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果冻 > 阅读文章
蛋丫的情感小屋
2016-6-23 15:56:48 作者:小湘莲 访问:632 评论(0) 奖励红花(0)
  现在, 蛋丫是真的遇到了麻烦。
  因为,她把辛辛苦苦收集到的情感全部弄丢了。但这并不是她的错,而是有人偷了它。
  “蛋丫,你怎么一点儿表情也没有啊?”
  “蛋丫,你怎么又是这副木头样子咯?”
  “哼,我们应该叫她木头!呆木头!既不会哭也不会笑。来,让我用彩笔在她脸上画几个表情,左边一个笑脸,右边一个哭脸。”小岛一边说着,一边拿出彩笔,龇牙咧嘴地向蛋丫走去。
   蛋丫连忙掉头跑开,委屈、害怕、孤单以狂风般的速度席卷蛋丫的全身。
  蛋丫跑进一个身上满是伤痕的小木屋里,倒在地面上,眼神空洞地望着小木屋,蛋丫觉得自己的心跟小木屋一样满是伤痕。
  小木屋就是蛋丫的家。蛋丫的小木屋很奇怪,里面没有桌子、椅子、凳子;也没有锅、碗、灶。总之,就是没有普通人家里的一切。
  蛋丫是个木头!
  木头就是蛋丫!
  蛋丫真是个木头,货真价实的木头,因为蛋丫本身就是一根木头。她不喜欢坐着,喜欢站着或靠着某个东西,所以蛋丫的小木屋里没有桌子、椅子、凳子。又因为蛋丫不用吃饭,所以蛋丫的小木屋里也没有锅、碗、灶。
  蛋丫的小木屋有600年的历史了,蛋丫呢,她比小木屋还年长400年,已经有1000岁了。她历经千年修炼,吸日月之精华,山川之灵气,现在已经变成人形了,只是还不具备人类的感情。
  600年无声无息地过去了,小木屋周围的环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许多树木被砍伐,多了一条银白色的公路。
  “哇!竟然有这么长这么长的毛毛虫!真是太可怕了!”蛋丫感叹着。
  在蛋丫的世界里,公路就是一条很长很长的毛毛虫。
  公路上多了飞驰的车子,多了行走的大人和小孩,公路上可热闹了!
  蛋丫透过小木屋的窗子望着外面的一切,孤独的心开始了跳动。
  “‘毛毛虫’似乎并不可怕呢!”蛋丫暗自想着。
  傍晚来临了,天空染上了缤纷迷蒙的色彩。
  “啦啦啦!啦啦啦!放学回家啦!可以好好玩啦!”
  “啦啦啦!”
  “哈哈哈!”
  响亮的笑声从“毛毛虫”那边传过来,又从小木屋的窗口飘进来。
  蛋丫的情绪受到了严重的感染,心跳得更厉害了。
  “怦!怦!怦!”一声高过一声,蛋丫感觉自己的心都快要跳出来了。
  “啊啊啊!”
  “啊啊啊!”
  蛋丫想要发出“哈哈哈”的笑声,结果却是“啊啊啊”没有一丝情感的声音。
  蛋丫幻想着:要是有张小朋友那样的笑脸,那该多好啊!她努力地想摆出那样一张脸,可却怎么也摆不出。蛋丫就用两只手揪着自己的脸颊,几乎快要揪破了皮,可自己还是一副木讷讷的样子。
  “唉!”蛋丫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蛋丫,你这样是没有用的。”看着蛋丫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小木屋说话了。
  “可是我想要笑,想拥有丰富的情感和表情,这样我就可以和小朋友一起玩耍了。”蛋丫说。
  “蛋丫,外面的世界太危险了,还是不要出去吧。”小木屋劝道。
  “可是我很孤独啊,我好想跟外面的那些小朋友们一起玩。”
  “蛋丫,去了外面你会受到伤害的。”
  “我不怕,我被你守护了600年,从来没有离开过你,可是我不想一直依赖你,这次,我想自己保护自己!况且,我好想看看外面的世界。”
  小木屋看着如此坚定的蛋丫,只好放弃了劝说:“好吧,那你就到外面去收集各种情感的元素吧,当你把喜、怒、哀、乐这四种情感元素收集齐并吸进体内的时候,你就会有各种情感和表情了。”
  蛋丫一听,心里高兴极了,连忙朝小木屋一揖手,说:“知道了,小木屋,谢谢你。”  
  一天过去了。
  一个月过去了。
  蛋丫很快收集了很多很多的喜、怒、哀、乐,堆放在自己心爱的小木屋里。现在,她的小木屋已成了一个饱满的、色彩斑斓的小木屋。她每天早早起床,在木屋里反复做深呼吸。这样,吸进去的喜怒哀乐就成了蛋丫一天的情感储备。
  白天,蛋丫想笑的时候,就可以随心地释放自己体内储备的欢乐;想哭的时候,就可以释放自己体内储备的悲伤……总之,蛋丫现在可以尽情地释放自己的心情,不再跟木头一样了。
  蛋丫开心极了,她跑到小木屋外面的草坪上,对着森林,对着“毛毛虫”大声地喊道:“我不是木头了!我不是木头了!我有感情了!我是——我是快乐的精灵了!”
