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炫风 > 阅读文章
虹色茶屋
2016-7-8 12:42:10 作者:杨欣妍 访问:456 评论(0) 奖励红花(0)
    我想,我是对那家虹色茶屋里的奶茶上瘾了。
    每天下班后,我都要绕过一个卖巧克力棒的小卖部,和一家“时光慢递”邮局去那儿买一杯奶茶。不过,我听说虹色茶屋的秘密,是在上个星期天。
    那天下着大雨,我在家里拼命赶一份第二天上班时要用的材料。今天就不去了吧,要绕那么远的路,手头还剩这么多工作要做……我越这么想,就越想念奶茶的味道和颜色,一直忙到很晚的时候,看着弄得乱七八糟的材料,我拿起伞出了门,祈祷茶屋还在营业。
    谢天谢地,当我来到虹色茶屋时,里面还亮着黄色灯光。
    我把湿漉漉的雨伞放在店门口,朝店主喊道:“要一杯中杯原味奶茶!”
    虹色茶屋里,除店主以外就没有别人了,我忍不住问:“已经很晚了,这里几点钟关门啊?”
    “虹色茶屋在任何时候,为任何有需要的人敞开大门。”店主一边调制奶茶,一边答道。
    “啊,二十四小时都开放吗?”我想起,以前来的时候好像都只有店主一个人在,“谁帮您采购原料呢?”
    “原料?什么原料?”店主转过身,奇怪地看着我。
    “就是这些呀!”我指指柜台后面那些装着彩色粉末的玻璃瓶子,“比如,这种玫瑰红的粉末,让人看着就联想到朝霞,进货一定很麻烦吧?”
    “一点儿也不麻烦,这些全都是我自己做的呢!”店主笑起来。
    “自己做的?”我有点儿不相信她的话,用那些五颜六色的粉末,调制出来的奶茶味道很特别,像是混合着很多种花、青草的香气,还有谷子丰收时田野的味道……自从喝了这里的奶茶后,我经常想起小时候发生过的事情。
    “一点儿都不假,这些都是我在没有客人的晴朗的日子里做的。如果有机会,你可能会知道关于它们的秘密。”
    店主脸上露出十六七岁少女才会有的甜美笑容,压低了声音,神秘地对我说,“不过,如果你知道了这个秘密,千万不能告诉别人啊,不然就全完了!”
    既然店主这样说了,我也不好再问下去,只得接过奶茶,打起伞在雨幕里回了家。
    回家之后,我后悔没再多问点儿什么。之后再去虹色茶屋,总有不少客人等在那儿,不方便我发问——我总觉得,虹色茶屋的秘密,只该我和店主两个人知道。
    就这样,我每天都惦记着虹色茶屋的秘密,做什么都心不在焉。坐在落地窗边喝奶茶的时候,竟不慎把奶茶洒了一地,我只好拿纸巾用力地在地板和玻璃窗上擦起来。
    你猜怎么着?
    那些奶茶渍像是颜料般印在了地板和窗户上,怎么样都擦不掉,好在奶茶的颜色本身就漂亮——玫瑰红混合着丁香紫和天空蓝,那是好看的油画上才会有的颜色。还不止这样呢,当我把窗帘拉上,地板上那些彩色的奶茶渍竟然散发出淡淡的、温和的光亮来!随之而来的,还有淡淡的花香——月季的香味、五月玫瑰的香味、粉蔷薇和矢车菊的香味……这些彩色光亮混合着花香,让我感觉特别熟悉和亲切。我拉开窗帘,月亮已挂上树梢,星星清晰可见,看来明天会是个好天气。
    于是,我下定决心,明天上午,无论如何要等到一个虹色茶屋里没有客人的时候,把整件事问清楚。
    第二天一大早,我换上一条白色长裙,神清气爽地出了门。
    “请来一杯奶茶。”站在虹色茶屋的柜台前,我说。
    “今天你来得可真早啊!”这么早来的客人可不常见,店主似乎吃了一惊,停下手里的活儿,跟我打招呼。
    “因为,这么多天过去,我还是特别想知道虹色茶屋的秘密。”我忍不住直接说道。
    “原来是为了这个啊,真是难为你了。”店主看起来心情不错,她朝窗外望了望,“今天是个好天气。如果你愿意的话,你可以和我一起收集虹之光。
    不过,你可真不该穿这条裙子来,很容易染上颜色的。”
    “虹之光?”我朝外面望了望,刹那间明白了什么,“喔,虹色茶屋里的原料,是用什么东西将阳光的颜色取下来做成的吧?难怪奶茶的颜色会那么漂亮呢!”这么说着,我的心里已经涌起一种带着花香和色彩的、特别温暖的感动来了。
    “到底是用什么神奇的东西把它取下来的呢?”我迫不及待地问道。
    “就是用这个啊!”店主从柜台里掏出一个干净的白色调色盘,“唱咒语的时候,颜色便会落在这上面。如果需要奶茶原料,就把落下来的颜色晒干成粉末;如果需要颜料,就要小心了,因为从天上取来的颜色遇上水后,无论是倒在画纸上还是玻璃上,都是去不掉的。”
    说完,她便情不自禁地唱起了歌。
    “阳光里取来的彩虹的颜色,“渗进了回忆,渗进了花香,“阳光里取来的漂亮的颜色,“不管是用作原料还是颜料,“都很好用喔……”
    店主唱起咒语时,天空中像是下起了一场彩色的雨似的,玫瑰红的、丁香紫的、天空蓝的、青草绿的……那么多种颜色的水珠都从窗外和门外飞进了虹色茶屋,又“啪嗒啪嗒”地落在白色调色盘上。
    我惊讶极了,也跟着店主一起唱起来了。
    “阳光里取来的彩虹的颜色,“渗进了回忆,渗进了花香,“阳光里取来的漂亮的颜色,“不管是用作原料还是颜料,“都很好用喔……”
    唱得正起劲儿,我不经意间低下头,瞟到我原本雪白的长裙已在不知不觉中裹上了一层又一层彩色,那么神秘而又鲜艳,我高兴得快要忘乎所以了。
    我们就这么一直唱着,直到又一位客人推开店门,才停下来。那时,我的裙子已染上真正的彩虹的颜色了,白色调色盘里也盛满了漂亮的颜色。
    店主一边给那位客人做柠檬花茶,一边小声叮嘱我:“这个咒语千万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不然就再也不能从阳光里取出颜色了。这是我们家族的秘密,一代人只能告诉一个人。”
    因为唱歌的缘故,我的脸红扑扑的,正微微发烫。我一个劲儿地点头,看着客人越来越多,便起身跟店主告别,离开了虹色茶屋。
    怎么都让我想不到的是,当路人夸赞我的裙子漂亮时,我一下子就把虹色茶屋和咒语的事说了出来。并且,当我再次唱起那些咒语来,却再也没有颜色落下来了。
    我急忙去虹色茶屋找店主,那里只剩下一片茂密的、生长着彩色小花的草地,好像从来没有过那家店一样。
    回到家后,我将彩色长裙高高地挂在窗边。每当风从一角被染成彩色的玻璃窗边,轻轻吹动长裙时,我的眼前便会出现一颗颗彩色的、散发着花香的水珠向我涌来的画面……
 
◆安徽省蚌埠市第三中学 杨欣妍
 
共有0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奖励一朵小红花
验证码:25+2=? 
  所有评论仅代表读者意见,小溪流保持中立。
小溪流
Copyright © 2002-2013 湖南省作家协会小溪流杂志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链接
湘ICP 11020310  杂志社电话:(0731)8451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