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花季故事 > 阅读文章
我的第一支唇膏
2016-6-22 18:36:01 作者:阿杜 访问:361 评论(0) 奖励红花(0)
    A
    方莹对我友善,我能感受到。虽然我们的学习成绩不分上下,但我很明白,我们不是同一类人。从她的言行举止来看,她应该生活在一个富裕的家庭。
    方莹对人和气,脸上总挂着一抹笑,让人如沐春风,颇有大家闺秀的风范和气质,即使是再普通不过的校服,她也能穿出别样的风采。在校园里,既是才女又是美女的方莹被同学们推选为“校花”。面对“校花”的示好,我是心慌躲避的。
    我很明白自己的家境——父亲瘫痪在床多年,爷爷身体也不好,母亲天天起早贪黑忙里忙外,家里仍然入不敷出,经常得靠亲戚救济……从很小的时候起,我就在母亲悠长的叹息声和对别人的哭诉声中明白了生活的艰辛,那些苦难的日子让我习惯沉默和低头。
    我努力读书,同学们都知道我家的情况,在很多事情上都会慷慨地帮助我。
    我习惯了别人的同情和帮助。虽然有时心里会难受,但生活艰辛,我需要别人的帮助,只希望自己以后有能力了,也能帮助别人——只有这样想,我才感觉到自己还有尊严。
    B
    和方莹一起出黑板报时,负责画插图的同学请假了。面对空出的版面,几个同学推脱着,都说自己不会画。“我画画也不行。”方莹说着把目光转向我。
    我是这次黑板报的负责人,犹豫再三,只好亲自动手。虽然没有正式学过,但我从小就喜欢信手涂鸦。当我画出大幅彩色插图时,方莹惊讶地问:“杜贞,你画得真棒!没想到你不仅字写得漂亮,画画也是高手!你以前学过吗?”
    “肯定学过吧,画画哪能无师自通?”我还没开口,一个男生先接了话茬。
    “瞎画的,让你们见笑了。我没学过呢。”面对别人的夸奖,我没来由地不自信起来。
    “别人说没学过,我肯定不相信,但杜贞说没学过我倒是相信,毕竟她家的情况我们都了解,学画画挺贵的……真是可惜了,以杜贞的天赋,如果她有机会去学,一定会取得亮眼的成绩!”那男生边说边望着我,深表遗憾。
    他的一声叹息让我不自在,我不由得面露苦相,低下头,不再言语。方莹一直在注意我,沉默片刻后,她说:“杜贞,等会儿出完黑板报,我们一起回去!”
    我知道方莹是看出了我的难堪,转移话题,为我解围,于是我轻声答应。
    和方莹一起回去的路上,她一直在找话题,我敷衍着回答。
    “杜贞,你好像总是苦着一张脸,是心情不好么?”方莹问我这话时,我抬头看了她一眼,没有回答。
    “是不是我说错什么了?”见我没回应,方莹拉住了我的手,轻声问。
    “穷人家的孩子哪有那么多快乐?你不会懂的……”我心里不舒服,说出口的话也冷冰冰的。
    “对不起!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希望你快乐一点儿,毕竟我们正青春,何毕苦着一张脸过日子呢?”方莹急着解释。
    她越解释,我心里越不舒服——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如果她是我,面对贫困的家,面对总是唉声叹气的父母,她还能笑得出来吗?
    C
    话不投机半句多,原本就寡言的我更不会主动与方莹搭话,面对她的示好,我选择低下头,装作没看见。
    对于我的刻意躲避,方莹有所察觉,但我没想到,她反而一次次更主动地来靠近我,甚至提出我们一起庆祝生日——方莹说:“我们同年同月同日生,这是缘分呀!我们有什么理由不做好朋友呢?”
    面对这样一份友情,我无法拒绝。
    和方莹成为朋友后,我们的关系日渐亲密起来。她和我见过的有钱人家的孩子完全不同,她从来不炫富,也很少提起她的父母。
    在学校里,一个同学家境好不好,从他穿的鞋子,用的文具、手机就可以看出来,当然,从说话的口气也能够判断。但方莹是一个例外,她穿得清清爽爽,用的东西和我差不多,适用为主,从不追求品牌。
    我一直以为这是方莹修养高的表现,是一种生活态度,对她好感倍增。我有时甚至想,方莹在我面前从不炫富,或许是在照顾我的心情,不想刺激了我脆弱的神经。“在穷人面前炫富是件可耻的事情。”我曾经在日记本中这样写过。面对体贴的方莹,我心存感激。
    D
    我们生日那天是在周末,方莹约我在中山公园见面,我们说好要一起庆祝。
    我画了一幅《仕女图》送给方莹,因为她曾说过,她喜欢这种风格的绘画。
    而我万万没想到,方莹居然送了我一支包装精美的唇膏。玫瑰红的唇膏是多少女孩儿渴望的礼物呀!可是,我能接受吗?正当我迟疑时,方莹说:“我也有一支,这不仅能保护你的嘴唇不干裂,还能让它看起来更红润呢!”
