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花季故事 > 阅读文章
谁也不是胆小鬼
2016-9-1 15:10:51 作者:默默安然 访问:489 评论(0) 奖励红花(0)
    一
    课间休息,六七个学生又在教室中间凑成一堆,玩起了“真心话和大冒险”的游戏。雏宁也是其中一个,她人缘好,只要有集体活动,大家都会想起她。
    其实那个游戏她早就玩腻了,也讨厌那些有时候显得无礼的问题和要求,不过别人叫她,她还是会去参加。
    她不想被人说成不合群,时间久了,就会像徐乒一样被大家遗忘了。徐乒此时就坐在教室最后面,认认真真看书,其他人的吵吵闹闹好像完全与他无关。
    如果向初二(二)班的学生和老师提起雏宁和徐乒,所有人的感觉应该都一样——他俩就是两极:雏宁是班长、学习委员,爱说爱笑爱表现,人缘超好,且胆子大,大大咧咧的;而徐乒虽然是个男生,但回答问题时声音像蚊子一样,还脸红,不参加集体活动,平时木讷极了,大家经常想不起班上有他存在。
    “哈哈,雏宁,该你了!‘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当然是大冒险了!”雏宁完全没犹豫。
    大家也猜到她会选这个,几个人咬起耳朵来,要知道,找个雏宁害怕的东西,太难了。
    正值盛夏,学校里树木茂盛,却闹起了虫害,别说女生,连男生都不愿意靠近树下。他们一致决定,让雏宁去抓一条毛毛虫,虽然这次狠了点儿,但设置“大冒险”的意义不就是为了看落败者慌张的样子么?
    他们都没见过雏宁惊慌的样子呢。
    没想到,当他们跟着雏宁一起来到操场边,还没反应过来,雏宁已经用两只手指捏起一条活生生的毛毛虫,伸到他们眼前。他们反倒被吓着了,几个女生尖叫着跑开。
    雏宁哈哈大笑,把虫子丢到了地上。
    “看你们还敢捉弄我!”雏宁心里得意地想。
    晚上放学,雏宁独自往车站走。旁边一条小巷里突然跑出一条大型犬,差点儿撞到她身上。雏宁吓得后退了好几步,那狗却盯着她,凑过来闻她。她吓坏了,小步往前跑——她越跑,那狗越跟得紧。
    “不要跟着我啦!啊——”雏宁对着那狗大喊,结果她一甩手,那狗大概以为她要给吃的,突然站了起来。她以为那狗要扑过来,一声尖叫,带了哭腔。
    正是放学时间,雏宁很害怕这一幕会被同班同学看到。她号称“天不怕,地不怕”,可她其实连只狗都怕,无论大小,只要是猫狗她都怕得要命。
    怕什么来什么,就在她不知所措时,突然响起了拍手声。她抬起头看见徐乒站在不远处,不是对她,而是对那狗说:“过来。”
    那狗的注意力被吸引过去,真的跑向了徐乒。雏宁看到徐乒伸出手,摸了摸它的头,从书包里翻出了一袋饼干喂它。
    完了完了,雏宁在心里惨叫,刚刚她那么丢人的样子,一定被徐乒看到了。
    不过还好是徐乒,他在班里也没什么关系好的同学,应该不会乱说。
    这样想着,雏宁决定先发制人,她气冲冲地走过去,绕过狗,站在徐乒身后,叉着腰问:“你为什么不看好自己的狗啊,突然冲出来,撞到人怎么办!”
    徐乒没想到雏宁会主动和自己说话,紧张起来,扭捏了半天才说:“这不是我家的狗……”
    “那是谁的?”雏宁看着徐乒,感到很意外,对于完全陌生的动物,他一点儿都不害怕吗?
    徐乒站在原地,左右望望,没有看起来像是狗主人的人。“应该是从谁家跑出来,跑丢了吧。”他挠了挠后脑,小声说,“我带它去四周转转好了。”
    “那好,我……我妈妈要我按时回家,我先走了!”雏宁掉头就要走,徐乒也没拦她,可她刚想往车站走,一个相熟的女生突然喊住了她:“雏宁!”
    雏宁立刻将脸上的慌张全收了起来。
    “你俩怎么凑到一起了?”那女生看到她和徐乒在一起很好奇,“这狗是谁的?”
