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梦幻童话 > 阅读文章
一大箩筐的秘密
2016-6-8 11:23:54 作者:海水焰 访问:477 评论(0) 奖励红花(0)
 
 
  有一个好奇心强的妈妈真麻烦,她特喜欢问为什么。以前我不想上学,妈妈一天问三遍:“你为什么不喜欢上学?”现在我想上学了,她又一天问了三遍:“你为什么喜欢上学了?”
  我不能说:“我保守着一大箩筐的秘密,我不能不去上学!”
 
 
  那天,我努力起了个大早,妈妈的问题又来了:“你为什么起这么早?”
  我不能说:“我要帮助我的好朋友瘦司令练球,他非常担心下午的足球测验,担心大眼镜掉下来,怕不小心点着了别人的衣服,怕大家发现他的秘密。”
  我特同情瘦司令,看来会魔法不一定是好事儿。
  我离学校还有一大段距离,却听见了小孩儿的哭声:“我不想上学,不上学!我不上学,就不上学!”
  在学校门口,一个小毛孩儿正在玩命儿地哭,一个大人正在使劲儿地拽他。小毛孩儿肯定特不想进学校,抱住一棵樱花树,还用一条腿勾住树干。喔呵!那个大人是苏方老师。值班的老师可真辛苦,要是遇到拽小孩儿的事儿就更辛苦了,我得去帮帮苏方老师。我刚碰到小毛孩儿的胳膊,小毛孩儿猛地甩过头来,瞪着我,吓了我一大跳——他居然是苏方老师正在上一年级的儿子!
  “老师,他……”我站到旁边,发起愁来,到底该不该帮忙呢?
  这会儿,瘦司令和他的姐姐们走了过来,神仙姐姐叹着气:“真可怜,不想上就别上了。”
  妖魔姐姐严肃地说:“那怎么行?每个小孩儿都得上学。”
  “可以等他喜欢上学了再来学校啊。”我特别同意神仙姐姐的这句话。
  “可笑,如果他永远不喜欢呢?”妖魔姐姐根本没笑,还朝着小毛孩儿挥了挥手,“走吧走吧,你们还得练球呢!”
  “不能这样!”瘦司令的话音刚落,苏方老师的儿子已经把樱花树拔了出来。小毛孩儿总算不哭了,他把树交给妈妈,头也不回地跑进学校。
  “喔呵!他拔了一棵树!”小壮吓了我一跳,他什么时候来的?
  “是,是啊,他的力气可真大,这树……”瘦司令没说完就拽着我跑向操场。
  等我们晨练完,回到教室,看见一堆小脑袋瓜正围着一个人,又是小壮!刚才他还在操场上乱跑,差点儿撞飞了瘦司令的眼镜,现在他又站在教室里吵吵:“苏方老师的儿子肯定会受处分,没人敢拔学校的树,学校门口的也不行。苏方老师没准也会受处分,她帮着拔……”
  要不是苏方老师走进来,恐怕小壮打算为我们上第一节课。
  下午,小壮更加神秘地说:“那棵树肯定有问题,他不可能有那么大的力气……”这个小壮真烦人,老提樱花树的事儿,搞得瘦司令一直不开心。我得想个办法,让大家尽快忘掉樱花树。
  第二天上午,刚下第一节课,我就张罗着为大家表演魔术。昨天我从瘦司令给我的魔术书上学会的,一个挺有趣的小魔术——“老头儿在不在家”。
  我先折好一顶小纸帽,把它戴到我的大拇指上。
  “我要开始变魔术了!”我竖起戴着纸帽的大拇指,“今天老头儿在家,”我把手从别人身后一晃,大拇指上的纸帽立刻消失了,“今天老头儿不在家,一会儿老头儿又……”
  小壮大喊:“停!停停,帽子在你的手里,张开手,让我们看看。”
  “对——”这帮家伙就爱起哄。
  我要露馅了!我想把小纸帽悄悄地丢到地上。我得让手背对着大家。我不能让他们发现。我犹豫着张开一条小缝,盘算着怎么让小纸帽消失,突然感到手心被扎了一下,小纸帽一下子变成了纸灰,就像灰尘一样滑出了我的手心。我张开手,手里面空空如也!
  我看了看手心上的小黑点儿,又看了看身后的瘦司令。他若无其事地扶正眼镜。我可不想再有下一次了,他的姐姐们说过,他还控制不好法力!万一他把我的手烧出一个洞来,我就没法学游泳了!不过,他真的帮了我一个大忙。
  小壮叫着:“再变出来呀,把帽子变出来!”
  “对——”他们又起哄。
  “老、老头儿去度假了,半个月后回来!”我使劲儿瞪了小壮一眼,他可真讨厌!
 
