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花季故事 > 阅读文章
海一直在思念
2015-8-20 9:48:59 作者:沈心林 访问:869 评论(0) 奖励红花(0)
      1
      “真没想到,我可以站在这一片一望无际的碧蓝面前——这样干净、纯洁、辽阔,没有喧嚣……”她轻叹,小心地提起白色长裙,走到忆身边。
      忆正摆弄着贝壳,她问忆在摆什么图案,忆没回答,而是慢慢抬手指向前方说:“那是海与天的交接处,是一个我无法触及的地方。多年前我们之间的距离比这还要遥远,幸运的是,我们冲破了时空阻隔……”
      说到动情处,她闭上眼睛,听海。
      有一个声音正呼唤她。
      眼皮很重,她努力睁开,依旧看得有些模糊。
      “今天开学,你昨晚让我早些叫你。”妈妈见她醒了,拍拍被子,“也是,上初中了,别再迟到了啊!”
      她没吭声。
      “怎么,还没睡醒?梦见什么了?”
      “没什么。”她掀开棉被,伸了一个懒腰,揉揉眼睛。
      “我去做早餐,你快点儿下来。”
      待妈妈走出房间,她开始回忆,开始回味梦中的大海。
      “第二次梦见海了,可惜只是一场梦。”她边说边从床头柜的小抽屉里取出一张背景为大海的明信片,看了好一会儿才起床。
吃完早餐,她随爸爸的车子前往学校,心里有些恐惧。
      
      2
      在网络世界,她有一个专属于自己的博客,写满她喜欢的文字;偶尔她也使用作图软件处理图片,做出来的东西有些幼稚,却十分可爱。
      通过这个博客,她结识了很多新朋友,忆就是其中之一。
      忆称她为死党。
      其实,她们早就互相知道,却无交谈。比起她,忆接触网络世界更早些,她那会儿称忆为“元老”;忆则认为她制作的图片杂乱无章。两个人有些相互排斥。
      说来奇怪,她们竟渐渐成为死党,谈起这件事,两个人就傻笑。
      在她转变风格的时期,她曾把博客设置为私密状态,只有自己能够看到内容。正巧,忆也在那时把自己的博客设置为私密状态。
      她给忆发了一张纸条,问了两个问题:“我们还是朋友吗?你会淡忘我吗?”
      “我们永远是朋友,不管发生什么事,我们之间的友谊绝对不会断。”这是忆的回答,短短的文字却温暖人心——她某次在日记中写,就是有了这个回答,才有了她们今天的友谊。
      忆在某日申请了一个新博客,把网名改成“冥夏”,却没告诉她。
      为此,她们冷战了一段时间。
      那段时间忆很冷漠,忆说,白羊座的世界你们不懂。而她则不相信星座,觉得忆如果有什么变化,也是她自己的原因,跟星座无关。
      幸好,文字终究是具有感染力的,她们用文字召回了彼此的心——当年七月,她们一起参加一个博客圈子的征文活动,忆记住了她说的一句话:“写作‘冥夏’,读作‘忆’。”
      她问忆“冥夏”代表什么—— “代表‘铭记夏天’。”忆说。
      
      3
      八月伊始, 她又看到博客圈子的全新召集令。
      “对影凝眸。”她在电脑前反复念着,将鼠标往下拉,看到这次征文采用一对一搭档的形式进行,她下一子便想到了忆。
      “我们写什么主题?”心有灵犀,忆主动问她。
      “海吧。”
      就这样敲定,两个女孩儿借文字讲述了她们对未来友谊的美好憧憬,对海的向往。
      “风吹乱我的头发,我们像姐妹一样牵手走在沙滩上,海水灌入我们的凉鞋,那清凉渗透心底……你大喊‘楚儿,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回答‘忆儿,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们抱在一起,欢快地大笑,笑得那么真挚。仔细听,海风正在为你我的情谊伴
奏!”这一字一句,引得许多博友赞叹。
 
      4
      此后,在她眼中,一切蓝色事物都变得万分美好,如蓝天。她多少次幻想自己是一条鱼儿或一朵白云,幻想自己在碧水中或蓝天上尽情徜徉。
      一次,她看到窗外的天空美得不可言喻,激动得第一时间跟忆分享。忆看到她的留言,笑着想:这傻丫头,准是把对海的期冀都寄托在天空上了!
      有一次,忆从安徽芜湖出发,到她所在的城市春游,参观鲁迅先生故居。她刚得知这个消息时兴奋不已,当忆告诉她周一才到绍兴时,她直呼遗憾。
      忆安慰她:“这种擦肩而过,不正让我们更憧憬未来相见的时刻吗?”
 
      5
      她背着书包和爸爸走进学校,站在公告栏下,寻找自己的名字。
      “希望分入一个好班。”她暗想,所谓“好班”,不仅希望老师好,更希望有从前的同学在,哪怕就一个也好。
      “你在11 班,过来看看吧,班主任是陆老师。”爸爸先找到了她的名字。
      她穿过拥挤的人群去看11 班的名单,没找到熟悉的名字。
      来到教室里,她发现大家都在安静地看书或做其他事,不吵不闹,班主任正和家长交谈。她找了一个空位坐下来,偏左,还算教室中间,然后东张西望,看有没有老同学路过,看大家在干什么,在看什么书。
      “新的一切又开始了。”她坐在位子上想。
      一天又一天过去,她很快念完了初一。初一结束的夏天,她的同桌感叹:“我怎么觉得一切才刚刚开始?”其实,她也有这种感觉。
      回到家,她打开电脑,翻阅自己许久未动的小说,觉得过去的自己比现在的自己更有勇气与创造力。怀旧的思绪翻涌,她打开柜子,拿出柜子中的收纳盒,翻开收纳盒里的日记。
      过了一会儿,她打开QQ,发现忆正巧在线。
      忆的头像换了,她怎么过去没注意到呢?除了一句除夕夜的“新年快乐”,聊天记录还停留在去年夏天。
      
      6
忆:
      好久不见。
      不知,是不是繁重的课业冲刷掉了我们去年夏天的记忆?
      真巧,今天是我们那次吵架之后又和好如初的日子。
      我找到了一本去年夏天写的日记,它有蓝色的封面,很美。
      我打算寄给你。
      我还给这本日记取了一个名字——“海一直在思念”。
 
      ◆浙江省绍兴市柯桥区实验中学 沈心林
 
共有0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奖励一朵小红花
验证码:8+1=? 
  所有评论仅代表读者意见,小溪流保持中立。
小溪流
Copyright © 2002-2013 湖南省作家协会小溪流杂志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链接
湘ICP 11020310  杂志社电话:(0731)8451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