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果冻 > 阅读文章
胖大叔家的森林屋
2016-7-8 11:11:09 作者:李浩特 访问:443 评论(0) 奖励红花(0)
  在我们蘑菇村,胖大叔家是最神秘最好玩的。他家有成片成片的土地,大堆大堆的蜂蜜,还有许多他亲手做的好吃的东西。当然,最吸引我们哥们儿几个的还是他嘴里经常吐出来的“森林屋”,他说那里面有许多好玩的东西,足够我们乐翻天。不过,他就是不肯告诉我们这好地方到底在哪里,急得我们呀,天天摸着他圆滚滚的肚子猜谜。
  有一天,我和叨叨、熙熙去胖大叔家玩。胖大叔看到我们又来了,露出开心的笑容:“孩子们,又来找我儿子?哟,不行不行,他得做功课呢。”我们赶紧凑到大叔身边,捏他的肚子,还使劲儿揪他耳朵:“哎呀,大叔,我们都上五天学了,累不累呀?你就让洛北北出来吧!”胖大叔捂着耳朵,呲牙咧嘴,声声求饶:“好好好,哎呦喂,你把手放下——那行,北北,齐齐他们来找你啦!”
  只听里屋发出一声欢呼,洛北北飞一般地冲出来,搂住我的肩膀。我们欢呼雀跃着,正欲到大叔家院子里玩个尽兴,却听到他对我们这些小鬼喊道:“齐齐,你们回来!”我们吓了一跳,难道胖大叔不让我们去玩?叨叨愁眉苦脸地看着我,洛北北却斗志昂扬,眉毛一挑,噘着嘴走到胖大叔身边。
  “爸,难道你不让我们去玩?”洛北北问。我们几个也不敢怠慢,赶快跑到大叔身边,给长椅里悠然自得的他捏胳膊揉腿,珍珍也乖巧地给他轻轻捶背。
  “不是不是。”胖大叔摇了摇手,“我觉得,你们几个小孩子整天在咱家院子里偷鸡摸狗,多没意思,想给你们出个玩的新点子。”
  “什么主意?”叨叨来兴趣了。
  “这个么……我家北北带几个孩子,齐齐你带几个孩子,你们玩捉迷藏。”
  “捉迷藏?”我撇撇嘴,“真没意思。”
  胖大叔倒是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听着齐齐,这次捉迷藏,不限时间,不限地点——只要在蘑菇村就行。况且,你们不想吃松饼吗?”
  “什么!松饼?”听到这个极具诱惑力的词,我们的眼神突然发亮,熙熙更是连口水都流了出来。要知道,胖大叔是个鼎鼎有名的厨师,松饼是他最拿手的点心,那味道简直一个绝!可是他不喜欢让小孩吃太多松饼,说吃多了人会笨,我们才不信呢!但胖大叔就是不给我们做,真让人无可奈何呀!就连他的亲生儿子北北央求他,他也不轻易下厨。以前大家只享过几次口福,每次还只吃了那么一丁点儿。如果能再吃到松饼,那多玩几次捉迷藏都没问题!我大喊:“大叔,我玩,我玩!”
  “吃松饼是有条件的。”大叔抠抠耳朵,“两组派代表抓阄决定谁躲谁抓。我告诉其中一组一个地方,让他们那伙儿藏到那儿,十五分钟之后另一组就去找他们。如果寻找组在两个小时内找到躲藏组,每人就可以吃到三块松饼!反之……”
  “这不公平!”我喊,“假如你告诉躲藏组的是一个特别特别隐秘的地方,我们怎么找也找不到!”
  胖大叔被我这加了许多乱七八糟词语的话逗笑了:“齐齐,咱蘑菇村才有几年历史呀?除了几块田,几座房子,还有啥?再说了,蘑菇村才一个巴掌大,何谈‘隐秘’?放心,我拿我的肚子保证!再说,躲藏组的人得在短短时间内藏好,很不容易的。这样说你总放心了吧?”
  珍珍走过来,轻轻推推我:“齐齐哥哥,你就同意吧,大叔都拿他的肚子保证了,他要是说谎,我们就戳他肚子。”
  我装作一个“思想者”,缜密思考一分钟,终于吐出一句话:“成交!”
  我们在胖大叔的指挥下,很快分好了伙。我,叨叨,珍珍一组。熙熙,北北,维嘉一组。谁都想当躲藏组,可偏偏珍珍抓到的是“寻找”。
  “好!”胖大叔拍拍他肥厚的手掌,“我宣布,比赛开始!”
