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炫风 > 阅读文章
重生
2015-12-30 16:36:36 作者:蒋小鲁 访问:340 评论(0) 奖励红花(0)
    陆婕从昏迷中醒来,发现自己躺在马路中间。
    没等她爬起来,一辆车便从她身上碾了过去。真奇怪, 她竟然一点儿也不疼!她赶紧爬起来,又一辆车驶来,居然能从她身体中间穿过去。“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陆婕吓得半死,直冒冷汗。她开始回忆昏迷前发生的一切:早晨与妈妈吵架,像往常一样甩门而出,横穿马路时一辆货车疾驰而来……    
    “难道我死了?”陆婕打量着自己,她身上穿着的还是那件两个星期都没换的外套,牛仔裤上也留着前天她用剪刀故意剪出来的几个洞。
    与往常不同的是,现在的她两脚悬空,整个人浮在半空中!
    “天哪,我变成鬼魂了!好不容易在学海中熬过九年,好不容易在压抑的家中熬过十五年,我还没真正享受人生,怎么可以死!”
    陆婕越想越悲伤,“前天坐我前面的同学往我桌上倒墨水,我还没反击呢!还有班主任,我还想等长大以后赚了钱去证明她有多荒谬呢!
    还有我妈……”突然,一个念头闪过她脑海:“我变成了鬼魂,不是刚好可以吓吓他们吗?先去学校看看!”
    陆婕对这所学校充满厌恶,她觉得班主任不喜欢她,每天从她身上挑刺,同学们孤立她,不愿意和她做朋友。“肯定没人会为我哭泣!在这个班上我从来没什么存在感,没了我,他们的生活不会有一丁点儿改变。‘没了你地球就不转了么?’班上的同学不常这么说吗?”这样想着,陆婕心里更憋屈,“我要去教训他们,让他们知道对死者不敬有什么下场!”
    陆婕一路飘到熟悉的教室,此时班上正在上英语课。英语老师是陆婕唯一喜欢的老师。此时,英语老师正在讲定语从句的知识。听着英语老师讲课,陆婕渐渐忘了来这儿的目的。
    “同学们,谁愿意上来做一做这几道题?”
    陆婕瞟了一眼黑板,下意识地举起了手。英语老师当然看不见,她皱起眉头:“怎么没有一个人举手?刚才我不是讲过方法了么?
    如果陆婕同学在这里……”话没说完,她就停住了,望着教室后面的位,长长地叹了口气。本有些吵闹的教室一下子安静下来。
    陆婕走向空位,坐下来,发现课桌上竟做了一个悼念专栏,一行漂亮的彩色字特别醒目:“我们最爱的陆婕,一路走好。”课桌中央是她放大了的照片,还有同学们写给她的寄语,密密麻麻的。“这群家伙,竟然这么矫情……”读着那一行行深情的寄语,陆婕的脸慢慢红了。
    第一次,她感受到了这个班的温暖。从前,她一直仇视周围的同学,常常搞恶作剧,以证明自己的存在。现在,她用来伪装内心孤独的外壳正一点儿一点儿瓦解,她终于明白她与班上同学早已建立了深厚的情谊,她在别人眼中也并没有那么糟糕,他们的心中有她的一席之地。
    最后,她看到班主任充满歉意的留言:“对不起,陆婕!一直以来,我都把你当成差生,从未真正用一颗包容的心来爱你,引导你走上正确的人生道路。希望你在天国能原谅老师……”陆婕的眼泪流出来,她冲出了教室——是的,她原谅班主任了,原来原谅一个人并没有她想象中那么困难。
    现在,陆婕特别想回家看看。对妈妈的怨恨从前一直盘踞在她心头,此时恨意却淡了。陆婕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家里,一进门,她就感觉到了那浓烈的悲伤氛围。客厅里,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躺在沙发上,面容消瘦,眼睛红肿。一个男人坐在她身边,端着一碗饭,眼睛也是红红的。女人目光空洞,看着天花板出神,突然泪水又从她红肿的眼眶里决堤般涌出来。男人心疼地说:“你还是吃点儿东西吧……”女人没回答,依旧哭着。
    陆婕扑到那个女人身上—— 那正是她的妈妈——她紧紧抱住妈妈,但再也没有那种肌肤相亲的感觉了。此时,她多么希望妈妈能感受她的存在啊!这样,她就能为自己之前的叛逆道歉,告诉妈妈自己是多么后悔!
    ……
    “你真的想清楚了?
    今后不再叛逆,不再以冷漠伪装自己,好好珍惜身边的人,以善意与爱心来对待他们?”突然,一个声音在陆婕耳畔响起。
陆婕不知道这声音来自何方,但她坚定地回答:“是的,我想好了。
    ”话音刚落,她眼前又一次天旋地转起来……
    眼前的景象渐渐清晰,陆婕四处张望,目光所及之处是一片如雪的白色。一个脚踏祥云、身着白裙、头戴金色光圈的天使出现在她面前。
    “现在,你可以去那个地方了。”
    陆婕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远方,那片雪白渐渐消散,一轮夕阳缓缓落下地平线,在靠近地平线的地方有一条河流,河的对岸是一片蔚蓝。此时,成群结队的人,或者说是鬼魂,正飘向那片蔚蓝之地。“
    到了那一片蔚蓝的地方,你将开始新生活。”天使一边微笑着说,一边缓缓扇动着背后的翅膀。
    陆婕向天使点点头,随后朝着那片蔚蓝飘去……
    她感觉身子直往下坠,惊叫一声,一跃而起,竟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
    “啊?我没死啊?”陆婕喃喃道。
    “什么你没事?你的事还多着呢,赶紧给我起床!”熟悉的唠叨又一次响起,但这次陆婕不再反感,反而觉得妈妈的唠叨既温暖又亲切。
    “我是做了个梦吗?如果是梦,我胸前这片白色羽毛又是哪里来的?”她想问问妈妈,可刚要开口,又止住了……
    窗外,阳光斜斜地射进来,世界恍若重生。
    陆婕抿嘴一笑,内心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快乐。
 
◆湖南省长沙市长郡中学 蒋小鲁
 
共有0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奖励一朵小红花
验证码:20+5=? 
  所有评论仅代表读者意见,小溪流保持中立。
小溪流
Copyright © 2002-2013 湖南省作家协会小溪流杂志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链接
湘ICP 11020310  杂志社电话:(0731)8451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