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书连连看 > 阅读文章
第三颗子弹
2016-7-8 11:06:03 作者:薛涛 访问:457 评论(0) 奖励红花(0)
  4
 
  “嘿,你疼死了吗?……疼,也能死人吗?”满山凑近老兵,小心地碰碰他。
  老兵斜靠着树干,没动。他的呼吸停止了,或者太虚弱。满山看不到他喘气的迹象。
  “这就死了?我没想弄死你,你要我这样干的,你得承认吧?”满山站起来,歉疚地看着老兵。就算老兵死了,他的魂也没走远,能听见他的解释。
  “@#¥%……”老兵的嘴角突然抖动一下,喉咙里发出一串沙哑的声音,听起来像日语。
  “嘿,你没死……你说什么?”满山蹲下身子,凑过去。
  老兵的左眼睛欠开一道缝:“渴……”
  满山赶紧从口袋摸出一个梨递到他嘴边,他没反应。满山咬了一口,再递到老兵嘴边。闻到梨的清香,老兵的嘴巴猛地张开,狠狠地咬了一口。
  一声虎啸从四周传来。老兵赶紧闭上嘴巴,满山的唠叨也告一段落。虎啸就在附近,这是一个危险的情况。在荒无人烟的深山里听见声音,情况就不妙,老兵和满山都不能轻率回应。那要看是讨伐队还是抗联。遇见讨伐队,那是老兵的福、满山的祸。遇见抗联,便是老兵的祸、满山的福。全看两人的造化。现在听见的是老虎的声音,事情简单了,谁都不用庆幸。老虎不管两人谁是日本老兵,谁是本地抗联,反正都能填饱肚子。满山和老兵互相看了一眼,同时从对方那里得到了一丝安慰。深山虎啸,所幸还有一个同类做伴。
  两人屏住呼吸,等待老虎再发出什么讯息。老虎再没声音,也没现踪迹。也许它还没有发现满山和老兵。
  两人轻轻穿过一片杂木林,一个山谷在面前打开了。这是一道东西走向的山谷,山谷入口出现绑腿和折断的树枝。这就是希望。满山示意老兵取道山谷。于是,老兵仍旧走在前面,满山断后。满山担心老虎在身后的林子里,又不敢让老兵走在后面。老兵是敌人,走在后面比老虎还可怕。
  背对夕阳走,走出这道山谷就有奇迹了。满山是一个相信奇迹的“营长”。
  老虎再没动静,满山和老兵悬置的心又放下了。心情放松,又有心情继续唠叨了。
  “要我说,你没有多少子弹了。”老兵这是没话找话,不过这话不是废话,也不好听。
  “我多的是。你小瞧它了。”满山掂了掂手枪,点了老兵后背一下。
  “我们造的手枪我最了解。你手里的家伙弹容量是八颗子弹。给我用了一颗,现在你顶多还有七颗子弹。”
  “说得不对。”满山其实说了一句实话。
  “我听说你们抗联最近补给很差,你们的弹夹根本吃不饱。我算算,你顶多还有一颗子弹了。”老兵嘟囔着。
  这个数字是老兵胡说出来的。胡说也能道出真相,也能说出道理,这是老兵的运气。
  老兵说对了数字,满山心里一惊。这个机密他是怎么知道的?难道夜里他检查过弹夹?既然能检查手枪弹夹,为什么不打死我,俘虏我?满山冷静下来,断定这家伙在懵他,不能信他的胡说。
  “说少了。弹夹里的子弹够喂你用的。要是遇见讨伐队,还够喂几个鬼子的。”满山不动声色。
  老兵回头,自信地盯着满山:“我看出来了,要一颗子弹治伤,你心疼坏了。”
  老兵说到这里,满山发火了。
  “别提那颗子弹!你一个俘虏,先跟我要梨吃,还跟我要子弹。我都给你了吧?”满山的眼睛冒火,怒视前面的背影。
  “是的,营长。因为你优待俘虏。”老兵爽快地说。
  “给完子弹,还得再给你梨吃。我上辈子欠你钱吗?”满山恨恨的,他感觉上辈子欠这个日本老兵很多债。
  “嗷——”满山的唠叨被又一声虎啸打断了。老虎大概烦了,长白山这么安静,这两个人吵什么啊,都别吵了。老虎一吭声,满山不敢吭声了,老兵也不敢吭声了,营长和俘虏又变成伙伴关系。两人一前一后加快脚步,在一块巨大的山石下面蹲下来。两个人神色紧张,为各自的命运担忧。
  一头狍子从满山和老兵面前跑过去。狍子发觉石头下面蹲着两个人,停住脚步回头看了一下。狍子目光中闪着惊奇,好像在问,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不跑?等死吗?迟疑片刻,狍子坚决地跑进山谷深处。狍子胆小,你们想跟老虎谈谈,就留下来谈判吧。猖狂的人类……
  狍子“唰”地一闪,不见了。狍子的突然出现,狍子的匆忙逃走,都给满山和老兵巨大的压力。这是否意味着老虎距离不远了?
  老兵肯定地说:“那家伙不远了。”
  满山还是习惯地用手枪指着老兵。老兵伸出手把手枪拨拉到山谷入口:“你说子弹充足,这回有用武之地了。”
  满山脱口而出:“不多,就一颗……”
  满山说完就后悔了:“弹夹里一颗,衣兜里还有。”
  老兵装作不知,说:“还是把弹夹填满吧。老虎性格急躁,不给你时间装弹。”
  满山摇摇头,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他的家底实在太薄了。
 