  在收集喜怒哀乐的过程中,蛋丫结识了六笔、七彩、小岛这三个好朋友。
  蛋丫很喜欢六笔和七彩。六笔和七彩喜欢笑,喜欢哭,喜欢拉着她的小手一起跳圈圈,一起爬树。蛋丫也很喜欢小岛,虽然小岛从不参与他们的活动,虽然小岛老是笑话他们。但她还是喜欢调皮、淘气的小岛。
  蛋丫飞快地跑出小木屋,踏上“毛毛虫”,消失在林子里。
  她找到了三个伙伴。蛋丫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
  “唉……你能不能稳重一点儿、矜持一点儿啊?亏你还是个女孩子呢!”小岛鼻子一哼,白眼一翻,“真是个疯丫头!疯丫头!”
  蛋丫一边喘气,一边笑。
   “咦,蛋丫怎么会笑了?”他们相互看着,好奇地问。
  可现在的蛋丫的确会笑了。
  可是,麻烦的事情也来了。
  越来越发光的小木屋招来了三手的偷盗。
  三手是一个整日无所事事、四处晃荡的大男孩。一天,三手从蛋丫发光的小木屋前经过,两眼都冒出了金星:这屋子里肯定有不少宝贝,不然怎么会发出这么耀眼的光芒呢?三手掐了掐自己的腿:“哎呦!不是白日梦!哈哈!今天可以大捞一把了。”三手贼眉鼠眼地悄悄朝小木屋走去。
  唉,可怜的小木屋劫数难逃了。
  三手砸窗而入,以为会看到很多宝贝,结果傻眼了,屋内什么也没有,只有散发着五颜六色光芒的气体。三手不相信,闭着眼睛不停地做着深呼吸,好多好多五颜六色的气体都被他吸进了体内。等到他再睁开眼睛,屋内已是什么都没有了,就只剩下四面墙。
  蛋丫的小木屋里没有了喜、怒、哀、乐的情感,因为这些情感已经装在了三手的肚子里,以至于三手的肚子从原来的黄瓜肚变成了现在的冬瓜肚。
  三手用双手不停地摸着自己的大肚子,哭丧着脸。
  然而,更让他不明白的是,他肚子里的喜怒哀乐情感却并不听他的话。
  他开心的时候,泪水却从眼眶里流了出来;他悲伤的时候,却“哈哈”大笑不止。
  许多人都以为三手神经失常了,所以都远远地避开他,像躲避瘟疫一样。
  “我这是怎么了?我这是怎么了?”
  他感到很痛苦,他想给别人解释,但他自己也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晚上,玩累了的蛋丫回到家里,看到被毁坏的小木屋,觉得自己的世界在天旋地转……
  木屋毁了,收集的情感没了……
  “那自己又要变成以前的木头人了吗?”
  “不好,那些情感要是被别人吸收了,岂不是害了别人?天啊,那怎么办呢?”
  蛋丫既伤心又紧张,决定赶快找回那些丢失了的情感。
  蛋丫又变成了木头人,又和从前一样了,不会哭也不会笑。所以才有了开头的一幕。
  六笔、七彩和小岛见蛋丫老是一副木头的样子,不禁担心紧张了起来。
   “蛋丫,你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蛋丫,你怎么一点儿表情也没有了?”
