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花季故事 > 阅读文章
被小油灯温暖过的时光
2016-6-8 16:34:32 作者:张爱笛声 访问:324 评论(0) 奖励红花(0)
    Chapter 1
    我十三四岁那会儿,是恶名远播的捣蛋鬼——上课时,往讲台上扔粉笔;放学后,跟着班上男同学去打游戏机;游泳馆里,把五六岁的小孩子推进浅水池,见他挣扎喊“救命”才嬉笑着把他捞起来……附近的人都说,这老江家的女孩儿是没药救了,神仙也没办法让她变乖!
    我的爸爸妈妈心急如焚,把我送进了一所专管“问题少年”的特训学校,整整半年没和我联系。半年后我出来了,没有如他们所愿地变成一个乖巧文静的女孩儿,反而愈加肆意妄为。临别前,特训学校的老师对我的爸妈说:“来这里的青少年都很难教育,可像江书晴这样的女生,呵呵,你们还是领回去自己教吧!费用我可以给你们退一半。”
    那句“呵呵”让爸爸羞愤难当,他很难接受,作为一个人民教师,他培养出来无数桃李,对自己的女儿却束手无策。妈妈泪如雨下,甚至向爸爸提议把我送去参加电视上火爆一时的《变形计》节目,以拯救迷途的我。
    那年暑假,我跟着爸爸妈妈回乡下探望舅公,我没有想到,这一次探亲让我的整个人生发生了变化。
    舅公常年居住在一艘船上,以捕鱼为生,风里来雨里去,不关心政治,也不关心娱乐,只关心天气。舅公是奶奶的弟弟,奶奶离世前曾嘱咐过爸爸,一定要替她多关心一下她这个终日漂泊在海上的弟弟,他是她斩不断的牵挂。爸爸孝顺,每年都会来探望舅公,而我听说出海看日出十分有趣,便也跟着来了。
    舅公身子硬朗,脸庞被海风吹得干裂而黝黑,但一双眼睛亮闪闪的,那天他向我咧着嘴笑:“哟,这是晴儿吧!上次见你的时候你还读一年级呢,现在都这么高的个儿了!”
    我最讨厌别人叫我“晴儿”,这个名字总令我想起一部古装言情剧里的某个矫情角色,光听到就感觉手臂都起了鸡皮疙瘩。
    “舅,书晴说想来海边玩几天,我就把她带来了。让她跟着您出海吧,过几天我再来接她回去。”爸爸在旁边说。
    “哟!”舅公惊讶地看向我,“跟我出海,你敢不敢啊?”
    “有什么不敢?”向来在学校里横冲直撞的我,只觉得他问这话简直侮辱了我的勇气与智慧。
    就这样,我留在了船上。我不明白,为什么妈妈在离开的时候会偷偷抹眼泪。
    在渔船上度过的第一个夜晚,我很不习惯,这艘渔船上竟然没有灯!
    “连手电筒都没有一个吗?”我摸索一番之后,绝望地问。
    “没有。”舅公依旧笑呵呵的,并不在乎我的臭脸,转身从角落里拿出一盏小油灯点上,放在我身旁。
    小油灯发出微弱的光与难闻的煤油味,我实在难以忍受。
    “哎。”我唤他,“连手电筒都买不起吗?我有钱,明天我去买。”
    他摇了摇头:“已经习惯了,几十年下来,这艘渔船里的每个位置,这片海上的一切,我都很熟悉了。再说,小油灯有什么不好?灭了再点上,比手电筒有意思多了!”
    我沮丧地闭上眼睛,感觉接下来的几天都不会好过。
    “晴儿。”他在旁边补渔网,边和我搭着话,“你怎么都不叫我一声‘舅公’呢?‘哎’是什么意思,你这小丫头!”
    我侧过头去:“那你叫我‘晴儿’又是什么意思?难听死了,又不是在演《还珠格格》!”
