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果冻 > 阅读文章
预言树
2016-11-9 11:23:20 作者:夏商周 访问:929 评论(0) 奖励红花(0)
  天刚刚亮,十一岁的鹿雅菲就用脖子挂着一篮最鲜嫩的涟漪草回来了。这种草的叶子长得弯弯曲曲,非常细,风一吹宛若涟漪拂动,所以叫涟漪草,是鹿人最爱吃的草。篮子里还有三条小鱼,是鹿雅菲用三支歌从熊莽莽那里换来的,她不会捕鱼,就用歌声去换。鹿雅菲把草递给卧床不起的妈妈,妈妈吃了几口,又喝了女儿熬的鱼汤,脸上泛起了红光。她逼着女儿把剩下的草和鱼吃完,然后爱怜地看着她,轻轻地叹了口气。
  这时阳光破空而来,从破窗户泻进屋里,清冷的房间一下暖烘烘的。一阵嬉笑声传来,鹿雅菲赶紧走到门口,悄悄看着一群牛人、马人、豹人、虎人、羊人、鳄鱼人、大象人、蛇人小孩背着书包,打打闹闹地上学去。
  这是北方大陆的阘(tà)非国,国民都是人头兽身,不但人脸千奇百怪,身形更加丰富多彩。
  鹿雅菲不能去上学,自从爸爸去世后,照顾妈妈的重担就落到她一个人身上了。不顾妈妈反对,她坚决退了学,幸亏有个好伙伴熊莽莽,每天放学后总是先跑进她的家,把当天老师讲的再讲给她听,所以鹿雅菲自学得很顺利。当然,鹿雅菲要拿歌声交换。
  这天下午,鹿雅菲正在妈妈的病床边和熊莽莽一起做作业,忽然外面传来镇长的吆喝声:“家家户户的小孩快出来,国王有礼物给你们!”
  两人赶紧跑出去,只见人脸猴身的镇长正站在一个马人背上,挥着鞭子,上蹿下跳地指挥一群熊人手下把一筐筐树苗从十五个马人背上搬下来。街上的孩子们“叽叽喳喳”地围上来,每人都领到一棵。
  “这是国王送给每个小孩的预言树,”猴人镇长抓起一棵树苗,狂挥着说,“它可以预言你们二十年后的样子!你们拿回家种在花盆里,一年后的今天,大家必须到王宫去,把预言树亲自还给国王,根据人和树的表现,每个人都将得到国王的奖励或惩罚。”
  鹿雅菲和熊莽莽赶紧领了一棵预言树,各自回家,种在最漂亮的花盆里。妈妈叫鹿雅菲把花盆放在自己床边。“我可以躺着替你浇水。”她说。鹿雅菲想了想,以树苗需要阳光为由,把花盆搬到了阳台上。
  那棵预言树就像一棵柑橘树,只不过叶子呈银白色,圆圆的,像一枚枚银币。叶子有多少,“银币”就有多少。风一吹,“银币”交相碰撞,叮当作响。孩子们从没见过长白叶子的树,一边稀奇一边不屑地哼哼说:“预言树本身就是神树,该长神奇的叶子,不要说是白的,就是长金的、黑的、彩虹色的,都叫平凡。”
  孩子们都小心翼翼地呵护国王的礼物,除了渴望知道未来的自己是什么样子,还生怕出闪失,无法向国王交代。鹿雅菲的小心比别人更多了一分,她比任何人更想看到二十年后的自己。
  “谁知道这棵树会怎样预言自己的命运呢?我没有上学,家境贫困,一无所有,歌唱得不好,长相也一般,右脸上还有雀斑,将来会幸福吗?”深夜里,她翻来覆去地想,最后总是一咬牙,“管他什么命,只要二十年后,妈妈还在,我们一起相依为命就好!”
