺激。
  我们按了大门的对讲机,我妈出声说:“小玛诺林,叫你外公顺便去一趟绊脚石酒吧,买一瓶酒回来,晚餐时喝。”
  外公听到后,就转过身朝酒吧走去。他很喜欢帮我妈跑腿去酒吧,买她忘记买的东西,只是他常常会黏在吧台边,忘了回家。
  我和朋友们走上楼,我妈开了门,看着我们说:“这些人是……”
  对我的朋友们,我妈一点儿都不会客气。她对待他们,就像对待亲生儿子一样的坏。
  “外公不是说,不喜欢充满老人的生日派对吗?所以我带我的朋友们来了。”
  “没关系。”我妈用神秘的语调说,“我们有小孩,有老人……这是为各种观众安排的派对。”
  这果然是真的。伊哈的爷爷临时起意,带了另外四位平时一起在退休者俱乐部玩牌的爷爷们来了。露易莎也在,不过这不是什么新鲜事,除了睡觉以外,其余时间,她都在我家讲谁戴了假发之类的八卦。我妈帮我们在餐桌边安排好座位,她不准我们碰点心,因为数量都点好了。人多的时候,她就会开始担心食物不够。我们全体都准备好,只要外公一进门,我们就开始唱《生日快乐》歌。
  一听到钥匙声,我们就开始发疯似的,唱起歌来,同时也大吃起来。人还没走到客厅,伊哈就吃完土豆,也喝完可乐了。我们家就像我妈说的,小得像个火柴盒,人很快就能走到房间。进来的不是外公,而是露易莎的先生,他带来了更多的食物,三瓶酒给爷爷们,一盒饼干和一个大松糕给我们。我妈说,谁敢再伸手抢食物,就发给他一个三明治,让他自己一个人可怜兮兮地去上吊树公园吃。真是个没同情心的妈妈。
  我们在桌边围好的圈子里,露易莎的先生选好位置。门外又响起钥匙声,我们又用像刚才一样旺盛的精力,唱起了《生日快乐》歌。
  伊哈以为我妈没注意,继续往嘴里塞东西吃。但他错了,我妈一直都在注意他,只是她有时会选择装蒜。如果我是上帝,我就会雇用她,她有办法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而且是个像变色龙一样懂得随机应变的妈妈。
  又是白忙一场,这次是我爸,他带来在回家路上随意买的一大块奶酪。我妈把奶酪切成几块,分给大家填肚子,我们继续等着真正的主角出现。
  我们回到原位,无声地吃着奶酪,好让外公不会一进门就发现家里被上千人闯进来了。过了一会儿、二会儿、三会儿,那些爷爷开始要椅子来坐。确实,我外公的行动太慢了。
  我妈决定打电话到酒吧去,她一直都有酒吧的电话,因为她经常需要把外公或我爸从酒吧柜台冰柜里的章鱼爪下解救出来。
  酒吧老板艾希先生接了电话,他告诉我妈:“对啊!尼古拉先生就在这里,他说他今天生日,刚开了一瓶红酒请我喝,他说没人送他礼物,连一条可悲的围巾都没有收到。”
  我妈回答说:“请您叫我爸爸立刻回家里来!”
  我外公立刻回家了,因为当我妈说“立刻”的时候,没有任何一个地球人敢耽搁一下。
  门开了,我们开始唱《生日快乐》歌。我们唱得比罗马教皇御用的儿童合唱团还棒。教皇如果有机会认识我们,一定会顺理成章地雇用我们。你真该看看,我外公看到全西班牙的人都聚集在我家客厅时的表情。酒吧老板艾希先生手上拿着一盘虾和一盘蛤仔走进来,引起了一阵欢呼和鼓掌。那两盘食物撑不到千分之五秒就一扫而空。爷爷们连壳带皮地把虾吃下去,至于蛤仔,他们是一把一把地吃。
  大家开始把礼物拿出来。伊哈的爷爷送的是一条方格子围巾,外公很喜欢;另外两个爷爷也各送一条围巾,一条黑色,一条绿色,外公说很漂亮;露易莎送了一条意大利制造的围巾,我们都觉得看起来很时尚;我妈送了一条“软薄绸帕”,看起来也像围巾,但它是用布做的,她说:“它让你看起来更年轻。”
  我们所有人都说,外公围起那条围巾看起来真的年轻了10岁。我的朋友们说,明年他们也会送围巾给外公。小呆瓜和我拿出德库拉假牙给他,那是派对的高潮。外公拿下平日的假牙,戴上马力欧先生卖的假牙。他戴起来刚刚合适。外公说,以后每个星期天就戴这一副。外公扮吸血鬼的样子真是酷毙了,卡拉邦切最有名的吸血鬼,就是他。
  什么食物都不剩了,酒喝完了,可乐也喝完了。有人下去买,大家又继续吃喝玩乐。老人们开始排队上厕所,刚轮到最后一个,排第一个的人又想上了。
  我妈拿出蛋糕,蛋糕上面都被蜡烛遮满了。我妈把窗帘拉下,让客厅里只剩下烛光照耀。小呆瓜开始哭着说,蛋糕旁边爷爷们的脸真可怕。我外公的两颗犬齿还特别突出,看起来真的像极了吸血鬼,如果在下巴边再滴上两滴血,就更完美了。
  我妈让小孩们一起吹蜡烛,我们一起喊:“一、二、三!”但是,伊哈抢在我们之前,几乎把所有的蜡烛都吹灭了。就连我外公的生日,也有人要来破坏。我妈说,生日派对上不可以打架,所以我只好忍着,像往常一样。现在想想,吹蜡烛有什么好玩的,蠢蛋!当我妈分发蛋糕时,我们唱着《这是个好孩子》,这时,外公流下了两三滴眼泪,就像他在婚礼上祝酒,到太阳门广场吃葡萄倒计时跨年,或看到电视上有人死在战场上时一样。
  伊哈的爷爷要我对外公讲几句话,外公说不要,不要就是不要,但是,教皇的另一组合唱团喊着:“致词!致词!”于是,外公就讲了一个好消息,这是最近最好的一个消息。
  他宣布说:“我常说,我想死于公元1999年,死于21世纪的前几天,但是现在,我决定试试,在21世纪活过两三年看看。”
  全场的人开始鼓掌欢呼。我妈请爷爷们带我们去上吊树公园玩,好让她收拾一下房间。
  家里的地板上,到处都是薯条和可乐。但晚上一定又会变得像镜子一样亮晶晶的,因为我妈就像电视广告里的妈妈一样能干,差别只是我们住的房子小一些。
(未完待续)
  下集预告:放暑假了,四眼田鸡小玛诺林的亲朋好友纷纷度假去了,小玛诺林一家却为什么哪儿都没去呢?敬请关注下集连载。
 
◆ [西班牙]艾尔薇拉·林多/文
◆ 陈慧瑛/译
 
共有0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奖励一朵小红花
验证码:41+3=? 
  所有评论仅代表读者意见,小溪流保持中立。
小溪流
Copyright © 2002-2013 湖南省作家协会小溪流杂志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链接
湘ICP 11020310  杂志社电话:(0731)8451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