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花季故事 > 阅读文章
小鹿斑比
2016-9-1 15:01:12 作者:王东梅 访问:629 评论(0) 奖励红花(0)
    母亲在我上大学前的那个暑假去世了。
    当我的同学们正享受着高中毕业后的轻松时光,忙着旅游、参加大小派对和夏令营的时候,我正不可自拔地沉浸在丧母的哀痛里。
    母亲生前常和我去一片树林里散步,树林很深,通往一条小溪。林子里常有松鼠和野兔出没,偶尔也会有鹿的踪影。母亲走后,我常在黎明时分醒来,睡不着就披衣起床,到院子里去看逐渐淡去的月亮和星星,等到曙光初露,鸟儿开始啼叫,我就去林间散步。在婆娑的树影中,我觉得母亲并未远去。
    溪边有一排树,我常和母亲坐在树下的石块上看流水,水声潺潺,令人感到宁静安详。母亲说这条小溪令她想起《圣咏》二十三篇:“上主是我的牧者,我实在一无所缺。他使我卧在青绿的草地,又领我走近幽静的水旁,还使我心灵得到舒畅。”
    每次母亲吟诵这一段,我都觉得很舒服。
    有一次,我对母亲说:“我们给这小溪起名叫‘圣咏溪’好不好?”母亲拍拍我的头,笑着回答:“当然好啰!”那尾音上扬、带着爱宠的“好啰”至今仍在我耳边回响,那时我九岁。
    一个太阳初升的早晨,我在圣咏溪边看见几只鹿,便停下脚步,远远观望,生怕惊动了它们。它们看起来像是一个鹿家庭,有鹿爸爸、鹿妈妈,和两只头上尚未长角、身上布满斑点的小鹿,正低头喝水,尾巴竖起来,令我想起童话故事《小鹿斑比》。
    一连几天,我都在同一时间到溪边去,每次都会看见那个鹿家庭。我开始希望能近距离接触它们,这是母亲去世后第一件引起我兴趣的事情。记得小时候,有一次我们全家去日本奈良旅游,奈良有个鹿园,养着上千只鹿。那些鹿不怕人,围着游客,任人抚摸,有的舐我的手,有的嚼我的衣服,还有的用头顶我……那天,我开心极了。日本有个传说,说鹿是上帝的传信者。
白尾鹿爱吃橡果,我家院中的大橡树落了一地橡果,我可以把它们收集起来,带到溪边喂鹿。这个想法使我有一丝莫名的兴奋,那种母亲去世之后对任何事都提不起劲儿来的沮丧感稍稍淡去。
    天还未亮,我就拿着手电筒出发了。
    溪边有一片草地,延伸到树林另一头的入口处,我从溪畔开始放置橡果,每隔几步放置两颗,一路放到树林内,希望能引鹿入林。布置妥当后,我站在一棵大松树旁等待。繁茂枝叶是很好的遮蔽物,我可以从树叶间观望,却不暴露自己的身影。
    鹿儿们来喝水、吃草,发现了地上的果实,低下头来捡拾。一只小鹿走到了林子入口处,但两只大鹿忽然朝溪对面的树林里奔去,小鹿们立刻调头跟随,隐没在树丛后。“噢,天主,请你让它们明天能走进林子里来吧!”我隐隐约约地觉得,如果有一只鹿走到我近旁,就代表了上天传来讯息,让我知道日夜思念的母亲已经安居天堂。
    接下来几天,情形仍然一样。鹿爸爸和鹿妈妈只在溪边徘徊,小鹿们会走近树林口,踌躇一阵,又随父母离去。
    一定是动物敏锐的本能使它们察觉到林中有人,所以不敢前来——也许,我该放弃奢望。
    这天早上我什么也没做,傍着一棵粗树干坐下来,咀嚼着心中的失落。晨曦从树梢隙间渗入,在地上洒出点点光影,微风吹过,金色光斑轻盈舞动。我正看得痴迷,突然察觉一头幼鹿立在我身旁触手可及之处,歪着头打量我。我与它四目相接,直直望进它清澄的眼眸,心头闪过难言的悸动。
    一定是天主回应了我的渴望,把小鹿送到我面前来。这隐含的渴望我没有用言语说出,也不曾以祈祷上呈,只是个一闪即过的意念。想到母亲常说:“天主洞悉人心,对于我们的每一个思念都了若指掌。”我禁不住热泪盈眶。
    “噢,斑比。”我向小鹿伸出手,轻声说,“谢谢你来。”
    小鹿看看我,歪了歪头,转身跑开,灵活的身影很快消失在树丛里。我也站起身,踩着满地晨光,朝家走去。
 
 
共有0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奖励一朵小红花
验证码:31+5=? 
  所有评论仅代表读者意见,小溪流保持中立。
小溪流
Copyright © 2002-2013 湖南省作家协会小溪流杂志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链接
湘ICP 11020310  杂志社电话:(0731)8451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