  也许正是这个原因,鹿雅菲对预言树既亲又远,既珍视又淡漠,每次熊莽莽来说他的预言树又长高了长粗了叶子又变大了,她总是平静地笑一笑。
  “我长大了想当警察总长,专门抓坏人。”熊莽莽拳打脚踢地说,“我把预言树照顾得那么好,还专门捉蚯蚓给它松土,它一定会预言我当警察总长的。”
  鹿雅菲笑了笑。
  一个月后,第一棵预言树开始工作了,虎人男孩虎小猛种的预言树上,所有叶子都闪闪发光地映出了二十年后虎小猛的模样:披着将军战袍,驾着战车,冲在最前面。每片叶子就是一面镜子,叶子有多少,镜子就有多少,风一吹,镜子交相碰撞,“叮叮当当”,神光迷离,宛若月光下涟漪激荡,炫极了。
  啊,虎小猛要当将军!全镇的人都拥进虎小猛家里看稀奇、道喜,顺便把小猛家的零食吃了个精光。
  鹿雅菲和熊莽莽也去看了虎小猛的预言树,他们的树还没有“开口说话”,急得熊莽莽开始给预言树喂鱼汤吃了。
  一棵,又一棵……接二连三,镇上的预言树纷纷上工啦:猴小跳二十年后是农场主,豹如风是北方大陆短跑冠军,熊大晃是养蜂大王,牛壮壮是搬运工,蛇丽丽是舞蹈老师,马一飞是邮递员,羊媚媚是酒馆推销员,鳄追阳是厨师,象力天是伐木工,狼无边是县令,猪芸芸是菜农,猫希希是报幕员,狮震天是小学体育老师,猿飞是看管兵器库的士兵,狐姗姗是清洁工,猩默是教育大臣,天哪,老实巴交的犀小凳是卖假药的医生……
  乱套了,全镇都乱套了。满意的哈哈大笑,失望的垂头丧气,绝望的闭门不出。一夜间,孩子们的言行判若两人。见人就脸红的虎小猛开始耍弄刀剑,涎着脸皮说要为当将军做准备。猴小跳对他爸爸说:“反正是农场主,还读什么书呀,不如现在就跟你去种——”“啪”,还没说完就挨了一耳光。豹如风望着天空自言自语:“二十年后才拿冠军,那我现在还练不练呢?”牛壮壮跪在父母面前,狂打自己嘴巴,骂自己没出息,求父母体罚他。羊媚媚整天哭泣:“我的理想是幼儿园老师,怎么会去卖酒呢?我到底做了什么错事呀?”猿飞气得捶胸怒吼:“抗议!抗议!我有飞檐走壁之功,怎会是不入流的小兵?”狐姗姗拒绝上学,冲她父母尖叫:“别管我,再努力也是个扫地的!”而老实巴交的犀小凳,遭到全镇人的围攻,几天后的一个深夜,他们一家人丢下预言树,不知所踪。
  只剩下鹿雅菲和熊莽莽的预言树还没有“说话”,每天下午放学后,总有一堆小孩冲进两个人的家,看他们家的预言树变“镜子”没有。两个小伙伴忧心忡忡,不知是福是祸,他们开始期望预言树永远沉默,永远不会开花结果……
  “就这样,挺好。”鹿雅菲煎着草药,笑了笑。
  “对,就这样,挺好。”熊莽莽拍了拍圆滚滚的熊肚子,“嘿嘿嘿”地伸出手掌。
  两个好伙伴击掌大笑,笑得眼泪涟涟。
  但是预言树终究要说话的。
  犀小凳一家逃亡后的第十个晚上,一个纸团“啪”的一声从窗外扔到了鹿雅菲脸上。鹿雅菲遽然惊醒,翻身下床,打开灯,展开纸团。只见纸上写着:“我是熊莽莽,读完务必烧毁。我的预言树刚刚显人影了,我不想说,可必须对你说:未来的我,在蹲监狱。我自认是好人,怎么会变成罪犯呢?我无法接受。爸爸妈妈用异样的眼神盯着我。他们比我还害怕。镇上的人会提前杀了我的。我相信自己是好人,所以决定出逃,逃出这个被预言树控制的国家。永别了,雅菲,照顾好自己。”
  鹿雅菲大惊失色,匆匆烧掉信纸,跑出门去,只见月光下,狭长的街道像一条被掏空了的河流,空荡荡的。四处张望,哪里有熊莽莽的影子?鹿雅菲跌跌撞撞地奔向熊莽莽的家,哭着狂敲门。可怜的父母这才知道儿子逃走了。很快,镇上的人都来了,他们瞄瞄预言树,纷纷竖起大拇指说:“真是条汉子,不对同胞下手,干坏事也要出国!”他们欢迎熊莽莽的父母继续居住,可怜的父母强忍悲痛,千恩万谢。
  只有鹿雅菲在哭泣。她哭着,失魂落魄地走回家。从今以后,再也没有好伙伴了,再也没人给她捉鱼了,再也没人给她补课了,再也没人帮她背妈妈去医院了,再也没人为她绝望的人生喊“加油”了。熊莽莽——全镇最善良、最憨直、最有爱心的孩子,她最亲的小伙伴,怎么会变成坏人?打死她也不信!