  北北他们故作神秘地听完胖大叔的耳语,惊喜之余,做了一个胜利的手势,这让我感到不妙。我赶紧拍拍认真遵守规则紧闭眼睛的叨叨:“喂,大眼宝,别睡了!你说,北北那个表情是不是有点儿可疑?”
  “什么可疑?齐齐,你别总乱想。”叨叨不耐烦地闭上眼睛。
  我生气地把他眼皮拉开:“干什么干什么?真瞎了是不是?刚才熙熙听完北北说话,兴奋地一溜烟跑了,大叔告诉他们的肯定是他们熟悉的地方。即使熙熙不知道,北北也去过。”
  “我也觉得是。”珍珍细细弱弱的声音传来,我才突然想起,我们队里还有个小姑娘呢!女孩子细心,她一定发现了什么。我赶紧甩开叨叨,问珍珍:“小珍珠,你跟我有同感?”
  珍珍点点头:“我觉得,胖大叔很有可能是告诉了北北他们去往森林屋的路线。”
  等等……森林屋?
  我一拍手,几乎兴奋得要跳起来。对,蘑菇村什么地方我们没去过?唯有这个森林屋,胖大叔经常提到,我们却从没见过。如此有趣神奇的地方,一定就是北北他们的所去之地!这样,我们的搜索范围就缩小许多啦!我佩服地向珍珍竖起大拇指:“一定是!你真厉害!”
  “十五分钟到——”外边传来胖大叔慵懒的声音,我们赶紧跑出去,如飞箭一般。
  “听着,”我指挥叨叨和珍珍,“以大叔家的别墅为圆心,我们按照顺时针方向逐一排查,注意最近新增的可疑房屋、树木花草以及所有你们觉得不对劲儿的东西,我们三个要齐心协力,打败躲藏组,努力努力再努力!”
  “前进前进再前进!”叨叨及时接道。
  排查开始。我们三个人带着水和一根木棍,踏上了征程。我们首先到胖大叔家后院去搜索有价值信息。好几十头黑猪看到我们来了,都兴奋地“呼噜呼噜”大叫,吓得珍珍赶紧躲到我身后。我拍拍胸脯:“别怕,有我在呢!”
  叨叨去检查鸡鸭鹅狗的窝,他剥下一捧玉米喂鸡,它们高兴地“咕咕咕”叫着,有的竟然飞了起来,疯狂啄食。我们仔细地勘察,却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
  “珍珍,你有手表,告诉我几点啦?”我问。
  “过去二十分钟了。”她回答。
  我心里一震,我们胡乱地寻找已经浪费了二十分钟。我仿佛看到淡绿色的松饼从我眼前飘过,飘到了北北的嘴里。不行,必须改变侦查思路。我对他们说:“现在我们去青稞山,森林屋一定在重峦叠嶂的地方。它不可能在光天化日之下隐藏得如此完好。”
  “可是,他们真的去了森林屋吗?”叨叨问我。
  “不管怎么样,我们都要试一试。”我心里虽然没底,也得给队员们鼓劲儿。
  我们费了半天力气,“呼哧呼哧”地跑到青稞山脚。眼前的景色好美,连我这种不擅长抒情的人都想写两句诗来赞美了。正值夏季,山上开满了各色野花,在风中飞舞成一片花海;梧桐树叶密密地长在一起,就像一把巨大的深绿色雨伞;小光斑不时地摇晃,落在成片成片的蘑菇上。我们村不愧是蘑菇村,一个个可爱的小圆蘑菇星罗棋布,遍地都是。
  珍珍爬得脸都红了,她抹着汗问我:“齐齐哥哥,我们到底要去哪里呀?”
  露馅了……哎呀哎呀露馅了……我可不能让最崇拜我的珍珍看不起我!正当我颜面丢尽,无比尴尬之时,形势却突然峰回路转。你们猜猜,我看到了什么?
  我看到了维嘉淡粉色的发卡挂在一棵小松树的树枝上!
  “你们看!”我飞快地跑过去,摘下那个发卡,“这是维嘉的!说明他们一定来过这里!而且往上爬了!”
  我大手一挥:“同志们,继续前进!”
