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书连连看 > 阅读文章
四眼田鸡小玛诺林(六)
2013-8-23 15:34:32 作者:[西班牙]艾尔薇拉·林多 访问:701 评论(0) 奖励红花(0)

 

 
“百万富翁”的生活
 
  学期末,当我拿着成绩单回家时,我妈只看到老师给的那残忍的“数学不及格”,其他及格的科目,她一点儿都不在乎。为此,她还哭倒在露易莎的怀里。
  外公对我说:“你妈妈入错行了,她应该去当演员。”
  接下来的几天,我妈用含着怨恨的眼光看我,随时随地提醒我说,我是头连简单科目都不及格的驴子。她一直怀恨在心。
  那天,露易莎要去赏花山的别墅避暑。前来道别时,我妈为了让我听到,故意大声跟她说:“唉!我们不会去任何地方度假了,还不都是那家伙害的,考了一个不及格的分数,害得我和他爸晚上都睡不着……”
  她的话让我觉得自己简直是罪大恶极,害得爸妈睡不着觉,只能无言地望着天花板,想着那个没办法拿到平均九十分的儿子。这么高的标准,换作是我,就算是我最痛恨的敌人,我也不会用这种办法去对付他。
  我躲到一个角落里,实际上就是吧台后面,然后哭了起来。我故意哭得有点儿大声,好让人听到。暗自哭泣根本是浪费时间。当我妈赶来看我时,我已经哭成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可怜孩子了。
  就算是地球上最没同情心的人(我妈),也该会同情我,但她只是说:“好啦!儿子啊!够了,不管怎样,在你所有的失败经验中,背后永远有一个家会支持你。”
  “我的小天使。”外公用双臂环抱着我。我哭得更厉害了,简直就像发生了悲剧!
  我妈看到她可怕的话造成的后果,才承认是因为卡车贷款,让我们没有多余的钱可以去度假。于是又换她哭了,还交代我,不准对露易莎说,因为她已经受不了露易莎每次都吹嘘什么赏花山上的别墅。我妈因为我们没有钱去度假而伤心,但是她不希望别人知道,所以才捏造一些离谱的说法,不是说我成绩差,就是说小呆瓜在长牙齿。我妈不准我跟别人讲卡车贷款的事,就连家里这个月剩多少钱,也不能跟别人讲。
  我知道这些,是因为我爸妈晚上会记帐,而我把它全部记在脑子里了。现在,我已经不能讲“钱”这个伟大的话题了,以免露易莎跑来问我。不讲就不讲。我很爱谈钱,我以后可能会成为一位银行家,但是搞不好我会有点儿穷,像我爸妈一样。  
  刚刚讲到我妈哭了,外公和小呆瓜也被她的眼泪感染,他们全都准备大哭一场。
  最后,我们以拥抱结束,并用同一张卫生纸擦眼泪、擤鼻涕(为了省钱),还要挂念我爸现在送货,正在为付清有名的小玛诺林号的贷款而努力着。我们的债务大概要到下个世纪才还得清。所以,我爸妈会在遗嘱中给我们留下这笔债务,很可能我也要继续留给我的子孙。加西亚·莫里诺家的遗产和电影里演的不太一样。我们家的遗产是会让你人生破产的那种。  
  还好,我并不是家中不幸的罪魁祸首。我妈差点儿就害得我在大家面前丢人现眼(要丢人现眼,通常我自己来就行了)。幸好,她也没多少机会可以跟人聊起我数学成绩不及格的话题,因为每年的这个时候,苹果园河畔这头大概就只剩下我们一家人了。
  第一个消失的,是我的好朋友大耳朵。
  他的爸妈离婚了,所以在7月,他会跟他爸去那个叫做卡卡亨特的村子,月底时再回到卡拉邦切。然后,8月1日再跟他妈去一次卡卡亨特村。为什么是同一个村子呢?因为他爸妈来自同一个村子,但是目前,他们还无法忍受彼此,所以大耳朵必须分别在不同的月份去卡卡亨特。大耳朵出发半个月后,写了一封信给我:
 
