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星光大道 > 阅读文章
因为有你,我的青春才叫青春
2014-3-11 13:02:37 作者:宋考凤 访问:536 评论(0) 奖励红花(0)

        大约是最近常听《此时此刻》的缘故,有天居然梦见了许巍。梦中,我和弟弟、妹妹一同去拜访他,安静地听他唱歌,那温和的面容、腼腆的微笑,仍像是少年。

        遇见许巍之前,我对流行音乐了解得不多,只在中学时代听了些朴树、老狼的歌。当其他女孩儿开始学习如何穿衣、打扮时,我还做着背一把吉他浪迹天涯的梦。

        有一年暑假,我们姐弟仨一起动手,用硬纸壳做了个吉他模型,靠在墙边,远远望去竟能以假乱真,虽然弹不了,却可慰藉我们想要一把吉他的心情。

        初遇许巍,是在2005年,十八岁的我在北京读大一。

        那天,我去看望一个老乡。他房间里的影碟机放着歌,上百首流行歌听得我昏昏欲睡,忽然一个声音响起:“我的心曾乘着风啊,自由穿行梦想里啊……”这歌声是那么纯净,歌词也有质朴的诗意,令我想到出淤泥而不染的荷花。

        我赶紧查看歌单,原来这与众不同的歌声来自许巍,那首歌叫《悠远的天空》,碟里还有他的另一首歌《曾经的你》。我问老乡许巍是谁,可惜他也知之甚少。

        过了些天,我在宿舍看电视,某个节目结束时放了一首歌。“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你对自由的向往……”我觉得声音十分耳熟,如与故人重逢。室友说,这首歌叫《蓝莲花》,是许巍唱的。我恍然大悟,哦,又是许巍!他到底是何许人也?再问,室友也摇头了。

        那时候生活窘迫,没有电脑和网络,想要了解一个歌手并不容易。

        转眼间寒假快到了,班级组织了元旦晚会。晚会上,一个叫L的高高瘦瘦的男生,和朋友合唱了一首许巍的《故乡》。

        听到“这是什么地方,依然是如此的荒凉,那无尽的旅程如此漫长……”时,我再次为许巍的才情惊艳;而听到“我是永远向着远方独行的浪子,你是茫茫人海之中我的女人”时,我不禁微笑,觉得男生这样唱,很可爱。

        回老家的前一天,我在街上闲逛,偶然走进一家音像店。一盒专辑吸引了我的目光,封面上长发的许巍抱着吉他,神情落寞,标准的流浪歌手形象。《故乡》、《九月》、《完美生活》、《晴朗》、《我的秋天》、《青鸟》、《那一年》……专辑中的歌名很有现代诗的味道,正契合当时正开始写诗的我的心境。

        那盒专辑好像要四十多块钱,囊中羞涩的我犹豫了半天,还是一咬牙买了下来,既为邂逅许巍高兴,又为花钱心疼。

        老家有台破旧的影碟机,到家的当天晚上,我和妹妹迫不及待地试听专辑。那盒专辑总共有三张,我们一张张听过去,只觉得旋律动听,歌词隽永。毕竟阅历尚浅,还处于听理查德·克莱德曼、班得瑞演奏的唯美钢琴曲的年纪,我的感触并不深。

        过了春节便是2006年。家里本就困难,加上我和妹妹上大学,更是捉襟见肘。我千辛万苦找到的兼职总是不靠谱,钱没挣多少,上当受骗倒是常事。这一年我过得心力交瘁。

        2007年,经常失眠的我买了个杂牌的MP3,每晚用音乐屏蔽室友们的卧谈声,在胡思乱想中渐渐入睡。

        那时,我对专业课提不起兴趣,上课时间往往被我用来看文学类书籍。我还开始喜欢那个叫L的男生,一见他就低下头,这样也同时看到了自己寒酸的打扮,自卑到尘埃里。

        某天,有人来学校招聘学生兼职,具体工作是在报刊亭推销一本新杂志,每天干三小时,每小时工资十元,共二十天。大家都说这是个挣钱的好机会,我于是兴奋地前去面试。

        学生们把一间教室围得水泄不通,公司领导坐在里面,每次叫五个学生进去面试。轮到我和几个室友时,领导逐一问我们对“推销”的理解。前面几个都答得谨慎、规矩,而我也许是急于给领导留下印象,突然脑袋一热,说:“其实,我觉得推销就是忽悠。”话一出口,大家都笑了。

        领导说:“你错了,推销是将我们产品的优点展示给买家,怎么能说是忽悠?”

        挨个问完后,他一挥手:“好,你们几个都通过了。”然后,他指了指我,“除了你。”

        走出教室,面试还在继续,但已经和我无关。我不想回宿舍,于是去了图书馆,戴着耳机在灰暗的书架间茫然地走着,为失去机会而懊悔不已。

        突然,耳机中响起《故乡》。清脆流畅的吉他前奏如泉水一般涌来,仿佛有一双温柔的手轻轻抚慰我的心,随后许巍沧桑沙哑的嗓音伴着掷地有声的鼓点,一下一下重重地敲打我的心,仿佛在说:“坚强点儿。”

        我怔住了,靠着书架,泪水夺眶而出。那一刻,我就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被人拥入怀中。那是一首唱给爱人的歌,我却听出了励志的味道。

        晚上,室友们都做完兼职回来了,七嘴八舌地谈论各自被分在了哪个报刊亭,谁今天卖出去的杂志多……一个朋友把我叫到走廊上,说:“主管说还缺人呢,你明天再去公司面试吧!”我犹豫着答道:“我今天已经被淘汰了,再去不好吧?”她鼓励我:“这有什么嘛,那么多人参加面试,他不会记得你的,明天再去试试呗!”

