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花季故事 > 阅读文章
那时,花开有你
2016-6-23 16:34:15 作者:李慧莹 访问:412 评论(0) 奖励红花(0)
    每次忆起那个春天,我总想流泪。
    记得那个春日,我们结伴踏青。风儿轻柔,阳光和煦,紫云英如云彩般铺在田野中,空气中弥漫着潮湿的气息。
    我置身于紫云英中,黑发飘扬。他坐在田埂上,双手撑地,头向后仰,注视着我。
    那一刻,世界静谧、安详,时间仿佛停止了流逝,我们定格在彼此眼中……如今,记起这种感觉,依然觉得那么美好。
    因为繁重的学业和巨大的升学压力,我们很少再有单独相处的机会,我只有在课堂上偶尔回头时会碰到他含笑的眼睛,下课后他会把我需要的参考书放在我桌上,放学后偶尔还和其他同学一起来找我打羽毛球……同学们时常笑话我俩,每逢此时,我总满脸绯红地跑开,留下他不知所措地僵在原地。
    那时我不明白为什么会觉得不好意思,只知道自己很快乐。
    二
    高二那年,他随父母迁往省城,我们只能通过书信了解彼此的生活。
    他的信变得越来越薄,我有一颗敏感脆弱的心,受不得半点儿敷衍。在一个雨夜我读着他的来信,心头往事翻涌。
    突然,我有一种冲动——我想到那个陌生的城市去看他,于是选了一个合适的时间,订了一张前往省城的火车票。
    那天,我坐在火车上,忍不住想:现在,他在做些什么呢?天色渐明,透过被雨水模糊了的车窗往外看,山野只剩一个灰蒙蒙的轮廓。我以为自己会记起许多事情,但这时,似乎一切都模糊了。如果时光能倒流,我真希望变回那个天真烂漫的小女孩儿。
    三
    我们约在一家小饭店见面,那是一家川菜馆,他提早到了那里。
    灯光有些昏暗,见我来了,他起身为我拉凳子。
    “你,还好吗?”他开口了,但我却感觉好陌生。
    “还好。”我轻轻回答。
    “对不起,我不是不想理你,我父母每天安排我补英语、补数学,要我考国外的大学,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他的话解开了我心中的困惑,原来事实并不是我想象的那样。我把目光投向窗外,隔着玻璃看车流,那真如一条流光溢彩的河流,好美。
    小饭店里音乐响起,是一首悲伤的歌:“在每一个分手道别的地方/ 总留一些纷乱的脚印/ 谁不曾徘徊过/ 不曾留恋过……”
也许是音乐的缘故吧,我收回目光,看着他:“你不必责怪自己,也不必对我说抱歉,没有谁对谁错,我不难过,你要好好加油!”
    听到我这么说,他神情释然,缓缓端起茶杯,对我说:“我记得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春风中有花草的清香,那时你的头发还没现在这么长,你恬静地站着,笑容明媚。我们有缘走过同一段路,希望我的离开没有伤害你……”
    四
    回家的火车上,我看着窗外走神。
    窗外有一条河,河上有朦胧的渔火,还有远山苍莽的轮廓。
    那一瞬间,我感到自己是去往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在那里有一个小站,小站里有个男孩儿正东张西望,他在等我。
    我相信,在未来的岁月中,我会拥有一片净空……
 
◆湖南省长沙市明德中学 李慧莹
指导老师:杨 敏
 
共有0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奖励一朵小红花
验证码:20+0=? 
  所有评论仅代表读者意见,小溪流保持中立。
小溪流
Copyright © 2002-2013 湖南省作家协会小溪流杂志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链接
湘ICP 11020310  杂志社电话:(0731)8451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