亲爱的小玛诺林:
  夏天结束的时候,我在卡卡亨特的日子就可以从我的大耳朵里闪出去了。这里有游泳池,但是昨天下雨了。
  拜拜!
大耳朵
 
  这就是我的朋友,既亲切又富有表达能力。他花了半个月的时间,写下了这么几句令人难忘的话。  
  我真希望自己也能有个村子,那种你可以在草地上打滚到第二天早上、随便想睡在哪个房间都可以的村子,只要看到开着门的房子,就说:“我要在这里借住一下。”然后,会有个好心的太太拿晚餐给你吃,开电视给你看,最后跟你妈妈说:“请别因为他走丢而骂他,他让我和我那快要看不到也听不到的先生度过了一个愉快的下午。”
  这就是卡卡亨特的好处,也是所有西班牙乡村的好处。在马德里,你不能随便走进别人家里说:“我想进来吃个晚餐,因为我觉得你们家的大门很漂亮。”一旦这么干,那位马德里的太太会立刻报警。她不想让任何小孩去她家,除非你是西班牙国王的小孩,或是电视台正在拍的什么感人的“超级任务”之类的节目的嘉宾。  
  脏内裤女孩苏珊娜也离开了。她奶奶带她参加了一个老年人的旅行团,因为她那中年妈妈受不了整个夏天都有苏珊娜在身边。这一点儿都不奇怪,身为青少年的我,忍受她一个学期以后,目前也正在承受心理上可怕的副作用。
  上周,我收到她寄来的一张看得到阿利坎特沙滩的明信片。上面写着:
 
  哈啰!我昨天在这个沙滩上走丢了,害得旅行团里的二十五个爷爷奶奶全都跑出来找我。后来,我自己找到了回去的路,可是有十个爷爷奶奶却走丢了,下午的时候才被找到,他们全被晒得红彤彤的,又一副很饿的样子。奶奶说,大家都想把我们赶走,所以,搞不好你很快就会看到我了!
脏内裤苏珊娜
 
  小巴可·麦迪纳到巴列卡诺去过暑假了。那里有个大得吓死人的市立游泳池。每天下午,他的外公外婆还会做奶酪给他吃。小巴可外公的房子有五十公斤重的黄金那么酷,因为打开窗户就可以看到巴列卡诺运动场。他每天可以对我们讲上五十次。当我打开我家窗户,可以看到的是卡拉邦切监狱,所以我每天也就闭嘴五十次,因为住在运动场旁边比住在监狱旁边要光彩得多。  
  露易莎也像以往的每年7月一样,抛弃了我们。她偶尔会从“露易莎山”打来电话,告诉我们说,山上一点儿也不凉快,还问我们,有没有对她的植物说话。我妈实际上是个很好的人,因为她不但帮露易莎的植物浇水,偶尔还会检查她的抽屉,看看东西有没有都好好地保持在原位。
  我们是这个小区唯一剩下的居民,就好像住在一个荒凉的星球上。这让我妈神经紧张,结果一天赏我五个铁砂掌,外加三个冰激凌。她总是先打了人,随即又后悔了。
  也许下个月,我们会和外公去乌鸦山。他在那里有一栋房子,旁边还有个牲畜栏,除了屋顶上的电灯泡以外,只有一些大便之类的脏东西。我和小呆瓜会跟外公一起去,以便让我妈耳根清净一下,让她可以和我爸坐卡车去贝尼卡辛饭店住上几天。那儿附带早餐,而且还有人帮她铺床。  
  我今天收到伊哈从米兰达寄来的明信片,这个村子卖过很多明信片。他写道:
 
  阿啰!四眼田鸡!我整天都没有想起过你。我在这里没有朋友,所以我就跟妹妹打架,她戴着牙套。你整个夏天都待在卡拉邦切,不无聊吗?
  收下你朋友亲切的一脚。
伊哈
  
  我很快写好回信。去年,我没写回信给他,结果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下面是我写的:
 
  哈啰!伊哈!对啊,我无聊死了。可是有一件很高兴的事,就是你不在这里。我真想请米兰达市的市长永远留住你,这样就太美妙了。但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我坦白跟你说,希望你不要介意,但是我真看不下去你把哈啰的“哈”写成“阿”。我用回信的方式告诉你,是因为如果我当面纠正,眼镜肯定又被你打破了。想我的话,就把你妹妹的牙套摔在地上,这样,你就可以重温类似的眼镜往天上抛的感觉,就像我们在上吊树公园那样。我妈很好奇,问我的眼镜最近怎么一直都好好的,我说你去度假了。这就解释了一切。别回来了!
四眼田鸡
  
  你看到了,在信里,我比别人都勇敢,然而见了面,就不一样了。
  卡拉邦切的夏天和全球各地都一样,有游泳池、冰激凌、午睡时间,也有凉快的时候。
  外公带小呆瓜和我去上吊树公园。他买了两顶超级高纸帽给我们,我们在那里懒洋洋地坐着。快天黑的时候,外公说:“你妈不懂得静下心来看,其实有时候,我们过得像百万富翁一样。”
 
◆ [西班牙]艾尔薇拉·林多/文
◆ 陈慧瑛/译
 
共有0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奖励一朵小红花
验证码:48+8=? 
  所有评论仅代表读者意见,小溪流保持中立。
小溪流
Copyright © 2002-2013 湖南省作家协会小溪流杂志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链接
湘ICP 11020310  杂志社电话:(0731)8451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