   蛋丫的心里很痛苦。
  “我想告诉你们……你们一个秘密,你们听后,还会和我……和我做朋友吗?”害怕和紧张使得蛋丫说话哆哆嗦嗦的。
  三个人齐齐地点着头,完全像三个机器人。
  “我原本是一根木头,只因有了千年的修为,才变化成一个木头人,一个没有任何感情的木头人。于时,我又去收集你们人类的情感元素,我希望自己有情感、有表情……”
  六笔、七彩和小岛呆愣了好半天才缓过神来,小岛把蛋丫从头到脚看了个遍,觉得这真是不可思议。
  “蛋丫,那我可以敲一下你吗?”
     小岛没等蛋丫回答,就对蛋丫的身子敲了起来。
  “咚、咚、咚。”
  “咚、咚、咚 。”
  真的就像敲在木头上发出的声音。
  小岛、六笔和七彩都目瞪口呆了。
  过了好一会儿,他们才回过神来,异口同声地说:“蛋丫,你放心,我们一定要帮你找回情感!”
  小岛、六笔和七彩踏上了寻找蛋丫情感的旅程。
  三手住在哈哈街上。哈哈街上的人现在都知道三手得了怪病,就编了首曲子取笑他:“三手是个大疯子,大疯子,三手还有个冬瓜肚。”
  唉,三手的名声和形象实在是太不好了!
  六笔、七彩和小岛一来到哈哈街上,这句话就像长了脚的风一样,飘进了他们的耳中。
  他们的眼里立即放出了惊喜的光芒!
  “一定是他!一定是他!”
  “三手,我们可以治好你的病。” 六笔、七彩和小岛找到三手,斩钉截铁地对他说。
  “真的?你们能?”三手眨了眨眼,有些不相信。”
  “真的,我们不骗你。”
  三手想了想,不如就试试吧!说不定真能治好呢!
     “现在,你把嘴巴张开,把冬瓜肚也露出来。”小岛说。
  三手很不情愿地张开嘴巴,又揭开衣服,露出自己的冬瓜肚。
  小岛把自己的手贴在三手的冬瓜肚上,然后嘴里默默念叨着。不一会儿,三手的嘴里冒出了五颜六色的气体,三手的肚子也在慢慢地变小。
  “太神奇了!太神奇了!”一片欢呼声响起。
  三手肚子内五颜六色的气体全都被释放了出来,冬瓜肚不见了。
  “六笔、七彩和小岛,谢谢你们。”三手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感谢道。
  “这些五颜六色的气体全是蛋丫的,现在该把它们还给蛋丫了。”小岛一边说着,一边忙着将五颜六色的气体收集到一个大口袋里。
   “蛋丫?是那间小木屋的主人吗?对不起,是我把她的木屋弄坏了,我愿同你们一起回去帮她把木屋修好。”三手愧疚地说。
  六笔、七彩和小岛带着三手回到了蛋丫的小木屋前。三手看着被自己弄得面目全非的木屋,心里很愧疚。
  “蛋丫!蛋丫!出来啊!我们回来了!”六笔、七彩和小岛大声地喊着。
  “吱呀”一声,门开了,面无表情的蛋丫露出了半个脸。
  小岛赶紧跑进小木屋,关上门,把大口袋里的情感放了出来。闪烁着五颜六色的情感“哗”一下飘满了整个小木屋。
  蛋丫沐浴在情感的光芒里,她舒心地吸着,开心地笑了。她和六笔、七彩还有小岛拥抱在了一起。
  “咔、咔、咔!”
  “叮、叮、叮!”
  三手开始忙碌了,他在为小木屋缝缝补补。
  蛋丫、六笔、七彩和小岛也开始忙碌了,互相争着给三手做帮手。
  经过半天功夫,五个人齐心协力,小木屋终于修好了。小木屋虽然外表很丑陋,像人的脸上爬满皱纹似的,可是蛋丫却觉得这是世界上最温馨的小木屋。
   蛋丫、六笔、七彩和小岛开心地笑了。
  “蛋丫,六笔、七彩和小岛,谢谢你们,谢谢你们让我懂得了劳动是一件多么快乐的事情。”三手愧疚而又真城地说着。
  看着洗心革面、重新做人的三手,蛋丫、六笔、七彩和小岛都会心地笑了。
 
共有0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奖励一朵小红花
验证码:18+7=? 
  所有评论仅代表读者意见,小溪流保持中立。
小溪流
Copyright © 2002-2013 湖南省作家协会小溪流杂志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链接
湘ICP 11020310  杂志社电话:(0731)8451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