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溪流新闻 > 溪流新闻 > 阅读文章
少年强 中国强
——读谢然子中篇儿童小说《香山溪的丫丫小四》
文/胡英  
 
    近日,青年女作家谢然子送我一部她新近出版的中篇儿童小说《香山溪的丫丫小四》(中国言实出版社出版),恳切地希望我看看,能给予“批评指正”。我是看着这娃娃长大的,她成年后接触不太多,只知道她在一家大型刊物任编辑。看了新书的作者简介后,方知然子不仅是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湖南省寓言童话文学研究会成员,并有童话《风孩儿》荣获过第三届全国少年报刊好作品二等奖、1999年首届张天翼童话《宝葫芦奖》。今天又捧出这么部新作来,后生可爱,实为可喜可贺。
    《香山溪的丫丫小四》(以下简称“香”著)给我的第一印象,立意高远,是部直面现实,弘扬主旋律,传递正能量,描绘中国梦——少年强,中国强的好作品。
    或许是本人孤陋寡闻,过去浏览过一些报刊的儿童文学作品,描写重大题材的童话似乎不多,直面现实生活的更少。原因可能是复杂、沉重的现实生活与少年纯真的童心终究存在着巨大的反差,要找准它二者的艺术融合点,是件十分困难的事,甚至费力不讨好。所以大多数儿童文学作家望而却步,敬而远之,宁愿在小猫小狗上作文章,也不愿在“现实版”上去下功夫。谢然子不怕鬼,敢于开拓,勇于探索,力行实践,这本身就是种创新精神,难能可贵,很值得我们学习。
    作品的故事梗概是这样的,香山村很美,但很穷,大家都难以巴望它早日富起来。丫丫们(即孩子们)也不示弱,成立了一个“丫丫扫妖队”,13岁的丫丫小四被选为“司令”。为了驱除贫穷,丫丫小四带领小伙伴们有胆有识,百折不挠地开展了一连串的正义与邪恶、美与丑、人与自然的艰险争斗,终于美梦成真,香山村走上了富裕之路。
    作品一开篇,就把我们带进了一个美丽的童话世界。“香山村是丫丫们的天然公园”。村子有百多户人家,一色的吊脚楼依山傍水而立,一条七弯八拐的香山溪穿村而过,叮咚的流水声像美丽的琴弦。香山溪来自凤凰岭上的天然大瀑布,那瀑布又大又高,似从天而降,所以当地人叫它“天河”。村落四周崇山巍巍,山上是重重迭迭云烟飘渺的大森林,不少古松四五个人连手也抱不住。状实的松树浑身是宝,只要在树身上刮个小口子,那雪白的松油就放水似的往外流,不出两天,树蔸下就堆成座小“奶油山”。山坡上的楠竹像一片竹海,且粗大得惊人,有的锯下两筒就可当挑水的水桶。山里的山珍药材就更不用说了,什么野猕猴桃、木耳、奶油梨、淮山、百合、灵芝,应有尽有。人走进去七八天不出山也不会饿肚子。
    这样个美丽而富饶的“世外桃源”,却穷的叮铛响。像丫丫们到山外去上中学,老师见他们穿着褴褛,就问:“你们是哪个村的?”山外的同学总抢着回答:“这还用问,凡是穿粗布打补丁衣裤的,都是香山村的丫丫。”香山村为什么穷?根子是交通闭塞。山里再多再好的物产运不出去;山外的干部也很少走进山来。
    香山村的美丽与贫穷,与山外形成了极大的反差。有反差就有梦想,有梦想就有追力,有追求就引出一连串神奇而有趣的童话一般的故事。
    草木有心,万物有灵,但它们都不会讲故事。唯有人类会讲故事。从荷马史诗到好莱坞大片,从飘逸的《庄子》到荒诞的聊斋,从圣经创世纪到禅宗公案,都是一串串经典故事所组成。童话故事更加奇特,万物都有发言权,草木可以跟国王对话,青蛙可以与小鸡交朋友。
    从《香》著看,作者也是位讲故事的能手,仅从全书章节的小标题看,就很有故事味,很有童趣。像“猜不透的‘谜’”“30亿年前的金丝雀”“小松鼠突然‘叛变’”“碰上三头六臂的大怪物”“我指挥省长30秒种”……看了这些小标题,就激起你的童心,想把它看下去。
    但要讲好故事,是需要智慧和修养的。作者在这方面也颇具功力。像全书的“帽子——猜不透的谜”,即介绍主人公丫丫小四的身世时,有人说他不是现在的父母所生,是‘捡来的’,小四听后心急如焚,急忙去问爹爹和姐姐(妈妈早已去世了),爹爹和姐姐却矢口否认:“不是捡来的!”但爹爹情色忧郁,姐姐还躲开偷偷地哭了。因此在小四心中留下个大“谜”团,在读者心中留下个大“?”号。直到作品最后才解开“谜”底,他确实是个孤儿,慈祥的父亲不是他的生父,疼爱他的姐姐也不是他的亲姐姐。读到此,读者对他的一家更加肃然起敬。
    再像主人公深夜独行找姐姐的描写,很有法度,形象感人,很有层次。姐姐为了把他拉扯大,拖至28岁才结婚。谁知婚后发现,是个骗局,她毅然分手,离家出走,且杳无音讯。丫丫小四为了找到她,可以说经历了千辛万苦。描写两姐弟最后见面时也不落俗套,先写了一场似幻似真的恶梦,再写急中生错,认错了人的尴尬。最后找到姐姐下落,姐弟真正见面时,也不是笔墨一次到位,先交待姐姐为什么来到神仙洞旅店的原由,原来是为了跟一位叫十婆婆的刺绣大师学手艺,学成后再返香山村传援,让香山村也成为刺绣之乡。这种“剥笋式”的故事技法,既吊读者的胃口,又使作品增色,也使人物更为丰满,可信、可爱!
