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书连连看 > 阅读文章
王子的长夜(六)
2013-8-23 15:35:14 作者:秦文君 访问:655 评论(0) 奖励红花(0)

 

  前集提要:王子的卧室惊现怪事——一面墙裂开了,闪出一条迷人巷,石磊追打黄蜘蛛进入迷人巷,再没有出来,其他几位小朋友也消失不见了……
 
不速之客
 
  “你受伤了,头上在流血。”小玛丽的爸爸说,“看来伤得不轻。”
  王子接口说:“叔叔,你能马上帮我找同学石磊吗?”
  “这件事情很急吗?小朋友。”白医生不以为然地说。
  “是的,非常急,我的房间和你家书房是连着的,我同学石磊说不定在书房里等我。”
  白医生无声地笑笑,说:“小朋友,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头是爬树摔破的吗?”
  “不是的,根本不是爬树摔破的。是黑森林里的一只鸟,一只凶恶的鸟用大爪子抓破了我的头皮。”王子辩白道。
  小玛丽的妈妈听见王子说的话,朗声笑起来。对她的丈夫说:“老公,这小孩需要一杯水。”
  王子心急火燎地说:“我想去你们家书房看看,石磊他刚才从我家墙里穿到你家来了。”
  “又说古怪的话了,王子,你武侠片、魔幻片看多了吧?”大玛丽阿姨风风火火地说,“我家的小玛丽呢?我怎么没看见我的宝贝呢?”
  “我找不到她了。”王子说。
  “你们没在一起用晚餐吗?”大玛丽阿姨问。
  “我们吃饭时还好好的,饭后就……就……”王子一时语塞,“石磊去追一只蜘蛛……我看见他跑进我家的墙里去了。”
  “王子,又说什么呢?”大玛丽阿姨有点生气了,对白医生说,“你赶紧帮他包扎,然后去接女儿回家吧,小孩的晚餐比我们的老同学聚会还长!都玩疯了。”
  等白叔叔粘好橡皮膏,王子像弹簧似的跳起来,直冲白医生的书房。
  书房里一片寂静,白白的墙,白白的窗帘,不见人影,满屋子都是医院消毒水的气味,小小的绝望令王子感到脑子昏昏然的,好像真的成了需要打针、吃药的病人了。
  王子失望极了,他用挑剔的目光看着书房四周,希望找出一些破绽,可是书房的几面墙都是完好的,涂着发亮的白色涂料,连细小的裂痕也没有,哪有迷人巷的出口啊。
  挨着王子房间的那面墙,是书房最大的一面墙,放着一人高的橱柜。橱柜里有一些瓶瓶罐罐,有不少泡在福尔马林药水里的标本,不去细看还不算可怕,好像走进医学博物馆。但白医生的写字台超级可怕,很大,好像一个手术台,桌上堆着发亮的锯子和刀,还有人的残肢,有一条断成两截的胳膊、三条白花花的人腿。
  “小朋友。”白医生在王子身后叫了一声,王子打了个激灵,吓了一大跳。
  “这是你的药。”
  白医生伸过来的白瘦手心里放着一把药片,王子不能避让开去,只好慌慌张张地说:“好,好吧,我,我走了。”
  “你是不是觉得人腿很可怕?”白医生问。
  “长在人身上的腿没……没什么啦。”王子战战兢兢地说,“你为什么要这条腿?”
  “人腿,它不能当火腿用。”白医生冷淡地说,“我花钱买的。”
  那条腿看上去像是刚从人身上截肢下来的,活生生的,一头还用纱布裹着,这个叔叔好可怕,居然爱好这东西!王子躲着白医生的手,低着头跑出去,心里闷闷的,那双白白的手一定割过很多人的腿,常常被鲜血浸泡着。
  王子心情沉重,他跑到自家的花园里找伙伴们,可是哪里找得到啊。月亮升在树梢,看着满地的树影,他心里祈求时光退回到黄昏时分。记得下午石磊带着他们跳可笑的“赶蜘蛛舞”,可是伙伴们相聚的好时光稍纵即逝。如果时间能倒转回去,当迷人巷出现时,他就能果敢地拉住鲁莽的石磊,无论如何他不想失去好伙伴石磊。
  他怀着侥幸心理跑进自己的房间,目不转睛地看着那面白墙,以及谜语一般的挂钟,幻想拱形的迷人巷再次出现,他可以伸手把石磊一把拉出来。
  可无论他怎么拍墙,它都是一面不作回应的墙,王子预感到事情不妙。
  老房子里死静死静的,像荒漠上一万年都没人来过的石头堆,从来都没有热闹的人气。只有餐桌上的空盘子和面包屑能证实他跟石磊还有小玛丽他们刚吃过一顿没有大人参与的难忘晚餐!
  他准备给爸爸打电话,这时门铃响起,他打开门,见是白医生来了,要接女儿回家。王子告诉他小玛丽不在这里,白医生马上叫来了大玛丽阿姨。
