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花季故事 > 阅读文章
河边有棵许愿树
2016-7-8 12:35:01 作者:行者·冠一豸 访问:384 评论(0) 奖励红花(0)
    A
    去学校的路上要经过一段河湾。冬季,河水接近枯竭,河床裸露,一大片松软的沙滩成了孩子们放学后玩耍的地方。靠近河畔,有一棵苍劲古朴的大榕树。
    大榕树躯干粗大,要三个成人手牵手才能合抱,树冠犹如一把撑开的绿色大伞,敝日遮天。树下有座小小的庙宇,经常有善男信女在那儿烧香,稍矮的树枝上挂满了写有各种祈福字迹的红布条。
    林芝翼自从考上附近的高中后,就常在放学后一个人到这棵大榕树下看书。她手里捧着书,眼睛却时不时向远处张望。不远处的河滩上,芦苇丛生,一个穿白T 恤的男生正背对着夕阳坐在石头上。
    他埋着头,夕阳绚烂的余晖铺满整个河滩,也把他笼罩在其中。
    他起身,一瘸一拐地离开时,林芝翼也赶紧站起来。她很想骑上单车,骑到他身边,对他说:“袁力,坐我的单车吧,我送你回家。”
    可是她不敢,身为女生的矜持让她放不下面子。再说,她记得袁力,而袁力并不记得她。
    他们都是A 中高一的新生,两班仅一墙之隔。开学不久后,林芝翼在走廊上遇见走路一瘸一拐的袁力,愣住了。虽然不知道名字,但林芝翼记得袁力的脸,还有他左边眼角那块黄豆大的黑色胎记。
    B
    三年前的夏天,林芝翼刚随工作调动的父母来到这座南方小城。
    有一天父母上班后,在家无聊的林芝翼骑着单车一个人上街去玩。
    路上,两个染着红头发的小混混一直尾随她。他们骑着单车,把林芝翼夹在中间,朝她吹口哨,还伸手去扯她的头发,大声叫:“小美女,一个人呀?哥哥带你去玩!”林芝翼不认识他们,看到他们的打扮和痞痞的表情,吓得脸色苍白,使劲儿蹬着单车往前骑。
    其中那个穿红背心的小混混见林芝翼想溜,伸手一把拉住她的单车后座。林芝翼惊慌失措,尖叫着从单车上摔下来。
    由于车子靠得太近,红背心也跟着摔了下去,他趁势扑倒在林芝翼身上。林芝翼哪见过这种阵势,吓得缩成一团,大叫“流氓”,眼泪流了下来。听到林芝翼的叫声,路人们纷纷停下脚步。
    林芝翼穿着裙子,跌坐在地,膝盖磕出血了,长发散乱,苍白的脸上泪水涟涟。两个小混混扬起头,目光凶狠地瞪着那些围观的路人。
    “小妹子,你撞了我还敢骂我流氓?谁教你的——”红背心一声大喝,林芝翼吓得噤若寒蝉,“撞了我,你得赔钱……”
    “我看见是你们欺负她,还故意撞她。太不要脸了,两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小女生!”这时,一个脆脆的声音响起。林芝翼感激地转过头看去,那是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男生,左眼角边有块黄豆大的黑色胎记。他开口之后,其他路人也纷纷指责那两个小混混。
    “打电话报警,让警察来抓他们!”那男生虽稚气,但正义凛然。
    “想报警?”红背心说着话,走前一步,甩了小男生一巴掌。
    小男生被打后,也不示弱,猛扑了过去。大家这才看清,他的腿原来有些残疾。
    “就你还想英雄救美呀?”红背心说着,又要再度出手打人,但大家把他团团围住,一致指责。见引起众怒,红背心和他的同伙对视一眼,灰溜溜地扶起单车跑了。人群散去,林芝翼想感谢那男生,他却已经走了。
    C
    在学校再度遇到时,林芝翼想过去向他道谢,可当时旁边还有其他同学,她没勇气。不过,很快林芝翼就打听到袁力的名字了。