    “你要是有那个晴儿那么知书达理就好了,你爸妈也不必这么操心。”他哈哈大笑起来,“叫我‘达舅公’吧,我的名字就叫阿达。说起来,你还有一个舅公的,可惜他在年轻的时候……没了。”
    Chapter 2
    第一天,我早上五点钟就起床了,一个人坐在船头等日出。
    这趟出行,我本来就是计划要好好玩,背包里还特意塞了相机,想着跟舅公在海上漂流几天,把见识到好吃的、好玩的,回去跟同学们炫耀一番。
    可一天过后,我开始感到乏味。
    没有手机,没有电脑,没有电视机,甚至连电都没有……白天陪着我的是蓝天白云,夜晚陪着我的是星星月亮——当然,还有那盏小油灯。
    “达舅公。”我亲切地唤他,小心翼翼地请求,“在你这里待了一天,我很开心,明天你就送我回岛上吧,我自己搭车回去。”
他没有说话,坐在小板凳上炒着今晚的菜。过了好一会儿,他把饭菜端到桌上,才和我说:“你爸妈不会来接你的,他们说让你跟着我历练历练,感受生活。”
    我胸中燃起一腔怒火——什么?把我留在这艘船上,每天和一个老头子一起出海捕鱼?
    “那我要留到什么时候?”我有点儿不敢面对答案。
    “时候到了,我自然会送你回去的。丫头,你现在这种情况,就算回了学校也不会好好学习,还不如跟着我,我相信你会改变的。”
    “你凭什么认为我会改变?!城市里那么多教育专家、心理学教授,还有那些铁血教官,他们都改变不了我,你凭什么觉得你能?!”我愤怒地将桌上的碗碟全扔到了海里,然后哭了起来。
    我感到绝望,以前我虽然讨厌学校,讨厌父母,但我知道,他们不管怎样都不会放弃我,现在我不确定了,我突然想起临走前落泪的妈妈……“骗子,统统都是骗子!”
    我在心里呐喊着。
    那天晚上,我不知道哭了多久,很晚都没有入眠。他也一直没睡,在忙活儿,小油灯孤寂地在他的身旁亮着。
    他这几十年也是这样过来的吧?一点儿也不孤独?真是疯了。
    “今晚会有大雨。”他突然说了一句。
    我抬头看了一下天——月光皎洁,繁星闪闪,怎么看都是好天气。
    “原来一个人待久了是会成神经病的。”我撂下一句。
    那天晚上,当我沉睡在梦中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船身剧烈摇晃。风灌进我的被窝,我一个激灵马上起了身。
    我看见达舅公一个人在降帆,雨水打在他的身上,“啪啪”直响。
    “达舅公,要不要给你打伞啊?”我喊了一声。
    “什么伞能撑得住?”他转头冲我喊,“赶紧回船舱去,不要出来。你别怕,这不是暴风雨,千万不要慌!”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终于回到船舱里,浑身上下已经湿透,连发梢上都挂着水滴。
    我不是一个敏感多情的人,相反,平日里的我暴戾又乖张。可看到达舅公,我忽然想到,和他一样年纪的老人家都在做些什么呢?也许和三五知己在公园里唱戏,也许和家人一起看电视……他们大多有着幸福的晚年与安逸的生活,肯定不像达舅公,暴风雨的夜晚独自在海上漂着,如果没有我在,这广阔的海上就只有他一个人。一个快七十岁的老人不该是这样的,不该如此孤独的。
    “你看,那是灯塔。”他指着前方。
    我看向他手指的地方——是的,很远很远的地方,有一座灯塔。
    不管你相不相信,当时我真的有一种见到光明的喜悦。
    “不管在海上漂流多久,只要见到灯塔,心就不怕了,就有方向了。”他长舒一口气,“书晴,那天你问我说凭什么认为你在这里漂流几天就能改变,其实,能改变你的不是我,而是大海。你只有和大海生活过,经历过惊涛骇浪,才知道什么最宝贵。大海能包容一切,也能改变一个人的心境。”
    Chapter 3
    其实我帮不上达舅公什么忙,我在家懒散惯了,什么体力活儿都干不了。他也理解,只要我帮着烧烧开水、洗洗碗。
    晚上闲下来的时候,我就会坐在小油灯旁边,一边吃晚饭一边听他讲过去的故事。
    我有时候会想起我的奶奶,我小时候也经常搬张小板凳,坐在她身边听她讲故事——那时候我还很乖,她也还没离开。
    “你的名字还是你奶奶给起的呢!”达舅公忽然说,“书晴,她希望你有书卷气,又乐观晴朗。”
    我嘲笑般地扯了扯嘴角——别人对我有期望有什么用,我对自己都不抱希望。
    “你奶奶是我姐姐,她有两个弟弟,一个是你大舅公,十几岁去参军,牺牲了,剩下我,所以你奶奶特别疼爱我。听说你奶奶离世前都念着我,大概也是担心我吧……”
    他沉吟了一会儿,又说:“真的只剩我一个人了。”
    我问:“你儿子他们呢?”话刚问出口,我就有点儿后悔。
    “死了。我有一次去外地办事,他代替我出海,遭遇了台风,他没有经验,困住了。
    我还有一个孙女,当时还是刚会说话的年纪,也跟着走了。”达舅公用手拨弄着油灯里的灯芯,“后来,你舅婆受不住打击,病逝了。我就开始一个人生活,不喜欢靠岸,不喜欢回到陆地上,喜欢漂着。每当我点燃小油灯,总会想起你舅婆在灯下帮我缝补衣服的情景,也常想起我的小孙女在油灯下读书,甜甜地叫我一声‘爷爷’,那模样可俊俏了!
