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梦幻童话 > 阅读文章
金银小剪
2016-11-9 11:24:13 作者:陈安卡 访问:751 评论(0) 奖励红花(0)
  “麻莉莉,你最好出去玩一下。”
  麻豆豆浑身是汗,拿起杯子“咕噜咕噜”直灌水。
  麻莉莉瞥了他一眼,鼓着腮帮不说话,心里“哼”了一声:瞧你昨天哭得稀里哗啦的,说什么都不愿意离开城里,今天在外面转了一圈,交上新伙伴,啥都忘了。
  “姐,我还是想回去的……”麻豆豆看出她的心思。
  “那我们继续抗议啊!才不要呆在这儿。”麻莉莉这些天都在和爸爸妈妈闹别扭。
  窗外传来叫唤声,麻豆豆挠挠头:“他们在等着我去玩呢!”说完,便撒腿跑了。
  “唉!”麻莉莉叹了一口气。
  麻太太从工作室出来,笑着说:“亲爱的,慢慢你会习惯的。”她走到窗边,赞叹道:“天多蓝呀!”
  麻太太总是没完没了地赞美天空,赞美云彩。晴天她会陶醉,阴天她不忧愁,雷雨天她也没有惊惧,所有的天气在她眼中都妙不可言。
  窗外的天蓝得深邃,平静得犹如一面镜子,要是在城里遇上这样的好天气,麻薯先生和麻太太早就“咚咚咚”跑上天台,赏天空去了。
  见麻莉莉一脸纳闷,麻太太惬意地说:“在乡下,这样的好日子多着呢!”
  麻薯先生是一名了不起的服装设计师,而麻太太则是一名非凡的裁缝,两人强强联手,做出的衣裳令人惊叹。他们的作品设计巧妙,而且绝不会是中看不中用的花架子,穿上的人都能切身体会:麻薯夫妇用的是世界上最好的布料!
  “这儿的空气多好啊!”麻薯先生也出来了,“很快,你会发现这里的好!”他已经受够了城里糟糕的空气。
  麻莉莉撅撅嘴:“很抱歉,暂时没发现!”离开亲密的老师同学,告别熟悉的街道店铺,感觉就像一棵被移植的树,剪掉了枝条,截断了根,硬生生地搬到另一个地方。
  不一会儿,麻豆豆回来了,他满头大汗,一身湿透了。
  “孩子们,想吃点什么?”
  “雪糕!”麻豆豆和麻莉莉异口同声。
  “我看看,”麻太太望了望窗外,“行!没问题。”
  “我不要棉花糖!”麻莉莉不忘加一句。麻太太常常会用棉花糖代替说好了的雪糕。
  麻太太跑进工作室翻了翻东西,然后拿着一个呼啦圈,“咚咚咚”跑上天台,“砰”的一下把门关上。好一会儿,她下来了,快手快脚跑进厨房,“砰”的一下把门关上。
  麻薯夫妇一向这样神秘兮兮,孩子们都见怪不怪了。
  “吱”的一声,门开了,麻太太笑着出来了。
  不是一脸抱歉,是笑,“是雪糕!”麻豆豆高兴得蹦了起来。
  “耶!”憋了一天的苦瓜脸,麻莉莉终于笑了。
  麻太太摆好四个碟子,折回厨房端出一大碗雪糕。
  麻莉莉迫不及待尝了一口。
  “怎么样?”
  “好吃好吃!”麻豆豆吃得不亦乐乎。
  “比以前的好吃一百倍!”麻莉莉故意吧唧两下嘴巴。
  “那当然,你看看这儿的云,”麻太太顿了一下,“这儿的空气……一切,多么好呀!”
  “好的环境,就是最优质的资源哦!”麻薯先生破天荒吃了两碟。
  幸亏还有雪糕!不然,麻莉莉感觉糟糕透了。
  乡村生活正式拉开帷幕!