    “你打听他干吗?他腿有残疾,可惜了一张好看的脸。”隔壁班的女生听到林芝翼打听袁力的名字时,好奇又不屑地说。
    “你怎么这样说话呢?他又没得罪你。”林芝翼不满地打断了那女生的话,回到自己班后,她又想起袁力——袁力和三年前比高了很多,不过,还是那么瘦,眼角的黑色胎记也和过去一样,一眼就能认出。尽管已经过去三年,可她感激的心情一如当年,那时如果不是他挺身而出,她不敢想象结果会是怎样。
    她已经观察袁力好几天了,发现他喜欢一个人呆着,放学后爱到河滩上看书。他看书的样子那么投入,他凝神思索的表情、瘦削的侧脸、深邃的眸光……就连他一瘸一拐走路的样子,林芝翼都觉得那么帅气。
    “芝翼,你知道吗?听说河边那棵大榕树是棵神树,很多人在那里许愿都能实现。”一天课间休息时,同桌晓娟趴在林芝翼耳畔,悄悄地说。
    “怪不得那么多人在那儿烧香、祈福。”林芝翼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放学后,我们也去许愿吧!让树神赐给我们白马王子!”晓娟提议。她是个天真烂漫的女孩儿,喜欢韩剧,喜欢追星。
    “哪有那么多白马王子?”林芝翼笑着逗她。
    “所以才要在许愿树下许愿呀!我又不像你,那么漂亮,那么讨人喜欢。”晓娟醋意十足地嘟囔。“你也来嘲笑我?看我不好好收拾你!”林芝翼说着,伸手要挠晓娟的胳肢窝,吓得她惊叫着转身逃跑。
    D
    傍晚放学后,林芝翼早早去到河边。那天不知是什么日子,很多人围着榕树下的小庙烧香。袅袅青烟中,烧香的人站在榕树下,一脸虔诚地念念有词。
    想起晓娟说这是一棵灵验的许愿树,林芝翼双手合十,闭上眼说:“树神树神,请赐给我勇气,我要当面对袁力说声‘谢谢’!”
睁开眼,林芝翼瞟向芦苇丛,一眼就看见了他。正是袁力,他正背对着夕阳坐在石头上看书,身后芦苇摇曳,金色的霞光如火如荼。
    林芝翼心跳如鼓,脸在不觉中涨得绯红。她走下河滩的台阶,走两步,犹豫着,又一步步退了回去。
    “怎么开口呢?他肯定不记得你!”一个声音在她左耳畔响起。
    “你是去道谢的,又不丢人,去呀!”一个声音在她右耳畔响起。
    突然,林芝翼脚下一滑,她踩空了,尖叫着从台阶上摔了下去。
    听到叫声,很多人围拢过来。有个大姐扶她起来,她这才感觉到腿上钻心的痛——脚崴了。林芝翼又羞又恼,因为狼狈,也因为腿痛,她不争气地哭出来。
    “同学,是不是脚崴了?”
    林芝翼抬起泪眼婆娑的脸,一看正是袁力。她顿时觉得自己太狼狈了,怎么每次都是倒霉的时候遇见他?
    “芝翼,我来扶你。”又一个男生洪亮的声音响起,“大家都散了吧,没什么好看的,我同学不小心崴了脚而已。”林芝翼愣了一下,她还没来得及反应,一个高大的男生突然挡在袁力面前,搀扶着她的手就往岸上走。
    是周勇,林芝翼的脸红了起来。她知道周勇对她有好感,还写过几封信给她。“周勇——”林芝翼想要挣脱周勇的手,但他抓得很紧。“我送你去医院,你的脚得找医生看看。”周勇不容林芝翼再说,把她扶到自己的单车后座。
    “我的车呢?”林芝翼看着自己的单车,有点儿犹豫。
    “我帮你骑去医院,他载你,我跟在后面。”袁力跟上来,主动请缨。
    E
    医院里,面对体贴的周勇,林芝翼见袁力也在旁边,感觉浑身不自在。她叫住周勇,说着“谢谢”,又让他歇歇。
    “没事儿,我们是同学,得互相帮助。”周勇说。
    “那麻烦你了。”林芝翼说完,偷偷瞥了袁力一眼,见他正望着自己。于是,她红着脸,低声说:“袁力,也谢谢你!”
