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炫风 > 阅读文章
奔跑吧,少女!
2015-5-22 18:12:05 作者:夏夜空 访问:1273 评论(0) 奖励红花(0)
      猫女宅急便
      “春苗,等等我!”丝瓜拼命踩着脚底的自行车,这条长长的上坡路还没到尽头,春苗已经消失在高高的屋顶。
      没办法,只能使出杀手锏了!丝瓜左手掌控自行车龙头,右手凌空一甩,一根嫩绿的丝瓜藤从衣袖钻出,飞快地抽枝生长,顺势攀援上前方超速行驶的小轿车的门拉手。接着,自行车轻轻松松地被带上了坡顶,丝瓜手舞足蹈、自鸣得意。不料小轿车陡然刹车,丝瓜继而被抛到几米开外,自行车自个儿则在他的尖叫声中俯冲直下。
      眼见新买的自行车就要报废,丝瓜叹了口气,无奈地闭上双眼。危急时刻,春苗从天而降,稳稳地落在自行车上。在她的掌控下,自行车来了一个漂亮的回转,接着飞速上坡,最后她以单脚支地刹车,停在丝瓜的跟前。
      “你这‘废柴’!”春苗怒而发威,“不看店小心我炒你鱿鱼!”
      “老板,城西的快递包裹您还差一个没带出来。”丝瓜弱弱地答了一句。
      “给我。”春苗的语气缓了缓。
      “我也没拿,我是特意赶来告诉你的。”丝瓜一脸天真无邪的模样。
      春苗握紧拳头,死死地盯住他三秒,然后绝尘而去。
      “我的自行车……”被扔在半路上的丝瓜哀嚎阵阵,这样走回去,上上下下还有好几条坡路呢,光想想就要飙汗了。
      丝瓜的反应终于令春苗感受到一丝快感,这正是她要的效果。如果不是为了每天都能吃上免费的新鲜丝瓜,春苗只怕已经炒掉那时常“犯二”的家伙N次了。
      丝瓜第一次来“猫女宅急便”应聘的时候,春苗问他有什么特殊技能。丝瓜右手凌空一甩,一根嫩绿的丝瓜藤从衣袖钻出,飞快地抽枝生长,直直扑向春苗。春苗侧身躲开,伸手挠向丝瓜的胳肢窝,丝瓜藤顿时像含羞草一样缩了回去。
      “就这样?”春苗表情淡定。
      丝瓜万分惶恐地看向春苗,丝瓜藤不自觉又从衣袖里溜了出来,恹恹地垂落在地上。
      “你能让它长出丝瓜来吗?”春苗突发奇想。
      “能!能!”丝瓜忙不迭点头,丝瓜藤瞬间精神抖擞地攀上屋梁,飞快地抽枝生叶,浓密的绿叶里竟探出两根翠嫩的丝瓜来。
      “你留下吧!”春苗立马拍板,“我决定了,中午就煮丝瓜蛋汤,正好我养的老母鸡刚下了几个蛋……”
      这句话怎么听着就那么别扭?丝瓜冒着冷汗,任由春苗摘下那两根丝瓜。
      “猫女宅急便”主要有两项业务:一是有偿提供山城上下的快递服务;一是无偿照看山城上下的大小猫咪。
      春苗每一天都要上门取货送件,她的足迹遍布山城的各个角落,她几乎认识山城里的每一只猫。一旦是要去往城南的方向,春苗都会捎上一大袋猫粮。
      城南有一个不大的、几近荒废的公园,那里是山城流浪猫们的聚集地。春苗时常过去给它们喂食,她尝试着与每一只猫友好相处,她一直向它们打听一只绿眼睛猫的下落,却总是无获而归。
      春苗从小在孤儿院长大,她唯一的朋友是一只喜欢在屋顶上晒太阳的绿眼睛的老猫。后来,一场可怕的意外突然袭来。在陷入昏迷的前一秒,春苗看见绿眼睛猫朝她扑过来。几天后,待她在医院苏醒过来,绿眼睛猫已经从她的世界里消失得干干净净了。又不知从哪一天起,春苗意外地发现,她竟然莫名地学会了猫族的语言,学会了像猫一样飞檐走壁。
      春苗是个彻头彻尾的“猫控”,那种天生的亲和力令她能够无比温柔无比耐心地对待公园里的几十只流浪猫。春苗每次来喂食的时候,那场面可壮观了,大猫小猫一窝蜂地冲上来,“喵喵”直叫。唯独一只纯黑的大猫,总是蹲在公园一角的长椅上远远地看着。
      春苗一直留意着它,等安顿好其他的猫咪,就走上前去。将一把猫粮放在大黑猫面前的长椅上,春苗也顺势坐下来。大黑猫吃得很欢,长椅上一颗猫粮也没落下。春苗的手上还残留着猫粮的味道,大黑猫跳到春苗的怀里,对准她的掌心舔个没完。
      “痒!”春苗缩回手,又挠向大黑猫毛茸茸的下巴,“你不怕我么?之前怎么不过来吃东西?”