    “碰巧遇到而已……这狗,好像是走丢了。”雏宁停下脚步,说。
    “真可怜。”让雏宁没想到的是,那女生的注意力立刻被狗吸引了,也凑上去逗弄起来,狗摇着尾巴,一副友好的样子,“去帮它找找主人吧。”
    为什么他们都不害怕,而且似乎都深谙和宠物的相处之道。可是她,即使看得出狗是很友好的,还是鼓不起勇气靠近。
    从小到大,她都没养过任何宠物。她妈妈有洁癖,家里不许有动物。小时候每次路遇猫狗,妈妈就会拉着她躲得好远,说宠物身上有细菌,而且会抓人咬人,不能靠近。慢慢地她养成了习惯,只要看见猫狗,撒腿就跑。
    但是渐渐长大之后,她发现班上有不少同学家里都养着宠物,没养的也不会害怕宠物。害怕小猫小狗好像比害怕虫子更令人匪夷所思,她羞于承认,怕大家会因此而觉得她没有爱心,也怕大家会拿家里的猫狗气她、吓唬她。
    “好……好!”雏宁改了口,装作很有兴趣的样子,“我们带它去周围转转吧!”
    好在,徐乒那么老实,没有揭穿她。
 
    二
    “今天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雏宁一进家门,就被妈妈盘问。她赶紧撒谎:“公交车半路坏了,又等了一趟。”
    她害怕说了实话,妈妈会生气。
    好在妈妈没怀疑,吃过饭,她就回房做功课。做完功课时间还早,她打开电脑,本想玩会儿游戏,突然想起有事情还没做,只好不情愿地打开了制图软件。
    她和那个女生、徐乒一起用吃的引着那只狗,在周围巷子里转了半天,也没人认领。眼见着天都黑了,那女生要回家了,她才赶紧顺着说自己也要回家。
    没想到徐乒说:“那没办法,我先把它带回家吧。”
    “可以吗?”带一只那么大的狗回家,家长不会责骂么?雏宁惊讶极了。
    “没事的。”这次,徐乒回答得很干脆。
    见徐乒这么肯定,她俩也不好再说什么。就在雏宁以为这件事终于了结时,那女生突发奇想,说:“干脆我们回去做些帮狗寻主人的告示,网上发一发,这周围贴一贴,怎么样?”
    “好。”徐乒回答得很快,雏宁被他抢先一步很不爽,立刻抢过来主动权:“交给我吧!”
    “对,雏宁对这个擅长,那你用手机拍几张照片吧!”
    雏宁的手在口袋里握紧了手机,想拍清楚必须要离得近,她可做不来。“你拍吧,我手机没电了。”她在口袋里按住了关机键,然后跟那女生说,“你拍完发给我。”
    三个人告别以后,那女生像发现新大陆一样,跟雏宁讨论:“这个徐乒,接触起来也不是那么呆嘛。”
    “是啊……”
    不仅不呆,而且有爱心,有想法,做事也干脆利落。最重要的是,徐乒知道了她的弱点,看来以后她要和徐乒套套近乎了。
    把照片导入,配好文字,她才想到自己没有徐乒的电话,于是去班级QQ群里找,发现徐乒居然没进群,也没有人知道他的电话号码。
    无可奈何,她只好先写上了自己的电话号码。
    发到网上之后,雏宁对着网上那些狗的照片发呆,很多动态图片都特别搞笑,很多评论温馨又感人。
    她越看越觉得,既然那么多人都拿猫狗当伙伴,也许她试着养一只,就不会对它们那么害怕了。
    “宁宁,别玩了,差不多该睡了。”妈妈在门外敲了敲,对她说。
    “知道了,”雏宁关了电脑,打开门,犹豫着问妈妈,“妈……我们家能不能养只宠物啊?”
    妈妈皱了皱眉头:“瞎想什么啊,快睡吧。”
    还是老样子,雏宁叹了口气,只好作罢。
    自从留了自己的电话号码,雏宁的手机快被打爆了,虽然后来改成了徐乒的,情况也没有改善很多。很多人来看了都说不是,一直过了大半个月,真正的主人才终于找上门。
    这期间雏宁心生抱怨,可徐乒呢,他家被那么多陌生人找上门,却一句抱怨都没有。狗被领走那天,他们在学校,徐乒下课时接完家里的电话,走到雏宁的课桌旁。雏宁正低头解题,徐乒就站在旁边一点儿动静也没有,直到她解完题一抬头,被吓了一跳。
    “你干什么?”
