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书连连看 > 阅读文章
第三颗子弹
2016-6-22 17:28:37 作者:薛涛 访问:304 评论(0) 奖励红花(0)
第三章 第二颗子弹
 
  1
 
  程斌投敌之后,抗联一路军的根据地难以维持。杨靖宇将军不得不率部向东突围,希望靠近那一带的兄弟部队,以便形成互相掩护之势。一路军重新改编后,向新的山区进军,不觉间已经进入长白山高寒地带。
  前一天晚上终于把敌人丢在别处,本来可以获得一次短暂的休整。谁料,满山的手枪“主动”暴露了目标,把整个部队的美梦搅黄了。目前还没人知道是满山的手枪惹的祸,可是满山自己知道。这个错误太大了,就算杨司令原谅他,端午也不会放过他的,至少要挨一顿骂。就算端午原谅他,他自己也不会放过自己的。就算自己放过,李双田也不会放过,还不得三天两头拿这个事整蛊他。
  满山既找不到队伍也遇不见敌人,整个长白山空了,只剩他一个人了。不过满山坚持一路向东走。当初的突围计划就是向东突进,与兄弟部队会合,所以大部队一定在东面,只要坚持这个方向就有希望。满山连续穿过几片混交林,时不时能看见部队留下的痕迹。再翻过一道岭,那些痕迹突然不见了。满山背靠一棵大树喘息不止。连续两天没吃没喝,他又虚脱了。
  “嘎嘎!”一只喜鹊在树梢儿鸣叫。
  满山对喜鹊的叫声有些反感,一点儿不觉得喜庆。你还好意思跟我报喜吗?这几天没一件喜事,我也没一件顺心事,这不是存心看我的好戏吗?满山心里一阵烦躁,朝那只喜鹊举起手枪。
  不行,满山。子弹是留给敌人的,用在一只喜鹊身上可惜了。
  满山放下手枪,拾起一块石子朝树梢儿投过去。满山浑身无力,石子飞得不高也不远,虚弱地掉在地上。这个时候,满山真怀念那把弹弓。弹弓为了掩护大部队撤退已经“牺牲”了,它牺牲得像一个战士,一点儿也不像一把普通的弹弓。弹弓牺牲了,他的手上只有这把暴露部队行踪的日本手枪,满山不想再去摸这个坏家伙。这个家伙被“俘”以后其实还在为原来的主子做事。应该惩罚一下它。满山想了很长时间,也没想出惩罚的办法。再生气也不能扔掉它吧?端午说过,一个士兵丢了武器是最丢人的事。所以,满山把手枪别在腰上,不摸它不看它,也不再擦它,任它落满灰尘。不摸它不看它心里也就不烦了。
  满山烦的是那只喜鹊。
  满山怀疑这只喜鹊被日本人收买了,不然何苦跟他过不去呢。满山烦死了,还是决定赏给它一颗子弹。满山摸着手枪,睁开眼睛,寻找喜鹊的位置。明亮的光晕已经从对面的树冠移走,那个树冠恢复了本来面目。满山的目光轻轻扫过去,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叫。
  野梨!实实在在的野梨!至少三个明晃晃的野梨!
  满山一挺身站起来,跃到这棵老梨树下面。刚才饿晕了,明摆着是一棵老梨树。老梨树春天开花秋天结梨,年年都这样,怎么可能是幻觉呢?满山哪满山,你分不清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了。
  满山抱住树干,冲向野梨,努力两次都滑下来。满山的“猴子功”废了。昨天晚上抡扁担用力过猛,两只胳膊已经不听主人使唤了。满山退了两步,盯住一只大号野梨咽了咽口水。这点困难治不了满山,满山有的是办法。满山拾起一颗石子,朝最大的野梨打过去。无奈胳膊无力,打出去的石子也飘飘忽忽,一点儿不硬气。第一颗石子落空了。满山火了,又打出去第二颗石子。“啪!”打中了,落下一片树叶。
  满山绝望地拔出手枪。不管枪声能不能再招来讨伐队,也要打一枪了,不然饿死了渴死了,子弹还有什么用呢?
  满山瞄准树枝中的野梨,刚要扣动扳机,身后却传来一个沉闷的声音:“别动,举起手来。”
  满山心里翻腾了一下,他不能确定是什么情况。这个情况来得太快了,满山还没准备好呢。
 