  麻薯夫妇似乎更忙了,忙着设计衣服,忙着观赏天空,而顾客一个不见少,为了量身定做衣服,有些人不惜路途遥遥,从城里赶过来。
  麻莉莉呆在家里看书听音乐,偶尔被爸爸妈妈“狠狠”遣出家门,她至多走到村头便折了回来。麻豆豆倒好,没几天便和村里的小孩打成一片,他的每一天像闪电一样过去了。
  就这样,暑假过去了。
  “至少有一点是好的,”麻太太总结说,“你们夜里睡得特别香!”
  麻莉莉压根儿没发现,为了对抗新环境,她耗了不少精力。
  麻莉莉和麻豆豆顺利进了附近的乡村小学。
  第一天放学回来,麻豆豆欢快得像只八哥,嘴巴“劈里啪啦”说个没完,一切都是新鲜的,学校像黏胶一样吸引着他。相反,麻莉莉却窝了一肚子闷气,作为城里来的孩子,自以为见多识广,没想到,她知道的别人都知道,她不占一点儿优势。
  爸爸妈妈不断安慰、鼓励她,可麻莉莉的心情就是不见好转,在学校里,她甚至可以一声不吭度过一天。
  情况似乎一天比一天坏,终于有一天,麻莉莉一进家门,把一沓东西摔在了沙发上。
  “怎么啦?老是乱发脾气。”
  “你看看,多难看!”麻莉莉虎着脸。
  “校服啊……”麻太太拆开包装,仔细瞧了瞧,眉头一皱:衣服的颜色和款式不对眼儿。
  “我不穿这么难看的衣服!”
  麻太太用手摸了摸布料,眉头皱得更紧了。
  麻豆豆回来了,“砰”的把书包一扔,走到妈妈面前,乐颠颠地展示刚换上的新校服。
  “这哪里是小码,穿起来像个灯笼似的!”麻太太嘟囔,“码数不对,这衣料夏天穿了,不透气,还要长痱子哩……”
  麻莉莉一听,心里倒高兴了:你们都说这里好,现在知错了吧。
  傍晚,吃完晚饭,麻薯先生郑重宣布:“我跟学校商量好啦!新校服由我们家免费提供!”
  麻莉莉心里“咯噔”一下,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大声说:
  “爸爸,我们学校两百多人!”
  麻薯先生说:“我知道,明天就去学校量孩子们的尺寸。”
  “我估摸一下,”麻太太掐指算了算,“十天后,你们就可以穿新校服啦!”
  “怎么可能?”麻莉莉心想爸爸妈妈一定是疯掉了,虽然他们才华出众,可十天内做出两百多套衣服,实在太疯狂了!
  “一切皆有可能!”麻薯先生神秘地笑了笑。
  从这天起,麻薯夫妇更忙了,他们忙着上天台,忙着“哒哒哒”开动缝纫机,从星期一忙到星期四,终于,他们决定消停半天,外出散心。
  麻莉莉盼来了星期四的手工课,听说是剪纸,她高兴坏了,这可是她的拿手活儿。
  “见到我的剪刀吗?”
  麻豆豆回答:“没看见!”
  麻莉莉搜了老半天,也找不到她的手工小剪刀。迫不得已,她推开了爸爸妈妈工作室的门。
  “姐,你不要进去,爸妈知道了,会骂的。”
  “不管了,没剪刀上不了课。”
  麻莉莉翻了翻大长桌,找到几把大剪刀,可是不适合用来剪纸。裁缝机上的那把也不够小巧。
  “姐,好了吗?要上学了。”麻豆豆在催。
  火烧眉毛了,麻莉莉急得团团转,慌乱拉开一排抽屉,突然,她眼前一亮,最后一个抽屉里躺着两把小剪刀,一把金晃晃,另一把银闪闪。
  “真漂亮!”麻莉莉顾不着多想,抓起银色小剪就走。
  说也奇怪,这把剪刀碰着纸,就像滑过空气一般,顺溜溜的,毫不费劲儿,而且它似乎还是一把和心灵相通的剪刀,花纹和图案就像麻莉莉想的那样,漂漂亮亮地出来了。
  麻莉莉大放异彩,同学们蜂拥过来欣赏她的作品,她一口气替每人都剪了一张。
  直至回家,麻莉莉还舍不得放下剪刀,她剪呀剪,一幅接着一幅,麻豆豆乐不可支,把剪纸全贴到窗户上。
  麻薯夫妇回来了。
  麻豆豆拿着一张剪纸,冲向他们说:“漂亮吧?姐姐剪的!”