      大黑猫抬起下巴,享受这片刻的温存。
      “因为,我马上就要去猫咪森林了……”春苗听不见大黑猫内心深处的声音,她正对上一对异色的眸子,左瞳绿、右瞳蓝,不仔细分辨倒像是一对绿眼睛。春苗心中一动,索性将大黑猫带回了家里。
      “猫女宅急便”每天都有人进进出出,大黑猫总是竖着尾巴四处走动,领着客户进门又送客户出门。喜欢大黑猫的客户越来越多,“猫女宅急便”的生意也越来越好。
      春苗一个人累得够呛,便决定招一个伙计进门。第一个前来应聘的就是丝瓜,他不知道是缺乏生活经验还是脑袋不够灵光,总之,没有一件事情是做得漂亮的。一失足成千古恨啊,真不该为了两斗米折腰,不对,是两根丝瓜——春苗悔不当初。
      最最可恨的是,丝瓜来的当晚,大黑猫就失踪了。春苗依稀记得,大黑猫第一次看见丝瓜的那一刻,仿佛看见了很可怕的东西,夹着尾巴就从窗口跳了出去。大黑猫的异常表现十分明显,只是春苗当初怎么也没想到这会跟丝瓜有关。
      直到第三天,春苗才得空去城南的公园寻找失踪了一天两夜的大黑猫,可谁也不知道大黑猫究竟去了哪里。
      “它曾跟我说过一个叫‘猫咪森林’的地方,它可能是去那儿安息了。”
      公园里的一只老流浪猫说。
      山城的猫到了一定年纪,感觉自己快要死了,就会找一个地方默默地死去。
      “猫咪森林”是那样的地方吗?说起来,大黑猫也是十几岁的老猫了。
      猫的寿命不过十几二十年,此去九年,当年的那只绿眼睛老猫难道也不在人世间了吗?
      被遗弃的兔耳朵猫
      城西有个年轻漂亮的单身女人,喜欢网购,春苗经常去她家派件。那女人养了一只猫咪,一身漂亮的虎纹花色,唤作“小虎”。春苗之前每次上门的时候,女人都是抱着小虎来给她开门的。可奇怪的是,这两个月来春苗再也没有看见小虎了。
      这天,春苗像往常一样去城西的漂亮女人家派件。
      “又给你家小虎买猫粮啦?你家小虎可真能吃。”春苗笑着打趣。
      “这次是我给男朋友买的衣服和鞋子……”女人欲言又止。
      “怎么最近都没见着小虎,是生病了吗?”春苗隐隐有些不安。
      “看得出来你很喜欢小虎……”应声,一只猫咪撒着欢儿跑到门口。
      “喵——”那是一只纯白花色的猫咪,两只耳朵上分别系上了透明丝带,隐约可见粉色的内耳,竖起来的样子倒是像极了兔耳朵。
      “小虎?”春苗分辨得出猫咪的叫声,可又不太确定——眼前的这只兔耳朵猫充满了强烈的违和感。
      “喵——”兔耳朵猫没有理会春苗,径直扑到了女人的怀里,蜷缩成一团,像是一只雪白的兔子。
      女人摸了摸兔耳朵猫那石灰白的没有光泽的毛发,声音疲累:“亏你还认得出它来,我现在看见它只觉得陌生,你要是喜欢就把它带走吧。”女人狠下心,一把将兔耳朵猫塞到了春苗的怀里,旋即关上大门。“喵——”兔耳朵猫从春苗的怀里跳出来,踮起后腿趴在门上,一边哀叫着一边用前爪挠着门缝,可它的女主人再也不会为它开门了。
      “走吧,”春苗一把捞起兔耳朵猫,随手解开了它耳朵上的丝带,“这样舒服多了吧,小虎?”