  大玛丽阿姨睡眼朦眬的,边打哈欠边说:“不会吧,她是不是生我们气了?”
  正说着话,菜头爸来了,焦急的菜头爸拉住王子一声声地问:“菜头去了哪里?他为何这么晚了还不回家?”
  王子连忙把晚餐后石磊追黄蜘蛛,房间里出现迷人巷入口的事情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
  菜头爸不耐烦地说:“你真敢吹牛,不怕把牛皮吹破?你指给我看啊,哪里有迷人巷?”
  王子领他们去了房间,指给他们看那面墙,什么也没有隐瞒。可大人们纷纷摇头,菜头爸说了声:“哼!”便撇下众人,到王子家的每个房间去搜寻菜头,连床底下、壁橱里……每个角落都搜了一遍,好像他家菜头被人藏起来了。
  爱子心切的菜头爸发现事情没他想的那么简单后,急躁起来,他抓住王子的肩膀摇着,说道:“你一定知道真相,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要是说谎,看我收拾你。”
  菜头爸爸矮而壮,眼里直冒火气,眼睛像装了灯泡那么刺目,要吃人似的。但王子不畏惧,他心里的担忧远远超过了恐惧,为了救回石磊,他必须说服这些爸妈们,让他们深信无疑,一起帮忙。
  “好了,你松手。跟孩子说这些做什么?没看他受伤了,还不对他温和点。”
  说话的是菜头的坏妈妈,她也来了,她制止了丈夫,叫他不要那样粗鲁。王子第一次看见菜头妈,她黑黑的,菜头的肤色就是和她相像,只是她脸上涂了粉,不那么黑,所以没有那种刚从烟囱里爬出来的感觉。
  看来菜头妈知道小孩不喜欢被粗暴地对待,可是她为什么会对菜头那么不好,咬他的手,撕他的作业,被菜头称为“坏妈妈”呢?
  月月的奶奶也来了,她是一个人来的,月月好像没有爷爷,不过,为什么一定要爷爷呢?月月的奶奶和菜头的爸妈,以及白医生和大玛丽阿姨都站在客厅里,七嘴八舌地说着话,好像这里正在召开家长会。
  月月的奶奶对王子说:“孩子,请你再想想好吗?你说石磊走进墙里去了,那另外三个孩子呢?我家月月和小玛丽形影不离的,她们去了哪里?”
  王子说:“他们三个人好像没跟石磊在一起,我听见他们在我身后说话,可是一会儿就找不见他们了。”
  已近午夜,王子等着妈妈和王子姥姥露面。一会儿妈妈的手机响起,王子打开手机听见有人在叫“黄老师”。
  “你找妈妈吗?”王子听那像是爸爸的声音,连忙叫了一声,“爸爸,你怎么叫妈妈黄老师呢?爸爸,小玛丽和石磊他们不见了。”
  “哦,你不要着急啊。”爸爸好像已经知道了发生的事情,并不问王子详情,只说,“他们的家长在努力寻找,小梅老师也领着人去学校找他们呢,我想会找到他们的。哦,黄老师呢?”
  “你找妈妈吗?”王子惊诧地问,“妈妈还没有回来呢,她手机忘了带。”
  “不要紧,也许航班晚点了。”爸爸说,“王子,你头上还疼吗?受了伤,不能劳累担心啊。你关好门,好好睡一觉,我相信太阳出来之时,一切都变好了。”
  “好吧,爸爸,你为什么叫妈妈是黄老师呢?”王子不解地问。
  “我有吗?”爸爸迟疑着说,“也许是我忙昏了吧……你妈妈就是黄老师,别人都这么叫她,我叫叫也不要紧吧?好了,你快点去睡吧。”
  爸爸说着把电话挂了。王子心里还有疑问呢,他还想问问姥姥有没有手机。他又给爸爸打过去,可这次爸爸没接电话,像忙碌不堪呢。
  唉,王子成了一个被人遗忘的男孩。
  他在客厅里默默等待妈妈和姥姥,并不打算回到自己的床上去睡觉。那堵白墙充满危险,出现过神秘的狼影,又有神秘的迷人巷,那入口比狼张开的大嘴不知大多少倍呢!他如果住在那里会做噩梦的,梦见自己是睡在灰狼身边战战兢兢的小白兔。
  看窗外的夜色像化不掉的浓雾,越来越浓,王子跑到大衣柜前,把爸爸时髦的西服取出来两套挂在窗前,衣服大大的,两套西装能把大窗户遮住大半,这样灰狼或者强盗都能知道里面住着两个壮汉。有了挂在窗前壮胆的大西服,他的心渐渐松弛了,强烈的困倦袭来,他搂住宇宙巨人,倒在沙发上睡着了。
  不知是何时,王子感到手背上有异样的疼痛,好像轻轻被针扎了几下。他跳起来,把手里的宇宙巨人举起来当武器。
  原来肇事者是一只刺猬。
  它是一只非常英俊的刺猬——虽然只有五个拳头高,背上的刺竖起着,不停地蹦蹦跳跳,精神抖擞。和别的刺猬有所不同的是,这小刺猬戴着一顶帽子,帽檐向后转,有点像调皮的坏坏的小赖子。
