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炫风 > 阅读文章
绝境逃生
2014-11-18 14:02:19 作者:桃歌灿 访问:860 评论(0) 奖励红花(0)
(一)
我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等候室里。
“咔嚓咔嚓——”旁边一间硕大的熔炉房里,时不时发出机器人被碾碎的声音。在生命终止前一刻,他们甚至连惨叫都不会发出,因为出厂设定中的最后一项任务,就是走进熔炉销毁自己。
“阿米!该你了!”机械工厂里负责销毁机器人的谢先生拿着名单走进来。
“到!”我立刻站起来。
“怎么你的人类小伙伴没来送你最后一程?我来查查看,他叫做艾力。”
“谢先生,艾力不会来了。”我说,“因为他无法接受我被销毁。”我想起早上的一幕,我正在厨房准备早餐。艾力还在实验室里不肯出来,他和地球上其他的孩子一样,没有兄弟姐妹,也没有父母——人类为了保留下最优良的基因,从2100 年开始,所有孩子都是通过试管婴儿技术制造出来的——这是在南北半球统一之后,全人类共同做出的决定。长达百年的战争,让人类不想回到那种南北半球分裂的格局,现在大家同属于一个国家,那就是地球国。只有保留优良基因,消灭掉自私、贪婪等基因,才能让世界和平维持下去。
为了解决情感上的孤独问题,每个孩子三岁时会从政府那里领取一个属于自己的情感机器人,然后离开育婴院,和机器人一起生活,一起上学,度过童年。
当他们长大,不再需要伙伴,陈旧的机器人就会被送回机械工厂销毁。
每个十三岁的孩子,都会经历一场送别。
“阿米”这个名字是他为我取的,今天是我的生日,也是我的死亡之日——按照规则,已经十四岁的艾力要送我回机械工厂,我将会被熔化、销毁,全身零件将会在大熔炉里被重新加工制造。
等我在流水线上再次出现的时候,我已经不是阿米,也不再拥有这段回忆。
可艾力并没有一点儿告别的意思,这几天他埋头在实验室里无休无止地忙碌。
我虽然有些感伤,但我明白什么都会有终点,这在我们来到这个世界上时就已经注
定,不是吗?
我敲了敲实验室的门,艾力打开门,他蓬头垢面的,不知道在忙些什么。
“我该走了,艾力,很抱歉我要和你说再见了。”我说。
“你不能死!”艾力说,“你在这个世界上还有我这个弟弟!你怎么能这么自私,
自己走进大熔炉一死了之,留下我孤独、难过?!”
“这是规则,我们每个人必须遵守的地球规则。”
“这是什么鬼规则!我为什么不能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哥哥!”艾力很生气。
……
“他不能接受现实,无法认同社会的规则,这是你的失败。”谢先生说,“阿米,
你有损情感机器人的美誉。”
艾力没有像其他的孩子一样,建立起正确的人生观,也间接说明我是一个失败的机器人。在我临走前,我没有完成身为情感机器人应该完成的任务。人类不会将我
重塑成新一代机器人了,也许他们会把我的残骸用来修路。
时间匆匆而过,一转眼,上一批机器人已经销毁完毕。
谢先生念着下一批的名单,我听到自己的名字,于是站起来,缓缓向流水线走去。
这时,我身后突然传来艾力疯狂的喊声:“不要销毁他!他是人类啊!”
艾力这次带了律师来,他已经向法庭申请重新判决我的命运。
谢先生暂时停止了将我送进熔炉,当我们离开时,他对艾力说:“孩子,其实规则并不残忍,残忍的是你啊。不管你怎么努力,他还是会回到这里来,走进这座终结他生命的熔炉中。”
2135 年8 月14 日早晨,因为世界大同了,哪怕一针一线都是全人类共同所有,所以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亲人,这种事是不可能的。
艾力是个不被人类社会认可的孩子,他的想法异常。在大家眼里,他从来不肯好好去做他应该做的事情,总在实验室里捣鼓些不该他钻研的东西。
但是,我能理解他,他试图改变那些他不愿意接受的事情。
人们把他的行为称之为愚蠢,连我这个机器人也知道那些行为是徒劳无功的,可他依然很执著。
“无论机器人还是人类,都得走向一个终点,不是吗?”我说。
“可走向终点的那条路,需要有人陪伴。”他小声说,“阿米,你知道么?
在古代,人类是有兄弟姐妹的。”
“知道,历史书上都写了。那时候地球分为很多个国家,每个国家又分为很多城市,城市里又有很多很多家庭……可现在已经天下大同了。”
“不,我不接受这样的规则,因为你和别的机器人不一样。”
“我和其他同年龄的机器人都是同一批出厂的,如果说不一样,那可能就是我和他们的名字不一样,但也不排除有重名的。”
“我说的不一样,是指——你其实是一个人类。”艾力神秘兮兮地说,“你并不完全是机器人。相信我,你真的是我的哥哥!你看着吧,我会把你从那个死亡熔炉中救出来的!”