 
  多事的一周快要结束时,苏方老师宣布:“下周五学校举办艺术节,谁报名?”
  小壮跳起,几乎把手举到了老师的鼻子下面:“我拉小提琴。”
  “你就不能换个节目吗?上次听你拉小提琴,我的心差点儿碎成渣。”我的声音不大,大家却都听见了。
  他们故意用非常大的声音笑。
  小壮满脸通红地看着我:“你还什么都不会呢!”
  “我会变魔术!”
   “你的老头儿不是去度假了吗?”
   “还有更厉害的!”我不经常吹牛。
  苏方老师等我们俩吵吵完了,不紧不慢地宣布:“两个节目了,还有人报名吗?”
  刚才这帮家伙还在起哄,听老师这么一问,都不说话了!
  “我不想挨着小壮!”
  “我也不想挨着你!”
  不管苏方老师说什么,我都不会搭理小壮了。
  “司令,你跟小壮换换座位。你们可要认真准备节目!”
  我有点儿后悔。我没在全校同学面前表演过,再说魔术书上都是小魔术。我爸爸说多思考就会万事难不倒,于是我认真思考了一节课,还真想出了一个办法。
  瘦司令不等我说完,把脑袋摇得像个拨浪鼓:“不行不行,万一被大家知道了,我又得转学。”
  “不会的,魔术都非常离谱,没有人会怀疑。只要你的姐姐们帮忙,就不会……”
  “不行不行,她们不会同意。”
  “你也没问呀!”
  放学时,我在学校门口找到了瘦司令的姐姐们,把表演魔术的想法告诉了她们。妖魔姐姐皱着眉头说:“馊主意!”
  “只要我们配合好,谁也看不出破绽。”神仙姐姐跟我的想法一样。
  “我们不能随便使用法力,会惹麻烦!”妖魔姐姐一直瞪着我。
  “那天是你拔出了樱花树!我都看见了,你向樱花树挥了两下手。”我忍不住提醒妖魔姐姐,她使用过法力,她不能否认。
  我一直替他们保守的秘密早就一箩筐了。
  “我、不、同、意!”妖魔姐姐头也不回地走了。
  “我同意,我们找时间练习一下。”神仙姐姐对低头不语的瘦司令说,“爸爸让我们多参加学校的活动。”
  不管瘦司令多么不情愿,他还是参加了我们的排练,因为他的爸爸非常非常支持我们。
 