  她走进屋,发现璀璨一片,母亲靠着墙瘫坐在地上,怀里抱着花盆,花盆里的预言树霞光四射,把整个陋室照得金碧辉煌。
  “宝贝,看哪,你要当女王!咯咯咯,嘿嘿嘿——”母亲望着她,在光芒深处笑不可抑。
  是的,鹿雅菲的预言树说话了,无数片圆圆的、银白色的叶子,像魔镜一样发出数不清的彩光,彩光来自镜子里的王冠,王冠戴在二十年后的鹿雅菲头上……
  鹿雅菲定定地看了一会,然后走进厨房,找来菜刀,夺过花盆,“嘭”,一下就把预言树砍断了。顿时彩光熄灭,王冠消失,预言树死了,万千白叶子变成了——冬天的黄叶子。
  母亲大哭,她是病人,抢不过女儿,只有一个劲儿地哭:“你怎么向国王交差呀?你怎么向国王交差呀?”
  “就说没照顾好,养死了。”鹿雅菲拍拍手,看着地上干枯的树苗,笑了笑说,“就这样,挺好。”
  第二天,有个小孩溜进鹿雅菲的家,发现被砍断的预言树,吓得急忙报告镇长。镇长大怒,率领全镇市民包围了鹿雅菲的家。他们拿出脚镣绳索,要绑大逆不道的小鹿人。鹿雅菲微微一笑,伸出双手平静地说:“你们绑吧。预言树说我要当女王,我不信,就把它砍了。我杀死预言树,不就是对国王效忠吗?”
  镇民们大惊失色,面面相觑,不知是真是假。鹿雅菲的母亲一个劲儿地哭着说是真的。手持脚镣绳索的虎人两手发颤,不知该不该绑。诡计多端的猴人镇长也没了主意。
  “你们相信熊莽莽会变坏吗?”鹿雅菲大声质问。
  没人回答,一片死寂。
  “豹如风,你相信你一定能拿冠军吗?”
  “我,我……”豹如风在鹿雅菲的逼视下连连后退。
  “这只是一棵树,”鹿雅菲挥着预言树的断枝说,“可是你们却把它当成了自己的命运!”
  “说得好!”突然一个声音传来,只见一架飘着“王”字旗、撑着华盖的金色马车缓缓驶来,前后左右是盛大华丽的卫队。有个声音厉喝:“国王驾到!”
  镇民们慌忙避让、跪拜。马车径直驶到鹿雅菲家门前,老态龙钟的驼人国王步下马车,对臣民们说:“每一棵预言树都留了一片叶子在王宫,从这片叶子可以看到那棵树的预言。我要找的,不是未来成就最辉煌的人,而是在预言树面前,表现最勇敢的人。为了尽快见到这位勇士,我赶了一晚上的马车。”他走到鹿雅菲身边,举起她的小手高呼:“现在,我昭告天下:子民们,拯救我们国家的人终于找到了,我死后,她就是你们的女王!”
  啊?镇民们目瞪口呆,继而欢声雷动。
  狐姗姗大哭:“早知道砍树就可以当女王,我早就砍了。”
  要是她知道接下来的事,就不会说这样的大话了。
  鹿雅菲和母亲当即被迎进王宫。国王把鹿雅菲带进御花园,指着一棵叶子正在熊熊燃烧的参天大树说:“孩子,那里写着阘非国五十年后的命运,你能拯救她吗?”