  5
 
  天底下最可怕的事情是,老虎在附近,偏偏是矜持的老虎,迟迟不肯露面。人的矜持和野兽的矜持,都是用来折磨人的。
  满山和老兵在巨石下面呆了很久,一直待到无聊透顶。西天的火烧云渐渐淡了,那是夕阳留下的最后一抹灰烬。天黑了,老虎还是不来。
  满山说:“不等它了。咱们继续走,队伍不远了。”
  老兵说:“天黑了,老虎要睡觉,咱们也要睡觉。”
  满山也走不动了,决定在巨石上面宿营。巨石上面比较安全,能躲避野兽的袭击。
  满山反复跟老兵确认:“老虎不会爬树,会爬树的是猫,对吧?”
  老兵第五次告诉满山:“是的,营长,会爬树的是猫。”
  满山第六次说:“不会爬树,就爬不到巨石上来。”
  爬巨石的时候,也是老兵在前,满山在后。这个顺序能防止老兵逃跑。老兵的腿伤减轻了,逃跑的想法一定加重了,满山不得不防着点。满山用双手推用肩膀扛,老兵又蹬又爬,终于把本人和伤腿送上石头的顶部。
  两个人躺在凉丝丝的石头上面,一口酸涩的野山丁,一口枯干的蘑菇。
  “味道像北海道的烤鱼。烤鱼我最拿手……”
  “像炒肉……一根一根肉丝。”
  两人都学会了这个吃法,这个吃法赋予干蘑菇多种味道。满山和老兵都能吃到自己最想吃到的美味蘑菇了。
  老兵吃腻了烤鱼,突然吃起了寿司,还不忘记高度评价一下:“平生最美味的寿司。”
  满山还在吃炒肉,忍不住问老兵:“寿司是什么东西?瘦肉丝吗?”
  老兵摆摆手:“一种饭卷。等我回到日本,专门请你来北海道尝尝。要不,你陪我一起回日本吧……”
  说到这里,老兵突然闭上嘴巴不说了。满山也见惯了老兵的虚伪,根本没把这个邀请当回事儿。咽下一口蘑菇后,满山掏出鞋带捆绑老兵的手指和脚趾,老兵乖乖听从摆布。这是睡觉前的流程,满山和老兵都习惯了。随后,两人继续“吃”了一会儿。老兵的“烤鱼”情结太深,又回到“烤鱼”了。满山丢掉来历不明的“寿司”,继续跟“炒肉”纠缠不清,那种饭卷“寿司”对他没有吸引力。后来,一群星星也围上来凑热闹,听他俩议论食物。它们都是不吃不喝的神仙,还从来没有吃到过人间的食物呢。
  星星醒着,老兵和满山睡着了。
(未完待续)
  下期预告:日本老兵半夜逃跑,却被老虎围困。生死关头,满山是否出手相救?敬请期待下期连载。
 
 
共有0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奖励一朵小红花
验证码:74+6=? 
  所有评论仅代表读者意见,小溪流保持中立。
小溪流
Copyright © 2002-2013 湖南省作家协会小溪流杂志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链接
湘ICP 11020310  杂志社电话:(0731)8451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