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故事荟 > 阅读文章
月光宝剑
2014-11-18 14:14:48 作者:[法]贝克 访问:454 评论(0) 奖励红花(0)
  森林里的居民为仙女伏丽西建造了一座宫殿。鸟儿轮流展开翅膀作宫殿的屋顶;绿树是宫殿的圆柱;交织在一起的藤萝构成宫殿的墙壁;蚕儿吐的丝织成了窗帘;千万只小虫组成壁毯的图案。宫殿的挂钟由一丛鲜花组成,当需要报时的时候,花瓣就按各自的品种一开一合。在宫殿的四个角落有热泉、冰泉,还有使人僵化的定泉、会说话的话泉。
  有一个名叫莫兹的女妖住在漏水的巢穴里。她百般嫉妒伏丽西。有一天,她把自己的姐妹们和属于蛇类、蝙蝠类的亲戚们召集起来,编成队伍进行操练,同时把他们武装起来,让训练有素的魔鬼当这些兵士的坐骑。于是,在莫兹的带领下,队伍出发了。
  莫兹头戴军帽,帽檐掩盖了她脸上的皱纹和凶恶丑陋的表情。一颗勋章在她干瘪的胸前发着红光,两枚金质的肩章在她那骷髅一般的肩上闪闪发亮。她带着队伍直奔伏丽西的宫殿而去。
  仙女伏丽西看见攻城的队伍逼近了,连忙穿上铠甲,戴上金盔,金盔下漏出她柔美光亮的卷发。首先由鸟儿们飞过去迎战魔马,鸟儿啄瞎了魔马们的眼睛。鹿儿们用角刺穿了敌人的肚子。藤萝就像套马索一样飞过去缠住正在奔驰的女妖们的脖子。这时,受了伤的莫兹狠命夹住龙骑,用一只手按住流血的腰部,用另一只手扔出一股地狱的火焰,于是,一声巨响,宫殿爆炸了,伏丽西也消失在浓烟里。
  女妖们发出胜利的怪叫,在冒烟的废墟上狂乱跳跃。莫兹急忙跑到宫殿四角的泉边,改变了冰泉的流向,在热泉里放上毒药,把被杀死的魔鬼的尸体扔进定泉。然后,她抓起一把青苔堵着自己的耳朵,用砖头把话泉封上。
  过了一会儿,她用一个散布死亡的军号下达了集合的命令,展开暗绿的军旗,带队伍撤退了。
  伏丽西当时只是昏倒在废墟里,并没有死。她渐渐苏醒过来,从砖块里挣扎着走了出来。她脱掉已被弄破的铠甲,只身离开了森林。她吃力地走着,走着,最后来到了海边。她筋疲力尽,倒在沙滩上,紧靠着海浪。她的双脚就浸泡在浪花里。不一会儿,鱼儿们都簇聚到她身边来了。螃蟹围着她,蚌儿们张开美丽的贝壳,海藻裹着她的脚踝,海鸟飞来停在她的双肩和膝头上。她对海上的朋友们叙述了自己的灾祸。一条海鳗安慰她说:“别难过,伏丽西!我们要为你建造一艘舰艇,比你过去的宫殿更加美丽。”
  大家都同意了它的建议。于是,海鸟展开翅膀充当船帆,蚌壳们紧紧挤在一起构成玫瑰色的船体,鳗鱼成了船上的缆绳,海藻交织在一起组成她的吊床,一些带鳞的鱼儿成了灯塔。伏丽西上船了,舰艇立即起锚开向深海。
  伏丽西忽然瞥见天边出现了一只暗绿色的帆船,小船推着浪花,飞也似地向她冲过来。船头是一条张着血盆大口的龙,莫兹立在船桅前面。在龙船后面,是一支女妖的舰队。莫兹用干瘪的嘴唇吹着哨子,舰队立即排成了战阵。海风吹到莫兹甲壳般的胸脯上,鼓起了她的海军服,浪花打到她发灰的头发上。
  她跑到船头,朝伏丽西扔铁锚,铁锚还没有打到伏丽西身上,大海就张开了口把莫兹“海军上将”和她的水兵们吞掉了。
  可是,女妖又浮上了水面。她奋力跳到龙身上,坐在铅质的鞍辔上,挽着用几条毒蛇做的缰绳,口里不住地叫道:“低一点,龙,再低一点!”指挥龙骑直奔伏丽西的舰艇而来。
  魔龙服从她的命令低下了头,这才瞧见仙女在歌声缭绕的船上掌着舵。
  “冲下去,龙,冲到这只敌船上,试试你的力气!”莫兹大吼道,“把这只小船给我击沉!冲呀!朝她直冲过去!”