    “那个……”徐乒又扭捏起来,“谢谢你啊……”
    “不用谢。”
    “你那么怕狗,还能帮忙,真了不起。”
    “谁说我怕狗了!”雏宁激动起来,看了看周围,还好没人听到,“我只是……嫌脏而已!”
    “其实,如果是家养的,按时清洗,没有那么多细菌的。论细菌的话,人类身上也有……”
    雏宁惊呆了,这是她第一次听到徐乒一口气说这么多话,而且条理清晰。
    如果不是上课铃响了,估计徐乒还不会停。
    他真的,很喜欢动物吧。雏宁想。
 
    三
    体育课上,跑完八百米,雏宁坐在阴凉地方休息。她知道过不了多久,女生们就会来找她去打排球,环顾操场,几乎所有男生都在篮场上,或在打篮球,或在当观众,只有徐乒找不到人。她左右看看,终于发现徐乒在她背后不远处几台生锈的健身器材下面坐着,无所事事。
    真是个无趣的人呢。就在雏宁扭过头的一瞬间,头顶的树上突然一阵响动,还不等她反应过来,一个东西擦过她的肩膀,跳到地上。雏宁先是被吓了一跳,但她忍住了,直到她看到面前是只黄白色的猫时,终于惊声尖叫起来。
    她这一嗓子,刺破了操场上和谐的气氛,男生女生都停了下来,转头看她。
    大家都看到了她惊慌失措的样子,和她面前的那只小猫。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操场上爆发出一阵哄笑。雏宁站在原地,满脸通红,眼泪渐渐盈满了眼眶。
    “这么可爱的猫有什么可怕的啊,你叫那么大声会吓坏它的。”一个平日里和她关系还不错的女生走过来,蹲下逗猫,猫居然在地上打起滚儿。陆陆续续的,更多人走过来,其中还包括那天和她、徐乒一起帮狗找主人的女生,她说:“雏宁,你之前不是对狗挺好的吗?你是只怕猫,还是带毛的动物都怕啊?”
    雏宁一声不吭,跑回了教室。她从来没有被那么多人嘲笑过,原来被人哄笑的滋味那么糟。她趴在桌上哭了一场,然后想起来,从前只要徐乒一回答问题大家就会笑,大家没事的时候也会逗徐乒取乐,她也是其中之一。
    徐乒原来每次都是这么难过吗?她顿时觉得从前的自己太过分了。
    “给。”还不到下课,徐乒回来了,走过来递了一包纸巾给雏宁。
    雏宁不想让他看到自己丢脸的样子,可眼眶还红着,怎么也装不了。她接过纸巾,把头转到一边,嘟囔着说了句:“谢谢。”
    她以为徐乒会走开,没想到等她擦完眼泪、鼻涕回过头,徐乒还立在一旁。
    她眨巴着眼睛看了半天,徐乒才慢悠悠地开口:“你只是害怕,但不讨厌动物吧?”
    “我不知道……”雏宁其实不太想面对这个问题,她现在恨不得以后再看不到这些小动物,“害怕和讨厌有区别吗?”
    “当然有。”
    “什么区别?”