  “还真漂亮。”麻太太笑着赞赏。
  “多亏了这把剪刀!”麻莉莉得意地晃了晃剪刀。
  “什么?”麻太太一看,傻了眼。
  “谁让你乱动东西了!”麻薯先生生气地夺过剪刀。
  “糟了,一定剪坏了!”麻太太疯了似的跑进工作室,拿起呼啦圈往天台跑。
  麻薯先生厉声喝道:“还有一把呢?”
  麻莉莉脑袋“嗡嗡”直响,她从没被爸爸妈妈这般凶过。
  “不知道……”麻豆豆声音比蚊子还小。
  麻太太没精打采地从天台下来,一脸沮丧:“钝掉了,剪不动了。”
  “瞧你们干的好事!”麻薯先生凶巴巴,眉毛都竖起来了。
  “不是我干的。”麻豆豆哇地哭了。
  “我哪知道不能用。”麻莉莉心里委屈。
  “不知道就别乱动!”
  麻莉莉“吧嗒吧嗒”掉眼泪,冲他们吼:“这不让我知道,那不让我知道,你们一堆秘密!”
  “还不认错!”麻太太气呼呼的,“以后,你们别想吃雪糕了!”
  “才不稀罕。”麻莉莉跑进房里,“砰”一下关上门。
  整个晚上,麻薯夫妇顾不上孩子们的情绪,他们忙着联系能工巧匠维修宝贝剪刀,谢天谢地,最后终于找到了一位老匠人,他们连夜把剪刀打包寄了出去。
  安静下来,麻薯先生和麻太太轻轻推开麻莉莉的房门。
  “还生气吧?”
  麻莉莉躺在床上不做声。
  “是爸爸妈妈不对,不应该瞒着你们,”麻太太说,“以后啊,说好了,我们一起分享秘密。”
  麻莉莉闪着泪光点点头。
  麻薯先生打趣说:“幸亏没用金剪刀,要不然,你们的校服没戏啦!”
  接下来的日子,麻薯夫妇忙得不可开交,屋子里一叠一叠垒着衣服,都快要变成制衣厂了。
  星期天,麻莉莉和麻豆豆起了个早,见爸爸妈妈端端正正坐在餐桌前,他们冲上去一看,却发现桌面上只有一个呼啦圈、一条布袋和金银两把剪刀。
  “今天我们去给万奶奶送衣服。”
  “寄过去不就行了吗?”麻莉莉记得万奶奶,在城里每次她来取衣服,身上总兜着两块糖。
  “这一次我们想亲自送过去……”麻太太有点儿伤感。
  “来回要半天呢!”麻薯先生说,“所以,我们有重要任务交给你们。”
  一听到任务,麻豆豆和麻莉莉来神了。
  “天气预报说,明天起,连续几天都是阴天,还要下雨,可是,校服要用的蓝色布料不够。你们今天哪儿都不要去,留在家里帮爸爸妈妈收布料。”
  吃完早餐,麻薯夫妇拿起剪刀、呼啦圈和布袋,领孩子们上了天台。
  “天好蓝啊!”麻薯先生侧身双手抓紧呼啦圈,对着天空。
  麻太太拿起金剪刀,在呼啦圈里横着剪了一刀。
  “剪空气?”麻莉莉看糊涂了。
  麻太太伸手轻轻一拉,一层蓝色的像纱一样的东西,便出来了。
  变魔术一般,麻莉莉怔住了。
  “来,试着拉一下。”
  麻莉莉试了试,这东西似乎比空气多一点点存在感,柔柔的,比纱还轻。
  麻太太把它剪断,折叠几下,放进布袋里。
  “布在哪儿呀?”麻豆豆开始不耐烦了。
  “仔细瞧好了,天空就是布料。”
  “我们得把它剪下来。”麻薯先生把呼啦圈交给麻豆豆。
  麻太太说:“豆豆,对准蓝天!就这样,很好!”
