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花的声音 > 阅读文章
正月的灯事
2016-6-8 11:04:00 作者:余显斌 访问:339 评论(0) 奖励红花(0)
 
1
  小时,唱一支儿歌:“正月里正月正,正月十五看花灯。”
  正月十五晚上,灯光彻夜。然后,将所有的灯笼烧掉,叫圆灯。
  这是一种热闹,也是一种仪式。
  这种热闹气氛已过去了二十多年。
  现在的人已经不玩灯了,一个个窝在家里,嗑着瓜子,看着电视,实在很难理解那种酣畅,那种幸福。
 
2
  在小村,观灯不叫观灯,叫舞狮子。本来,有狮子就得有龙。可是,小村实在很小,藏在一个山沟里,拢共才一百多户人家,玩龙代价太大,负担不起。于是就简省一点儿,只玩狮子。
  两只狮子,一公一母。
  狮子用麻为毛,很长,纷披于脊背两边。
  狮子的头用竹篾扎成,糊上纸,再涂上黄色颜料,就做成功了。狮子的头上,还要扎上九个包。“为什么狮子会有九个包呢?”我问爹,爹也不知道。爹说:“九个包就是九个包呗,小孩子家家的,咋有那么多的话?”
  狮子的嘴能张合,舞狮子头的人就通过狮子嘴观看外面的情景。
  这些,我熟悉。
  因为,爹是篾匠。
  因为,狮子头是爹扎的。
  这让我很骄傲,以至于在同伴面前足足昂首阔步了一个正月,也牛气了一个正月。
                  3
  爹说,玩龙,就得四十八盏花灯;玩狮子,只需要二十四盏灯。二十四盏灯,各式各样,真的是各式各样哎:有鲤鱼灯,有六角灯,有鼓儿灯,还有八仙灯……
  也就在那时,我知道了“八仙”:吕洞宾长须飘飘,背着一把剑很神气;何仙姑拿着一支荷花对着我笑;韩湘子吹着笛子……
  我看着这些,直发痴。
  八仙灯两盏,都不是我打着。
  打八仙灯的,尤其有吕洞宾的那盏,是隔壁的春生哥。春生哥白着眼说:“看啥看?去看好自己的灯。”
  我打的是盏鼓儿灯,瘪瘪的,有啥看头啊?
  我埋怨爹,怎么不给说说,让我也打着八仙灯啊。爹说:“就这鼓儿灯,还是我磨破嘴皮子,反复求管事的,才给你弄来的差事,别嫌啊,再嫌就打不着了。”
  二十四盏灯,得二十四个人打着啊。这二十四个人,都是半大小子。我十岁,太小了,不够格,反复缠着爹,缠得爹无法,去找管事的。管事的咂咂嘴,叮嘱我:“注意啊,别把灯烧了。”
  我忙说:“嗯,不烧。”说完,就跑了。
  可是结果,我还是把灯烧了,烧的不是鼓儿灯,是八仙灯。
  我们打灯的,每一个都举着一根竹竿,足有一丈多长,一头削尖,另一头挑着灯。说声走的时候,一个个举着灯,高高挑着,在锣鼓家伙“咵咵嚓嚓”声中,十分威武,也十分引人注目。很多小毛孩见了,都屁颠屁颠跑过来,想摸摸竹竿。我们当然不许,那是灯啊,你以为是别的破抹布啊,能随便摸的吗?
  到了接灯的人家,二十四根竹竿一齐扎在土里,灯挑在空中。
  然后,狮子舞起来,花子放起来,一片叫嚷声响起来。
  然后,锣鼓使劲敲起来,“叮咚哐啷”的,震人耳膜。
  突然,一盏灯着了火,是春生哥的八仙灯。
  我也不知道它是怎么着的。我只是瞅着春生哥不注意,想去悄悄看一眼吕洞宾,我只是摸了一下那根竹竿。竹竿一歪,灯就着了。
  大家跑过来。
  爹也跑过来。
  我哭了,反复说:“不是我烧的,不是我烧的。”
  那个灯被抢着拿开,修补去了,没波及到其他的灯。爹擦着汗说:“真走运,不然,狮子就让你一个人玩完了。”
 
4
  花子是玩狮子时各家必备的。
  花子用竹子做。酒杯粗的竹子,截成段,一头有节,钻一个小眼,放进药捻子。另一头放入木炭、硝、硫磺等,用泥巴夯实就成了。放花子时,药捻子一点,“嗤嗤”的,红火星喷出来,满空挥洒。有的还放了砸成末的玻璃,就喷出亮晶晶的东西,流星雨一样。
  放花子得对着空中,不能对着狮子。
  狮子舞到谁家门前,一筒筒花子放起来,亮晶晶的光线,很好看。到了我家门外,我也要了一筒,点着后,对着狮子喷着。娘见了,走过来,让我对着空中喷。我不,那样不好玩儿。娘冷了脸说:“对着你喷,受得了不?”
  娘说,那里面有人。
  我听了,把花子喷向天空,一片晶亮,星星一样。
  狮子离开,主家得送上四个干果盘子:一盘麻叶子,一盘炸玉米花,一盘花生,一盘栗子。当然,别的东西也可以,没有也没什么。
  那时没什么好东西,可是,大家都高兴:主家高兴,玩灯的也乐呵呵的。
  到了十五夜里,一夜锣鼓。天快亮的时候,狮子跪下,对着启明星叩头。然后,二十四盏灯一起烧掉。我舍不得,想拿回鼓儿灯。爹说:“别,要敬灯神。”
  爹说,明年还会有的。
  我落着泪,烧了我的鼓儿灯。
  我等着明年玩灯。可是,明年没有玩灯;后年,也是一样。二十多年过去了,爹老了,我也人到中年。小村的花灯,已成了陈年往事。
 
共有0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奖励一朵小红花
验证码:1+6=? 
  所有评论仅代表读者意见,小溪流保持中立。
小溪流
Copyright © 2002-2013 湖南省作家协会小溪流杂志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链接
湘ICP 11020310  杂志社电话:(0731)8451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