      兔耳朵猫乖乖地呆在春苗的怀里,不再作声。
      春苗纵身跃上屋顶,向城东的“猫女宅急便”奔去。兔耳朵猫也跟在春苗的身后奔跑,它不时停下来回头张望,直到女主人的房子消失在夕阳里。
      丝瓜对兔耳朵猫的到来极为不满,眼见春苗抱着它进屋,立即皱起了鼻子:“什么臭味儿?!”
      “再废话,小心我炒你鱿鱼!”春苗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丝瓜立马噤声,脑袋也缩回了柜台后面。
      兔耳朵猫打从一看见丝瓜起,就很是害怕,小小的身子颤抖个不停。春苗坐定后,把它放在膝盖上,耐心安抚了许久。兔耳朵猫终于放松下来,悠悠地撑起前腿,习惯性地舔了舔身上的毛发,却猛地打出一个喷嚏,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好难受……”春苗听懂了兔耳朵猫的故事。
      原来,兔耳朵猫真的就是小虎。它的女主人养了它三年,最后却因为一个认识才三个月的男人遗弃了它。那男人莫名地讨厌猫,却极其喜欢兔子。女人爱屋及乌,便将小虎的一身虎纹染成白色,还用透明丝带束紧猫耳朵来假扮作兔耳朵。男人起初觉得新奇,不久后倒更感厌烦。女人处处想讨男人的欢心,对小虎也越来越冷淡了,几度想将它送人了事,可又因为那一身人造的不讨喜的毛发,一直没人愿意领养。
      “把它的毛都剃了吧,染发的化学物质要是舔进肚子里了可够呛的。”丝瓜闷声闷气地说。
      “可是……”把猫咪的毛发剃光是很伤及猫咪的自尊的,春苗犹豫了。
      “猫的换毛周期很短。”丝瓜抬高声调,从柜台后面冒出头来。
      兔耳朵猫吓得一头扎进春苗怀里,好一会儿才下定决心,说道:“我实在没办法忍着不去舔毛……还是帮我剃掉吧……”它不想死掉,它还想变回原来的样子,小虎的样子……
      春苗温柔地抚摸着它的背部,感受到女孩儿掌心的温度,兔耳朵猫又往春苗的怀里拱了拱,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窝了起来。
      “你这只色猫,看我来给你剃光光!”丝瓜眼疾手快,操控丝瓜藤一举将它抢到面前的柜台上。
      “没想到你小子对猫的了解还挺多的嘛。”春苗觉得丝瓜嘴上厉害,但其实并无恶意,也就放下心忙自己的事情去了。她没有看见,束缚在丝瓜藤里的兔耳朵猫战栗得愈加厉害,嗫嚅着说不出一句话来。
      就在当天晚上,兔耳朵猫也失踪了。
      春苗翻遍了整个店子和院落怎么也找不到它,就赶紧跑去了它原来的主人家。给春苗开门的是一个陌生男人,春苗说明了事情的原委,男人摇头表示它没有回来,就不耐烦地关上了门。
      “呐,丝瓜,你知道‘猫咪森林’吗?”春苗犹记得,午夜梦回,一只猫咪在黑夜里跟她说——它要去往猫咪森林了。
      “猫咪森林……是乐园吧……”丝瓜念叨着,眼神飘忽,仿佛跋山涉水去往了一个遥远的地方。
      春苗没有察觉丝瓜的异样,她一心想着兔耳朵猫,她突然意识到那并不是一场梦,而是兔耳朵猫临行前的告别。没有人知道猫咪森林在哪里,那里不是猫咪的墓园,而是猫咪的乐园,春苗愿意这样相信着。
      飞向蓝天的无腿猫
      山城的城中是一个大广场,广场位于繁华的商业区,每天的人流量很大。
      最近,那里新来了一只卖气球的无腿猫,叫球球。它的主人—— 一个中年大叔每天都抱着一个小竹篮在广场上穿梭,球球就动也不动地窝在竹篮里,竹篮上则系满了各式各样的氢气球,有蓝猫、机器猫、加菲猫、凯蒂猫等各种卡通猫的形象。