  麻莉莉小心翼翼接过金剪刀,轻轻一划,“嗤”的一声响,呼啦圈对着的天空出现了一道浅浅的口子,她伸手一拉,那些“布料”被扯了出来,“好神奇!”
  麻太太说:“呼啦圈不能老对着同一个地方,不然,出来的布颜色会很淡。”
  “装得差不多了,就把袋子背下去。”
  下了天台,回到工作室,麻薯先生拉开大柜子,把“布料”放进去:“这样搁上一天,它们就成了布。”
  麻莉莉终于明白,为什么爸爸妈妈老爱往天台上跑,爱观赏天空,不放过任何一朵彩云,为什么下来时总背着一个大布袋了。
  麻薯先生问:“清楚了吗?”
  “要一整天吗?”活儿挺新鲜,不过,麻豆豆怕自己耐不住。
  麻薯先生摸摸他的头:“好好干,辛苦啦!”
  刚要出门,麻太太忽然想起了什么,她拍拍脑门:“哎呀,差点儿忘了,还有银剪刀!”
  他们匆匆交代了银剪刀的用法,便出门了。
  麻豆豆和麻莉莉,一人支着呼啦圈,一人使剪刀,忙开了。
  太阳渐渐升高,他们的脑门渗出了细细的汗珠。
  “姐,我口渴!”
  “歇一会儿,喝口水!”转念一想,麻莉莉眼珠子一溜,“想不想吃雪糕?”
  “想!”麻豆豆可高兴了。
  麻莉莉眯着眼睛,满天空找白云,“就这朵吧!”她让麻豆豆用呼啦圈对着那朵云,掏出银剪刀,就着云剪了一块白色薄片。
  “这能吃吗?”麻豆豆很是怀疑。
  麻莉莉照妈妈说的那样,把薄片放进碗里,加上一点水。一会儿工夫,碗里冒烟了,薄片涨起来,变成了一团棉花糖。
  麻豆豆眼睛眨也不眨,看呆了:原来,妈妈的棉花糖是这样来的!
  麻莉莉有点儿不满意:“我们再找厚点的,这云太薄了,只能做棉花糖。”
  以前要是妈妈弄出棉花糖,麻豆豆会不高兴,可是今天他吃得津津有味。
  弄了十几团棉花糖后,他们终于迎来了第一碗雪糕。
  就像麻太太说得那样,没有银剪刀,单用金剪刀干活儿,会失掉很多趣味。麻莉莉和麻豆豆虽然不懂,但他们用金剪刀干活累了,会立马想起银剪刀。
  吃罢雪糕,他们继续干活,这一天,来来回回,楼上楼下,麻莉莉感觉把一周的运动量加起来,也不过如此!
  天色越来越沉,蓝色褪去了。
  “要不要尝尝那朵云?”麻豆豆咂吧一下嘴唇。
  土黄色,不对!是褐色。麻莉莉想象不出会是什么东西,但她乐意冒险。
  加了点水,云的薄片没动静,再加,再加,加了满满一碗,薄片融化了。
  麻豆豆迫不及待尝了尝,一个劲儿地说好喝,味道很熟悉却一时说不出来。
  麻莉莉尝了一口,惊喜地说:“是巧克力!”是又香又浓又甜的巧克力。
  他们累极了,回到沙发上,坐了一会儿,便挨着睡着了。
  麻薯夫妇回到家,轻手轻脚的,生怕吵醒姐弟俩,他们走进工作室,拉开柜子——里面塞满了蓝色的布料。
 
共有0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奖励一朵小红花
验证码:49+1=? 
  所有评论仅代表读者意见,小溪流保持中立。
小溪流
Copyright © 2002-2013 湖南省作家协会小溪流杂志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链接
湘ICP 11020310  杂志社电话:(0731)8451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