“啪——”说完,他把我关在实验室门外。
我拉开自己的衣服,迷惑地敲了敲胸膛,那里虽然有一层仿人类肌肤,但是里面却是货真价实的机器板。
算了,艾力的思维方式不是寻常人能理解的。时间差不多了,我也该去工厂,被推进熔炉,化为一团液体,灌入倒模中,重新塑造成别的什么东西。
( 二)
在去往法庭的车上,艾力问:“阿米,四年前的车祸你还记得吗?我知道从理论上来说你不记得了,但你能不能试着去想想,也许会有奇迹。”
“奇迹?在2135 年这个纯科技时代,你期待奇迹?”我什么都没想起来,在法庭上,我才得知自己原是一个用高科技将人类大脑碎片和机器身体合成的人。
因为一场车祸,我的身体死亡,但大脑残片被移植进入情感机器人。当时的手术是七岁的艾力悄悄在试验室里完成的,显然他是一个各方面都超出寻常人许多的天才孩童。
艾力的这一行为是不合情理的, 可他做足了功课,反反复复研究了所有规则。他的律师做了有力的陈述——规则禁止对尚有生命的人类进行大脑移植,但当时的车祸已经造成我的死亡,所以艾力并没有触犯法律。
审判过程,在全球电视台直播。
经过三天三夜的双方辩论,法庭有了判决——虽然我是一个人类与机器的综合体,但身体的90% 以上都是机器,所以专家们判定我属于机器人类,不属于人类——
所以,我依然应被送进大熔炉,接受熔化和重新改造。
( 三)
当我们被送回机械工厂的时候,电视台的收视率正疯狂飙升。摄影师想拍艾力撕心裂肺的伤心模样,可他们失望了。
艾力一言不发,静静看着我被送上死亡流水线。谢先生摸着他的头:“傻孩子,你这样只会害了他啊。原本机器人接受了自己终将被销毁的程序,可你的一番努力,
唤醒了他的意识,让他对人间有了留恋,你让他充满了恐惧,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去
送死!他在熔炉里面对死亡的那一刻,该有多可怕啊!”
艾力愣住,呆呆看着我。
我回头望了他一眼,和其他机器人一起并排坐在流水线上,缓缓滑向熔炉。前面的机器人一个接一个倒下,他们被活生生碾成碎片,被烈火烧成一滩液体,再注入新的机器人模型槽中。
我恐惧地看着熊熊烈火,越来越近——这一刻,我多希望自己是一个完完全全的机器人啊,按照程序,安然接受死亡的指令。最悲哀的是,我还放不下我的人类伙伴——那个叛逆而执著的少年艾力。我的脑中浮现出很多画面——两个少年一起在血红色的夕阳下打篮球,在河边跑步……我根本不想死!我还想和他一起度过十五岁、十六岁,一直到我们生命的终点!我猛地站起来,拼命向相反的方向跑去:“救
命!我不想死!”就算绝境里只有一线生机!我也要逃出生天!
忽然流水线猛烈震动起来,我仰起头,从天空降落一个大爪,一把抓起我和一堆废铁,离开那滚烫的熔炉。
在上升的时候,我看到了操纵室里的艾力,他这是在明目张胆地犯法!即使他有再高的智商,再能言巧辩,也无法逃脱自己将被逮捕的命运。
原来艾力早就在实验室里制造出一个威力强大的机器人,当法庭判决后,他就准备制造一场混乱,救出我,一起绝境逃生。他的计划天衣无缝,尽管连警察都全部出动,我们还是顺利而迅速地逃脱了。
所有大屏幕都在播放我们逃亡的画面,当我们躲在地下室看电视的时候,记者们正在围绕这一事件进行街头采访。
一个少女说:“我看过古代的一些电影,虽然当时的人们生活落后,但他们有家人相伴,看起来很幸福。这种幸福是与生俱来的,而不是因为打了一针幸福药剂才拥有的。”
一个中年人说:“他有着人类的大脑,他是那个孩子的朋友,我觉得他不应该被送进工厂销毁。”
……
“他们肯定还会回来的。因为在这个地球上,人人都逃脱不了规则。”说这句话的是谢先生。他说的是对的,我们根本没办法在地球上逃离规则,除非还有另外一个星球能够接纳叛逃的我们。
不过, 我彻底明白艾力的执著了——不能因为总有终点,就不好好活下去;不能因为终将分离,就逃避相遇。
无论命运如何不可更改,他都付出了最大努力——从第一次车祸,到第二次熔炉,他都努力让我绝境逃生。
我也开始相信,总有一些什么会留下来,证明那些不可能的事的确存在过。
( 四)
一年后,夏末的一个午后,正在树林里打猎的我们被警察找到,带了回去。
艾力受到严厉惩罚,关在少年所接受一年时间的再教育。
对于一个十五岁少年来说,他的人生彻底毁了——没有学校会接纳他,他的科学研究将终止,也许未来也很难有女孩子愿意接受一个被再教育的男孩子。
他的人生才刚刚开始,还没有奔跑,就被一个污点捆绑了双腿。现在,连他自己都开始质疑自己——他非常失落,非常消沉,日日虚度。我坐在椅子上,等待上一批机器人销毁结束。大屏幕里正在播放机器人格斗大赛——地球上早已经没有战争,没有打斗,规则不允许人类进行血腥残忍的争斗,他们为了回忆那远古的暴力,开发了格斗机器人专门用来搏斗。
在比赛中,将对方打倒,令其无法再爬起来,就是赢家——没有感情的机器人通常会把输家撕得粉碎。
也许是大脑里的人类大脑残片,让我看着屏幕里的格斗比赛时,忽然有了一个离奇的想法。
“我要报名参加机器人格斗大赛。”我站起来说。
规则并没有禁止废弃的机器人参加格斗大赛,反正比赛结束后,我最终的命运依然是被送进熔炉之中。“可你是情感机器人,你的出厂设定是陪伴孩子成长,你没有任何战斗力啊。”
谢先生说。
“我有少量的人类大脑,可以学习新知识。”我说,“谢先生,你退伍前是最出色的特种兵,请做我的教练,帮助我学习格斗!”