    算起来,她如果活着,也只比你小几岁,该上四年级了……”
    达舅公还有这样的故事,我从前竟然没有听说过。
    “你爸妈把你送来的时候说你很不乖,甚至说了狠话,说什么如果改不了就当没你这个女儿。但我知道,那些都是假话,哪有父母不疼自己孩子的?如果我儿子还活着,我再也不会责怪他读不好书、赚不到钱;如果我孙女还活着,不管她在别人眼里多顽劣,我也有信心教好她……只要活着。”
    我低头看看角落里的小油灯,再看看远处的灯塔,好像明白了一些什么,可究竟是什么我不知道。
    Chapter 4
    在海船上待了一个半月之后,达舅公说要把我送回去了。我不肯,执拗地要留下来陪他。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也习惯每天伴着海风、看着星星入睡,醒来用海水刷牙,为抓到一只大虾、捡到一颗珍珠而兴奋。
    “ 不行!女孩子怎么能不读书呢?现在的你比一个半月前好了太多,我也放心了,你爸爸妈妈肯定也不舍得让你在外面呆这么久。”达舅公的语气带有不容商榷的坚决。
    “我不想他们,一点儿都不想。”我转过身,背对着他,海风吹进我的眼睛,辣辣的,凉凉的。
    “说谎!”达舅公笑着说,“哭了吧?在外面呆这么久,怎么会不想爸妈?你和爸妈之间有矛盾,所以才会这么不听话,做错那么多事。你爸妈也有问题,我会和他们说,你回去只管好好学习、生活。”
    我拗不过他,一个人上了岛,回了家。
    达舅公向我挥手,开着他的船,离我越来越远。
    我想起这一个半月里,我和他之间的点点滴滴。
    我到浅海滩游泳,不小心被石头刮伤了腿,他心急如焚,翻了大半个岛为我找止血的草药。
    他是一个粗枝大叶的人,却在灯下为我仔细缝补好破了一个洞的帆布鞋。
    他说我的歌声好听,比天上的嫦娥唱得还好听。
    他在我的包裹里塞了很多东西——珍珠、贝壳……
    他送我一句话:“不论在哪里,心里都要有一座灯塔,要守着它。”
    ……
    回家以后,我敛起性子,试着去做一个跟以前不一样的我——我惊讶地发现,当一个好孩子一点儿也不难受和委屈,相反,我快乐而满足。我在想,达舅公看到我这样,该有多么高兴。
    后来,我一直很想再回去看他一次,可他总在海上漂着,而我忙于学业,等了又等,也没找到合适的机会。
    再后来,他离开了,安静地躺在他的渔船上。
    岛上的人说:“那个老人啊,半生都在船上,帮他处理后事的时候发现他什么都没留下,船上只有几件旧衣服和一盏小油灯。灯还亮着。”
    我终于泣不成声。
    每每看着万家灯火通明,我知道,其中有一盏小油灯是属于达舅公和我的。那些被小油灯温暖过的旧时光,永远不会老去。
 
 
共有0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奖励一朵小红花
验证码:89+4=? 
  所有评论仅代表读者意见,小溪流保持中立。
小溪流
Copyright © 2002-2013 湖南省作家协会小溪流杂志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链接
湘ICP 11020310  杂志社电话:(0731)8451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