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花的声音 > 阅读文章
挖秋
2015-12-4 13:22:56 作者:肖学文 访问:552 评论(0) 奖励红花(0)
    荞麦花开,板栗炸胎。
    正午的秋阳暖暖地洒向河洲,风儿翻动着洲上大片大片的荞麦,刚刚还是红红的荞麦杆头,像是突然炸开来,一眨眼的工夫,已是白粉粉的一片。
    当河洲上的荞麦花白粉粉地开放的时候,正是对面山岗上板栗成熟的时候。
    大人们是不会允许我们这些小把戏到山上去采板栗的,一是因为板栗树太高大,又长在山岗上,怕我们爬到树上掉下来;二是因为板栗球子上的刺太硬扎,怕松鼠从树上用板栗球砸坏我们的眼睛。
    听说独眼三叔的那只眼睛就是被松鼠砸瞎的。闹饥荒那几年,三叔才八九岁。也是这个季节,三叔实在是太饿了,就和几个小伙伴到对面的山岗上去摘板栗,他们好不容易爬到山岗上的一棵高大的板栗树下,见树上的板栗长得又大又多,真是高兴得不得了。他们站在树下,仰望着树上的板栗,正在想着用什么法子才能摘到它们。这时,树枝间突然蹦出两只松鼠,“叽叽喳喳”地追逐打闹着。松鼠忽上忽下的身影一下子吸引了他们,他们忘了来摘板栗的初衷,从地上捡起石块,往树上抛,松鼠没被砸到,三叔却被一只松鼠从树上抛下的板栗球砸中了眼睛。后来,三叔就成了独眼。
    松鼠是摘板栗的高手,每年秋天来临,对面山岗上的板栗林就成了松鼠们的天堂。当板栗成熟,长满尖刺的板栗球就会自然炸成四瓣,露出暗红色的板栗子。
    松鼠们这时便活跃起来。它们先在大树底下干燥的地方挖一个地洞,又在地洞里垫上厚厚的树叶,再爬上树去,在树上蹦上跳下,将板栗子一颗颗从栗球中扒出来,扔到地上,再跳下树一颗一颗寻来,搬进洞去,封好洞口,盖上树叶,做好记号,便可高枕无忧地到树上去玩耍,只等冰雪封冻的冬天降临了。
    只有高手才能在很短的时间内找到松鼠的“粮仓”———地洞。找到一个“粮仓”,可以从中挖出十多斤板栗。所以,山岗上的板栗成熟了,大人们是不急于去收获的,该忙啥还是忙啥,只等松鼠将丰收的果实藏好了,他们有空闲了再扛了铁铲,悠闲地爬到山岗上,慢慢寻找松鼠的地洞,最后直接挖出满仓的果实。我们老家把这种鼠口夺食的活儿称作“挖秋”。
    在其他事情上,冬瓜永远只是我们的跟屁虫,石头、立秋、我,甚至是春妞,都可以随便支使他。特别是石头,他的每一句话对冬瓜来说都是“圣旨”。比如下河去掰螃蟹、捉米虾,石头将鞋一脱,裤腿一挽,不用说,冬瓜就会帮他提鞋搬桶。但冬瓜是挖秋的高手,是我们公认的“挖秋王”,在这一点上,连石头都不得不服输。
    见河洲上的荞麦花开了,石头将我们集合在一起,说:“今天我们去挖秋吧?”
    冬瓜立马否定说:“不行!”
    石头问:“咋就不行?”
    冬瓜说:“松鼠还没收果子呢。”
    河洲上的荞麦结了暗红的籽儿,石头又将我们集合在一起,说:“今天我们去挖秋吧?”
    冬瓜立马否定说:“不行!”
    石头问:“咋还不行?”
    冬瓜说:“松鼠还没收果子呢。”
    河洲上的荞麦籽儿变黑了,用手一搓,硌得手指生痛生痛,石头又将我们集合在一起,说:“今天我们去挖秋吧?”
    冬瓜说:“好!”