  可是,魔龙看见伏丽西以后,被她的美貌感动了。它竖起后腿,愤怒地反抗女妖;它掉转龙头,想把女妖扔进海里。莫兹紧紧抓住骨质的马刺,尽管手都撕破了,仍旧紧贴着魔龙起伏不平的背脊,魔龙却奋力用尾巴去缠她,想把她勒死。女妖在魔龙碰得“嘎嘎”作响的鳞甲间爬行,后来竟爬到龙的脖子上,两手攀上龙的鼻缘,死死抓住龙鼻不放。接着她又顺势滑到魔龙激怒的脸上,在空间摆了几下,就把脚伸进了怒吼着的龙嘴里。魔龙“咔喳咔喳”嚼了几下,把女妖的脚趾咬得粉碎。可是,女妖却趁势堵住了它的鼻子和喉咙,使它几乎窒息过去。它喘息着想呼吸一点空气,可是办不到。于是,它的翅膀僵硬了,只听一声轰雷般的巨响,魔龙倒在船上,压死了骑它的女妖,甲板上流了一滩鲜红的血,伏丽西冲过去想把莫兹救起来,可是这家伙却像一条鳗鱼一样滑进了海里,在血红的海浪里消失了。
  魔龙倒下去时砸坏了舰艇,舰艇里到处都漏起水来。眼看船就要下沉了,伏丽西只得跳进海里,游着离开了。
  傍晚,她游到一个陌生的海岸边,她正要上岸,突然看见莫兹也浮出了水面,还用海藻包扎着伤口呢。原来女妖没有死。女妖已回到沉船上,结果了魔龙的性命,这会儿正挥舞着龙骨做的剑。可是,伏丽西身边没有武器,眼看就要死在女妖的手里。突然,一线月光滑到伏丽西手上,轻声对她说:“我就是你的宝剑。”
  伏丽西连忙把宝剑浸到冰凉的泉水里,等着她的敌人。莫兹舞着剑跳过来,于是,龙骨剑和月光宝剑激战起来。龙骨剑发出巨响,月光宝剑发出清脆的铮铮的响声。伏丽西急速地旋转着宝剑,一下子刺中了女妖的心脏,女妖怪叫一声,摇晃着,可她却把龙骨剑刺进了仙女的喉咙,仙女呻吟着倒在地上。
  莫兹感到月光宝剑彻骨的寒气透进了她的血管里,她用尽力气想温热自己有毒的血液,她在马刺上摩擦着龙骨剑,突然,剑锋冒出点点火星,火星燃着了她那蓬乱的长发,一瞬间,她变成了一个怪叫着的火把,身上散发着如同燃焦的野味那样刺鼻的臭气。不一会儿,在烧焦女妖的地方出现了一滩油脂,这就是女妖莫兹留下的全部东西了。
  风儿徐徐地吹着,夜是那样的宁静。
  一只小鸟飞到伏丽西的伤口上,用嘴止住了她的血;一只蜘蛛在她的伤口上织了一个网作为包扎布。
  伏丽西吻了一下月光宝剑,立刻感到恢复了力气。她站立起来,洒了几滴泉水和几片花瓣在莫兹留下的油脂上。
  然后,她唱着欢乐的歌,舞着月光宝剑朝明媚的远方走去。
 
※ [法]贝克
※ 刘芳/译
 
共有0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奖励一朵小红花
验证码:73+4=? 
  所有评论仅代表读者意见,小溪流保持中立。
小溪流
Copyright © 2002-2013 湖南省作家协会小溪流杂志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链接
湘ICP 11020310  杂志社电话:(0731)8451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