      中年大叔会给每一个经过的人讲球球的故事——他说球球的两条后腿是在一场车祸中毁掉的;他说是他收留了可怜的球球;他说球球身体残疾又喜欢黏人,所以只好每天带它一起出来卖气球;他说球球给他带来了无穷的欢乐;他说因为球球他越来越喜欢猫咪;他说他卖的猫咪气球能给大家带去幸福与快乐……
      无腿猫球球的故事在山城逐渐传开了,中年大叔的猫咪气球自然卖得是越来越好,他每天出门时系在篮子上的气球也越来越多。
      春苗也慕名已久,这天上午在城中派件完毕,见时间充裕,她便决定去会一会那只新来的传奇般的无腿猫。
      中年大叔讲故事时依旧是声情并茂,春苗掏出十块钱,伸手指向一个蓝色的猫咪气球。
      “是蓝猫吗?”大叔正准备解下来。
      “是机器猫,那只蓝色的没有耳朵的猫,”春苗还没接过气球,又自顾自说道,“大叔你知道机器猫为什么没有耳朵吗?”
      “为什么?”大叔顺着春苗的话头接下去,笑得比哭还难看。
      “来自未来世界的机器猫本来是有猫耳的,只是有一天午睡时被老鼠咬掉了,机器猫从那以后就特别害怕老鼠;还有,机器猫身上的电镀层本来是黄色的,因为被老鼠咬掉了耳朵,它痛哭了三天三夜,黄色的电镀层被泪水洗掉,变成了蓝色……被可怕的车祸毁掉了双腿,球球一定也很害怕很伤心吧。”春苗说着,却不见中年大叔的脸色变得阴沉可怖起来。
      原本窝在竹篮里一动不动的球球也开始不安分了,它那两只尖锐的从未打理过的前爪硬生生抓向了主人环抱竹篮的臂膀。
中年大叔吃痛,一个不留神就松开了竹篮。
      春苗担心竹篮掉下来会伤到球球,纵身向前扑去,准备接住,却不料,几十个氢气球载着竹篮里的球球晃晃悠悠地飞向了蓝天。
      广场上空荡荡的,完全不利于春苗行动,她正束手无策,平地里又起了一阵自西向东的西风。春苗果断冲向广场东面的建筑物,纵身跃上屋顶,向着日出的东方,全力奔跑。
      几十个猫咪气球顺风飞过广场,飞过高高的屋顶,向着自由的彼岸,尽情翱翔。春苗仿佛听见了球球的叫声,没有了恐惧和悲伤,有的只是喜悦与解脱。
      眼见就要到下坡路了,脚下的屋顶越来越低,春苗盯着越飞越高的气球,急得直跺脚。就这样放任不管,一旦氢气球瘪下去,球球只有死路一条了,如果它是一只四肢健全的猫咪该有多好。
      就在春苗望眼欲穿、心急如焚的紧要关头,一根飞舞的丝瓜藤“唰”地窜到她的眼前,转而扑向更高处盛放球球的竹篮。丝瓜藤飞快地抽枝生长,将竹篮紧紧缠住,气球军团再也飞不动了。
      春苗赶紧顺着结实的丝瓜藤攀援直上,待她双手环住竹篮,丝瓜藤瞬间像含羞草一样缩了回去,春苗就这样抱着一只无腿猫和几十个猫咪气球缓缓地降落到地面上。
      “没想到,关键时刻,你还挺给力的嘛!”春苗一手抱紧竹篮,一手揽住丝瓜的肩膀。
      丝瓜腼腆地笑了,竹篮里的球球本来直叫唤,一见到丝瓜就立刻噤了声。
      “喂!你说你长得有多对不起大众?怎么猫咪一见到你就害怕?”春苗只当这是自己总结出来的可供“吐槽”的现象,很是得意。
      “那还不是因为我气势强盛!”丝瓜撇撇嘴,又皱起了鼻子,“这就是那只传说中的无腿猫?你快给人还回去吧。”
      “你去!”春苗勉强把竹篮塞进丝瓜的自行车前篓,“还正合适呢。”
      “这么多气球挡着,我怎么看路?”丝瓜反问。
      球球夹在两个人中间,眨巴着琥珀色的大眼睛,弱弱地插上一句:“我不想回去,求你们别送我回去。”
      “为什么?”春苗和丝瓜异口同声地问,两个人终于回到了主频道上。