    “我没做什么,都是周勇在忙。对了,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林芝翼愣住,脸倏地变得热辣辣的:“我就在你隔壁班,你不认识我吗?”
    “我认识呀,你是你们班‘班花’嘛!”袁力害羞地笑起来。
    “谁不认识你呀,大名鼎鼎的‘班花’林芝翼!”周勇见他们聊得欢,插进话来。正说着,周勇包里的手机响了,他接完电话,急急地对林芝翼说:“芝翼,我还有点儿事,先走了。医生说你的脚无大碍,涂了药很快就会好的。”临走,周勇又对袁力说:“兄弟,照顾好我们班的‘班花’哟!拜托了!”
    望着匆匆离开的周勇,林芝翼笑着对袁力说:“这个周勇,总是风风火火的,又不知忙什么去了。”
    “我认识他,不过,在学校没讲过话。”袁力接过话茬。
    聊完周勇,两人陷入了沉默。一会儿过后,袁力说:“我送你回家吧,我能骑车。”林芝翼没有拒绝,她坐上单车后座,手轻轻拉住袁力的衣服下摆。
    “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路上,袁力一边骑车一边问。
    “我们是见过,你曾帮过我,这次你又帮了我。”林芝翼轻声说,犹豫片刻,她对袁力说起了三年前发生的事。
    “那个女孩儿是你呀?那两个臭流氓够坏的。”袁力说。
    “谢谢你。”林芝翼终于亲口对袁力道了谢,虽迟了三年,但能说出来总是好的。而且,她感觉到,袁力不像她看到的那样寡言,或许在学校,他只是因为腿疾被人排斥,不大愿意与同学交往,其实他真是个挺好的男生。
    F
    林芝翼主动在课间找袁力说话,同学们对此都有些惊讶。
    回到教室,晓娟一脸诧异地跑过来问:“你怎么和袁力走得那么近?听说,那天你在许愿树下摔倒时,是周勇送你去医院的呀,和袁力有什么关系?”
    “审犯人呀?问那么多!”林芝翼佯装生气,却还是禁不住微笑起来。
    “你的样子好像是喜欢他哟!”晓娟说着,贴在林芝翼耳畔,轻声问,“说说嘛,是不是真的?他确实长得好看。”
    见到林芝翼忸怩的表情,晓娟又问:“你不怕别人嘲笑他的脚不好吗?”
    “娟,我们是好姐妹,我不生你的气,但请你以后不要再这样说。
    袁力帮过我,我们是好朋友,没你们想的那么复杂。我很欣赏他,他是男子汉。”林芝翼一本正经地说。晓娟心领神会,随即改口:“好好好……我听芝翼的!对了,你那天在榕树下许愿了吗?”
    说到许愿,林芝翼微笑起来,怎么可能不许愿呢?她都许了好几次,当然她也算心想事成了。毕竟,她已鼓起勇气当面对袁力说了“谢谢”,而且,他们现在是好朋友了。
    林芝翼的脑海中常常浮现出一幅画面:金色晚霞铺满偌大的河滩,芦苇随风摇曳,一个少年坐在石头上,旁边有一棵枝叶茂盛的大榕树,一个长发飘逸的女孩儿正站在河畔,凝望少年,双手合十,默默对大榕树许愿……
 
 
共有0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奖励一朵小红花
验证码:44+6=? 
  所有评论仅代表读者意见,小溪流保持中立。
小溪流
Copyright © 2002-2013 湖南省作家协会小溪流杂志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链接
湘ICP 11020310  杂志社电话:(0731)8451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