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真情在线 > 阅读文章
爷爷小传
2016-9-1 14:25:13 作者:邹宇萱 访问:218 评论(0) 奖励红花(0)
    爷爷生于1941 年,籍贯长沙县高桥镇,当过小学和初中老师,后从事农业,拥有一套前水后山的“豪宅”,还有一块属于自己的菜园。爷爷体型微胖,但因常年干农活,显得威风健硕;斑白的头发因定期修剪,显得神采奕奕;面色红润,神采飞扬,说话时声如洪钟。
    不过,说起爷爷平生最爱的两件事情,那必是从梁山泊上的好汉们那里学来的——喝酒、吃肉。奶奶常抱怨爷爷爱喝小酒,爷爷有时候嫌她啰嗦,就让姑姑把她带到城里去玩,然后自己留在家里喝个痛快。不过,每次过节、吃团圆饭时,他又正襟危坐,告诉小辈们要少喝酒。说到吃肉,他每天必吃梅菜扣肉,吃起肥肉来一口一块,嘴微张,“哧溜”一下就下肚了。或许正是由于这个嗜好,他长出了大肚子。有时我生气地说:“爷爷,您不能这样,会得‘三高’的!”
    他却两眼一瞪:“我吃了这么多年肉,哪里得‘三高’了?老祖宗吃猪油、肥肉,一辈子都长寿!”说完,他又夹起一块肥肉,两眼一眯,愉快地吞了下去,我只剩叹气的份儿。
    爷爷的思想有些老派、保守,至少我一直这样认为,也为此而感到不满。直到有一次关于“食品安全问题是不是由有害激素引起”的争辩后,他跟我闲聊时说:“有时候长辈的观点你要听着,即使是错的也不要急着还嘴,这是规矩,我和你奶奶都是这么过来的。但如果你认为你是正确的,你可以坚持自己的观点。”此时我抬头看着爷爷那张脸,全然没有与我争辩时的威严,有的是满满的慈爱。一开始我不理解,爷爷为什么要这么固执呢?后来我从爸爸的讲述中渐渐明白其实爷爷也知道自己有时候不对,但爷爷从小接受的是“父母教,须静听。父母责,须顺承”的教育,某些思想早已根深蒂固。从此以后,我虽然仍有点儿桀骜不驯,但发表意见时总会顾忌长辈的感受,尽量尊重他们。我想:敬老尊贤是中国的传统美德,爷爷能传承,我也一定会发扬下去。
    虽说如此,爷爷还是接受过教育的,是个“学霸”。小学五年级暑假,我住在爷爷家,有一次作业做到一半跑到邻居家玩,爷爷把我领回来,问我作业为什么不写完,我只好说不会。结果,爷爷把老花眼镜一戴,翻了一遍数学书,马上给我上了一节有关分数除法的数学课。我惊呆了, 爷爷得意一笑:“ 这些有什么难的,以前我还教过初中物理呢!”说完,爷爷翻出若干年以前和毕业生的集体照,照片上爷爷的头发是黑色的,目光坚定而温和,与他所热爱的孩子们紧紧站在一起……那时,我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了他曾经教书育人的满足感与幸福感。
    今年中秋,我们照例回老家看望爷爷,他和奶奶早早地在门口的石桥边等候。
    爷爷有点儿迫不及待地带着我去他的菜园。呵!菜地收拾得整整齐齐,种着各种蔬菜:长的豆角,圆的南瓜,胖嘟嘟的冬瓜,牛角似的红辣椒,紫得发亮的茄子……都丰收在望。它们无一不在告诉我:“我们遇到了一个勤劳的园丁,生活得特别滋润!”爷爷提着菜篮,佝偻着背,左手轻轻拨开小枝叶,右手小心地采摘,汗水渗透他的衣服。每放一样菜到篮子里,爷爷都会朝我笑笑,古铜色的面庞开出一朵花。晚上,他穿着破旧的白背心、围裙,在厨房里煎猪油,笑着说:“做好了给你们一家一盆,再做一点儿给你的外公!”昏暗的灯光下,我看着他褪下威严的面庞和认真专注的眼神,悄悄擦去眼里情不自禁涌出的泪
水。他一生光明磊落,从来不做问心有愧的事情,善良淳朴是他的格调。
    我回家后,常常在梦里看到那片片生机勃勃的菜地,还有那条清澈的小河,有鸭子低飞于水上,爷爷和奶奶走在回家的石桥上,一步一步,稳妥有力,远处的山头在爷爷奶奶的身后渐渐变得矮小、模糊。而我跟在他们身后,步伐坚定,默默祈祷着永恒。

◆湖南省长沙市雅礼中学 邹宇萱

 
共有0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奖励一朵小红花
验证码:50+8=? 
  所有评论仅代表读者意见,小溪流保持中立。
小溪流
Copyright © 2002-2013 湖南省作家协会小溪流杂志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链接
湘ICP 11020310  杂志社电话:(0731)8451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