   2
 
  满山没动,不举手,也不转身。举手就是投降,不甘心。转身太危险,容易被打死。
  满山不饿了,也不渴了。他在想是谁在他的身后,敌人还是战友?声音听起来很沧桑,有点像李双田,可是又不完全是李双田。难道是李双田闷着嗓子跟我开玩笑?连杨司令都说过,这个家伙总是长不大,还不如满山成熟稳重。
  “把枪扔掉,举起手!”身后的人不耐烦了,声音大了几号。口气却绝望,暴露出不自信。
  这回听出来了,这个人不是李双田。他口音怪怪的,不像本地人,倒很像说着中国话的日本人。满山心里一紧,完了完了,刚掉队就当俘虏了,以后可没脸在抗联混了!不对,当俘虏也就没机会再回抗联了。听说日本人的刑具花样繁多,肯定疼死。万一熬不过去当了叛徒呢?要是当叛徒还不如现在就死。就算熬过刑具,没当叛徒,也是被杀死。总而言之,不如现在就死。
  满山心里一片混乱,问身后:“我当俘虏了,是这个意思吗?”
  对方听出满山是个孩子,长长出了一口气:“这个还用问吗?我看见你的手枪了,你别拔枪,什么想法都不要有。”
  满山继续问:“我当了谁的俘虏?你是讨伐队的吗?”
  对方说:“我是。快点把枪扔了。”
  满山说:“我不扔。我好不容易得到这把手枪。”
  对方沉默片刻,放低了条件:“不扔枪也行,先把手举起来。”
  满山举起右手,拿枪的左手仍旧放在胸前。
  对方不耐烦了:“你别逼我,小孩,拿枪的手也举起来。那只手不举起来,我不放心。”
   满山继续提问:“我问你,你俘虏了我,要把我带到你们营地吗?”
  对方没有回答。他好像还没想好,片刻才说:“废话太多了。你是我见过的废话最多的中国人。”
  满山说:“我得问明白。你们给俘虏用刑具不?要是用刑具,现在就打死我。我怕疼。”
  对方突然笑了,当然是很得意的笑,马上又严肃地说:“你被俘了,是死是活,由我决定。再说你还小呢,你得活着。”
  满山终于急了:“当俘虏行,缴我的枪,没门!”
  满山不知道做俘虏和缴枪是什么关系,他也不知道应该怎样做俘虏。怎样做俘虏,杨司令和端午都没教过他。反正杨司令和端午都说过,当一个战士不能随便把枪丢掉。所以,满山就算同意做俘虏,也不同意缴枪。 
  对方也急了:“少废话!扔掉枪,转过身。”
  满山想,转过身行,扔掉枪还是不行。我只听杨司令和端午的,连李双田都不行,凭什么要听你的!满山没扔枪直接转过身来。满山一转身便看见了身后的家伙。
 
  3
 
  从背后俘虏满山的人是一个邋遢的老人,更像一个要饭花子。满山打量着这个“敌人”,他的脸上和身上都不清不楚,只有两只眼睛特别明亮,闪着惶恐的光芒。再细看,身上穿的确实是日军的服装,戴的也确实是日军的帽子。只不过军装破烂,凌乱不堪。军帽寒碜,被子弹穿透过无数次,四处镂空了。能证明他是一个日本军人的还有那支步枪,那支步枪在他手里显得胆战心惊,三心二意地瞄着满山。
  他是个邋遢老人,一个惶恐如新兵的日本老兵。满山被这样的“敌人”俘虏,心里不服气。
(未完待续)  
  下期预告:机智的满山从“被俘虏”转而“俘虏”了日本老兵。一个小兵押送一个老兵,仅仅凭一支装了两颗子弹的手枪,这个任务不轻松。满山和被俘虏的日本老兵在密林中如何生存?请看下期连载。
 
共有0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奖励一朵小红花
验证码:20+4=? 
  所有评论仅代表读者意见,小溪流保持中立。
小溪流
Copyright © 2002-2013 湖南省作家协会小溪流杂志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链接
湘ICP 11020310  杂志社电话:(0731)8451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