    儿童小说,在阅历较深的成年人看来,其故事似乎不可理喻,只佩服作者的想象力;而在儿童和少年看来,却认为是合情合理的。正像我陪孙子看动画片,我看来不过是些儿戏,他却看得津津有味,还不许大人说话。这就是儿童文学的重要基因——闪烁着一片童心,能在儿童的心中引起共鸣。这是我们这些大人们往往不可理解的。
    《香》著人物众多,其中有几位塑造的比较亲切感人,作者是下了功夫的。象勇敢顽强、有胆有识、不畏艰险的丫丫小四;宽厚仁慈、公道正直的老村长山爷爷;能干贤惠、心灵手巧的媛媛姐姐;武艺超群、嫉恶如仇、见义勇为的黑牛哥;一心扑在林业科技上、终身不娶的老知识分子武一尘;以及“丫丫扫妖队”的小勇士们等,都给我留下了比较深刻的印象。尤其是主人公丫丫小四与县长、县委书记、省长的对话令人难忘。
    “秦省长,您从省里来,坐了‘青蛙车’么?”我(即丫丫小四)问。
    “坐了。”秦省长笑眯眯地回答。
    县长却有些不安,忙解释说:“带车下来,主要是为了工作方便……”
    我很不满意县长多余的解释,打断他说:“这些,我都知道,我没讲他坐‘青蛙车’不应该,也没讲省长是带车下来玩。既然带了车,我想指挥一下省长的行动。”
    黑牛哥有点紧张,忙打断我的话:“算了,你少啰嗦点好不好!”也有人指出我用词不当,应该叫“建议”,不叫“指挥”。
    秦省长却还蛮高兴,鼓励我说:“说吧,小武士,就希望你来‘指挥指挥’,只要你的意见好,就照办!”
    不少人笑起来,好象看把戏似的,笑得我很不舒服。我火了:“这有什么好笑的?下级为什么不能指挥上级?在香山村‘扫妖队’我是指挥官,有时我拿不定主意,我的下级花面猴、红萝卜他们就经常指挥我哩!我不想多说,只想指挥省长30秒钟!”
他要‘指挥’省长什么呢?原来他想‘指挥’省长亲自到香山村去看看。不要光看地图,香山村太小,在地图上是看不出名堂的。
这段描写,不仅彰显了丫丫小四人小志大,关心家乡,敢想敢说,急切改变家乡面貌的急切心情,也表现出他自信好强,终究还未完全脱离孩子气的幼稚和顽皮。从头至尾,细细品读之后,禁不住发出“精彩”的感叹来!
    《香》著是不是就十全十美了呢?也不尽然。儿童小说不是乡土小说,在语言的运用上,方言不可太多太偏,应尽量使用天下小朋友都能看懂的流利的普通话为好。
    但“瑕不掩玉”,《香山溪的丫丫小四》还不失为一部弘扬主旋律,传递正能量的好儿童小说!而且我相信,然子还年轻,有了这个好的开端,只要努力,一定有更多更好的力作问世,让我们拭目以待!
(作者单位:湖南省文联)
 
 
共有0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奖励一朵小红花
验证码:79+7=? 
  所有评论仅代表读者意见,小溪流保持中立。
小溪流
Copyright © 2002-2013 湖南省作家协会小溪流杂志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链接
湘ICP 11020310  杂志社电话:(0731)8451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