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花季故事 > 阅读文章
我是“大侠”
2015-8-20 9:51:48 作者:雷丰标 访问:678 评论(0) 奖励红花(0)
      在我念小学时,电视上正热播《仙剑奇侠传》。我为剧中的女主角着迷,女主角身边有一个很酷的大侠保护她。学校里,隔壁班上的她和剧中女主角很像,都有清秀粉润的脸颊,和桃花岛上的桃花一样可爱。
      我也觉得自己很可爱,我认为两个可爱的人应该在一起玩。
      于是,我萌发了当“大侠”的念头。
      我把自己设定为“大侠”,可每当遇见她,我就会脸红,走路别扭,连说话都别扭。
      有一天,我鼓起勇气给了她一块糖果,她笑得很开心,我们的关系终于更近一步。
      她开始找我玩,放学之后叫我一起回家。她每次都笑得像花一样,喊我的名字。不过,“大侠”要有大侠的风度,于是每次她来叫我时我都强装不笑,一副冷冰冰的样子。电视上管这叫冷酷。我觉得我变酷了,她却笑得更欢。
      当有人抢她东西的时候,我会帮她抢回来;当有人朝她做鬼脸的时候,我会以同样的鬼脸回应那些人……他们说我讨厌,但我是“大侠”,不应在意。
      我带她来我家玩, 她很开心, 我更开心——我觉得她喜欢和我玩,更觉得大侠就应该这样,被人景仰。电视上的大侠都会飞,我不会,但我可以一步跨很远。我跑到她前面,卖力又潇洒地跨了一步。她指着我说:“哇!好棒!”我装作没听见,问她在说什么,结果她跑到我身后去拨弄别人家的盆栽,说真漂亮……
      电视上的大侠都背着一把剑,我没有,于是我去敲隔壁邻居家的门,他家常用木材生火,我想讨一根来当木剑。我敲了很久,门才开。开门的是邻居家的小孩儿,他说他正在搬家,东西都已搬走,正准备开摩托车回去。我问他远不远,他说很远。
我十分讶异,嘟着嘴望着他,问他会不会回来找我玩,他说可能不会回来了。
      我的眼角泛起泪花。这时,他爸爸把摩托车推出来,后面驮着一堆东西,他坐在摩托车前面向我挥手道别。我的眼泪落了一地,她突然不知从哪里冒出来。
      不过,我是“大侠”,不应该哭,赶紧抹掉眼泪。
      我们望着他坐在摩托车上渐行渐远,直到消失在我们的视线里。
      现在,她是我唯一的朋友了,我应该让她开心。
      我在邻居留下的木材堆里挑了一根木棍当剑用,我说我会“御剑术”,拿起一根木棍甩甩耍酷,然后扔在地上,跳上去踩着,叫她也踩上来。待她站稳,我大喊:“御剑术!”木棍纹丝不动。我左扭扭右扭扭,喊道:“飞吧!”我的“剑”如山般沉稳,纹丝不动。她跳下木棍,说很晚了,要回家吃饭。我点头,依然站在木棍上,大喊:“我是‘大侠’!”
      我的“剑”在摩擦作用下微微滑动。
      我和她一起顺路回家的日子持续了两年,直到我去另一个小镇念书。之后四年里,我再没过见她。我突然想起那次邻居搬家时,我望着她,以为她哪天会不再和我玩,会离开,却没想到是我先离开她。原来,人真的可以说走就走,说离别就离别。
我想着她,想出了泪花,她很可爱,比我可爱。
      记得有一天放学,天下着小雨,我走在她前面哼着歌——我知道,大侠会含着一根小草,边走边跳边唱歌。我觉得我很酷,而她,像往常一样笑靥如花。
      现在,我想,当时我应该一直是扮演着可爱的角色,不然她怎么会那么开心呢?
      我告别了童年,告别了一步跨很远都觉得厉害的年纪……这都是时间这个“大恶魔”逼的。我回望过去,发现过去那令人惶惑的成长大道上,如今繁花似锦。
      我想,我应该一直勇敢下去,因为我是“大侠”啊。
      我打开窗,吸了一口冷空气。
      远处,似乎有个稚嫩的声音在喊:“我是‘大侠’!”
      我眼眶泛酸,却不会落泪,因为“大侠”都是很酷的。
 
共有0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奖励一朵小红花
验证码:92+3=? 
  所有评论仅代表读者意见,小溪流保持中立。
小溪流
Copyright © 2002-2013 湖南省作家协会小溪流杂志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链接
湘ICP 11020310  杂志社电话:(0731)8451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