        第二天,我转乘了好几趟公交车,找到位于一条小巷子里的公司,又坐在了那位领导对面。当再次被问到对“推销”的理解时,我把早已打好腹稿的答案背了一遍。领导听完,爽快地说:“你今天就去上班,找主管分配地点吧!”我刚起身,他忽然问:“你是不是参加过面试啊?”我点点头。“难怪看着眼熟呢。”他嘀咕一句。

        此后,每天下午我转乘三趟公交车,来到位于亚运村的一间报刊亭,在棉衣外面套上肥大的土黄色宣传T恤,手捧一本杂志向路人推销。西北风肆虐,我冻得打颤,鼻涕横流。买杂志的人很少,好在这不和工资挂钩。

        报刊亭由一对山东夫妇经营,他们为人和善。几天后,他们不让我再站在外面,叫我进报刊亭里陪他们三岁的女儿玩。小姑娘调皮又可爱,三个小时不再那么难熬。

        那段时间,我总是晕车。有天晚上,我想吐,提前冲下车,扶着站牌,大口呼吸寒冷如刀的空气,才感觉稍好了些。不那么难受了,我抬头看看北京没有星星的夜空,等待下一趟车。后来,我画了一张表格,每过去一天就用红笔划一个大大的叉。

        兼职结束后,大家结伴去领工资,我因为少做一天,领到了570元。第一次拿着一叠自己挣来的钱,我觉得格外厚重。

        这年寒假,家乡比往年温暖,田野向南的一面居然冒出了碧绿的野荠菜。某天傍晚,我和妹妹挖了一篮子荠菜。天空中飘起小雪,我们就着炒荠菜,小酌杜康酒——“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白居易向往的正是这样的时刻吧?

        饮得微醉,我打开影碟机,让许巍的歌声灌满房间。伴着歌声,我晕晕乎乎地想着未知的将来,想着喜欢而无望的人。

        2008年,我和妹妹听着许巍,写下了近百首诗歌。弟弟也听着许巍,自学了吉他,做起当歌手的梦。

        毕业后,我继续到某个大学读书。同学中喜欢许巍的人很少。我曾将许巍推荐给一个朋友,她说,她知道他,还说他的歌调子软绵绵的,听着想睡觉。

        正如那句话:“不曾在黑夜里哭泣的人,不足以语人生”——我想,不曾在黑夜里哭泣的人,或许也难以听懂许巍吧!他总是毫无保留地将心敞开,把迷茫、孤独、忧伤、渴望、喜悦、温存、恬淡……全部呈现给听众。他的赤子之心看似纯净脆弱,实则丰沛顽强。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这样的歌手也唯有西安能出,许巍的气质与西安确实很般配。

        有个同样喜欢写诗和听许巍的男生,和我成了朋友。

        一天,他告诉我,广电总局正在举办电影剧本比赛,让我试试。于是,我冲着那笔诱人的奖金,每天待在宿舍里,一边创作电影剧本,一边循环播放许巍的《闪亮的瞬间》。这首歌的前奏轻快跳跃,非常契合敲打键盘的节奏,常常让我有种着了魔般的感觉。

        剧本写的是校园故事,男女主角因为许巍的《完美生活》而相识。“青春的岁月,我们身不由己,只因这胸中燃烧的梦想……”故事和许巍的歌一样,有诗歌,有梦想,有沧桑……后来,我的剧本没有获奖,但它依然是青春留给我的宝贵礼物。

        2010年秋天,我凭着一摞发表的文学作品,得以进入一家杂志社工作。上班后,我每天都会路过当年做兼职的报刊亭,而那一家三口早已不在。

        那年,家中景况渐渐好转。春晚开始,我们一家人却在院子里开起了自家的晚会。弟弟弹吉他,姐弟三个合唱了一首《晴朗》:“这是初次的感觉,好像天空般晴朗……”

        我仰起头,乡村的夜空中星光闪烁。

        去年春天,我在湖南凤凰的北门城楼下,偶遇一名流浪歌手。他正弹唱《蓝莲花》,当他唱到“心中那自由的世界,如此的清澈高远,盛开着永不凋零……”一句时,我和朋友以及一群听众,高声齐唱:“蓝莲花——”歌声在门洞中回旋,也激荡着在场所有人的心。

        从《那一年》到《时光·漫步》,从《爱如少年》到《此时此刻》,许巍保持着一如既往的真挚。八年了,许巍就像我的精神恋人,在无数个孤独的日子里给予我温暖和慰藉。

        如今,许巍已年过不惑,我也不再是青涩少年。这些年,我听着他的歌渐渐成熟,感受着他的心境变迁,实属生命中一份难得的幸福。

        “道路艰险,并不平坦,我还能在这里,幸运地将这一首歌献给你……”许巍在《逍遥行》中表露感恩之心,而我心中的感激恰如他那首《救赎之旅》的歌词:“直到如今,每当轻声念你,才发觉一直以来,我被你的爱拯救,被歌唱拯救……”

        如果没有你,我的青春就不叫青春。

        谢谢你,许巍。

 
共有0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奖励一朵小红花
验证码:46+7=? 
  所有评论仅代表读者意见,小溪流保持中立。
小溪流
Copyright © 2002-2013 湖南省作家协会小溪流杂志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链接
湘ICP 11020310  杂志社电话:(0731)8451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