      “他不是我的主人,事情根本就不是他说的那样。你们把我扔到哪里都好,总之,我宁愿死都不愿回去。”球球一鼓作气地说道。
      “看来又是一个虐猫的主儿。”丝瓜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
      春苗后知后觉,这会儿才发现丝瓜居然也懂得猫族的语言。她埋下心头的疑问,再一次静心倾听属于无腿猫球球的故事。
      球球曾是一只活蹦乱跳的小田园猫,它有主人,有母亲,有一大群兄弟姐妹。有一天,球球去外面玩,迷路了,是中年大叔收留了它,可是,它那两条后腿不是在车祸中丧失的,而是被中年大叔生生毁掉的。他为它编造了一个悲伤的故事,他带着它往来于各个城市。气球销量好了,它才有一口饭吃,一旦销量下降,又是一顿毒打。
      “我想去猫咪森林,”球球动情地说,“听说在山的那头有一片海,海边有一片森林,那里是猫的天堂……”
      春苗径直把球球带回了“猫女宅急便”,又让丝瓜顺路把几十个猫咪气球分发给路边的孩子们,孩子们最终又把无腿猫球球的故事带到了山城的各个角落。
      中年大叔灰溜溜地离开了山城,又在另一个城市炮制了同样的故事。然而,春苗早已将无腿猫球球的故事发布在网络上,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中年大叔的诡计,他一到下一个城市卖猫咪气球就会遭到当地人的轰赶。不多久后,再也没有人见过他了。
      流浪的哑巴猫
      城北新开了一家酸菜鱼火锅店,酸辣劲儿十足,春苗每周六都会去光顾。
      丝瓜对此很是不屑,他说,要吃鱼肉的话,选择霓虹料理店的生鱼片才是王道。
      火锅店是由一个老宅子改建的,前头的院子里还整了一个鱼池,这样大家都知道他家的鱼新鲜了。老板娘的生意头脑不错,加上又请了个好厨子,这家火锅店虽然位置僻静,还是吸引了不少特地赶来吃鱼的人。
      火锅店生意红火,酸菜鱼也跟着涨价,老板娘跟顾客们诉苦说,每天都有鱼被猫叼走,她做点儿小本生意也不容易。山城猫多,有人来吃鱼,自然也有猫来偷鱼,大家都觉得理所当然。
      春苗每次去酸菜鱼火锅店的时候,都能遇见一只大花猫。它总是神闲气定地站在老宅外围的院墙上,一有人进门,就撒着欢儿跑到近前,然后又垂头丧气地走回原处,浅蓝色的眼珠泛起一层令人心痛的忧伤。
      火锅店的老板娘对猫可谓是深恶痛绝,每次一看见大花猫趴在墙头,就擎着扫帚冲到院子里来。大花猫见机就跳到老宅的屋顶上去了,老板娘也没辙了。
      春苗听过老板娘抱怨那只大花猫,在等着上菜的空当,她一跃上了屋顶。
      大花猫趴在屋顶,身形慵懒,却又目不转睛地盯着院子的入口。春苗尝试着跟它说了很多,却没有听到它的一声回应。
      “老板娘说你偷她家池子里的鱼……”春苗有点儿气恼。
      大花猫张了张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春苗这才发现它是一只哑巴猫。
      “我现在问你几个是非题,如果不是,你就摇头;如果是,你就点头,好不好?”听到春苗这么说,大花猫点了点头。
      “你有没有偷池子里的鱼?”大花猫摇摇头,领着春苗走到屋顶后面。老宅的后院里有人正在杀鱼,一旁的潲水桶里还漂着顾客吃剩的鱼片。
      “你偷吃这些?”大花猫点点头。
      春苗仔细观察厨子正在宰杀的好几斤重的大草鱼,顿时明了:那么大一条草鱼,猫哪能从鱼池里拖出来?