  越往山上爬,路途越陡峭。我的探路棍起了大作用,带着珍珍、叨叨一路爬到半山腰。就在这时,我感到脚下的一块泥土有些不对劲儿。它踩上去比其他地方更加柔软,并且,今天天气很好,这里却有些湿漉漉的。我预感到,这块土地下一定有我们要找的惊喜。
  “你们快上来!”我对以蜗牛一般速度前进的两人喊,叨叨赶紧拉着气喘吁吁的珍珍跑过来。我蹲下来,用手摁这块地:“你们看,山上的土地长满野草,没有农作物,地质应该是坚硬的,这块不大的地却特别软,野草稀疏,而且异常潮湿,还有一股香甜的味道,很不寻常。”
  “像是蜂蜜的味道!”珍珍仔仔细细地低下头来闻这块地。
  “嗯,有问题。”叨叨托着下巴,也蹲下来和我一起拍来拍去。
  “森林屋会不会就在这地下?”珍珍问。
  地底下是否有宝物?即便不是森林屋,找到其他什么东西也是一种收获!可怎么下去呢?我冥思苦想好一会儿。回头望望郁郁葱葱的山林,突然看到不远处的地上有一把铲子。太好了,真是天助我也!
  和叨叨交替挖了半小时,我们终于看到了潮湿土地下的真面目。一块青石板赫然出现在我们面前,它不算太大,但重量好像不小。我和叨叨抬了半天,也没让它移动丝毫。我们让珍珍也帮着一起抬石板,一下,两下,三下,在我铿锵有力的口号声中,我们终于把这沉沉的石板抬起来了!
  石板下,有一条幽暗狭窄的通道,里面的光照不足,看起来有点儿阴森。
  “万一里面有毒气或是怪物怎么办?”我问。
  “俗话说,最危险的地方是最安全的。”叨叨说。
  “那好吧,我们下去。”
  我拉着珍珍一步步往下迈,叨叨在前面举着一大把火柴。窄窄的通道里响彻我们“咚咚”的脚步声。在如此静谧的环境里,有点儿恐怖的感觉。我感到珍珍有点儿害怕,便轻轻安慰她:“别怕。一会儿我们就看到这里的‘庐山真面目’啦!”
  继续往前走了一段路,陡峭的楼梯消失了,展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间很大的屋子,屋子是典型的复古风格,两面棕色的墙上矗立着三道大门,每道门上都雕刻着许多鱼鳞片状的东西。
  会不会是一座迷宫?
  叨叨说:“不会是三选一,走错了门就要遭到惩罚吧?”
  我也在紧张思考着,或许这三扇门真的隐藏着什么秘密。我走到一扇门前仔细地观察,期待里面有神秘暗格出现。就在这时,我听到叨叨一声喊:“哈哈,我发现了!”
  我们赶紧跑过去。叨叨正费力地搬开一块灰色的圆状大石块,石块后面有一把钥匙,上面挂着一张纸片。
  “初露锋芒题!”珍珍念道,“请问,《巴黎圣母院》的作者是谁?A.法布尔 B.雨果 C.儒勒·凡尔纳。”
  真是书到用时方恨少!我们蘑菇村的孩子,放了学就如离弦的箭一般奔出家门,谁还有心思读书?尤其是这样深奥的图书,连书名都令人费解。
  这该怎么办?我急得直晃脑袋,依稀想起巴黎似乎是法国的首都。那么……“法”一定是这个作者的姓!法布尔!就是他!我一拍掌,大喊:“快找有法布尔的那扇门!把钥匙插进去,我们就能继续闯关!”
  “等等!”叨叨说,“我的预感告诉我,应该是雨果!”
  “什么预感不预感的!”我不耐烦道,“雨果不是一种水果吗?”
  珍珍点点头:“老师好像说过,就是雨果!齐齐哥哥,你别固执了。”
  被队员反驳不是一件光彩的事,但我的确是个白字先生,仅凭那点儿小聪明未必就对。于是,我抱着十二分怀疑将钥匙插入刻有“雨果”的那扇土黄色门,只听“咔嚓”一声,门打开了!
  “耶!”那两位不听话的队员欢呼起来。
  真是汗颜,我心虚地推开门,眼前呈现出一片充满绿意的场景。墙壁的整体是绿色的,上面点缀着满满的绿草和鲜花,画面的远处流淌着一条清清的小河,一直绵延到一片郁郁葱葱的森林里。森林大得不着边际,天空中的鸟儿若隐若现。这苍茫的美景虽然是涂上去的,却显得异常逼真美丽,我深陷其中不能自拔。珍珍拿着一个布满油漆的钥匙对我说:“哥哥,赶快过关吧,还差十分钟就两个小时啦。”原来在我欣赏美景之时,珍珍和叨叨从一块画面后挖出了通向下一关的谜题。
  此时的我早就忘了寻找洛北北他们的事儿,被这地下迷宫迷住了。尽管这里不一定是北北他们的藏身之地,但事到如今,我们的目的已根本不在于此。我想,这奇妙的屋子里一定还有许多未知的东西等着勇敢的我们去探寻。
  “披荆斩棘题,请问,‘小荷才露尖尖角’的下一句是什么?”