    “就像大家疏远我,是因为讨厌我,而不是因为害怕我。”徐乒在雏宁旁边的空位上坐下,“如果你们害怕我,在知道我不可怕之后,慢慢就不会疏远我了。可是你看,你还是和我很陌生,所以……”
    “我不讨厌你啊!”雏宁赶紧打断了他的话。
    徐乒没有想到她会回答得这么快,瞪大眼睛,不自觉地笑了。
    “既然你不讨厌我的话,不如来我家吧。”徐乒说,“只要你不是讨厌猫狗,我有办法让你克服害怕。”
    去他家?这个邀请有点儿突然,雏宁没有立刻答应。隐隐地她还是有点儿在意,她怕大家知道了她的弱点,又发现她跟徐乒走得近,会像对待徐乒一样孤立她。
    她发现,她其实很害怕孤独,如果让她和徐乒一样没有朋友,她一定没办法那么专心地学习。
    所以她犹豫了很长时间,可那段时间里她和班上同学的关系变得越来越不对劲儿,大家好像总有不想让她听到的悄悄话。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她过于敏感,她总是听到聊宠物的声音,大家聊得那么热烈、开心。
    一切的一切都像是在把她往外推。
    她持续情绪低落,连妈妈也看出来了,问她在学校里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可她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她怕说了实话,还会惹妈妈不高兴。
    上次帮狗寻主人时,她知道了徐乒家的地址,但她不清楚具体位置,于是上网络搜索,本想看一下地图,没想到搜出很多结果,都指向一处——乒乓宠物店。
 
    四
    周末雏宁一个人前往徐乒家的宠物店,她没有提前和徐乒打招呼,想去碰碰运气。而且,宠物店这种地方她没进去过,万一一进去她就浑身不自在,她还能在被徐乒发现前逃掉,不至于太丢脸。
    可她刚一推门,就看见徐乒在里面看店,他对她说:“你来啦。”
    雏宁两只手在身前紧紧握着,拘谨地站在门前,不敢往里面走。
    两侧笼子里关着不少猫和狗,徐乒身边还坐着一只大型犬,没有拴链子。
    “它叫约翰,很乖的,你可以摸摸。”徐乒说着摸了摸约翰的头。
    雏宁猛摇头,螃蟹一样,一步一步往前挪,才坐到椅子上。
    “你给我找只小一点儿的,要最乖的。”雏宁怯怯地开口。
    徐乒走到笼子前,掏出一只白色的折耳幼猫,举到雏宁眼前。猫咪实在太可爱了,有一双湿漉漉的蓝眼睛。雏宁看着它,确定了心里的想法,她绝对不讨厌它们。
    雏宁犹豫着伸出了手,碰到了猫咪的身体,猫咪一点儿也没挣扎,乖乖地被她摸。接着,她尝试着,把猫咪抱了过来。
    猫咪像个小孩儿一样,窝在她的手臂里,四脚朝天地睡着了。
    雏宁从没想过,和宠物相处会是这种感觉,就像和朋友在一起一样,但却少了人与人相处时的压力,更随意,更有安全感。
    从那之后,雏宁每到周末,一有时间就会跑去徐乒家的宠物店玩。徐乒的爸妈也见过她,当她是徐乒的朋友,对她好得很。雏宁从徐乒的父母那里得知,徐乒自小内向,不爱和人相处,宠物是他最好的伙伴。可徐乒的父母还是希望他能有真正的朋友,让他敞开心扉。
    雏宁渐渐地可以和温顺的宠物接触,虽然对大型犬还是有些害怕,但一旦它们对她表现出友好了,她也能试着去接触。而她和徐乒彻底熟悉之后,她觉得徐乒和其他男生没有什么两样,也很健谈,而且很温柔。
    可一回到学校,徐乒就变回了从前那样。
    “徐乒,起来翻译这段。”英语课上,英语老师让徐乒翻译一段英文,都是学过的词,不是很难。可徐乒翻得支支吾吾,而且声音小得出奇。英语老师喊了好几遍“大点儿声”,他都提高了一声,又低下去。
    很多同学回头看徐乒,窃窃私语,笑起来。雏宁没有笑,犹豫了一会儿,举起手。英语老师的注意力被她吸引过去,徐乒也停了下来。
    “老师,对不起,我想去洗手间。”
    “快去快回。”
    雏宁站起来,对后面站着的徐乒眨了眨眼。被她打断,英语老师也忘记徐乒翻译到哪里了,对他挥挥手,让他坐下,找了其他同学重新来过。
    “你就当班里没有其他人,只有你自己,你不是做给他们看的。”又是体育课,这次雏宁没有和其他人一起玩,而是想办法让徐乒突破心理障碍,“你只有自信,他们才不会笑话你。”
    “我就是……不习惯。”
    “你看我都可以啊!你也一定可以的!”
    正说着,从学校大门溜进来一只流浪狗,脏兮兮的,毛都黏在了一起,看起来饿极了,跟在人后面要吃的。雏宁意外地看到之前口口声声说喜欢动物的那些同学避之不及,还有几个拿起树枝驱赶它,她赶紧跑了过去。
    “你们干什么!它又没伤害你们!”
    “雏宁你还说我们,你自己还不是怕得要命。”那几个同学先是一愣,之后笑了起来。
    “谁说我怕了!”雏宁跑到大门前,非课间他们不能出门,但铁栅栏外就有小贩卖吃的。她买了两根火腿肠,让小贩从栏杆缝隙递进来,然后喂了流浪狗,还弯下腰温柔地说:“出去吧,这里不能随便进来的。”
    其他同学面面相觑,都对雏宁的转变感到惊讶。雏宁却看见流浪狗身上有块伤口,脏兮兮被掩盖着,她顾不得管那些同学,大声叫:“徐乒,过来!”