      “你是流浪猫吗?”大花猫点点头,接着又摇摇头。
      春苗疑惑地看着它,正欲发问,这时老板娘在底下吆喝着:“春苗!你的酸菜鱼火锅开锅啦!”
      “那我先去吃饭啦,等下给你盛一碗带上来,我们再聊。”春苗说完就跳了下去。可等她回来的时候,大花猫已经不见了,难道是回家去了?
      春苗只好把那一碗白花花的鱼片打包带回“猫女宅急便”,她本想着带给无腿猫球球,却被丝瓜给夺了去。
      丝瓜一边喊着“生鱼片更棒”,一边吭哧吭哧地吃着酸菜鱼,一点儿都不含糊。
      春苗跟他说起哑巴猫的故事:“我感觉它不像是那种贪吃的猫,可它为什么老是守在火锅店不回家呢?”
      “你感觉我贪吃吗?”丝瓜咕哝了一句,他面前的碗已经见底了。
      春苗捂嘴笑道:“你要是承认酸菜鱼比生鱼片好吃呢,老板我下次请你去城北吃火锅。”
      “酸菜鱼最棒!”丝瓜吸了吸鼻子,有免费的鱼吃,节操什么的喂猫好了。
      转眼又到周六的“酸菜鱼日”,丝瓜一早就把自行车擦得亮闪闪的,只等老板一声令下,就朝城北的酸菜鱼火锅店长驱直入。
      春苗回回都是从屋顶跑过去,既不担心堵车,又不用走弯路。丝瓜已经熟练掌握他的杀手锏了,才勉强不拖后腿。两人同时抵达火锅店的院门口时,丝瓜与屋顶上的大花猫正好四目相对,大花猫赶紧钻到屋顶后面去了。
      “看!又被你吓跑了吧?”春苗翻了翻白眼。
      丝瓜已经闪到了鱼池子旁,冲着老板娘大喊:“我要那条最大的!”春苗摸了摸口袋里的银子,肉疼得紧。
      大花猫从屋顶后面冒出一个脑袋来,春苗比划了半天,招呼它下来。丝瓜实在看不下去了,右手凌空一甩,一根嫩绿的丝瓜藤从衣袖钻出,径直扑向大花猫。
      大花猫惊恐地睁大眼睛,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躺在春苗的怀里了。
      “你放心,他没有恶意的,”春苗柔声安慰道,“我叫你下来是跟我们一起吃鱼……”
      “什么?!”丝瓜立马后悔刚才的举动了。
      春苗大摇大摆地抱着大花猫进屋去了,没有明文规定不准带宠物入内,老板娘也不好意思多加阻挠。
      跟往常一样,他们面前摆着一锅煮得热气腾腾的酸菜鱼火锅,还有一盘切得很薄的生鱼片,可以随时入锅。
      春苗用筷子挑了一片酸菜鱼和一片生鱼片放在大花猫的面前,大花猫把碟子里的酸菜鱼连同汤汁舔得干干净净,留下那片粉嫩的生鱼片,没有丝毫兴趣。
      “瞧见了没?”春苗瞥了眼目瞪口呆的老板娘,“它是家猫,根本就不吃生鱼,怎么可能会偷鱼?”