  我知道你又要嘲笑我们的文学素养了,在你看来很简单的题目,当时的我们可是一头雾水。这句古诗老师好像讲过,可那时我一定是和同桌大话游戏了,一点儿都没听进去。珍珍是我们班学习最好的学生,她平时认认真真地听课,她一定没问题。我和叨叨把求助的眼神投向她。她得意地笑着说:“是‘早有蜻蜓立上头’。”
  门果然顺利打开。
  又来到一间不大的屋子,我在一个小矮人装饰的帽子里找到了一把金灿灿的钥匙,上面挂着题目。
  “勇攀高峰题,”叨叨小声念出,“如果给你一个长长的假期,你还愿意天天在外撒野吗?”
  换在平时,我们这帮淘气包一定想也不想地支持在外使劲儿玩。但今天,不知怎么的,我的心里竟有些矛盾。在蘑菇村这么秀美的小村庄里度过快乐童年固然是好的,但我每天不思进取,不知不觉地荒废掉时光,连许多文学常识都不会,从前总觉得那些好孩子认真读名著时的样子呆呆傻傻,现在才忽觉可能是自己的想法太浅薄。
  我犹豫了一会儿,慢慢地说:“如果给我一个长长的假期,我……愿意少出去玩,呆在家看书,其实学知识也挺有意思的。”
  叨叨忏悔道:“我太调皮了,妈妈总让我多读书,我不屑一顾,以后不再这样了。”
  珍珍说:“总以为我自己课本读得好就是他们眼里所谓的小博士,现在我才明白,我的知识面还是挺窄的。”
  扩音器的振幅更大了,突然,里面传来胖大叔的声音:“呵呵,小鬼们,我听到你们的真心话啦!哦,不要怪我偷听,其实这里就是森林屋哦!闯关的门还有十几扇呢,以你们那点儿能力,根本过不去啊……哈哈……”他的声音很大很震耳,我们一下子兴奋起来。
  “胖大叔!”叨叨大喊,“你在哪儿啊?快让我们闯关,我们能的!”
  扩音器一晃一晃的,仿佛那边胖大叔正笑得一起一伏:“哈哈,鉴于你们如此强烈地想读书,大叔我也不能往你们的热情上泼冷水,我在地下特意设置了一个超大书屋,你们速速推开此门,往下走三个窄楼梯,遇到红色蘑菇门右拐,然后往前走,按开一个井口按钮,我们就在这儿等你们!”
  我们赶紧往目的地冲刺,按下最后一个按钮,一道缠着彩色铁链的门缓缓升起,哇!我们看到了一间巨大的书屋!书屋里有好几十个书架,里面摆满了各式各样的书籍,书散发的淡淡墨香令人陶醉,在一瞬间我竟认为它比松饼的味道还香!只见洛北北、熙熙和维嘉正如饥似渴地阅读,全然把我们三个当成空气。胖大叔正懒洋洋地倚在一个旧沙发上,大腿翘起来,正“哼哼”着呢。他挥挥手把我们招过来:“齐齐,怎么样?我这里不错吧?是不是给了你们一个惊喜呢?”
  我已经迫不及待地要进入阅读状态,但还有一件事儿耿耿于怀:“唉,大叔,这个松饼……”
  “这个嘛……”大叔胖胖的脸笑得很灿烂,“鉴于你们在如此复杂的地形下找到了这里,还有你们对书籍感兴趣了,松饼,我决定给你们做,而且以后也可以经常吃到!”
  “啊!太好啦!”我们一起欢呼起来。
  最是书香能致远。在这宽大的屋子里,每天都有小村庄里的孩子们品读芳香的文字。书,慢慢地变成了我们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东西。可爱的森林屋,愿你陪伴我们成长,一直到永远!
 
共有0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奖励一朵小红花
验证码:19+0=? 
  所有评论仅代表读者意见,小溪流保持中立。
小溪流
Copyright © 2002-2013 湖南省作家协会小溪流杂志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链接
湘ICP 11020310  杂志社电话:(0731)8451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