  也许王子的动作有点厉害,小刺猬机灵地退到沙发扶手上,两只眼睛乌溜溜地瞪着他。
  “小刺猬!”王子欢喜地大叫起来,把宇宙巨人往上一抛,“哇,是妈妈的礼物!你是从我姥姥家来的刺猬吗?”
  刺猬从沙发扶手上滚下地,像一只弹力球似的落在地上,跳了几跳后它就地一滚,滚到降落在书橱边的宇宙巨人身旁,又把背上的密匝匝竖起的刺小心地松下来,用柔软的腹部推着宇宙巨人来到沙发脚下。它的动作好利落呢,王子看了满心喜欢。
  “哈哈,你想和宇宙巨人玩?”王子欣喜地说,“不允许,谁叫你刺痛我的手。”
  小刺猬居然听懂了王子的意思,它直立起来,真的,它像半兽半人呢,两条后腿能人形地站立,嘴里嗫嚅着,好像在嚼着词句背诵课文似的,但是它的意思王子一点都听不懂。
  它伸出两只前爪拱了拱,好像是打招呼,又好像是道歉,一只刺猬会为自己不小心刺到别人感到罪过吗?王子喜欢它,就把自己亲手做的拼板大刀赏给了小刺猬。
  刺猬真有趣,熟门熟路地举起大刀,还很会舞呢!
  “好吧,你玩你的大刀吧。”王子说,“我去找妈妈和王子姥姥了。”
  可是厨房里,卧室里都没有妈妈和姥姥的影子。王子觉得很蹊跷,回到沙发前看着这只刺猬发呆:看来妈妈和姥姥还没有回家,那么这只刺猬来自何方?
  门铃又响起来,王子飞一般地跑去开门,门开了,不是妈妈和姥姥,而是小梅老师,不过总比来别人好。
  小梅老师进门就拉过王子问:“你的伤口还疼不疼?”
  “小梅老师,您都知道了?”王子说,“我很想石磊。”
  小梅老师仔细地察看王子的头部,点着他的太阳穴说:“这边也有一点红肿,也是被夜鸟嘴啄过的痕迹?你看清鸟的模样了吗?它的爪子好凶猛。”
  “没看清,来不及看。”王子说,“当时天很黑了。”
  王子问:“小梅老师,找不到石磊他们怎么办呢?”
  小梅老师说:“打电话到你姥姥家问啊。”
  “我没有我姥姥家电话。”王子说,“要不,我问我爸爸。”
  “等等,等等。”小梅老师说,“你说黄老师的手机忘在家里了?赶快查查嘛,她手机里一定有姥姥的电话。”
  是啊,姥姥是妈妈的妈妈,妈妈怎能没有姥姥的电话呢?
  王子从妈妈的手机里找到他想要的,兴奋地大叫:“小梅老师,我找到姥姥家的电话了!”
  姥姥家的电话一拨就通,姥姥接的。王子嗔怪道:“姥姥,你在干吗呢?为什么不快点来我家!”
  “是王子?你想念王子姥姥了?那姥姥可要骄傲了。”姥姥大声说笑着,“你妈呢?叫她听电话。”
  “我妈妈?她没来接姥姥吗?”王子失声问道。
  “你妈妈说这几天来接我的,可是我没等到她,打她手机也不见回,是不是她太忙了?”姥姥问道,“都放暑假了,还在为学生补课吗?”
  王子张着嘴,几乎说不出话来。妈妈,妈妈去了哪里?
  姥姥在电话那边不停地问:“怎么啦?怎么啦?”
  王子说:“姥姥,妈妈离开家一天多了,不知去了哪里,她手机也忘了带。”
  “老天,什么事情能让她忘了儿子!”姥姥着急地说。
  王子感觉心在下沉,下沉,好像走进迷蒙的迷人巷,他是在那里捡到妈妈的手机的,他似乎预感到她去了那里。
  “不要慌,姥姥这就去机场,坐飞机来看你,帮你把妈妈找回来。要是这功夫你妈回来了,就给她捎口信,让她好好在家待着,哪里也不准去。”
  “嗯。”王子答道。
  王子迫切地想进入迷人巷,妈妈和石磊一定都在里面,他要把他们带回家。他走进自己的房间,对着那面白墙又是敲打,又是脚踢的,嘴里咆哮着:“打开,打开,放我妈妈出来,放石磊出来。”
  可哪有拱形的入口?印象中的迷人巷始终不露面。太阳慢慢地照进来,整个房间都是耀眼的光芒,让人感觉身体在悄悄膨胀,全身很松弛。觉得有点困乏,王子一屁股坐在地板上,心想:难道所有的一切都是梦幻吗?
 
共有0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奖励一朵小红花
验证码:1+4=? 
  所有评论仅代表读者意见,小溪流保持中立。
小溪流
Copyright © 2002-2013 湖南省作家协会小溪流杂志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链接
湘ICP 11020310  杂志社电话:(0731)8451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