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故事荟 > 阅读文章
蚌孩子
2015-7-2 13:31:01 作者:汤素兰 访问:473 评论(0) 奖励红花(0)
  大海里有一个年轻的蚌,刚刚开始学会用自己的身体去丈量祖祖辈辈生活的这片海域。它从礁石上翻滚而下,像一辆呜呜响的过山车。它在珊瑚丛中漂移,潇洒得像艘宇宙飞船。它来到沙滩上,弄得海浪哗啦哗啦响,吓得胆小的寄居蟹慌忙躲藏。
  “请问你能不能安静一点?”一个嗡嗡嗡的声音说。
  蚌孩子张开眼睛四处瞧,想知道是谁在跟它说话。周围是一些挤挤挨挨的小海螺和贝壳,还有许许多多小鱼,它们一会儿悬浮在水面上,一动不动,像秋天落入水面的柳叶,一会儿飞快地游动,像一支支箭,射进苍茫的大海深处。这些小小的生物,不可能发出那么大的声音。
  “你是谁?是谁在跟我说话?”
  “是我,请你过来,跟我坐在一起,好吗?”那个嗡嗡嗡的声音说。
  蚌孩子循着声音望过去,它看见了一个金光灿烂的皇冠海螺,坐在沙滩旁的礁石上。皇冠海螺是大海里最尊贵的海螺。它们活的时间很长,经历的事情很多,差不多就是大海的百科全书。
  蚌孩子滚过沙滩,爬上礁石,坐在皇冠海螺的旁边。
  “我坐好了。”蚌孩子说。
  “好。”皇冠海螺说。
  “我坐好了,接着我该做什么呢?”蚌孩子问。它是一刻也不愿意安静的。
  “你坐好,你看,你听……”皇冠海螺说。它坐在礁石上,一动不动,仿佛它天生就是长在礁石上的,是那一丛黑色的礁石上开出的一朵金光灿烂的花。
  周围不就是大海吗?不就是自己早就熟悉的鱼群、贝壳、鸥鸟吗?有什么可看的呢?蚌孩子觉得奇怪。但皇冠海螺是很有威望的,蚌孩子不敢反驳它,只好安静地坐在它的旁边,像它一样呆呆地望着远处。
  远处水天相接,一片苍茫的蓝色。清晨的风,从安静的海天相接处轻轻地吹过来,像一群精灵在无声舞蹈。因为这舞蹈太精彩了,海浪轻轻地拍打沙滩,为它们鼓掌。这样的掌声安静幽远,是最庄严的礼赞。
  海天之间,一切的一切都安静下来,仿佛在等待着什么奇迹。
  突然,一个红彤彤的圆盘从东方的海平面跳跃而出,它那么耀眼,仿佛大海用所有的能量孕育出来的一枚金红的果实,献给宇宙之间的所有生灵。
  “那是太阳。金灿灿的太阳是大海的珍珠。”皇冠海螺说。
  蚌孩子知道什么是珍珠。在蚌的世界里,孕育出最光彩夺目的珍珠的蚌会得到最大的尊重。那样的蚌总是特别安静,你从来看不到它们匆匆忙忙,从来听不到它们吵吵嚷嚷,你从来听不到它们说要到哪儿去旅行,仿佛被人遗忘,也仿佛它们遗忘了自己。但是所有的蚌都知道,越是在最黑暗的深海,在光线透不到的地方,它们捧出的珍珠越璀璨,能照亮整个黑暗的世界。
  一个初涉尘世的蚌孩子,是不敢奢望自己会孕育那样的珍珠的。因为在蚌的世界里,虽然所有的蚌孩子都会做孕育珍珠的梦,但是只有极少的蚌能够成功地实现自己的梦想。
  “太阳是金灿灿的大海的珍珠。”蚌孩子重复着皇冠海螺的话。它抬起头看着光芒四射的太阳,它小小的心里充满了太阳温暖的光芒。
  在太阳的光芒里,海鸥搏击长空,鱼群追逐嬉戏,海浪亲吻沙滩,海螺响亮吹奏,树林庄严敬礼……天地之间的一切生灵,在太阳的光芒里生机勃勃。
  蚌孩子想:会不会有那么一天,我也能变得闪闪发亮、光芒四射呢?
  它看看自己青涩的壳、自己小小的黯淡的身体,低下了头。
  “你有了一个梦想。”皇冠海螺说。
  “你怎么知道?”蚌孩子说。它不愿意别人看出自己的心思。尤其那个想法和自己的条件差距那么大的时候,它希望自己小小的梦想,就像一个小小的秘密,一直埋在心里。它们家族中许许多多平常的蚌,曾经也有过小小的梦想,但是,在海水的冲刷下,贝壳碰得伤痕累累,也不一定能够实现。
  “就在刚才你抬头向太阳礼赞的时候,一束太阳的光芒照亮了你的心底,它在那儿留下了一颗闪亮的种子。”皇冠海螺说。
  “我的闪亮的种子是珍珠吗?”蚌孩子小心翼翼地问。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是不是珍珠,得问你自己。”皇冠海螺说,“因为种子是种植在你的心里,可不是在我的心里。”
  皇冠海螺将柔软的身子缩回贝壳里,滚下礁石,消失在大海深处。
  蚌孩子想:蚌心里的闪亮种子,除了珍珠还能是什么呢?肯定是珍珠了!我真幸运呀,我还只是一个小小的蚌孩子,我就有了闪亮的珍珠的种子!
