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花季故事 > 阅读文章
高考之外
2016-6-23 16:29:23 作者:谢笑篱 访问:334 评论(0) 奖励红花(0)
    关于高中生活,老爸常有“怪论”。幸亏有了这个老爸,大大的高考小了,被一叶遮蔽的世界大了。自从我考入长郡,我们家就同很多家庭一样,举家搬迁到了学校附近。高考当然是首要任务,可我们的生活并不唯有高考,它丰富着呢!
    老爸说,要高考,也要健康。上周他就带我去参加了全市自行车环湘江赛——虽说没取得名次,但父子兵玩得很嗨!
    老爸说,要高考,也要娱乐。本周末他奖励我去看3D 大片《火星救援》——这次期中考试,我考了全班第二,他这是在兑现承诺呢!
    老爸甚至还说,要高考,也要“阶级友情”。可他说的哪是什么“阶级友情”啊,分明是教我如何讨班上女孩儿的欢心啊!为此,他写了十万字,全是与女孩儿的交往心得。这个老爸“逆天”了,就不怕把他儿子考入名牌大学的理想给搅黄吗?
    “万物以和谐为美,就因为高考这个秤砣太重,我们才要多找点儿东西来压压秤,从而达到某种平衡。”老爸是这么告诉我的。也是的,高考还真像一块巨石,沉沉地压在我们的心中。很多同学就像鲁迅先生所说的:“两眼下视黄泉,满脸一副死相。”
    他们一个个差不多被高考的魔力棒训练成只知做题的机器人了。
    我还好,就是鼻梁上那副讨厌的眼镜常让我出丑。我是校武术队的,《笑傲江湖》里可笑的“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我也会几招,可惜翻筋斗时,眼镜老掉。为此爷爷笑说:“这辈子你就莫想成为青城派的门徒了!”说起来,我们一家三代都是令狐冲的“粉丝”,被爷爷嘲笑过的招式我也练得如痴似醉,不就是博人一笑嘛!
    我妈管我的学习,一方面她对应试教育嗤之以鼻,另一方面她对我的学习又重视得不得了。这不矛盾,就像“为了忘却的纪念”这标题不矛盾一样。
    文明发展到今天,需要天才的地方很少,需要常人的地方太多。在工业的流水线上,大多数人可以不怎么动脑筋,但绝对不能出错。中学那点儿知识,对于前沿科学来说只是肤浅的皮毛,在以后的日常生活中也用不上多少,可为什么还要不停操练呢?那是因为社会要借这些像臭虫一样讨厌的题目,来磨炼我们的意志,克服我们的毛躁,锻造我们的耐心,塑铸我们的细致……一句话,社会越文明,越需要人们呈现整齐划一的社会属性,而不是放浪形骸的自然属性。
    在老妈眼里,我一直是个天才。可在我还没有展现出天才的一面时,老妈不得不逼着我跟大家一样操练,免得到时我既不能像天才那样怒放,又不能像常人那样依靠细致、耐心的品格来养家糊口。
    “如果不是日新月异的文明,添了那么多规矩,我们也用不着这么‘苦逼’,是吧?”我问老爸。老爸平静回答:“是的。”“敢情我们的青春都在为文明的繁芜买单呢?”“可你们也没少‘挥霍’文明的甜美呀!”“我们没喊着求着要这劳什子的甜美吧?为什么天天要练这让人走火入魔的‘乾坤大挪移’哩?”不好意思,我老爱拿武侠书里的功夫打比方。
    一旁的老妈说:“脱了衣服和鞋子,找个深山老林,你去刀耕火种吧!”
    我无语了。利益和责任就这么相辅相成。在文明的道路上,我们显然是回不了头的。深林里莫说是人,连猴子都呆不下了呢,我们只有硬着头皮往前闯。
    老爸冲着我嘿嘿笑:“放心,有我在,你走不了火,入不了魔呢!”
    老爸说,要高考,也要激情。下周末他将带我参加一场舞会。他有两个舞蹈微信群,里面有很多能歌善舞的高手,他们每周末都会举行一次自娱自乐的聚会。
    我现在明白老爸嘴里的“平衡”是什么意思了。最初,人类同猴子一样,只有自然属性,也就是生物性。社会属性则是随文明发展,一点点儿注入到我们身上的。这种外来属性的入侵,多多少少会伤害我们的心灵。中学教育,在我看来,其本质上就是为了尽快减少我们的生物属性,加强社会属性。
    青春期的忧郁从哪里来?就是从我们受伤的心灵中来呀!老爸清醒而慈悲,他是怕他儿子精神出问题,所以时不时找些陪护心灵的事情让我去做。他这是给他儿子千锤百炼的心灵涂抹膏药呢!难怪与老爸在一起,我总是那么欢呼雀跃,欣欣然,呈向荣之姿。
    有些人家的孩子就没我这么幸福了,这我从他们日渐阴郁的脸上就知道。
    前些日子,邻市有个中学生轻生,听到这个消息,满座哗然,可我一点儿都不觉得奇怪。她这是绷得满满的心灵之弦,“砰”的一声,突然给拉断了。
    老爸说,要高考,也要生活。于是,我们来钓鱼喽!此时湘江碧波荡漾,与我们体内深藏着的自然属性,是多么的相宜呀。
 
◆湖南省长沙市长郡中学 谢笑篱
指导老师:姚佩云
 
共有0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奖励一朵小红花
验证码:41+4=? 
  所有评论仅代表读者意见,小溪流保持中立。
小溪流
Copyright © 2002-2013 湖南省作家协会小溪流杂志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链接
湘ICP 11020310  杂志社电话:(0731)8451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