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果冻 > 阅读文章
稀奇古怪人的故事
2015-8-19 12:34:10 作者:麦子 访问:1007 评论(0) 奖励红花(0)
  小妖是一位很喜欢听故事的小女孩,尤其是喜欢听那些稀奇古怪人的故事。
  于是,妈妈便给她讲了许许多多这样的故事。
                                 ——题记
招牌人
 
  亲爱的小妖,在世界之初,的确有过好多好多不同的人。不过,今天,我要给你讲的招牌人却是后来才出现的。
  招牌人长得都很特别,每一位都长得不一样——正方形、长方形、圆形、菱形、三角形,似乎“奇形怪状”这个词就是专为他们而诞生的。招牌人的工作主要就是当“招牌”。在不久以前,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那些了无趣味的塑料、木头、钢铝之类的招牌出现之前,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告示、新闻发布、信号之类的东西可全都由招牌人承担。
  最厉害的招牌人当属“飞招”。他们趴在飞机上,可以一直紧紧贴在机体上,迎着“呼呼”而过的风声,一动不动地向白云、小鸟展示那架飞机来自哪里,去向何处,时速多少、性能如何。
  最辛苦的招牌人当属“灯招”,就是充当“红绿灯”的招牌人。他们得每隔几分钟就变化一下身上的颜色——红色、黄色或绿色,片刻也不能疏忽,否则就会酿成不敢想象的事故。曾经就有一位招牌人因为太过疲劳,总是亮着红灯,害得所有车子都停了下来,排成了好长好长的队,据说一直从那个城市排到邻国的边界线呢。
  当然,最常见的就是“店招”啦。从事店招的招牌人工作最为清闲,只要每日清晨赶在雇主开店之前,挂在或站在门口就行。当晚上雇主下班后,他们也跟着结束一天的工作,回家休息。
  招牌人存在的时代真是一个美好的时代。那个时候,招牌人都很守规矩,但也不乏创新,比如他们可以横着趴在机体上,也可以悬挂在机体上,可以站着,也可以坐着,只要大家能看清他们展开的身体上写的是什么内容就成。
  那个时候,招牌人很喜欢新花样,今天穿着蝴蝶衣挂在卖服装的墙上,明天举着一个苹果将身子摆成“心”形,而且还根据季节、气候之类的变化而调整自己的大小、温度等等。很多商人都喜欢雇佣一位灵活的招牌人。当然,前提是必须遵守规则,保守雇主秘密,雇主让其展示什么就展示什么。不过,也有例外,比如阿九。
  阿九是一个扁平型的招牌人,干得最多的就是横在店门上面,展示着诸如“金蔷薇花店,欢迎惠顾”或是“贝壳格格馆,欢迎选购”之类的无趣内容。不过,阿九努力使自己的“招牌”生涯有生有色。有时,他会不停地变幻自己的颜色,使客人感觉雇主总在不停地更换店招;有时,他会带着一些糖果之类的东西,冷不丁地从口袋里掉出来,让客人们捡到……
  雇过阿九的商人都很喜欢他,付给他的薪水也还不错。可是,渐渐的,阿九不喜欢自己的工作了。
  “招牌人除了当‘招牌’,还能干什么?”朋友们都这么说。
  是啊,还能干什么?
  阿九开始流浪。流浪中,阿九遇上了一位猫大叔。
  “和我一起做蘑菇汤吧。”猫大叔对阿九说。
  于是,阿九便和猫大叔一起做蘑菇汤。他们一边旅行,一边做蘑菇汤卖。
  猫大叔负责采蘑菇、熬蘑菇汤,阿九则负责在自己的身上写上“美味蘑菇汤”,还兼顾着收钱、吆喝。阿九干得很开心,因为他发现也证明了招牌人除了做“招牌”外,还可以干许许多多别的事呢。
  