  蚌孩子很高兴,它来到沙滩上,那儿聚集着各式各样的贝壳,还有鱼群,有张牙舞爪的招潮蟹和横冲直撞的龙虾。它们在浪花里玩耍,蚌孩子的到来一点也没有引起它们的注意。
  蚌孩子说:“你们大家都过来,我给你们看我的珍珠。”
  招潮蟹朝它瞪眼睛,不屑一顾:“别吹牛了,你还这么小,根本不可能有珍珠!”
  “我有,你们看!”蚌孩子张开青涩的蚌壳,让大家看。
  它的蚌壳里除了它自己小小的、鲜嫩的身体,什么也没有。
  大家发出嘲笑的声音。龙虾用巨大的钳子夹起蚌孩子,把它抛向远处:“滚开吧,你这个吹牛大王!”
  “吹牛大王!吹牛大王!”嘲笑声比海浪更大,一直追逐着蚌孩子。
  蚌孩子重重地摔在沙滩上。它的蚌壳摔开了,一颗很大的沙粒,深深扎进了它的身体。
  它躺在干燥的沙滩上,太阳在天空中炙烤着它,飞鸟在头顶上盘旋着,随时都有可能扑下来,啄食它的身体。但它还能听到大海的浪涛声,能闻到海那熟悉的气息。它知道,它离那水并不远,只要它努力,它就能回到大海里去。
  蚌孩子的身体里扎进的砂粒,使它疼痛难耐。但它还是坚持着,一点一点朝大海爬去。
  它尽了最大的努力挪动着身体,却几乎看不出移动的痕迹,随着太阳的炙烤,它的身体越来越干,体内的疼痛持续着,没有结束的时候。它和大海之间那一段小小的距离,随了时间的流逝,似乎没有变短,反而越来越长。
  蚌孩子越来越虚弱了,但它还能听到大海的声音,它相信那声音是对它的呼唤,是大海在召唤它。
  蚌孩子艰难地向大海爬去,大海也不愿意放弃自己的孩子。招潮蟹招来了潮水,潮水飞快地漫上沙滩,冰凉的海水裹住蚌孩子奄奄一息的身体,把它搂回了大海的怀抱。
  蚌孩子虽然回到了大海里,但那颗沙粒一直留在它的身体里,疼痛一直折磨着它。
  它哭,想用泪水冲洗洗掉那粒沙子;它在海浪里翻滚,想让海水减缓它的疼痛。可是,它这样做,除了把自己折磨得更伤痕累累,一点用处也没有。
  它在大海里四处旅行,想找到一个名医,来医治自己的疼痛,它也想再找到那个皇冠海螺,问一问关于那天早晨它说的“闪光的种子”的含义。因为如果没有那天早晨皇冠海螺说过的话,它会一直是个快乐的蚌孩子,不会遭受这么多的痛苦。
  旅程那么漫长,疼痛也没有尽头。小小的蚌孩子在旅行中慢慢长大,在长大的过程中,它慢慢接受了自己的疼痛。如果疼痛总是有的,每天为疼痛哭泣也没有用。不如擦干眼睛里的泪水,看旅程中的风景。
  它见过海底最大的沉船。是一个老龙虾带它去看的。老龙虾说:“曾经那么豪华的船只,如今在海底只剩下残骸,船身的残骸非常平静,让海藻、贝壳和珊瑚在它的身体里重新安家。如果海底所有的沉船依然想念曾经的繁华热闹,大海一定会暗流涌动,永不平息,所有的海洋生物都会惶恐不安吧。你看,现在这些沉船已经和海底融为一体,成了新的海床。”
  它到深深海沟中的人鱼家族去做客。它们是蚌孩子见过的最美的生灵,可是它们藏在深深的海沟中,只有很少很少的人见识过它们的美丽。
  人鱼公主对蚌孩子说:“美丽是自然中瑰丽的景致,美丽的存在不是为了展示,而是为了发现。”
  在漫长的旅程中,蚌孩子习惯了疼痛,因而它也就忘记了疼痛,忘记了体内的沙粒。
  许多许多年过去了。
  有一天,蚌孩子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它已经不是一个蚌孩子了,而是一个巨大的蚌,它的蚌壳上伤痕累累。它平静地回到自己生长的礁石旁,它的蚌壳紧紧地封闭着。它一动不动的时候,就像是黑色礁石的一部分。然而在深深的寂静中,它偶尔会张开自己的蚌壳,这时,它的体内光芒四射,那一粒曾经让它疼痛的沙粒,已经变成了一颗巨大的珍珠。
  或许有一天,当深海探险的人们发现它的时候,会把它的珍珠当成大自然瑰丽的奇迹,四处传扬。然而,最让它感到幸福的,不是因为它终于孕育出了最大最美丽的珍珠,而是它曾经为了消除自己的疼痛,四处旅行,沿途中发现过许多美丽。  
  (本文节选自《甜草莓的秘密》,云南晨光出版社出版,定价24.80元。各大书店、网店有售。)
 
  汤素兰,女,一级作家,湖南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创作出版儿童文学作品四十余部,曾获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大奖、宋庆龄儿童文学奖、陈伯吹儿童文学奖、张天翼儿童文学奖、湖南省青年文学奖和毛泽东文学奖等奖项。代表作有童话《笨狼的故事》、《小巫婆真美丽》、《小朵朵和大魔法师》、《小朵朵和半个巫婆》和儿童小说“酷男生俱乐部”系列等。
 
共有0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奖励一朵小红花
验证码:63+0=? 
  所有评论仅代表读者意见,小溪流保持中立。
小溪流
Copyright © 2002-2013 湖南省作家协会小溪流杂志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链接
湘ICP 11020310  杂志社电话:(0731)8451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