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炫风 > 阅读文章
看不见的风景
2015-11-17 12:54:37 作者:严利颖 访问:436 评论(0) 奖励红花(0)
    人世间有这么一个传说:“最美丽的风景,是美丽谷的风景。”虽然人们对于这一口口相传的传说抱有各种怀疑,但这个传说却似乎是真的,因为美丽谷真的存在,名叫“叮铃铃”的精灵族就住在那里。
    叮铃铃族有这么一条族训:“最美丽的风景,是看不见的风景。”虽然叮铃铃族对于代代相传的族训深信不疑,但看不见又何来美丽呢?这条族训很可能真的只是传说而已。
    每个叮铃铃心里头都有一粒风景种子——他们看到了什么风景,种子就会沾染上什么颜色。种子漂漂亮亮的,他们就会活得健健康康的;种子变成灰色,他们的生命也就走到了尽头。不管是多么美丽的颜色,只要混杂多了都会变成灰色,所以叮铃铃族愿意相信这世上“最美丽的风景”是“看不见的风景”,因为只有看不见的颜色才永远不会变成灰色。
    千万年来,叮铃铃族都住在与世隔绝的美丽谷中。这里虽然没有“看不见的风景”,却有着美丽的“看得见的风景”——美丽谷中,植物不会衰败,气候宜人,阳光不会带来灼热和干旱,雨水不会带来泥巴和潮湿,云朵永远洁白而蓬松,连雪花也是干燥而温暖的……这里永远那么美丽,只有风变化莫测,会带来谷外的各种味道。
    一天傍晚,美丽谷的风中弥漫着一股奇妙的味道。
    “这是什么味道?”阿铃问。
    接着,各个叮铃铃七嘴八舌地回应她——
    “好像是有股味道……”
    “嗯!真的!”
    “也不知道是什么味道,反正就是有股味道啦!”
    ……
    没有叮铃铃讲得清楚那具体是什么味道。那味道好像很清新可又很古老,好像很陌生可又很熟悉,挠得阿铃心里痒痒的。
    美丽谷外是叮铃铃无法生存的险恶世界——这是所有叮铃铃从出生起就被灌输的观念。不过,那味道对于阿铃来说实在太诱人。终于有一天,一个小小的青色身影悄悄溜出了美丽谷——那就是阿铃,她要去寻找答案。
    一、谷外的风景
    阿铃离谷出走的那天,美丽谷正在下雨,银色雨帘为一向明亮的美丽谷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银纱,也在阿铃的风景种子上抹了一层淡银色。美丽谷的雨看得见却摸不着,落地即化,既不会湿淋淋,也不会脏兮兮,所以阿铃从来不怕雨,甚至还很喜欢雨。她毫无准备地推开谷门,直接从美丽谷的雨中走进谷外的雨中,瞬间被淋成落汤鸡。
    低头看着自己脏兮兮的鞋子和湿淋淋的衣服,阿铃第一次真真切切感受到谷外世界的恐怖。她鼓起勇气瞄了一眼谷外的雨景,结果只看到满眼灰色:地上是脏兮兮的灰色,天空是乌蒙蒙的灰色。只这一眼,两团灰色已经在她的风景种子上蔓延开来:一块是灰扑扑的泥巴色,另一块是灰蒙蒙的乌云色。才刚走两步路,风景种子就变成了这样,阿铃打算放弃自己那没来由的好奇心了。
    这时,雨突然停了。阿铃吃惊地抬起头来,看到了让她一辈子也忘不掉的景色——好像有只神奇的大手一挥,整个世界都变了样子:水坑像镜子一样一面一面镶满整片大地,树林被白色水汽晕染开一片苍翠,乌云像海绵一样把蓝天一点儿一点儿洗出来,金色阳光也一丝一丝从云层背后绽放开来……与此同时,阿铃的风景种子上那两块灰色也有了变化:灰扑扑的泥巴色开始透出点点银色和绿色,而灰蒙蒙的乌云色开始泛出蓝色和黄色——阿铃第一次意识到,谷外的世界也许并没有那么险恶。