      老板娘点头如捣蒜,羞愧地钻到后厨去了。
      丝瓜定定地看了大花猫一会儿,悠闲地挑起一片生鱼片放进火锅里,一边煮一边对春苗说:“你下次再请我吃霓虹料理店的生鱼片,我考虑一下告诉你这只猫的来头。”
      “你怎么知道它是什么来历?”春苗不甘心地摸了摸已经瘪了的口袋。
      “我会读心术!”丝瓜摇头晃脑,将煮熟的鱼片放进嘴里,却被烫得呛出眼泪来。
      “报应!”春苗将一盘子生鱼片全数倒入火锅,又慢悠悠地补充了一句,“你再不说我就炒你鱿鱼。”
      丝瓜只能屈打成招了——大花猫的确是只家猫,它的主人其实是这个老宅子的主人,一个和蔼可亲的老奶奶,老奶奶叫“花子”。一年前,老奶奶不知怎么就再也没有回来了,花子一直守候在这里。今年,老宅子被改造成了一家酸菜鱼火锅店,每次有人上门的时候,花子都看着,它一直都在等着老奶奶回来……
      老板娘不知何时又走了过来,她告诉春苗,这宅子原来的主人年前就在医院去世了,她是从这宅子的主人住在外地的儿子手里买下的。
      知道了花子的故事,老板娘的心也变得柔软起来,她答应春苗再也不驱赶它,并且会一直喂养它。
      春苗把哑巴猫花子的故事发布在网络上,很多人都被花子感动了,老奶奶的儿子也辗转得知了花子的故事。他一直以为花子在母亲去世后就不见了,他特意赶回故乡想要带走花子。可花子已经离不开那里了,是丝瓜读出了花子的心意,并劝走了老奶奶的儿子。
      “你还想去猫咪森林吗?”丝瓜问它。
      “这里就是我的‘猫咪森林’。”花子在心里说。
      乱入猫咪森林
      在山的那头,有一片蔚蓝的大海,海边有一片茂密的森林,住在那里的猫咪永远不愿意离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外面的世界也探知了它的名字。孤独无助的猫咪听到它的名字,就会心生向往。想要改变命运的猫咪听到它的名字,就会即刻启程。
那里是猫咪森林,是乐园,但也是曾经。
      因为丝瓜的一句“猫咪森林里有很多猫,很多很多猫”,春苗毅然发起了这次“冒险之旅”,大黑猫和兔耳朵猫,还有她一直在寻找的绿眼睛猫,指不定都在那里呢!
      当然,同行的还有一直向往猫咪森林的无腿猫球球,然而,带路的却是“猫女宅急便”唯一的伙计、N 次差点儿被炒鱿鱼的丝瓜君。
      其实,对于丝瓜身上的种种谜团,春苗是不无好奇的。只是,每每春苗酝酿许久抛出一个“为什么”,丝瓜就随口扔回一个“你猜”——这着实令春苗心中郁郁,这小子现在完全骑到她头上来了。
      不过,春苗怎么也没想到,大家口口相传的“猫咪森林”就在她从小长大的孤儿院附近。孤儿院位于海边的山腰上,早已废弃多年,茂密的森林遍布四周。
      不仅是孤儿院,整条海岸都已荒废多年。野草在森林里、在码头上恣意蔓延着,扎根,拔节,遮天蔽日,仿佛要侵食掉这个曾经的乐园。
      春苗清楚地记得,小时候那里热闹极了,渔民们会定期出海捕鱼。这时候,附近森林里的猫咪们就会等候在码头上,渔民们每每满载而归,就会友好地给猫咪们分发海鱼,整个码头上一片其乐融融。
      这些都是春苗在孤儿院高高的屋顶上看到的,那时候孤儿院是禁止小孩子自由活动的,春苗唯一的朋友也只有同样爱好在屋顶晒太阳的绿眼睛猫。
      丝瓜陪着春苗再次走上了高高的红瓦屋顶,上面已然聚集了一百多只花色各异、品种不同的流浪猫,庞而不杂,鸦雀无声。春苗一眼看见了兔耳朵猫小虎,它已经重新长出了一身漂亮的虎纹。春苗兴奋地朝它挥手,兔耳朵猫却羞怯地耸拉下耳朵。
      “它当初离开,是因为不想要你看到它被剃光毛的样子……”丝瓜注视着春苗,“你要找的大黑猫跟你最初想的一样,它已经在森林里默默死去了……
