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花季故事 > 阅读文章
破冰
2016-6-8 16:21:00 作者:李星雨 访问:363 评论(0) 奖励红花(0)
    道路上一片昏暗,只有几盏路灯还闪着微光。
    一个瘦弱的身影独自走在路上,那是肖远宁。他已经习惯了这么晚回家,瘦削的脸上没有焦急也没有恐惧,好像面部神经都被冻结了,没有表情。他回到家,喊了一声:“妈,我回来了。”母亲看着每天都晚回家的儿子,没有责怪,只有心疼。
    他回到自己房间,拿出创可贴,把手臂上的伤口贴好。今天,他看到同学的笔铅掉了,帮忙去捡,却被猛地推倒在地,伤到了手臂,铅笔的主人狠狠地说:“精神病,离我远一点儿!”
    同学这样说他,不是没来由的——肖远宁的爸爸是个精神病患者,有一天他发病时伤了人,自己也受了伤,最后两人都不治身亡。从那以后,邻居们看他们家的眼神多了几分戒备,谁知道精神病会不会遗传呢?小朋友们更是对肖远宁敬而远之。肖远宁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把所有感情都封锁在心底的呢?大概是当他找小朋友玩却被推开的时候;是当他高兴地把妈妈做的蛋糕送给邻居阿姨,第二天却在垃圾桶里找到了它的时候;是当他发现大家看他的眼神不像在看一个小孩儿,而像在看一枚定时炸弹的时候……总之,这一切不断摩擦着他的内心,使它变得粗糙、坚硬,他也由活泼开朗变得沉默寡言。
    第二天,他照常上学。下课时,他出去散步,正好看见三班在打篮球赛。看着看着,他的内心升起一种十分复杂的情绪,有向往,有羡慕,还有一丝愧疚。
    这一天放学,他走在河边的小路上。
    突然,有人大喊:“救命啊!”出事了!
    他立即冲过去,结果看到三班的卫然在水中不断挣扎,周围人脸上全是惊恐,没人敢下水去营救。这样下去卫然必死无疑,肖远宁从前学过一点儿游泳,如果现在下水救人,卫然还有一线生机,但他自己也可能会陷入危险……来不及过多思索,他毅然跳入河中。
    河水冰凉刺骨,肖远宁的身体一瞬间就麻木了,他用手拼命划水,一点儿一点儿接近卫然。一次,两次,三次……
    每次他要抓住卫然的时候,就被河水冲开。他更加努力地靠近,再一次,两次,三次……终于抓住了!他脸上闪过一丝惊喜,又迅速被苍白所取代,他的意识快模糊了,但努力拉着卫然靠向岸边的本能还在。这时岸上的人多了起来,肖远宁认识的和不认识的人都有,从前恨不得离他远远的人现在都焦急地注视着他,纷纷向他伸出双手。他突然像被注入了一股力量,奋力向岸边游去。三米、两米、一米……终于靠岸了!卫然得救了!肖远宁却慢慢下沉,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黑暗中,他仿佛看见了父亲,他想这也算为父亲还了一点儿债吧。这些年来,肖远宁一直默默关注着卫然,怀着愧疚,连上前说一声“对不起”都不敢。
    当肖远宁睁开眼睛时,他闻到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药水味,原来他正躺在医院。他动了动僵硬的脖子,这时一大堆人推门而入,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卫然和他手中的一大束鲜花。老师、同学和邻居都来了,当然也有那个昨天推倒他的同学……每个人脸上都写着关心与赞许。
    肖远宁第一次感受到温暖,他内心的某个部分开始软化,虽然没说话,嘴角却止不住地往上扬。
    大家离开时,卫然拉住肖远宁的手,说:“远宁,谢谢你救了我……”
    “卫然,对不起,你爸爸……”肖远宁欲言又止。
    卫然打断了他:“那不是你的错,今天是你救了我一命!”
    肖远宁怔住了,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那我们可以做朋友吗?”
    卫然笑了:“难道我们不是吗?”
    肖远宁也笑了,他心中的冰已彻底融化,他知道冬天已经过去,新生活即将开始。
 
●湖南省冷水江市第一中学 李星雨
 
共有0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奖励一朵小红花
验证码:10+0=? 
  所有评论仅代表读者意见,小溪流保持中立。
小溪流
Copyright © 2002-2013 湖南省作家协会小溪流杂志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链接
湘ICP 11020310  杂志社电话:(0731)8451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