    风景种子的变化让阿铃大胆地走下去,而她看得多了,也渐渐发现了谷外世界的秘密:绚烂的彩虹往往出现一会儿就会消失,许多美丽的花儿会随着太阳落山而凋谢;而另一方面,被火烧得黑黢黢的山林在一阵暖风拂过时也会重现绿色,光秃秃的荒野在一场大雨过后也会重焕生机……这里的景色总是在变化,它不会一直美丽,也不会一直不美丽,所以它在风景种子上留下的印记也是变化着的。阿铃开始喜欢上这种变化的风景,她曾用整个清晨驻足观看一朵花绽放,曾花费一天一夜在海边等待潮起潮落,也曾守护一颗种子一整个季节,看它从落土到破土,最后长成茁壮的小苗,还曾在一座山头见证了一年四季的更迭……这一切带给她不可言说的喜悦。
    刚离谷时,阿铃的风景种子上还只有几抹淡淡的颜色,而现在,许多她不曾见过的风景使它变得色彩斑斓,许多无法预知变化的风景使它变得流光溢彩——它不再那么透亮了,但不管怎么说,它总算没被死寂的灰色侵蚀。
    二、阿砾的风景
    阿铃一路追随着那股奇怪的味道前进,有一天,那股味道突然变得浓烈起来。她以为这次终于可以找到答案,追得正起劲儿,风却停住了,味道也断掉了。
    环顾四周,她发现自己正站在一座城市的城门口,走进去,惊觉这竟是一座灰色的城市:这里的天空灰蒙蒙的,道路灰蒙蒙的,房子灰蒙蒙的,连街上快步行走的人也面无表情……整座城市一片死寂。这座城市除了是灰蒙蒙的之外,一定还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儿,阿铃穿过第七个十字路口时,猛然反应过来——
    这里没有一棵植物,哪怕是一棵小草都没有!一抹浓重的灰色正在阿铃的风景种子上蔓延,她知道自己不能在这里待太久,立马转身离开。可惜为时已晚,随着那抹灰色蔓延,阿铃的意识越来越模糊。这时,一只手托起她的后背,她回头一看,朦胧中看到了一座彩色的城市……
    阿铃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一座“森林”里,伸手想扶着一棵“树”站起来,却只摸到一片冰凉。她仔细观察,发现这座看起来无边无际的“森林”不过是一间长宽各六、七步的小屋,目光所及的所有“树木”都是画在墙上的。
    阿铃摸索着推开窗户,一眼望去,外面仍全是灰色,看来她还身处于那座灰蒙蒙的城市里。她小心翼翼地推开门,发现屋外还有一个房间—— 一个满是“风景”的房间,数不清的风景画卷从房顶悬到地板,形成一道道风景帘子。在这满屋子的“风景”里,一个身影正背对阿铃而坐,他好像正在画布上画着什么。
    阿铃悄声走过去,看见从他的手底下开出一朵花来,紧接着金黄色像水流一样自他笔端流溢出来。阿铃眨眨眼,自己已经站在一片灿烂的向日葵花田里了。
    “你醒了?”所有花儿瞬间落幕,那个人站起来,走到阿铃面前。
    “嗯……”阿铃愣了几秒,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不是这里的人吧?”
    “我是不小心走到这儿来的。”阿铃点点头。
    “我是这座城市里的糕点师,你可以叫我阿砾。”
    “你是糕点师啊?我还以为你是画家呢!”
    “你这么说也对,糕点师和画家,有时候做的是同样的事情。”
    “一个是做吃的,一个是画看的,怎么会一样呢?”
    “要不要来一个?”阿砾说着,拿起放在画架旁边的点心盘子。那些糕点看起来简单,颜色却很美丽。阿铃挑了一块绿色的,刚把它放入嘴里,一股麦子的清香弥漫开来。她抬抬眼皮,发现自己站在一片麦田里,微风徐徐……待她把那块小糕点吞下肚子,麦浪像刚才的花田一样落了幕,她依然站在屋子里。
    这简直不可思议!
