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封面解语 > 阅读文章
君见扶花好
2015-5-22 18:13:36 作者:桃花的逃 访问:1082 评论(0) 奖励红花(0)
      某个冬日上午,长沙的天空如一张明媚的脸——在吹跑了连日里积累的雾霾之后。
      我坐在大礼堂,听一位老师谈音乐、摄影和禅。在贝多芬《命运交响曲》的乐声里,我开了一会儿小差,开始读未读完的《陆犯焉识》。乐曲铿锵结尾时,我恰好读到老几成功躲开解放军,浑身冒着白气,在积雪中翻滚前行,再爬起来时已经望见场部礼堂门口的煤气灯,真如见到“天上的盛世”——妙极!
      严歌苓的文字怎么可以这样精妙?我怎么就写不出那种味道来?前段时间,一位生性温柔细腻的姐姐给我看她拍的照片,让我给它们找些合适的文字配上。照片上的她,嘴角弯弯,笑容可亲,着一袭宝蓝色长裙,气质娴静。我词穷,只想到一句:“菡萏流光,暖眉含笑,君见扶花好。”
      忆及我的童年,课外书是洪水猛兽,家里人只让读教科书,所有闲书只能在书包、被底以及同学手中暗暗保存、交换一旦被家长发现,便难逃被收缴的命运;还有好几次,它们随着抖开来散潮气的棉被、连同铝皮手电筒一起,掉落在院子里,掷地有声。待我念到高中二年级,因为寄宿,我获得短暂的自由,把学校图书馆里的世界名著看了个痛快,也因为时间有限,免不了囫囵吞枣。
      回想起如是种种,我终于给自己的不“文学”找到了理由!
      如今,每天清晨出门买完早餐再回家时,总刚好遇上一所中学的校车停在路边,四台整齐地排开,等着早起的学生。我往里走,迎面邂逅三三两两的少男少女,一恍仿佛看到了从前的自己。他们身穿蓝白校服,或清醒或迷糊、或低沉或雀跃、或安静或聒噪……一一从我身边经过。我稍稍让路,微笑着,羡慕地看着他们经过。他们是那么干净美好,拥有那么蓬勃的掩饰不住的青春,让正慢慢老去的我感到敬畏。
      趁年华尚好,好好念书,好好成长,勿负青春,勿负双亲;读几本好书,看几部佳片,哼几首动人歌谣,去几处向往之地,偶尔迷恋一两个私德无亏的明星,尝试从未曾体验过的运动和食物……这些我难以亲口对他们说出的期许,我将其写下,送给正读到这一行的你。
 
共有0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奖励一朵小红花
验证码:19+1=? 
  所有评论仅代表读者意见,小溪流保持中立。
小溪流
Copyright © 2002-2013 湖南省作家协会小溪流杂志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链接
湘ICP 11020310  杂志社电话:(0731)8451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