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真情在线 > 阅读文章
月光依旧
2016-9-1 14:21:19 作者:赵沚琦 访问:204 评论(0) 奖励红花(0)
    蝉鸣。
    樟树的清香与热空气交融在一块儿。
    一个人走在校园的路上,低头凝思,沉重的脚步也懒得抬起。虽知时辰渐晚,我却不愿马上回家,脚下的鹅卵石隔着鞋底还能硌到脚,两侧是修剪齐整的草丛,身后教学楼的一侧有青苔爬上。
    校门在这凤凰山脚下,每天下了晚自习回家,我都会经过这条小路。路灯微弱,可我并不怕,因为头顶有月亮。
    月光虽然淡淡的,却使仲夏的热浪在心中化作一缕清风,周围的事物也多了一份明朗。
    月光照在校园里,落在安静的球场上,落在错落有致的教学楼间……好一幅朦胧淡雅的月夜图。有时候,和好朋友一起,聊着班级趣事,她突然抬头道:
    “今晚的月亮好圆啊,像你的脸!”说完,我们打闹、欢笑起来,出了校门,各自回家,唯有那份快乐久留心中。
    相比白昼,月亮下的事我总记得更清楚。
    还记得外婆家门前的那条小路,小路一侧有一排生得壮实的樟树,从树枝间隙正好能看见月亮,那是世界上最宁静的一角。
    八点多,正是晚饭后歇息的时间。全身抹上花露水后,我带把蒲扇,便和外公外婆下楼去乘凉。周围的邻居们也都出来了,外婆和那些奶奶们站在树下,边跺脚防蚊,边用方言说着这一天的新鲜事。
    那时,我总缠着外公陪我去不远处的小卖部,买一支五毛钱的雪糕吃。至今,我还记得外公用大手牵着我的小手向前走,他说话和走路都很慢,像历经人生起伏后归于平静的智者一般,跟我讲他的故事。
    日本人侵华在外公心中烙上了深深的印记,他总向我说起那个年代的炮火与温情,激动之处还会配上肢体动作。张晓风说:“人到老年还不能忘的记忆大约有点儿像太湖底下捞起的石头,是洗净尘泥后的硬瘦剔透,上面附着一生岁月所冲击洗刷出的浪痕。”我年幼时不理解这其中夹杂的苦与泪,边吃雪糕边听外公讲述他的人生,懵懂地去感受。
    还记得,月光下外公笑着对我说:“一定要好好读书啊!”
    柔和的月光洒在外公黝黑的脸上,他那被岁月打磨过的脸庞仍透出当年的飒爽,眼神也显得格外坚毅、清澈。
    我和外公沐浴同一片月光,怀着不同却同样美好的心境,想来真是感动。
    多希望能在如水又如酒的月色里一直走下去,如今却不能如愿了——外婆家门口的小路被修成了大马路,从前那些月夜中的故事,大概要成为一去不复返的记忆了吧?当然,日子也绝非白白流逝,那样的月,那样的景,那样的人,都在我心里留了下来。
    我虔诚地期望,今后某个有月亮的晚上,从前的单纯能重回我心……

◆湖南省长沙市明德中学 赵沚琦

 
共有0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奖励一朵小红花
验证码:2+3=? 
  所有评论仅代表读者意见,小溪流保持中立。
小溪流
Copyright © 2002-2013 湖南省作家协会小溪流杂志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链接
湘ICP 11020310  杂志社电话:(0731)8451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