    于是,我们出发,往对面的山岗上爬。
    冬瓜挖秋不用铁铲,而是削了一块竹块,将竹块的一头削成铲子的形状,将另一头刮得圆润溜光,不用时往裤腰上一插,要用时抽出来,非常方便。
    爬到山岗的板栗林中时,我们一个个都气喘吁吁,巴不得快找个地方一屁股坐下来歇口气。冬瓜说:“屁股别乱坐,树叶底下都是板栗刺儿呢,别拱起屁股成豪猪啦。”
    说起豪猪,我的屁眼儿就是一紧,因为我和立秋都被那刺球儿扎过屁股呢。正准备一屁股坐地上的我,赶紧捂起屁股,爬到一棵矮树的横枝上坐下。大伙儿见我那囧样儿,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大伙儿歇息了一会儿,冬瓜就说:“你们每人折一根小树枝,将树下的叶子扒一遍,看有没有松鼠修的路,找到了就叫我一声。”
    大伙儿得令,都从树上溜下来。折了树枝,躬着身子,扒拉扒拉,不到半个小时,就将树底下的叶子翻了个底朝天。
    可眼睛睁得像两粒板栗,手腕儿也扒酸了,就是没找到什么松鼠修的路,大伙儿都有些泄气了,丢了树枝儿,又爬到树杈上歇脚。
    突然,立秋叫了一声:“呀!看,两只松鼠在那树上逗架呢!”
    随着立秋的叫声,我们将目光一齐投向树顶,像七八只探照灯。
    “看看看,在那儿呢!”
    “我看到了我看到了,两只,真的是两只呢!”
    我的目光随着大家的叫喊声终于追到了树上蹦跳追赶的两只松鼠。那有些蓬松的毛茸茸的小东西,整个身子灰黑略带橙色,有着暗红色的小脑袋、尖尖的小嘴巴、淡黄色的小肚肚,身上的纵纹好像是被调皮的小孩子用彩笔画上去的一般,后背中央一条纵纹是淡灰色的,两边各有两条黑纹和两条淡黄白色纵纹。它们时而静坐,歪着小脑袋四处张望,时而从这个枝头跃到那个枝头。即使我们在大声叫喊,它们也没有一点儿惧怕的感觉。
    正当我们看得津津有味的时候,惊心动魄的一幕出现了。只见一只乌鸦突然从树梢俯冲下来,向一只正悠闲地坐在枝头东张西望的松鼠伸出了黑爪。我们几乎同时发出了“啊”的一声,惊叫声刚落,只看见那小东西尾巴一摆,躲到树枝的背面,避开了乌鸦的利爪。乌鸦扑了个空,有些不甘心,歪着脑袋寻找松鼠的去向。
    它似乎发现了另一只雀跃在枝头的松鼠,正准备追擒,那只悬在树枝背面的松鼠突然一跃而起,将乌鸦险些撞下树枝。这时,乌鸦有些恼羞成怒,拍翅又去追这只调皮的松鼠。松鼠好像故意激怒乌鸦,翻上翻下同乌鸦捉迷藏,弄得乌鸦栖在树枝上张嘴喘气,就算松鼠就栖在离它不足一米远的地方,它也没力气扑过去了。另一只松鼠则一边趴在高处观战,一边用前脚扒拉着一颗长满尖刺的板栗球,好像这场鼠鸟大战与自己毫不相干。当我们都在埋怨那只松鼠不仗义的时候,那只松鼠突然将板栗球推下树枝,不偏不倚砸向乌鸦,乌鸦“呱”的一声,从树上掉到树下,扑腾了几下,飘落几片黑色的羽毛,歪歪斜斜地落荒而逃了。我们不禁为松鼠们欢呼起来。
    只有冬瓜一人还在专心致志地找着鼠洞的蛛丝马迹。他见我们“叽叽喳喳”个不停,就说:“松鼠和乌鸦在争窝呢!冬天快来了,松鼠找来树叶、茅草,将窝垒在树洞里,好暖和的。乌鸦不会垒窝,它发现树洞里的松鼠窝,就想霸占。”
    春妞说:“那鬼乌鸦,怎么那样坏呢?
    想不劳而获呀?”
    “松鼠好聪明的,它见乌鸦占了它的窝,就搬来几颗长满硬刺的板栗壳,将树洞堵了起来。”
    “啧啧,真的呀?松鼠真精!”
    “你以为松鼠这样就治住乌鸦了呀?
    乌鸦才厉害呢,它用嘴巴将板栗壳叨走,再强占哒!”
