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故事荟 > 阅读文章
“永生”DE诱惑
2014-11-13 17:23:29 作者:牧铃 访问:630 评论(0) 奖励红花(0)
1
 
  太空船徐徐下降,把我们送上美丽的P-2星球。
  如果把地球比作花园,那么,这颗星球可以称得上是仙宫了——山川没有污染,草地山林花繁叶茂,飞禽走兽追逐嬉戏……可是没有耕地,也看不到一个人影。
  前面是一条有着奇异磁悬浮力的交通道。
  我们下了飘行车,在接近失重的状态中走进了一片无比繁华的城区。
  除了浮力通道,这座城市看不到任何交通工具。没有嘈杂的机器声,只闻仙乐飘渺。哦,那是什么?从街边楼窗随意出入的五彩云丝,莫非是它们奏响了“仙乐”?还有广场中心不断变化的巨型立雕,它仿佛在向我们讲述着这座城市的历史……
  可惜我们难以领悟。
  同样看不懂的,是高楼尖顶上一团团有如宝石聚攒的荧光装饰,和喷泉交织幻化成的某种文字……漫步在谜一般美丽的城市里,我们一个个眼花缭乱,心醉神痴。
  这都不奇怪。要知道,早在地球人类刀耕火种的岁月,P-2星就进入了信息时代。从那时起,强大的科技力量推动着这颗星球发展,使它成为银河系文明星球中最为发达的一颗。我们出发之前就听说过,无论是外星使者还是远方游客,只要走上了这颗星球,百分之百舍不得离去,全都留在这儿了。
  P-2星的这座城市却并未因此人满为患。相反,从郊外进入市区,到现在我们还没有遇到一个人。而且,那些工作着的机器人一个个处于静止状态。我们一连问了十多位警官模样的机器人,都没有得到任何答复。莫非今天是人家的“安息日”?
  队长急了,领着我们冒冒失失地闯入路边的住宅。
  庭院里长满了植物。粗大的藤条从楼门和窗口往外伸展,一些像树熊那样憨乎乎的八足小动物在里面经营各自的巢穴。见到我们,它们怪叫着逃出去。
  “这地方像……像是遭劫了似的!”我们中间有谁悄声嘀咕。
  可能吗?且不说他们高超的科技实力令整个银河文明望尘莫及,就算来了外星强寇,又怎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将一座现代雄城中的居民全数劫持而去?
  话虽这么说,眼前的空寂萧条还是令我们警觉起来。队长掏出藏在宇航服内的武器,宣布进入一级战备。我们便纷纷装配好次声波手枪和空气压缩炮,启动了衣服里面抵御高温和核辐射的装置。
  晴空下美如水晶宫的百里长街,顿时变得恐怖阴森起来。我们如同数百年前地球上那些攻城陷阵的战士,都紧贴墙根,小心翼翼地匍匐着,或是煞有介事躲闪跳跃地前进。
 
2
 
  想象中的强敌迟迟没有露面。
  我们接近了更为富丽堂皇的“闹”市区。这儿,宽广的街心花园长满了大树,成了鸟兽们的中转站。
  我们借助街道的巨大浮力,毫不费劲地登上一座楼房的平顶,朝四周眺望。
  依旧是无边的豪华街市,反衬着恐怖的空寂。
  忽然,我们看到一个像是吉普车那么大小的金属物体,顺浮力通道风驰电掣而来。
  “截住它!”队长下令。
  我们紧随队长飘飘悠悠地落下。
  急驰中的物体却主动停下了。我们面前站立着一个高大的机器人。
  它的外形倒跟我们从资料库中查阅到的P-2星人有几分相似。
  “哦,原来是地球人。”那家伙闪动着一双金鱼眼喃喃自语,“地球人至今仍以生物实体的形态存在着。”
  它说的是银河系通用语,而且显然没有敌意。这就好办了。我们都松懈了神经,队长急着用星际语向它打听P-2星人的去向。
  “你先得回答我,”机器人说,“不死而达到永生,是不是宇宙间所有智慧生物的共同愿望?”
  “肯定是。”队长说。
  “所以,我的主人便着手对自身进行了改造,”它说,“这个过程,整整花去了100个P-2星年。终于有一天……”
  “他们成功了?”我们羡慕地惊叫。
  “成功了!”机器人得意洋洋地晃着大脑袋,“其实很简单哪,只要将肉体转化为能流,人类就实现了永生!”
  “你是说,将生命化作粒子流的形态……”队长恍然大悟。
  “对啊。生命脱离肉体,让原有的思想和全部信息,都负载于粒子流中,不就可以永远自由自在地在宇宙间遨游吗?”
  多么大胆的设计!人,总算跨出了关键的一步,抛弃了脆弱易朽的肉体,成为一种不死的魂灵,与宇宙同在……哦,传说中的天使、神仙,正是这样的生命形态!
  我们急于了解得更充分,更具体些。
  机器人十分热情,立即同意领我们去参观那个“完成伟大转化”的机器。
  我们跟在它身后“飘”过几条街道,走进一座工厂式的建筑。那儿蹲伏着一台小山那么大的机器。
  它所说的机器就是这玩艺儿。
  我跑过去,朝机器的那虎口般大张着的门洞里瞥了一眼,一股凉飕飕的感觉霎时掠过全身。
  那里面是一无所有的虚空!
  我不由得一退老远。
  
