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书连连看 > 阅读文章
第三颗子弹
2016-6-23 15:52:22 作者:薛涛 访问:385 评论(0) 奖励红花(0)
  6
 
  一个小兵押送一个老兵,仅仅凭一支装了两颗子弹的手枪。
  这个任务不轻松。为什么不轻松呢?这是明摆着的。
  老兵看上去是个老实人,再老实的俘虏也时刻盘算着逃跑。另外,长白山几乎成了日本人的天下,老兵随时能遇见战友,得到意外的支援。小兵要在敌人眼皮底下完成这次押送,在人家的地盘里带走人家一个士兵,能容易吗?
  所幸,满山和老兵一直在无人的山道和林间行进。没有人的迹象自然也就没有敌人的踪影了。这个反而让满山不安,总有一种走向陷阱的预感。想到这里,满山心里变得非常沉重,时不时叹口气。
  “怎么了,小孩?”老兵问。
  “我有名字,叫满山。叫营长我也没意见。”满山说。
  反正端午不在场,他不在场满山就是代理营长,代理营长说得简单些也就是营长。老兵回过头,怀疑地看着满山。满山怎么看都不像一个营长,也不像一个代理营长。
  “别不信。这叫年轻有为,懂吗?”满山挥了挥手枪。
  “营长,我懂。我像你这么大时还在学校里当班长,三年二班的班长。”老兵叹口气,望着前方的桦树林。
  “真没出息,才混成个班长。班长才多大的官啊?不就是炊事班李双田的水平吗?”满山一直轻视这个老兵,现在更加小看他了。
  两人的对话突然轻松起来,成了休闲解闷式的聊天。满山说着说着感觉不对味了。这时远方传来一阵沉闷的“轰轰”声,像饭锅里的开水在翻滚。接着又传来了一阵零碎的“啪啪”声,像饭锅里炒的豆子在蹦跳。满山伸长脖子,把手掌拢在左耳上,仔细判断这声音的方向。
  老兵说:“别看了,在东边。论起耳朵灵不灵,你不行。”
  老兵一副自信满满的神态,对满山的动作有些不屑。
  满山收起手掌:“这就对了,我们的炮声。”
  老兵马上纠正道:“错,错。那是我们的99步兵炮,你们没这东西。”
  满山用手枪指着老兵:“你看看这手枪是谁的?”
  老兵自豪地说:“我们的南部十四式手枪,我们的。世界第一。”
  满山不屑地说:“不就是王八盒子嘛。你真不知道吗,它一整就卡壳,再整就走火。”
  老兵惭愧地点点头,无语了。
  满山接着问:“现在在谁手里?是谁的?”
  老兵有些沮丧:“现在是你的。你们抢去的。”
  满山马上指着东边的枪炮声:“我说炮声是我们的,你服气不?你们的,也能变成我们的。”
  老兵苦笑一下:“有可能……”
  这一个回合的辩论,满山赢了。
  枪炮声停歇了,意味着队伍又一次成功突围。满山的心里充满喜悦,不仅仅因为刚才的辩论,还因为刚才的枪炮声。枪炮声又给出了大部队的讯息。他们还在战斗,他们还在朝东边突击。
 