    “再后来呢?”
    “你占来我占去,这不,刚才不是打了一架吗?”
    “那乌鸦还会反攻吗?”
    “那是肯定的啦!”
    我们都为松鼠担心起来,讨论着要如何帮助松鼠战胜乌鸦。
    冬瓜说:“我爷爷说,蛇有蛇路,鳖有鳖路,各有各的活法,我们就别瞎操心啦。”
    春妞不服气道:“哼,你真没良心!我们还靠松鼠给我们吃食呢,怎么就是瞎操心了呢?”
    “就是就是!”我们都这样说。
    “哈哈!我发现松鼠的仓库啦!大家快来呀!”正当我们在骂冬瓜没良心的时候,冬瓜高兴地叫了起来。
    我们都从树上溜了下来,再也不管松鼠如何输赢,争着去看松鼠的仓库了。
    果然,冬瓜从落叶底下发现了被松鼠扒得光溜溜的路,并顺路找到了土坎上一棵大树底下的洞。
    冬瓜趴下身子,扒开洞口的树枝与枯叶,将竹铲子伸进洞里搅了几搅,说:“你们站开些,怕洞里藏着蛇呢。”
    一听说蛇,我们“呼啦”一下散开了。
    冬瓜搅了一顿说:“没事没事,可以开挖啦!”
    冬瓜甩掉罩衣,摆开架势,张开双腿,挥起竹铲,将松鼠洞口的泥土掘开,我们其余的人都趴在一边观战,只有石头卖力地帮着冬瓜扒土。
    正当冬瓜兴起的时候,一只松鼠突然从洞里窜出来,一下子钻进了冬瓜张开的裤腿里去了。那毛茸茸的小东西顺着冬瓜的小腿往上蹿,吓得他一阵惊叫,丢掉了铲子,不停地上蹿下跳,可那小东西就是不出来,冬瓜“哇”的一声哭了起来。石头赶紧上前,一把将冬瓜的裤子扒了,那松鼠才“吱吱”叫着,从冬瓜的裤裆里蹦到树上,一溜烟跑了。我们几个齐刷刷地将目光扫向冬瓜的光屁股,冬瓜忙将裤子拉了上来,破涕为笑。
    我们见冬瓜没受伤,也大笑起来。
    石头说:“冬瓜,松鼠没有咬你吧?”
    大伙儿又是一阵哄笑。
    冬瓜说:“屁话,松鼠能把我怎么样?”
    我们又集体起哄道:“耶———你莫哭哒!”
    冬瓜不服气道:“哼,看我今天不把这个松鼠窝掘个底朝天!”他说完,握着竹铲,狠狠地向松鼠洞铲去。
    “冬瓜,我们还是算了吧,看树上的松鼠正可怜巴巴地瞧着我们呢!”春妞说。
    我将目光投向树枝,那两只松鼠真的一动不动地趴在树枝上,观察着我们的动静,好像是在恳求我们,给它们留一点儿过冬的口粮。看到它们那可怜巴巴的样子,我的心一软,也求情道:“冬瓜,我们不挖了吧?”
    冬瓜说:“就要挖就要挖,看它还钻不钻我的裤裆!”
    石头一把抢过冬瓜的竹铲,说:“你再挖,松鼠再钻你裤裆,我是不帮你脱裤子的!”
    冬瓜见大伙儿都反对他,犟在那儿,像根木桩。
    立秋出来打圆场道:“这样吧,冬瓜,你从洞里掏两把板栗出来,我们大伙儿尝个鲜,我们照样叫你‘挖秋王’,行啵?”
    立秋这样一圆场,冬瓜立马高兴了,大喊一声:“行!我掏,我掏,我掏掏掏!”说着,将袖子一撸,趴下身子,将手伸进洞里,掏出一小堆亮晶晶的板栗。
    我们每个人撮了两粒,还剩三粒,冬瓜自己只拿了一粒,将剩下的两粒,又塞回了松鼠洞里。
 
共有0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奖励一朵小红花
验证码:24+6=? 
  所有评论仅代表读者意见,小溪流保持中立。
小溪流
Copyright © 2002-2013 湖南省作家协会小溪流杂志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链接
湘ICP 11020310  杂志社电话:(0731)8451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