    “你刚拿的是一块麦子糕,是用麦子做的。瞧,那边那幅麦田也是用麦子画的!糕点师和画家,不过是一个拿麦子做了食材,一个拿麦子做了颜料,做的却是同样的事情!”他又拿起一块金黄色的糕点,“这块是用夏天盛开的向日葵花瓣做的,我也用那些花瓣做了点儿黄色颜料,刚才那幅向日葵花田就是用这种颜料画的。不管是糕点还是绘画,甚至是声音……只要它们携带了你熟悉的气息,就可以唤起你心底深藏的风景——只要你心里有风景。”
    突然,传来一阵摇铃声。
    “啊,有人来买糕点了!”阿砾说着,走到临街的窗边。窗边摆着一个不起眼的灰色柜台,上面所有的糕点都是灰色的。
    等阿砾把客人送走,阿铃忍不住问:“你明明可以做出这么美丽的糕点,为什么柜台上卖的糕点却都是灰色的呢?”
    阿砾皱了皱眉头:“因为这座城市的人害怕风景,也害怕色彩。”
    “怪不得这里所有的一切都灰蒙蒙的!”阿铃恍然大悟。
    阿砾拿起一块灰色糕点,接着说:“因为人们的恐惧,这还是一座没有植物的城市。我刚到这儿时,花了大力气栽种植物,但没有一棵活下来。后来,我才明白不是我不够努力,而是这座城市的人不欢迎植物——植物没有力气在这么死气沉沉的城市里生长。”
    “用你的糕点和绘画,把美丽的风景告诉大家,也行不通吗?”
    “如果你从小被灌输风景和色彩是恐怖的,你会欣然接受彩色的糕点和美丽的图画吗?”
    “这……”阿铃犹豫起来,她想起美丽谷——美丽谷的谷门连锁都没有,只要愿意,任何叮铃铃都走得出来,但千万年来,几乎没有叮铃铃迈出那简单的一步。这里的人一定也是这样吧,内心的门可能比真实的门更难打开!
    “那你为什么还呆在这里?”
    “因为我相信,这里可以变得美丽,你跟我来!”阿砾朝阿铃摆摆手,推开门迈出去。阿铃惴惴不安地看了门外一眼,她的风景种子已经快被灰色吞没,而且这种灰色看起来没有一点儿要变化的迹象。不过,看着阿砾闪闪发光的眼睛,她还是咬咬牙跟了过去。正当阿铃站在灰色街道上不知所措时,阿砾牵起她的手,她抬起头来,眼前出现了一座彩色的城市:一根根灰色的路灯变成了一棵棵盛开的花树,并不存在的蓝色花楹、粉色樱花、白色玉兰像烟花一样在路灯顶端绽放开来;一面面灰色的墙壁爬满了藤萝,并不存在的紫藤、茑萝、凌霄像孔雀开屏般伸展开来;一条条灰色的道路变成了绿色的草带,并不存在的葱兰、萱草、蒲公英像星星一样点缀其中……城市的每一个角落都被植物覆盖起来,每一片灰色都被彩色湮没,还有并不存在的金色阳光,它们透过花树的缝隙落在阿铃身上。阿铃揉揉眼睛,原来她昏倒之前看到的彩色城市并不是幻觉,它真的存在,只是别人都看不见,因为,它住在阿砾心里。
    “看不见的风景?难道这就是最美丽的风景?”阿铃有点儿兴奋,但灰色并没有从她的风景种子上褪去,她转瞬间陷入失落,“原来不是啊……”
    “好看吗?”
    “真美丽!”阿铃回过神来,“要是能让这座城市里的人也看到就好了。”
    “我有一个计划,你要不要帮我?”
    “好啊!”阿铃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她对阿砾有着莫名的好感——毕竟,他心里的风景那么美丽。
    “先回去吧!”阿砾松开阿铃的手,整座城市的风景落幕了。
    三、风中的风景
    “我们要在后天行动!”阿砾兴奋地说。
    “为什么是后天?”阿铃好奇地问。
    “因为我们需要风。”
    “风?”