3
  
  “别怕,地球人先生们,”机器人说,“我其实是P-2人留下来的引路使者。我的主人是那样无私,他们一开始就愿意将自己的发明公开,用于造福宇宙间全体智慧生物。为此,他们在每一座P-2星城市都安置了这种拥有特别动能的质能转化机,留下了我这一类型的导游机器人……”
  “他们自己没有留下一个?”
  “没有。留下了我们,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机器人像是有点儿不高兴了,“我们跟主人一样无私,主人交给我们的任务,我们都会尽职尽责地完成。”
  “你的任务是把来访者引向仙境?”我的伙伴小D兴奋得直哆嗦。
  “没错啊。以往的来访者都在我们的帮助下完成了这个神奇转化——请吧——”机器人摆出一个邀请的姿势,“勇敢些,不会有丝毫痛苦的。朝门洞里迈进一步,您就成为永生的能流了!”
  小D抬腿就要往里闯。队长一把拽住了他。
  “慢点儿,”队长对我们说,“我忽然想起了一个问题:这些转化为粒子流的人,还能享受到生的幸福吗?”
  “绝对可以。”机器人保证,“而且是永远的幸福。”
  “是啊,别犹豫啦,队长!”小D试图挣脱队长的手,“成为没有形体的能流,倏忽万里,无忧无虑,还有什么不好呢。”
  “你依赖什么去感知世界?”队长问小D。
  “眼睛、耳朵、鼻子、舌头……还有皮肤啊。”小D不解地说,“队长,您干吗拿幼儿园大班的试题来考我?”
  “因为我发觉咱们都犯了一个幼童都不会犯的错误。看不见摸不着的粒子流,能拥有视网膜、耳膜、味蕾和嗅觉、触觉器官吗?没有啊!没有这些,也就失去了一切感知。我不怀疑他们能与天地同寿,但他们看不到我们,我们也看不到他们,他们仅仅是‘活着’罢了!”
  “不对!”机器人抗议,“他们有思维活动!有自我意识!你以为一定要有脑袋才能有思想么,错了……”
  “如果还存在‘思维’、‘意识’的话,更可怕了……”
  我猛地警醒过来。真的!没有视听,没有任何感知,却偏偏还有“思想”,那岂不跟一个被活埋在墓穴中的人一样难受?如此“永生”,又有何意义?
  我们都愣住了,对P-2星人的羡慕变成了同情。
  他们——那些看不见摸不着的幽灵般的生命,此时或许就飘行在你我周围,可他们同样感觉不到我们的存在。说不定,说不定他们也想对我们倾诉什么,可是没有发声器官,也无法按动我们的电脑键盘,甚至,意识到自己错了的P-2星人在祈求我们的帮助,但谁又能够帮助他们呢?
  “喂,你们干吗傻站着不动?”机器人真生气了,“你们这些固执的原始人哪,居然敢怀疑P-2星人的诚意!看来,我得亲自动手,帮助你们迈出这至关重要的一步了!”
  那家伙说罢,张开两条起重机似的长臂朝我们抓来……
  
4
  
  “快!脱离磁力通道!”队长大叫,“分头跑!”
  我们“哗啦”一声“炸”开了“锅”。机器人东跑几步西跑几步,果然一个也没捞上。我们选择没有浮力的小路拼命逃向城外。
  飞船停在旷野,离这儿至少有三千米。
  幸好,机器巨人一离开磁悬浮通道立即变得笨拙不堪,一会儿就被我们远远抛在后头。
  “别跑哇,你们!”那家伙艰难地跨着大步,着急地大叫,“帮助每一个来访者实现永生,是主人交付给我的神圣职责啊……”
  饶了我们吧,那种“永生”,我们真的不敢领教。
  把跑在最后的小D拽进机舱之后,我迫不及待地发动了飞船。
  我们大约是首批没被留在这儿成为永生人的外来游客。可我们这么干,对吗?
  不知道!因为我们只是以“实体人”有限的阅历和思维来衡量一切。我们不懂得的东西太多了……
  要等到某一天,等我们创造了奇迹,实现了“实体人类”与粒子化的“永生人”之间的沟通,我们才能真正了解他们。到那时,我们才会明白,今天的狼狈逃窜,究竟是无比正确,还是幼稚得可笑。
 
共有0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奖励一朵小红花
验证码:76+0=? 
  所有评论仅代表读者意见,小溪流保持中立。
小溪流
Copyright © 2002-2013 湖南省作家协会小溪流杂志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链接
湘ICP 11020310  杂志社电话:(0731)8451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