镜子人
 
  亲爱的小妖,很小的时候,你就喜欢照镜子了。你很喜欢镜子中的自己,你曾问我世界上是否有镜子人。告诉你,世界上的的确确有着镜子人呢!
  镜子人啊,长相好奇特,没有脸,却有一只圆溜溜的眼睛,还有一副光洁的身子。镜子人大概是世界上最苦恼的人了。因为,无论他们见到什么,他们就以为自己是什么,除非正巧有一阵风能唤醒他们。
  比如,一位镜子人看见一株树,他就会以为自己是一株树而呆呆站立良久;如果他看见一只猫,他就会以为自己是一只猫,而往墙上蹦跶;有时,他们看见彼此,也会以为自己就是对方。比如,镜子人的国王就常认为自己是站在对面的大臣,而大臣却以为自己是站在对面的国王,所以许多重大的决定都是由大臣做出,而非国王。但是,这些都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每当镜子人和邻近的箱子国、大鱼国发生纷争时,那些国家从来不会忌惮什么,马上就会组织人马进攻他们。而一上战场,镜子人一看到敌人,却会误认为自己就是对方,于是呆呆地不知该如何是好,除非那天能一直刮风,使他们始终保持清醒的头脑。
  可以说,为了改变镜子人糟糕的境遇,镜子国的科学家们做出了诸多努力,用药物改变视网膜构造,用变形镜改变对面事物的相貌……可是,无论是药物,还是镜子之类的东西,都没有帮到镜子人的忙。最后,还是一位叫镜七的年轻国王即位后才彻底改变了这种糟糕的境遇。
  镜七先是尝试在见大臣前戴上眼罩,那样就无法看到对方,也就不会误以为自己是对方了。然后,他又尝试让大臣们戴上眼罩。一开始,大家都很抗拒,害怕自己走路摔倒,但他们很快发现,戴上眼罩虽然什么也看不见,却可清楚地听到别人的呼吸,捕捉到对方的情绪变化。
  “没想到看不见后却能清楚地认出对方。”这就是大臣们的结论。
  于是,先是进入宫廷的镜子人戴上眼罩,然后市井中的镜子人也慢慢都戴上了眼罩。说实话,他们一开始的确不适应,也曾摔倒在地,但是比起用眼睛带给他们的麻烦,这些都不算什么。所以,直到现在,镜子人都习惯蒙着眼罩走路。
  所以,亲爱的小妖,当你在路上,遇上一个戴着眼罩的镜子人时请千万别奇怪。要知道,有时大睁着眼的人会说“瞎话”,而闭着眼的人心里却异常敞亮。
  
鸡蛋人
 
  亲爱的小妖,你不太喜欢吃鸡蛋,对吗?其实,妈妈也不太喜欢。因为,每一次看见它们,我就会想起一位朋友。
  妈妈的那位朋友是一位鸡蛋人。
  你问鸡蛋人长什么样啊?
  他们长得就和你看见的鸡蛋一样,只是,蛋面上有眼睛、鼻子、手,还有腿而已,就像你在鸡蛋上画出的一个小人儿。不过,可别小看这些鸡蛋人,他们可厉害了。因为,几乎所有的鸡蛋人都是艺术家!
  鸡蛋人和鸡蛋一样,身子骨很脆弱,不敢和硬东西相碰,甚至他们相互间也不能互相碰触,因为一不小心就会碰碎自己或对方。所以,他们居住的鸡蛋城当然也和我们两脚人的城市很不一样,不仅没有汽车、自行车、摩天大楼之类的,甚至连游乐场也没有。整个鸡蛋城都是用软软的东西铺就:地上是泡沫,墙体是棉花,桌子是绸缎,书籍是锦缎……总之,避免一切坚硬的东西。
  鸡蛋人都很热爱和平,不但从不和他国发生争战,邻里之间也从不争吵。与其说他们有点懦弱,还不如说他们在尽量避免彼此伤害。
  作为一位鸡蛋人,最不喜欢的当然是蛇。因为,那家伙总是将他们当成真正的鸡蛋;同样,他们也不太喜欢两脚人,因为那些人总会在他们面前高谈阔论各种鸡蛋的做法,比如鸡蛋炒饭、鸡蛋煎饼、鸡蛋变皮蛋等等。
  当然,他们也不太喜欢鸡族,无论母鸡、公鸡,还是小鸡。因为,那些鸡族总是一厢情愿地想拥抱他们,一个劲儿地对他们好,一点儿也不顾及鸡蛋人的感受。不过,在受到诸如蛇族的欺负或是挑衅时,他们一般都会第一时间向鸡族求救,而那些傻乎乎的家伙也会很乐意帮助他们。
  一般来说,鸡蛋人都很悲观。他们虽然在鸡蛋城做好各种保护措施,但偶尔仍担心突降大雨,或是烈日连天。如果在暴雨中站久了,鸡蛋人很容易全身长出霉斑,看上去就像一枚坏掉的蛋;而烈日则会很快烤熟他们,让他们瘫倒在地上,就像一块可怜的煎蛋饼。不过,悲观的性情却将他们都变成了艺术家。他们很擅长画画和讲故事。他们喜欢将眼睛、鼻子、身子都藏在蛋壳里,不停地幻想。
  嗯,老实说,我怀疑所有讲故事的两脚人都是鸡蛋人的化身。你瞧,妈妈现在是不是就像一个鸡蛋人?呵呵,你将来也想当鸡蛋人?太好了,只是要懂得保护好自己哦。
  
