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故事荟 > 阅读文章
没有鼻子的小狗
2016-6-22 17:30:32 作者:孙幼军 访问:276 评论(0) 奖励红花(0)
  玩具店里摆着一只模样儿可爱的小狗。他是灯芯绒缝制的,有一个大大的脑袋,两片大大的耳朵。他的眼睛是两颗黑玻璃珠儿,亮晶晶的,总是好奇地盯着人瞧。他的鼻头儿是个黑玻璃疙瘩,高高地翘着,还油汪汪的,看上去又活泼又滑稽。
  有一天,一位阿姨到玩具店里来,对小狗笑笑,接着朝他一指。店员答应一声,恭恭敬敬把小狗从玻璃柜里捧出来,用一张很大的纸包好。
  小狗很高兴地想:“哈,这回我要有一个亲密的朋友啦!”
  他被那位阿姨抱回家去。
  等到包着他的纸撕下去,小狗有些失望:他的“亲密的朋友”实在太小了!
  那是个小女孩子,她正坐在四面有栏杆的小床上,咬着自己的拇指东张西望。她看见小狗之后显得十分快活。屁股在小床上一颠一颠的,一只胖胖的小手指向他,嘴里还叫着:“大、大、大、大、大!”
  小狗心想:“这算什么呀!应该说‘小狗先生你好,能认识你,我很高兴’!”
  小女孩子伸过手来,小狗想:“哦,她要跟我握手,这还差不多!”
  小狗还没来得及伸出手去,已经被那位阿姨藏到背后。阿姨对小女孩子说:“叫‘妈妈’,不然不给哦!”
  那个小女孩子就起劲地叫起来:“麻、麻、麻、马、马!”
  小狗摇摇头,唉,这么一个小傻瓜!
  果然有许多糟糕的事发生了。
  那小女孩子根本不会抱着他跟他玩儿,只会用一只手揪住他胡抡一气。揪住他的腿还好说,揪耳朵就有些受不了,最难过的还是揪尾巴——小狗甚至抱怨起玩具厂那些人:为什么要给他缝上一条尾巴?就为了这个小傻瓜容易揪住,好用力抡他吗?
  比抓住尾巴用力抡更糟糕的事还有呢!那小女孩儿躺着的时候总喜欢揪着他耳朵,把他送到嘴上去啃。他被啃得浑身湿漉漉,难受得要命。很快地,那小女孩子找到了他最喜欢啃的地方——小狗的黑鼻头儿。小狗有时被她咬疼了,忍不住叫:“是好吃的东西吗?这是鼻子!你咬得我好酸好酸!”
  那小女孩子只是睁大眼睛看看他,又起劲地咬起来。她连自己妈妈的话都不太懂,又怎么听得懂小狗的话?
  这可真是一点儿办法也没有!
  终于有一回,小狗的鼻头被咬下来。幸好妈妈就在小女孩子身边,她急忙把小狗的黑鼻子儿从孩子嘴里抠出来:“哟,多危险!这孩子长牙了吧?这么粗的线都咬断了!”
  那位阿姨再不敢让自己的孩子玩小狗。她给小狗洗了个澡,晾干之后收进了大箱子。
  小狗身上干干净净,觉得很舒服。再没有谁揪住他的尾巴乱甩,再没有谁把他啃得浑身湿漉漉。“可是我的鼻子呢?阿姨把我的鼻子丢到哪里去了?她不知道鼻子对于狗来说有多么重要!她也不知道没有鼻子多么难看!”
  过了两天,小狗觉得这也算不了什么。呆在箱子里,没人会看到他。身边有许多樟脑丸,鼻子没了,反倒不用闻那股怪味儿了。
  又过了几天,小狗有些寂寞。阿姨收拾大箱子时,把他塞到了最底层。他的四周有几件那小女孩子穿旧了的小衣裳,他的上边,沉甸甸不知压了多少东西。
  “看样子,我一下子出去不了……”小狗有些悲伤。
  他开始想念那个浑身奶味儿的小傻瓜。他忽然很想看见她,听她“咿咿呀呀”叫,再让她揪住自己胡抡一气,把自己啃得湿漉漉的。他自言自语地说:
  “真的,那又有什么不好?她还是很可爱的呀!她用那些办法喜欢我!只不过因为她有点儿傻罢了!”
  看不到一丝亮光,听不到一丁点儿声音,连时间都好像停止了。
  可是时间仍然像河水一样,静悄悄地,不停地流着。一下子,好多年过去了。
  有一天,小狗的四周突然亮了,一只很轻、很柔的手抽走了他身边的小衣裳。小狗看见,那是个好美好美的姑娘。姑娘把垂下来的长发掠到背后去,快活地喊:“啊,在这儿哪!你看,好小好小,简直就是布娃娃穿的嘛!”
  一个身材高高的小伙子走过来看,笑着说:“真好玩儿!怎么也想不出是你穿过的。你妈妈真爱你,保存到现在!我小时候的衣服,可是一件也没有了。”
  小狗惊奇极了,怎么,这个美丽的大姑娘会是那个小傻瓜?
  接下来,那只很轻很柔的手又把他抓起来:“呀,小狗也在这儿!这是我的小狗,我小时候的宝贝!”