 
  艺术节那天,我的妈妈特意坐到第一排,这可是她宝贝儿子第一次登台表演。瘦司令的爸爸也来了,他还带来一张看起来很神秘的桌子。妖魔姐姐坐在最后一排,她不支持我们,也不必坐那么远啊!
  我非常紧张,根本没心思看其他节目。轮到我们了,苏方老师带我们来到候演室,可我忘记叫神仙姐姐了!苏方老师还没说让谁先表演,小壮已经拎着小提琴冲上台。他拉到一半,还停下来看看台下的观众,然后又看着我们,看他得意的样子!
  “一定是忘谱了!”苏方老师这么一说,可把我急坏了。
  苏方老师让我们赶紧上台,跟小壮合成一个节目。我才想起来,“神仙,呃,司令的姐姐还没到呢!”苏方老师让我们先上去,说她马上去找。
  我们举着看起来很神秘的桌子走向舞台,桌子真重,我们举着挺费劲儿。小壮跑过来,帮着我们一起举桌子,我赶紧安慰了他几句:“你慢慢地想,等我们表演完了,你再接着拉。”
  我们“咚咚”地走到舞台中间,原来舞台是用木头做的。我们晃晃悠悠地放下桌子。瘦司令费了好大的劲儿才爬到桌面上。观众们不停地笑,我都不知道该干什么了!幸亏神仙姐姐气喘吁吁地跑上来:“怎么不叫我?开始吧!”
  瘦司令躺在桌子上,一动不动。神仙姐姐抖开一块金色的布,盖到他身上。我努力让自己不紧张,大声念着假咒语,一只手摸着瘦司令,另一只手假装吃力地向下拉绳子。我跟神仙姐姐练习过好多次,我们配合得特完美。但是瘦司令怎么没动?他不能一直不动!我使劲儿看着神仙姐姐,她站在我身后,反复做托举东西的动作,就好像是一个进入了死循环的机器人。瘦司令一动不动!妖魔姐姐?她坐在最后一排,双手交叉在胸前,面无表情地看着我们。她没捣鬼。神仙姐姐还在试,根本不行,她肯定生病了。我没有找到瘦司令的爸爸!我只能一直假装拉绳子,胳膊都要累掉了。观众们一声不吭地盯着我们,他们的呼吸声一起拥进我的耳朵,我根本没法思考!
  瘦司令小声建议:“还是让小壮接着拉小提琴吧。”
  小壮不高兴地嚷嚷:“我还没想起谱来呢!”
  观众们又笑了,我都快控制不住眼泪了。但是!瘦司令慢慢地上升了,他离开了桌子!
  “飞了,飞了!”“空中飞人!”“他是怎么飞起来的!”每个人都瞪大了眼睛,使劲儿盯着瘦司令,惊呼声接连不断。我莫名其妙地看着神仙姐姐,她摇了摇头——不是她干的。我们不约而同地望向妖魔姐姐,她坐在最后一排,伸着双手,好像正捧着一件很重很重的东西。瘦司令的爸爸正坐在她旁边!妖魔姐姐好厉害,这么远她也能准确地托起瘦司令,而不是其他人。
  我喜欢大家为我鼓掌,真激动,结果我忘了瘦司令还悬在空中。
  瘦司令大喊:“快放下我,放我下来!”
  我赶紧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妖魔姐姐才把瘦司令放下来。瘦司令迫不及待地跳下桌子,一不小心弄掉了自己的眼镜!他正看着我,我大叫着跑下舞台。我可不想让他毁掉我的演出服。
  观众们又开始笑,他们可真爱笑。
  瘦司令没带眼镜,到处乱看,竟然没损坏东西!他也病了?我在笑声的掩护下,悄悄地跑回舞台,帮瘦司令把桌子举下台。小壮也跑过来帮我们一起举桌子。我问他有没有想起琴谱来,他说压根儿就没想,所以今年我们班仍然是一个节目。
  演出结束后,妈妈追着我问:“为什么瘦司令能飞?”
  “魔术是要保密的。”
  “那张桌子看上去很神秘,不是学校的,一定有机关,我早就发现了……”小壮滔滔不绝地解释着,我趁机跑开。
  我和瘦司令回到舞台上。他摘掉眼镜,盯着我手里的节目单,节目单完好无损!瘦司令的特殊能量消失了?神仙姐姐刚才也失去了法力。
  “我就知道你们在这儿。木质舞台有隔离作用,我们不能吸收到地球的能量,法力就会消失。我们不能与地球绝缘。”我看不出瘦司令的爸爸有什么特殊,正想问问,我妈妈却追来了。她特想知道瘦司令怎么能飞起来,有一个好奇心强的妈妈真麻烦!恰巧我又保守着一箩筐的秘密。
 
 
  我们的魔术表演获得了艺术节一等奖,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得到了一个大灵感。我跟爸爸要了一双电工绝缘胶鞋,爸爸说过他穿这种鞋就是为了与地球绝缘。瘦司令穿上绝缘胶鞋后,他摘掉眼镜,到处看,没有任何东西被损坏。可是鞋太大了,瘦司令根本没法穿。但我还是把鞋送给了瘦司令,也许他爸爸需要。
  下午,瘦司令没戴眼镜!他正穿着一双合脚的绝缘胶鞋,“我爸爸把鞋弄小了。”这我能接受,他们家的人都不正常,可是瘦司令不喜欢我这么说。
 
共有0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奖励一朵小红花
验证码:50+1=? 
  所有评论仅代表读者意见,小溪流保持中立。
小溪流
Copyright © 2002-2013 湖南省作家协会小溪流杂志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链接
湘ICP 11020310  杂志社电话:(0731)8451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