酒瓶人
 
  亲爱的小妖,今天奶奶为你买了一个小酒杯,好可爱的,正好可以用来扮家家。你很喜欢,整天都带着它,还有一个小木杯。嗯,今天就给你讲一个与它们有关的故事吧。
  阿瓶是一个酒瓶人。
  阿瓶有着棱角分明的腰身、细细的脖颈,还戴着一顶红色的小帽。
  别的酒瓶人啊,长得和阿瓶完全不一样,应该说,所有的酒瓶人长得都不一样:有的身体浑圆,脖子细小;有的身体小巧,脖子粗大;有的一眼就能瞧出拥有高贵血统,有的一看就是市井之徒。当然,无论是高贵者,还是市井之徒,唯一的食粮都是“酒”。对于酒瓶人来说,没有比酒更重要的东西了。酒瓶人的酒也像两脚人的食粮一样,分为了红酒、白酒、黄酒、高粱酒、米酒、果酒等等,颜色也各不相同,琥珀色、柠檬色、玫瑰红之类的。
  酒瓶人的肚内不能没有酒,就像两脚人体内不能没有鲜血。所以,肚里有酒对酒瓶人来说至关重要!
  阿瓶是一位花匠,他没有去从事酒瓶人最擅长的“吹牛”工作。要知道,酒瓶人“吹牛”和“聊天”的本事是稀奇古怪人中最出色的,尤其深受两脚人的喜欢,所以他们常被请去为其工作。这倒不是说阿瓶不善言辞,而是他生性安静,不太喜欢吹牛、聊天。
  一天, 阿瓶在舅舅家遇上了一位叫小杯的杯子小姐。
  “她是我们的远房亲戚,和族人居住在杯子城。”舅舅向阿瓶介绍。
  阿瓶对小杯一见钟情。他送给她自己种的雏菊,带她去看酒瓶人的酒窖,让她见识别的酒瓶人的风趣。总之,他努力地希望小杯能喜欢上自己。
  其实,小杯的确很喜欢阿瓶。不过,她最最最喜欢的人还是她自己。
  在酒瓶城玩尽兴后,小杯要阿瓶陪自己回杯子城。阿瓶同意了。他带着一大束康乃馨,以为能见到小杯的父母。可是,小杯却带着他去了朋友的宴会。
  好奢华的宴会啊!阿瓶还从未见过那么豪华的宴会呢,各种杯子人——高脚杯、小脚杯、夜光杯、水晶杯、玻璃杯……在灯光下全都光芒四射。所有的杯子人都随着音乐尽情地舞蹈着,其中跳得最好的就是小杯。只见她水晶身子,柔细腰肢,踩着一双细细的高跟鞋,轻轻地左右摇摆着。
  “哎呀,阿瓶,如果能喝上一点葡萄酒,跳这首曲子就更好了。”小杯摇摆到静坐在一旁的阿瓶面前。
  阿瓶低头看了看自己。
  “如果你不嫌弃,我的肚里正好有点美味的葡萄酒。”阿瓶说。
  “我当然不会嫌弃。”小杯说。
  于是,阿瓶从自己的瓶肚中倒了一些葡萄酒给小杯。
  身子中摇晃着琥珀色葡萄酒的小杯真是好美啊。她踮着细脚,旋转着身子,葡萄酒使得她宛若一朵盛开在风中的玫瑰。
  “小杯,你跳得真好!”赞誉如期而至。小杯高兴极了。那天晚上,她一直跳啊跳。琥珀色的葡萄酒让她的心情不停地发酵、发酵,虚荣心得到了最大的满足。而阿瓶呢?他一直捧着那束康乃馨默默地看着、看着,并在小杯嚷着“阿瓶,再给我一些葡萄酒”时,将自己的身子倾斜,将一滴又一滴的葡萄酒倾给小杯。当最后一滴葡萄酒倾尽时,阿瓶轻轻地叹息了一声。他想对小杯说点什么,但是兴奋的小杯立刻又卷进了人群,被喜欢她的杯子先生们团团围住了。
  “哗啦!”突然,阿瓶的瓶子心碎了。他从来没有告诉过小杯,一位酒瓶人如果身体内不剩一滴酒时,就像机器没了最后一滴油,两脚人没了最后一滴血,生命就会远离,身子就会碎落一地。只是,他不知道,心也会碎的。他一直以为小杯知道并懂得。
  “哗啦!”接着,又响起一声巨响。这次,小杯愣了一下,所有的杯子人都愣了一下。他们看到刚才阿瓶站立的地方,只剩下一堆碎裂的玻璃碴子,还有一束带着清露的康乃馨。
  “阿瓶已经走了吗?”小杯发现阿瓶不见后,疑惑地望向大门的方向。她一点儿也没将那堆玻璃碴和阿瓶联系起来。接着,她又开始和杯子们跳舞。他们跳得很高兴。
 
共有0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奖励一朵小红花
验证码:51+8=? 
  所有评论仅代表读者意见,小溪流保持中立。
小溪流
Copyright © 2002-2013 湖南省作家协会小溪流杂志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链接
湘ICP 11020310  杂志社电话:(0731)8451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