  鹿雅菲静静地走向那棵黑色的大树,准确地说,黑色的树叶没有燃烧,而是像镜子一样映出五十年后在战火中坍塌的阘非国王宫,无数暗影在火中挣扎……
  这是巫咸国的黑女巫下的诅咒,因为她路过阘非国的时候自觉没受到国王的最高礼遇,就朝御花园扔了一颗种子,种子瞬间变成大树,每一片树叶都像历史书一样昭示阘非国的毁灭。这棵树,刀砍不伤,火烧不坏,虫蛀不腐,剪掉枝叶,立即长出新的,无法摧毁。恐惧的国王秘密派出马人,四处寻找大慈大悲的白女巫。可是白女巫年老体衰,无法化解这么恶毒的魔法,就给了国王一棵长白叶子的预言树,叫他把这棵树嫁接成无数小树苗,送给全国未成年的孩子,寻找那颗在预言树面前最强悍的灵魂……
  “我有办法,”鹿雅菲转头对国王说,“但你必须答应我一个请求。”
  “我答应!”国王毫不犹豫地回答。
  “我要你立即收回所有预言树,昭告天下:预言树的预言是假的,人的命运不是由树来决定,而是由自己来写的;所有因为树的预言而自卑的孩子,请恢复信心;骄傲的孩子,请踏实勤奋;逃亡的家庭,请尽快回家;离家出走的孩子,请马上回到父母身边。最后想请你,帮我寻找最好的伙伴——熊莽莽。”
  国王立即照办。
  鹿雅菲便爬上大树,摘下一片熊熊燃烧的树叶,在众目睽睽下,笑了笑,就像吃掉生活中的苦难一般,把它吃进了肚子。
  那片树叶的断裂处,立即吐出一片新的黑叶,照样火光熊熊。鹿雅菲不慌不忙,再次摘下它,吃进了肚子,接着,再长新叶,再吃,反反复复,较量了九十九次,终于,那个断裂处再也没长新叶了。
  树下欢声四起。
  鹿雅菲吃了整整一年,才把所有树叶吃完,当最后一片树叶放进嘴里,那棵预言树就“轰”的一声化成黑烟消散了,于是鹿雅菲从高高的天空掉了下来,昏迷不醒,一直沉睡了十九年,并在沉睡中渐渐长大。
  在鹿雅菲吃黑树叶、和邪恶预言搏斗的一年里,在这个英雄女儿沉睡的十九年里,阘非国的人民各司其职,万众一心,勤学苦干,各级政府励精图治,国势蒸蒸日上,本想趁黑女巫的预言树搞乱阘非国之机大肆侵略的敌国不得不打消了念头。
  第二十年,鹿雅菲苏醒了,第一眼看到的是一个身材高大剽悍的熊人青年。那青年向她鞠躬说:“陛下,还记得吗?我是您最好的小伙伴熊莽莽,我已经当了五年的警察总长了。”
  “陛下?”鹿雅菲惊讶得翻身坐起。
  “您不知道吗?只要您一醒,就为您举行加冕典礼。”熊莽莽说,“十年前,老国王一去世,您就是我们的女王了。”
  “哎呀,原来预言树的预言是真的。”鹿雅菲站起身,不好意思地笑着说。
  “也是假的。”熊莽莽拍了拍肌肉强健的熊肚子,“嘿嘿嘿”地伸出手掌。
  两个好伙伴击掌大笑,笑得眼泪涟涟。
  旁边,有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在轮椅上哭了,那是鹿雅菲的母亲,她为了等到女儿醒来,也祭出了最强悍的意志,活到了现在……
 
共有0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奖励一朵小红花
验证码:88+6=? 
  所有评论仅代表读者意见,小溪流保持中立。
小溪流
Copyright © 2002-2013 湖南省作家协会小溪流杂志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链接
湘ICP 11020310  杂志社电话:(0731)8451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