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真情在线 > 阅读文章
姐,对不起
2016-11-9 12:43:35 作者:孔嘉倩 访问:734 评论(0) 奖励红花(0)
    我拿着英语书站在宿舍门外,看着蹙眉不悦的生活老师,一时间无言以对。
    宿舍熄灯后,我还在晒衣服。当我准备上床睡觉时,一束光照在我身上,我就这样被“请”了出去。生活老师先去教育其他学生,让我站在门口等着。
    看着她喋喋不休的样子,我百般无趣,拿了本英文书专心致志地默念单词。
    “知道哪儿错了吗?”她走过来问我。说实话,我并不喜欢这个二十岁出头的生活老师,她有很多不经意的举动让我不满。
    “没什么好说的,错了就是错了。”我双手合抱在胸前。在宿舍的时候,我已经和她解释过,我打扫班级卫生,回来时已经快熄灯了,所以耽误了时间,她却仍让我罚站。我从小就有一个这样的观念:错了就是错了,无论有什么理由,都难逃惩罚。所以,我希望她让我写一份检讨,然后让我回去睡觉。
    “你是不是认为,随便我怎么罚,你就是没有错?”她的眼中饱含怒火。
    这时,舍友有意帮我解围,大声说:“好吵啊!”
    生活老师瞪了我一眼,对我说:“跟我走,别吵到别人睡觉。”
    我跟着她走到宿舍尽头,窗口吹来习习凉风,伸手摸一下发丝,还是湿的。
    一想到最近有些下滑的成绩,我心中一股莫名其妙的不耐烦升起来。
    “我看你以前是很乖的,怎么现在这么倔?”她惋惜地摇了摇头,“或许是我以前没有好好观察过你。”我低头不语,只觉得此刻好累。
    “我从你们班主任那里了解过,班主任说你很乖。”她有些疲惫地说,“你暑假时将笔记本和手表放在床上,没带回家,也是我帮你保管的。开学时看到你爸爸那么紧张你的笔记本,连手表摔在地上都说没关系,手表摔坏了可以再买,只要笔记本找到就行……我感动极了,我爸爸从来没有这么关心过我的学习!”
    听到她这么说,我不由自主地抽噎起来。
    她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我也大不了你们多少岁啊!对于我来说,你们就是我的小妹妹们。我管你们是希望你们好啊。”她摸了一下我的头发,拿来一条毛巾,帮我擦干。
    我这时才明白,原来她让我站在窗口旁边,是想让我的头发快点儿风干。
    “我现在还没毕业,周末还要学习。”她娓娓道来,“我刚出校园时性格也是你这样,结果丢了工作。成为你们的生活老师后,每次因为你们的问题而去教导处的时候,我的态度都很好,上级领导也满意。你要记住,就算你做错了事,态度一定要好,这样才能给人留下好印象。”
    她还告诉我,我们纪律不好,所以她经常被上级领导训话;每次给我们开会时她都会强调纪律,但很多学生还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依旧我行我素;下星期有领导来检查纪律,所以她从今天晚上开始严抓;她一整天基本上没有空余时间,大量工作等着她……
    她有些伤感地闭上眼睛:“我一直不喜欢你们叫我‘宿管’,这样叫多显老啊。我希望你们叫我‘老师’或‘姐姐’,哪怕像初一学生那样叫我‘小欧欧’也行。当初我来这里应聘舞蹈老师,结果资格不够。他们说缺一个生活老师,我当时想,我就先当着生活老师,等考到教师证再来应聘舞蹈老师。”
    “你的头发也干了,回去睡觉吧。”她露出笑容,那里面包含的东西太多。
    我刚跨出第一步,心中升起愧疚,回过头去一把抱住了她:“姐,对不起。”
    她管理宿舍这么困难,我却还给她添麻烦,真是错了。
    她也抱住我,热泪盈眶,送我回到宿舍,温柔地对我说:“晚安。”
    看着她渐渐远去的背影,我泪如雨下,心中默念:“谢谢你,姐。”
 
    ◆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学附属中学花都实验学校 孔嘉倩
 
共有0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奖励一朵小红花
验证码:74+3=? 
  所有评论仅代表读者意见,小溪流保持中立。
小溪流
Copyright © 2002-2013 湖南省作家协会小溪流杂志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链接
湘ICP 11020310  杂志社电话:(0731)8451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