    “可这个很贵吧,我怎么可以接受?再说,我一个穷人家的孩子用这个合适吗?别人见了肯定会说我爱慕虚荣的!”
    “第一,这个不贵,很普通,适合我们用;第二,穷人家的孩子怎么了?
    穷就不能爱美吗?就不能好好爱护自己吗?这又不奢侈,至于别人怎么说,我们真的无需太在意……”为了让我收下唇膏,方莹有理有据地分析给我听。
    “你不会理解的,我们生活环境不同,我虽然喜欢这份礼物,但没勇气涂。”
    我真的很喜欢方莹送我的唇膏,可我没办法接受。
    见无法说服我,方莹提出带我去一个地方。我跟她走过几条街,又拐了几条巷子,在城郊一座破旧的房子前,方莹停住脚步。
    “这是我家,欢迎你的到来!”
    我疑惑地望着方莹,不明白她的意思,更让我疑惑的是,这真是方莹的家吗?几乎和我家的旧房子有得一拼!她不是有钱人家的孩子吗?
    这时,方莹推开门,甜甜地叫一声:“奶奶,我回来了!”
    一个老人从房间里走出来,见到方莹,笑着说:“莹儿呀,这是你同学吗?
    快招呼她坐!我一会儿先到医院去陪你爷爷,他点滴打完之后我们就回来。”
    我拘谨地打着招呼,环顾四周——房子很旧,屋里没什么像样的家具,却整理得井然有序,还摆了几盆长势不错的花草,平添了一股生气。
    E
    方莹的奶奶招呼我坐下后,削了一个苹果给我,还吩咐方莹给我泡茶。我望着老人清清爽爽的衣着、梳得顺滑的花白头发和脸上温暖的笑容,心里莫名感动。
    老人出去后,我半晌没说话,是方莹打破了沉默,她笑着问:“杜贞,你是不是很惊讶,我家居然这么朴素?”
    被方莹一语道破我心里所想,我的脸倏地涨红,低下头支吾:“你一点儿也看不出来是穷人家的孩子。”
    “为什么一定得让人家看出来呢?”方莹反问一句,让我词穷。
    “你是不想被人家看出来,所以……”我欲言又止,我想方莹应该明白我想说什么。果然,冰雪聪明的方莹接过话茬:“你是想说我涂唇膏的事吧?其实这没什么,我自己喜欢,也在我能力范围内,我可以自己做主。”
    “你奶奶不说你吗?”我不甘心,追问了一句。
    “说我什么呢?我又没做坏事啊!”方莹说着,乐呵呵地笑了起来。
    “你总是这么开朗,我真羡慕啊!我有点儿想不明白,我们的生活这么穷,怎么乐得起来?”
    “贫穷的日子也要快乐呀,日子再苦,也不必在别人面前露出苦色……”
    方莹絮叨起来,在她的叙说中,我知道了她家的故事,也明白了她为什么这样乐观。
    在方莹很小的时候,她的妈妈在一场意外中丧生,她的父亲思妻心切,竟然生了重病。为了给他父亲治病,她的爷爷毅然卖掉了城中心的房子,搬到了城郊。可惜钱花光了,她的父亲还是撒手而去。
    方莹的爷爷奶奶从不诉苦,纵然日子再艰难,他们也会把生活安排妥帖。
    他们是这样告诉方莹,也是这样做的:经济上再拮据,也要保持良好的精神状态,注意仪容,再普通的衣服也要穿戴整齐。
    方莹每个周末都会到奶茶店打工两天,她灿烂的笑容为奶茶店迎来了很多回头客……她一直都是那么快乐。
    我的第一支唇膏是方莹送的,她希望我也能用心装点自己的青春,努力活出自己的精彩。她告诉我,即使日子再难,也要坚强地面对,不要让别人的同情成为自己永远也无法甩掉的“十字架”。
    那一支唇膏我接受了,我希望自己能够像方莹一样,做个快乐的女孩儿,感染身边的家人,我要和他们一起笑对人生路上的风风雨雨!
 
 
共有0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奖励一朵小红花
验证码:93+4=? 
  所有评论仅代表读者意见,小溪流保持中立。
小溪流
Copyright © 2002-2013 湖南省作家协会小溪流杂志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链接
湘ICP 11020310  杂志社电话:(0731)8451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