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炫风 > 阅读文章
致小美人鱼
2014-11-18 12:50:51 作者:孙雨婷 访问:818 评论(0) 奖励红花(0)
人们提起你,多半是在讲睡前童话的时候,你经由母亲柔软的嘴唇走进孩童绮丽的梦境里。你是那个细腻敏感的丹麦男人笔尖上最美好的幻影,他为你布的景、设的局太美,你款款走出,最后化作泡沫,令人动容。
听说,上帝在第三日创造了海洋。你由海洋分娩而出,承载了人类对大海的无限向往与遐思。你乘着流水、披戴着海洋的面纱去向世界各地,陆地上的人们无不以憧憬与仰望为你加冕。
你降生于两河流域,从楔形文字泥板上走到人间与牧羊的男子恋爱,却最终被爱欲与绝望的湖水所溺没。你顺着古河回归大海,留下的那一汪湖水从此成了美索不达米亚的眼睛。
你曾现身于金戈铁马里的希腊王国,卷入贵族纠葛之中。此后,死而复生的海女不再上岸,只徘徊在人类船只左右,对曾为你洗濯长发的兄长心存希冀,殊不知被祝福的美发已化作死亡黑蛇。
你是莱茵河畔带来不幸的水妖,以嘴唇引溺英俊少年;你是太平洋上带走生命的魔鬼,踏彩虹而来,在龙卷风里旋转起舞,祭奠那些沉没在大海中的生灵……
你可知陆地上的人们妄图留住你,便用青铜黑铁将你铸造成形?在丹麦的你忧郁纤细,到了华沙俨然成了女中英杰,眉目凌厉,连盘绕的鱼尾都紧绷着。你甚至被引渡到古老的东方,你活在古人的笔墨里,被称为“鲛人”——“水居如鱼,不废织绩,其眼能泣珠”;又说“入龙宫与龙女缱绻,突觉水波翻涌,而不知身在何处也”——你成了文人心尖笔端上的梦中人,有了东方写意的影子……
是,你从未真正现身,却已颠倒众生。你活在人们永无止境的猜想、寻找与向往里。在不同的土地上你有不同的名字。你是诱惑,是虚荣,有时也是噩梦;你是纯真,是希望,更是爱情……以腰为界,你上身是女性,下身是海鱼,你的气息里既有陆地的亲近温软,又有海洋的神秘陌生。这是一种怎样的美?海岸线是你曼妙的轮廓,绿植被是你浓丽的长睫,你以江流为发,以沙漠为裳,以岛屿为眼眉,以湖泊为脚趾……
所以,你是美的图腾——因为不存在,所以无所不在。
我私下里以为,你与东方的第一次邂逅,是在《越人歌》里。
是你溯流而下,穿过无数河流湖泊,来到春秋时的楚越。你不知道,越地多溪河,它们不似往东去苏浙水乡那般玲珑小巧,也不似往西走青藏雪峰那般悠远古奥,你走近的那条不知名的河是流淌在楚越大地上无数河流中的一条,奔涌着野烈之美——楚越的水介于温婉与奔放之间,它在温情之中有着山野丛林般的坦率热烈,它的奔腾之势又带着别致江南的脉脉清新——这真适合你,关于你的美的一切,都是模糊的、不分明的、没有清晰界限的。
他们说你遇上的是楚国贵族鄂君——那个“怅望舟中夜”的美男子。
其实,他是谁又有什么关系,即使不是王子,遇见心仪对象时照样会感叹一句“今夕何夕,见此粲者”的。你的美到了何处,便会生长在何处的土地上。你摇橹泛舟而来,长睫灵动,颊畔染晕,青丝如涟漪,驶过澄澈缱绻的溪流,驶往迷蒙而遥
远的对岸。你开口放歌——流水、青叶、繁云、游鱼里都有一个你在唱——你唱“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那样鲜明而痴情的心意,与天地自然圆融为一体。
船上的你得到回应了么?也许没有,那男子即使坐在舟尾仍不知为船头人的恋慕之意所载渡,或许只有点儿懵懂恍惚的心意,又或许是没有。
是否真有一条人身鱼尾的人鱼暗自泅渡到楚越河溪上,与鄂君子皙完成这样一场艳丽的相遇呢?我宁愿相信,每一条如叶轻舟上的恋女都是你。
你可知道,我喜欢上那个写童话的丹麦男人全是因为你。
数千年前,你荡舟越溪时,一缕东方的诗意精魂也许落在了哪阵风哪片云上,让那远在万里之外的丹麦男人拾去,以他的灵气进行了忠实的翻译,你便揭去了东方含蓄的面纱,以人身鱼尾的本相重现于世。他唤你为“海的女儿”,你便娉娉婷婷自他笔下游动,整个大海的柔情与纯净伴随着你复生。
在他以前,你多被世人以“诱惑”、“欺骗”、“虚荣”、“残忍”等贬义词形容,因为他们对喜怒无常又深邃富饶的海洋心怀畏惧与渴望,所以你徒然做了妖冶祸水,失踪渔船、溺水男子、遭弃孩童都成了人身鱼尾的怪物的祸秽。
而那个丹麦男人,把你写成了纯情执著的少女——柔情与纯净便是他眼底的大海。
于是,故事兜转,你终究还是回归到最初那个暗恋的少女。
……
我的小美人鱼,此文敬献给你。
 
●湖南师大附中 孙雨婷
指导老师:欧阳荐枫
 
共有0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奖励一朵小红花
验证码:78+7=? 
  所有评论仅代表读者意见,小溪流保持中立。
小溪流
Copyright © 2002-2013 湖南省作家协会小溪流杂志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链接
湘ICP 11020310  杂志社电话:(0731)8451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