    “对,就是风!人们都觉得风变化无常,其实风才是亘古不变的。”阿砾一边关门一边说,“远古的风可以一直刮到今天,北极的风也可以游走到南极。
    风会起、会落、会流转,但它永远不会消失。它看到的最多,知道的也最多,所有风景都在风里留下了气息,所以风最能唤起人们心底的风景……但这座城市太死气沉沉,连风都会绕着走。”
    怪不得那股味道到城门口就断了,原来是风在这里绕了路——阿铃心想。
    “但后天就不一样了。”阿砾狡黠地眨眨眼,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钥匙:“看,这是制鞋厂仓库的钥匙,是我用一百块糕点从仓库看守那里配来的。为了让这座城市的生活节奏变得更快,市长决定把全城所有人的鞋子都换成轮滑鞋。这刚好帮了我一个大忙,因为人们穿上轮滑鞋,就有了风。当然,只有风还不够,我们需要在那些灰蒙蒙的轮滑鞋上做些手脚……”
    “做什么手脚呢?”
    “这里的人们已经太久没见过风景,就算有了风,他们可能还是想不起来风景的具体模样。所以,我打算把我这么多年来收集的各种风景颜料和风景香料抹在鞋底上,只要他们穿上轮滑鞋开始飞奔,风就能够把这些风景带到他们的眼睛里、鼻子里、嘴巴里和心里……”
    “原来是这样啊。”阿铃觉得这个计划很有意思。
    “我们开始行动吧!”阿砾递给阿铃一支画笔。
    四、最美丽的风景
    整整埋头画了两天两夜,阿铃和阿砾终于把所有轮滑鞋装饰完毕。
    行动当天,轮滑鞋无疑起了作用,阿铃第一次在这座城里看到了笑容——有人开始放慢脚步,还有孩子飞奔着扑向妈妈的怀抱……但她跟阿砾期待的结果却并没有出现——他们精心栽培的植物依然没有发芽的迹象。
    看着城市里一个个飞奔着的灰色身影,阿铃一阵头晕——她在这里呆了太久,太累了,她的风景种子马上就要完全变成灰色了。
    阿铃很难过,她很想再看一眼美丽的风景。
    对了,轮滑鞋!穿上轮滑鞋就能看到风景了!
    “阿砾,还有多余的轮滑鞋吗?”
    “有的,还有我的这一双。”
    “借我穿穿吧!”
    踩在轮滑鞋上,阿铃用最后一点儿力气让自己滑出去,风迎面吹来,许多熟悉的味道也一齐迎面而来。阿铃滑过一条条街,看着彩色植物在自己身后飞速蔓延开来。她又看到了彩色的城市,但和她之前看到的不太一样——之前的彩色城市是阿砾心里的风景,而她现在看到的是专属于她自己的彩色城市,那是她心里的风景!想到这里,阿铃张开嘴,吟唱起古老的歌谣。
    那歌谣不知是什么语言,但每个人都听懂了,那是一种从远古而来的、世间万物共通的语言。阿铃唱到风,于是城里起了大风;唱到种子,于是每个人心里突然有什么破壳而出;唱到生长,于是无数道生命在人们心中蹿升……渐渐的,每个人心里都绽放出了独一无二、无比美丽的风景!
    风中涌动着一股味道,那味道好像很清新可又很古老,好像很陌生可又很熟悉——“啊,就是这股味道,原来这是生命的味道啊!”阿铃找到了答案。
    与此同时,阿铃心中的风景种子褪去所有颜色,成了一粒透明的种子,它落在城市中央,长出了这座城里的第一棵植物。
 
共有0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奖励一朵小红花
验证码:71+4=? 
  所有评论仅代表读者意见,小溪流保持中立。
小溪流
Copyright © 2002-2013 湖南省作家协会小溪流杂志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链接
湘ICP 11020310  杂志社电话:(0731)8451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