      至于绿眼睛猫……”丝瓜藤这次没有从丝瓜的衣袖钻出,而是渐渐劈裂成九股,在丝瓜的身后幻化为绿幽幽的九尾。流浪猫们一排排俯首在地。
      记忆奔涌而出,当年,春苗就是从脚下的地方滚落下去的,绿眼睛猫朝她扑了过来,她隐约看见了漂浮在空中的整整九条尾巴……
      “九尾猫又。”春苗轻轻吐出四个字。
      丝瓜的双眼熠熠生光:“你是我的第九命。”
      当年,他刚刚修炼成九尾,无需多久就可化为人形,可是,为了那个他看着长大的女孩儿,他牺牲第九条尾巴救下了意外坠楼的她。他只能归隐山林,继续修炼九年,终于获得了今天的躯壳。而那个为他所救的女孩儿,继承了猫又第九尾的力量,还同时拥有了另一股强大的力量,那是不属于他的力量。猫咪森林的神话已经成为过去,这个神话必须由她来续写。
      “为什么不早点儿告诉我?”面对她曾经唯一的朋友且对她有救命之恩的绿眼睛猫,春苗颇多感慨,可看见丝瓜那张熟悉的面孔,春苗心里的违和感不免过分膨胀,一时间难以适应。
      “喵呜——”回应春苗的却是一百多只流浪猫的齐声欢呼。
      原来,在春苗走神的片刻,丝瓜已经向大家伙儿宣布——他作为“猫咪森林”的主人将与“猫女宅急便”的老板强强联手,为猫咪森林的流浪猫们寻找新的家园。而肩负这项使命的,正是春苗!
      “敢情你之前是来踩点的啊?”事后,春苗没好气地质问丝瓜。
      “它们害怕我,是因为我的力量;它们亲近你,是因为你的善良。”丝瓜答非所问,“善良是一股强大的吸引力,它们的世界都会因为你而旋转。”
      在无腿猫球球和哑巴猫花子的事件中,春苗领受过互联网的强大力量。因此,春苗决定建立一个网络流浪猫领养平台,她精心写下每一只猫咪的故事,并配上她精心拍摄的猫咪“萌照”,她真心希望为每一只流浪猫找到一个温暖的新家。
      通过春苗的用心经营,网站的人气越来越高——有被猫咪的故事感动的人,也有被猫咪的照片吸引的人……总之,一百多只流浪猫先后找到了新家。
      你说那只被遗弃的兔耳朵猫去了哪里?它现在的新主人也叫小虎,是个虎头虎脑的小男孩儿。他的父亲把兔耳朵猫领养回去后托付给了自己的儿子,小男孩儿在与兔耳朵猫相处的过程中懂得了照顾人、体贴人。还有那只飞向蓝天的无腿猫,它的新主人是一位过六旬的老爷爷,家就在“猫女宅急便”附近。老爷爷听说了球球的故事后,对这只无腿猫充满了同情。
      春苗有时间就会去探望球球,球球现在可喜欢爬楼梯了,这是爷爷教给它的,但需要有人抬起它的后半截身子协助它。爷爷每天和球球一起爬楼梯锻炼身体,健康状况也越来越好了。
      至于不再流浪的哑巴猫花子,春苗每逢周六的“酸菜鱼日”都会去见它。
      火锅店的老板娘现在越来越喜欢猫了,她总是把自家店里弃掉的新鲜鱼内脏和顾客吃剩的酸菜鱼整理好,给山城里的流浪猫送去。花子依然每天守着院门口,它还在等着老奶奶回来,它会一直等下去。
      至于那只丝瓜牌九尾猫又,自从学会操作电脑后,每天都以维护网站为由足不出户,在“猫女宅急便”看动画。
      还好,我们善良的春苗是个热爱奔跑的少女。
 
共有0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奖励一朵小红花
验证码:42+6=? 
  所有评论仅代表读者意见,小溪流保持中立。
小溪流
Copyright © 2002-2013 湖南省作家协会小溪流杂志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链接
湘ICP 11020310  杂志社电话:(0731)8451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