 
  7
 
  满山加快行军的速度,试图追上前面的队伍,可是老兵配合不了。老兵的伤腿流出瘀黑的血,需要拼出全身力气拖着伤腿前行。老兵不时发出几声呻吟,走几步就想坐下来休息。满山没有好脸色,摔摔打打的,催着他快走。要不是为了回去将功补过,满山恨不能马上处理掉这个沾满中国人鲜血的刽子手。这样的俘虏没有资格活着,更没有资格获得优待。
  老兵终于不走了,严肃地对满山说:“你虐待战俘,我要上国际法庭告你!”
  满山说:“正好!我陪你去,我也告你,告你为啥杀死那么多生命。”
  老兵无奈地摇摇头:“我也没办法。那是我的任务……”
  满山没有兴趣跟老兵交流了。他们在密林中无声地走着,只有脚下发出的“沙沙”声。下午,一排雁阵向南飞去,不时地发出一阵阵凄厉的呼唤,想必又有伙伴掉队成了孤雁。
  老兵仰起头看了很久,嘟囔着:“它们回老家了。我什么时候能回老家呢?”
  满山哼了一声:“别急。等我找到部队马上就送你回老家。”
  老兵一听笑了,朝满山深深鞠了一躬。可是弯腰太低,全身的重心到了腿上。伤腿无力支撑突然到来的重力,老兵“扑通”一下倒在地上。
  满山过去拉了老兵一把,笑了:“不就是送你回老家嘛。至于这样感谢吗?”
  寻找队伍的路程实在单调、乏味、疲惫,时不时还会被绝望的情绪笼罩。一路上,所有的东西都是重复的,重复的山林,重复的鸟鸣和老兵的呻吟。满山站在山顶望着东方,真想大声喊几声:端午!李双田!朱文范!刚才你们还在,现在你们又跑到哪里去啦?杨司令,你在哪里?
  满山一边盯着老兵一边寻找宿营的好地方,今晚无论如何要在安全的营地好好睡上一觉,不然明天就没有力气追赶队伍了。后来,满山找到一个满意的宿营地,它其实就是一个小山窝。小山窝被各色的落叶填满,比厚厚的被子还暖和呢。山窝外面长满榛子树和野玫瑰。有了这几层伪装,可以躲避讨伐队的搜索。
  满山自言自语道:“就这地方了。”
  宿营前,满山解开鞋带儿想把老兵绑起来。可是鞋带太短,把满山难为坏了。老兵一脸得意,欣赏满山皱眉的样子。后来,满山把老兵的手拇指系在一起,再把脚拇指系在一起。这下,老兵的手和脚都不能随意乱动了。
  老兵冷冷地说了一句:“你还会系这种拇指扣……”
  满山没听懂:“什么扣?”
  老兵举起两个系在一起的拇指:“你是高手。”
  满山很低调:“行了行了,想夸我竖一个拇指就够了,不用竖起两个。”
  满山先把老兵埋进落叶,自己随后也钻了进去。一阵“稀里哗啦”过后,满山和老兵同时到了另一个世界。这个世界是树叶组成的,缝隙中间充满草木的清香。这个世界没有战争,没有围剿和突围,没有俘虏和押送,除了老兵和满山的呼吸,一片肃静。后来,这个世界闯进一支虫子乐队,还能听乐队的演出了。秋天深了,这是哪支虫子乐队,还不抓紧撤退?不怕冻死吗?
  乐队的演出很有耐心,居然可以反反复复演奏同一支曲子。满山听腻了,困极了。过了一会儿,满山听见老兵的抽泣。老兵的抽泣也没能打断乐队的胡琴,胡琴继续演奏。
  满山问:“嘿,你那么老,还哭啊。我老奎爷被关监狱也没哭啊。当俘虏有那么窝囊吗?”
  老兵没说什么,继续抽泣。他好像哭得不成样子,说不出话来了。满山不再劝他,捂上耳朵,很快就迷糊了。后来,老兵平静下来,小声说:“感谢满山君陪着我。”
  满山不知怎么回答,其实他是睡着了,糊涂着呢。
  睡到半夜,满山被遥远的枪炮声惊醒。满山钻出树叶,东边的夜空划出几道明亮的弹痕。满山能想象出战友们在夜色中冲杀的情形。讨伐队真的疯了,经常在夜晚搜索追击,打得抗联根本没有休整的机会。据说,这是程斌那个叛徒给日本主子出的馊主意。
  下期预告:满山发现了日本老兵的真实身份——原来是一名逃兵!共同的利益使得他俩暂时结成了联盟,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敬请期待下期连载。
 
共有0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奖励一朵小红花
验证码:70+8=? 
  所有评论仅代表读者意见,小溪流保持中立。
小溪流
Copyright © 2002-2013 湖南省作家协会小溪流杂志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链接
湘ICP 11020310  杂志社电话:(0731)8451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