  她把小狗贴在胸口,又把他捧到脸上,拼命亲吻他。
  小狗一下子想起自己浑身湿漉漉的日子。他也想对这个小傻瓜说点儿什么,可是他心里很激动,什么都说不出。
  “可怜的小狗!”姑娘望着他说,“妈妈讲,我那时候好傻好傻,也不会跟你玩儿,老是揪着你的尾巴乱甩。我还咬你的鼻子,把你的鼻子都咬下来了……真对不起,那时候,你一定很疼很疼吧?”
  疼呢,还是不很疼?小狗已经记不起来。那的确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小狗只是凝神地望着这个长发姑娘,心里想:“她的眼睛里为什么有泪水?她不是笑着么?”
  “别难过,”姑娘反而温柔地劝慰他,“这没关系。你等一等,只要等一小会儿。”她说着,跑到大立柜那儿,去翻下边的两个抽屉。
  姑娘从那里掏出个大塑料盒子,跑回来,掀开盒盖,“哗啦”一下子把里边的东西都倾倒在桌面上。那是一大堆花花绿绿的纽扣。大大小小,各色各样。姑娘用细长的手指在上面拨了拨,拣出一颗黑色的东西。她用手把那东西托到小狗面前:“你看,这是什么?”
  小狗一眼就认出来了:鼻子!这正是他自己那个油汪汪的鼻头儿!
  姑娘轻声告诉小狗:“不要急,我这就给你缝上!”
  她转身去找针线。高个儿小伙子看看手表说:“好不好回头再缝?星期天颐和园划船的人特别多,迟了,咱们就租不到游艇啦!”
  姑娘说:“没有鼻子多难过!再说,我还要带他去划船。要是你没有鼻子,你肯去划船吗?”
  当然,没有鼻子,他绝不肯去划船,所以那小伙子只好坐下来,耐心等候。
  姑娘的手指比她还是个小傻瓜的时候灵巧得多,小狗的鼻子很快就长得好好的了。小狗立刻嗅出了气味儿,并且断定这个很好看的姑娘就是当年那个小傻瓜——她身上好像还带着当年的那股奶味儿。
  姑娘给他缝好鼻子,又很疼爱地亲吻他。姑娘还把他送到那小伙子面前,笑嘻嘻地说:“你也亲亲他!你也亲亲他!”
  小伙子却推开小狗,在姑娘脸颊上亲吻了一下。
  那一天从早到晚,姑娘一整天都抱着小狗。小狗坐了大汽车,游了颐和园,还划了船,他觉得幸福极了。
  可是,从那以后,有好久好久,小狗没见到那个姑娘,他小时候那个同伴,不知跑到哪里去了。小狗每天都站在书架顶层,盼望着她来。他还想让她抱着去坐大汽车,去划船。
  屋子里只有一个老太太走来走去,忙着自己的事。这位老太太,小狗当然认识,因为正是她,亲手把小狗从玩具店里拿回家里来。那时候,她是位阿姨,可是现在,她的头发花白了,脸上出现许多皱纹,应该是奶奶了。她常常把小狗移开,擦书架顶上的尘土,有时候还把小狗丢进清水盆里,给他洗个澡。不过她从来不跟小狗讲一句话。
  小狗等啊等,那个姑娘到底来了。
  她抱着一个很小的女孩子,让小狗吃一惊的是:那小女孩子和她小时候一模一样!
  姑娘看见小狗,连忙把孩子放在床上,把小狗从书架顶上拿下来。她快活地向厨房里喊:“妈妈,我的小狗还在这儿呀!”
  接着,她把小狗向那个小孩子脸上晃晃,学小狗叫:“汪汪!汪汪!”
  那小女孩子坐在那儿,屁股一颠一颠的,伸出一只胖胖的小手乱抓,口里还叫着:“大、大、大、大、大!”
  姑娘说:“叫‘妈妈’!要大声叫才给你!”那小女孩子就起劲地叫起来:“麻、麻、麻、马、马!”
  姑娘高兴地说:“好,小狗归你啦!”
  她把小狗放到小女孩子手里。
  小女孩子刚刚抓住小狗,就把他送到自己嘴里,很有滋味地咬起来。
  “糟啦!”小狗心里想,“又是一个小傻瓜!”
  不过,他还是很快活地跟着这个小傻瓜回家去了。
  他知道从此以后又要给人揪尾巴,又要浑身湿漉漉,而且总有一天,鼻子要被咬掉。但是,这还是比他寂寞地站在书架顶上要好得多。
  “总有一天,这个小傻瓜也要长成一个大姑娘,亲吻我。带着我去坐大汽车,去划船……”
  但是,小狗忘了,箱子里的挤压,已经使他满脸皱纹;多次的水洗,使得他浑身松懈、颜色消褪。小狗同样已经老了。他未必有那么多时间等候这个小傻瓜长大,未必能有机会再去划一次船。
(原文刊发于《小溪流》1990年3期,现编入《小溪流35周年典藏书系·飞翔的花孩儿》,湖南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定价:26.80元。各大书店、网店和小溪流杂志社有售。网购地址:http://onlineswb.taobao.com。)
 
共有0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奖励一朵小红花
验证码:66+5=? 
  所有评论仅代表读者意见,小溪流保持中立。
小溪流
Copyright © 2002-2013 湖南省作家协会小溪流杂志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链接
湘ICP 11020310  杂志社电话:(0731)8451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