    徐乒跑过来,低头看了看,皱起眉头。他跑去医务室,借了碘酒、棉签和消炎药水,又跑出来帮流浪狗清理伤口。伤口碰到酒精可能很疼,狗挣扎得厉害,雏宁有点儿害怕,不过她没有放手。
    同学们在他俩身后围成一个圈,徐乒简单处理了一下之后,对雏宁说:“只能先这样,放学时如果它还在,我再看看能不能把它带回去处理一下。”
    “好厉害!看你手法超熟练的!你家是开宠物诊所的吗?”
    不等雏宁说话,围观的同学们纷纷对徐乒发出赞叹。徐乒十分不习惯被那么多人关注,可这也是第一回,大家主动和他讲话。
    看他支支吾吾地答着大家的话,雏宁微微笑了。
    “雏宁,对不起啊。”一个女生走到她身旁,小声说,“之前以为你害怕,还拿这个嘲笑你……”
    “我之前确实是害怕。”雏宁摇了摇头,丝毫不介意,“不过也多亏了你们,我才有勇气跨过这道坎。”
    有人说,承认自己的恐惧也是成长。雏宁这次终于懂了。
 
    五
    转眼到了初三,功课紧张起来,周六也要补课。偶尔去徐乒家的宠物店玩一会儿,成了雏宁最主要的减压方式。
    妈妈的工作很忙,周末也经常加班,对她管得并不那么严。班上的同学都说雏宁妈妈超级温柔,雏宁也这么觉得,可惜就是不准她养宠物,这怎么说都算个遗憾。
    功课太多,周日雏宁没出去,在家做作业。妈妈加了半天的班回来,看到门口有雏宁的鞋子。
    “你在家啊?”妈妈朝屋内喊。
    “在做作业。”雏宁打开卧室门,“今天……”
    雏宁愣住了,她惊讶地看到妈妈手里举着一个纸箱,里面有只巧克力色的小贵宾犬。
    “好可爱!”雏宁没忍住,扑过去抱了起来,她马上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暴露她了喜欢动物的事实,“我……”
    “我早就知道了。”
    “那这是……可以养的吗?”她期待地问。
    妈妈无可奈何地点了点头。
    什么也瞒不过妈妈——洗衣服时,她在雏宁换下来的衣服上看到了很多动物的毛发,再想起她上次的问题,心里就明白了。
    “其实妈妈也知道,家里养只动物对你有好处。人家家里有,你看着也羡慕。”妈妈第一次和她说心里话,“之前不许你养倒不全是因为爱干净,其实我有哮喘,不敢接触动物的毛发……”
    “什么!”雏宁吓坏了,她从来都不知道。
    妈妈笑说:“没关系,已经很多年没犯,小心就好,还好没有遗传给你……”
    “对不起,是我太任性了,”雏宁看着怀里的小狗,“我不养了,以后我都不会提了。”
    “没关系的。我最近查了很多资料,发现过去自己也有一些偏见。”妈妈说,“其实我还挺高兴的,没有因为自己而给你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
    过去的事情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未来。雏宁摇了摇头:“当然没有了!”
    “肩负起一个生命可没那么容易,要负责任哦。”
    “好!”
    雏宁给狗狗取名叫“乒乓”,她想要感谢徐乒,是他改变了她的生活。自从有了乒乓,雏宁最爱做的一件事,就是拿手机里它的照片给大家看,似乎再没有人想得起曾经笑话她的事情了。
    而徐乒,因为被大家知道了家里是开宠物店的,懂得很多宠物知识,经常被大家询问相关问题,人开朗了很多。
    “雏宁,上来解这道题。”雏宁刚开一会儿小差,就被老师抓住了。
    她为难地往讲台前走,听到老师问:“还有谁愿意上来?”
    没过一会儿,雏宁看到徐乒走到她身边。她愣了两秒,轻轻笑了。
 
 
共有0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奖励一朵小红花
验证码:92+4=? 
  所有评论仅代表读者意见,小溪流保持中立。
小溪流
Copyright © 2002-2013 湖南省作家协会小溪流杂志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链接
湘ICP 11020310  杂志社电话:(0731)8451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