“当你被撕得粉碎时,很可能只能被扔进垃圾堆里。” 谢先生说,“ 所以,你还是老老实实地等待进入熔炉吧!如果你的材料合格,说不定还能被重塑成新的机
器人。”
“那样的话,我就不记得艾力了,不是吗?”我说,“而且他以后的人生怎么办?
全世界都在讽刺他,我必须要为他做些什么。”
谢先生虽然是一个地球规则的严格遵守者,但也是一个善良的人。他认真考虑之后,同意了我的请求,从此担任了我的格斗教练。
他带我观摩了无数场格斗比赛,告诉我:“记住,你的对手是没有任何情感的,他们唯一擅长的就是狠狠撕碎你!你首先要克服的就是恐惧!”
经过一个月训练之后,我终于上台了。
这场比赛,掀起了人类空前绝后的激情。主持人问:“作为一个即将被销毁重造
的情感机器人,你怎么会有胆量来非情感机器人的战场?你可抵挡不住格斗型机器人的攻击。”
“在人类的规则里,机器人与人类的亲属关系不被认可,所以他们剥夺了我和一个人类少年的兄弟关系。而我的弟弟也因为违反规则,被关在少年所。”
我说,“全世界都认为他从来没有做对过一件事,都认为他所坚持的是不切实际的,为了扭转这种想法,今天我站在这里。”
听完我的话,主持人不无感慨地说:“不知道这位人类少年能不能看到呢?
你的情感机器人可是为了你而来的。”
第一场比赛,我摸准了格斗机器人的所有程序,竟然奇迹般地赢了。裁判喊出结果时,谢先生冲上台抱住我,泣不成声。
主持人问我:“在下一场擂台赛开始前,你有没有什么要说的?”
我的眼睛里流出一滴眼泪,我大声说:“我来,是为了在我临走前,告诉艾力,我们就要让全世界看看他们眼中的不可能是可能的!”
(五)
人类设定的机器人大赛,没有一个参赛者可以活下来。赢家要继续参加下一场擂台赛,一直赢下去,直到有一天沦为输家,被拖进垃圾场。
在谢先生的指导下,我赢得了一场又一场擂台赛。直到第十场,我输了。
早知道会有这样一天,可我还是看到了谢先生悲痛难忍的样子。
在倒下的那一刻,被拆分得支离破碎的我,已经听不清人类在呐喊什么。
但是我知道,规则就是一张大网,遍布整个世界。谁都无法回到过去,任何一朵浪花,都无力阻挡时光的洪流。
时间不停往前走,那些不愿意追随的,也许就会和我一样熔化在大熔炉。
不过,我们没有输。
节目获得了高收视率,越来越多人了解了我和艾力,2136 年夏末,地球开始流行怀旧风。人们怀念起祖辈们的生活,也理解了一个少年对亲情的执著。
虽然我还是要返回工厂重新塑造,但法庭重新审判了我的命运,他们允许我保留了人类大脑。在我被推进熔炉前,他们摘下了我的大脑残片,只熔化了我的机器部分。
当我从流水线出来时,他们归还了我前世的记忆。整个修复手术足足用了一年时间,医生们很小心地处理每一处缝合线,因为他们不愿让一个孩子失去亲人。我不仅记得艾力,还恢复了车祸前的记忆——原来我真的是他的哥哥,我们来自同一根试管,身体里流着相似的血液。
艾力早就从少年所释放出来,他的非凡才华和执著、勇敢的精神,让他创造了辉煌的人生之路。他发明了很多新玩意儿,我时常在电视上看到他。
今天,2137 年8 月14 日的早晨,医生给我进行了最后检查。谢先生在我的身体贴上“合格”的标签,这意味着我将离开工厂,开始全新的生活。
等我走出工厂时,阳光灿烂,这个星球还是一如既往的美丽。艾力正站在工厂门口,等我一起回家。
当我们再度重逢时,我们都知道,那些不可能的,我们做到了。
 
共有0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奖励一朵小红花
验证码:47+4=? 
  所有评论仅代表读者意见,小溪流保持中立。
小溪流
Copyright © 2002-2013 湖南省作家协会小溪流杂志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链接
湘ICP 11020310  杂志社电话:(0731)8451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