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花季故事 > 阅读文章
倪丽萍的无声世界
2015-8-20 9:44:44 作者:冠豸 访问:379 评论(0) 奖励红花(0)
      A
      我特别反感在假期里被父母送去各种培训班里学习——这么好的时光,怎么能够在培训班里度过呢?
      可我终究躲不掉, 因为我成绩太差,字太丑,父母不管我如何强烈反对,依旧态度强硬地把我带到市里最大的培训学校,报了写字班。到了培训学校,我一次次想挣脱父母牢牢拽住的手,却又在一转身时被他们拉回去。我尖叫着,奋力反抗,引来了很多学生围观。他们“嘻嘻哈哈”,指着我大笑。我窘迫得涨红脸,挣扎着说:“我不写字,最多画画。”
      人群里爆发一阵哄笑,我注意到有一个漂亮女孩儿一直微笑地盯着我。“笑什么笑?没见过别人生气呀?”
      被人嘲笑,我恼怒地大叫。“画画画,你写字本来就是鬼画葫芦,还画!”妈妈的“狮子吼”一出,倒是吓跑了不少嘲笑我的学生,只有那个女孩儿还站在边上,显得怯生生的。她看我的眼神充满好奇,让我浑身不自在。“看什么看?还不走,我又不是什么珍稀动物!”我朝她大吼。
      我对她瞪眼,她和几个女孩儿吓得一转身都折进了旁边的写字一班。不过,她居然在跑开前又转头对我笑。
      “我要去这个班!”我用手指着写字一班,对老师说。
      
      B
      我是中途插班生,我去时班上的学生早就三三两两地结成伴了。班上的学生来自各个学校,基本上都很小,我算了算,在这个班上我算是老大哥了。
      “你这么高,这么大,还在初级班,真丢人!”坐在最前排的一个小女孩儿,口齿伶俐,小辣椒似的,几句话呛得我无言以对。我吓唬她:“说什么呢?你——就说你!”我瞪着她,面目狰狞。小女孩儿“嗖”一下跑了个没影儿,只留下一句话:“我找老师去!”
      老师来了也没撤,一来二去的,全部男生都成了我的小跟班。他们都矮我很多,走在他们中间,我得意洋洋,像个凯旋的将军。那些女孩儿们,个个鬼灵精怪,成天“ 叽叽喳喳”。只有她——那个对我微笑的女孩儿——永远那么安静,总是微笑着看别人说话,从不参与。来培训班有一些日子了,我从没听过她说话。
      “她是哑巴吗?”一天课后,我问一个“小跟班”。
      “你才知道呀!她叫倪丽萍。”“小跟班”嬉笑着说。
      “我知道了。”我敷衍着应一声,心里各种滋味却泛滥开了,她叫倪丽萍,她是哑巴?我走过去看她写字,还真不赖,那字写得娟秀、漂亮。
      “你字都写得这么漂亮了,干吗还来练啊?而且还上初级班?” 我问她。
      倪丽萍微笑地看着我,不置可否。我不知道她有没有听到我说的话,但还是来了兴致,继续说:“我说话,你听见了吗?”她
点点头,依旧一脸灿烂的笑容。
      “你听得见?”我兴奋地问。看她又点头,我简直是“心花怒放”——第一次面对一个聋哑女孩儿,第一次经历这种“对话”,新奇极了。后来我才知道,她所谓的“听得见”,其实是读得懂“唇语”。
      
      C
      倪丽萍和我一样大,她在市“特殊学校”,那所学校在我所就读的学校附近。以前,我们开玩笑时总有意无意地贬损那里的学生,看不起他们的残疾。
      但因为倪丽萍,我为自己曾经的行为感到汗颜。他们有他们的世界,他们比我们更努力,不像我成天玩耍,还老让父母担心。
      倪丽萍虽然听不见,但她不仅在学手语,还在学唇语。当看到她目不转睛地盯着别人的嘴唇时,我就知道,她是在观察别人说话时嘴唇的动作,努力读懂别人在说什么。我为她感到心疼,总想帮她点儿什么。于是,我自作主张和倪丽萍做同桌,主动为她做种种力所能及的事情。
      “我很好,你不需要同情我。”有一次,倪丽萍递了一张纸条给我。
      “哪有同情呀?我只是想和你成为好朋友。”我说的是实话,这个惹人怜惜的女孩儿,她的安静,她的乖巧……
      她的一切都深深吸引着我。
      倪丽萍又笑了,冲我点点头。我朝她做鬼脸,逗她乐。
      暑假很快就要结束了,写字班也即将结业。我和倪丽萍交换了QQ 号——如果她能开口说话,一定是个爱说话的女孩儿,因为她QQ 上线时,和我总有聊不完的话题。
      
      D
      那天,我去她的学校门口等她,直到人都走光了还没见到她。我有些丧气,原准备给她一个惊喜,却扑了一场空,只好悻悻离开。
      我在QQ 上给她留言,问她去哪儿了。
      她可不是那种吊儿郎当的学生。
      焦急等待了一个星期后,我才等来她的回复,原来她去参加汇演了。
      “我得了第一名哟,很棒吧?分享我的快乐吧,星期天下午,我请你吃比萨如何?”倪丽萍在QQ 上说。
      星期天下午,我们吃了比萨,还逛了公园。走在公园里的小径上,倪丽萍像只快乐的小鹿,踩着斑驳的树影跳来跳去。
      她的快乐,我能感受到。我还知道,她字明明写得很好,却上初级班,其实是想得到一种安全感,毕竟初级班的学生都比较小,不懂事,也不会嘲笑她。
      “以前,我缺少自信,没有安全感,只喜欢和比我小的人呆在一块儿,后来认识了你,一切都好多了。谢谢你!”倪丽萍用手语比划着告诉我。
      我看懂了一些,为了能够和她交流,我不仅买了手语书来自学,还一直央求一个在“特殊学校”教手语的亲戚教我。
      “ 我们终会长大,一切都会朝着好的方向走!”我对她说,其实也是在告诉我自己,以前不懂事的时期过去了,今后要努力生活。
      “嗯!慢慢长大……”
      倪丽萍微笑着应允。
      我曾问她是否为自己的状况伤心过,她告诉我有过,而且经过很长时间才完全接受这一事实。
      “我只是在经历和别人不一样的人生,无声世界也自有精彩。” 她在QQ 上告诉我。
      我一点儿都不担心倪丽萍会自卑,因为她总是微笑着,用灿烂的笑容面对这个世界,虽然无声,一样精彩。她的乐观也感染着我,我庆幸拥有她这样一位特别的朋友。
 
共有0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奖励一朵小红花
验证码:29+8=? 
  所有评论仅代表读者意见,小溪流保持中立。
小溪流
Copyright © 2002-2013 湖南省作家协会小溪流杂志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链接
湘ICP 11020310  杂志社电话:(0731)8451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