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果冻 > 阅读文章
你好啊,蜥蜴米兰达
2016-11-9 13:44:00 作者:蓝兔子 访问:330 评论(0) 奖励红花(0)
  米兰达第一次害怕黑夜的到来。
  她紧张地站在窗前,又喝干了一大杯清水,看着太阳一点点坠落天际,她拼命抵抗着骤然袭来的昏沉睡意。可那睡意像是一阵无法抵御的寒风,吹着她、拖着她,一直坠入到无穷尽的梦境中……
  米兰达睁开了眼睛,在梦里,她又一次变成一条鳄鱼,一条生活在非洲的尼罗鳄。
  她环顾四周,发现自己还是藏身在那片被太阳晒枯的草丛中。烈日灼烧着大地,即使躲在草丛里,干渴、高温、饥饿还是轮番折磨着米兰达,她的头昏沉起来,眼前枯黄的草也开始变得模糊,米兰达想着自己大概是熬不过今天了。
  “可恶,白天明明喝了那么多水,居然一点儿用处也没有。”她有些泄气地想起了罗恩,“明明答应了罗恩要成为草原之王呀,这下要丢脸食言了。”
 
~1~
 
  罗恩是只九个月大的角马,米兰达第一次在梦境里变成尼罗鳄时,第一个跟自己说话的家伙就是罗恩。
  “你在干吗?”那时候的罗恩好奇心比整个非洲草原还要大。
  “我啊?我在努力站起来呀!”布兰达当时正在拼命折腾自己的两条后腿,想要支撑起整个身体,找回一点儿做人的尊严。
  “你是蜥蜴吗?”罗恩抬起一只脚,轻轻地踩了踩米兰达的脑袋。好不容易才抬起了半边身体的米兰达重重地摔回泥地里,半天也没了动静。
  “你还好吗?”罗恩低下头用嘴巴拱了拱快被稀泥淹没的米兰达。
  “不好,很不好。”米兰达挣扎着爬出了泥地,她彻底放弃了对直立行走的执着,接受了自己由一个美丽少女变成一只丑陋鳄鱼的残酷现实,反正只是在做梦不是吗?她抬眼看了看这只敢来跟自己搭讪,并且糊了自己一脸泥的家伙。“你是食草动物吧?”米兰达冲着他亮出自己锯齿状锋利的牙齿,“大声尖叫着逃走吧,因为我马上就要撕裂你的脖子了!”
  “可你根本够不到我的脖子呀。”小家伙晃了晃脑袋,毫不客气地说出了这个现实。
  米兰达沉默了一会儿,决定离这个小家伙远点儿,找个安静的地方打发时间。可小家伙没那么容易放过她。
  “嘿,蜥蜴,我叫罗恩,你叫什么名字?”小家伙腿长,一步跨出去够她爬五分钟,米兰达根本甩不开它。
  “我不是蜥蜴,我是鳄鱼。知道吗?特凶残的尼罗鳄,一口就能吃掉你的那种!”
  “哦,我叫罗恩,你叫什么名字?”
  “……米兰达。”
  “蜥蜴,你是女孩子呀!”罗恩惊讶得都要跳起来了。
  “是啊是啊,看不出来是吧。”米兰达终于爬出了泥地,还没来及喘口气,肚子就“咕噜咕噜”地叫了起来。
  “米兰达,是你的肚子在叫吗?你饿了吗?”
  “不,我一点儿也不饿!”米兰达斩钉截铁地回答,可肚子越来越大的叫声让她说的话毫无说服力。
  “你等着,我请你吃好吃的。”罗恩说着“笃笃笃”地跑远了。
  时机正好,赶紧开溜。只是无奈腿太短,米兰达还没爬出两步,罗恩就驮着一大捆嫩草“笃笃笃”地跑回来了。他抖着身子把草丢在米兰达眼前:“尝尝吧,可嫩了!”
  米兰达已经全盘接受梦境的情景设置,她想要强调自己可是凶猛的食肉动物尼罗鳄,不过想到自己现在饥肠辘辘,又没勇气尝试生肉,在这片草原上,眼前的嫩草大概是最好的选择了。她闭上眼睛,狠狠地咬了一大口,没想到味道居然意外的不错。
  罗恩也低头吃了一口:“好吃吧?”它得意地冲着米兰达甩了甩尾巴。
  “你是羊吗?”米兰达满嘴青汁地问道,她总觉得罗恩的样子是她熟悉的某种动物。
  “我是角马罗恩,”它用嘴巴拱了拱米兰达,“你好啊,蜥蜴米兰达。”
  吃人嘴软,米兰达决定礼尚往来,她迟疑地用嘴巴碰了碰罗恩:“你好啊,角马罗恩。”
 
~2~
 
  从那天开始,米兰达每天晚上都会做梦。在梦里,她是一只跟角马生活在一起的尼罗鳄。
  “天还没有黑,我藏在这里会被你们族群发现的!”米兰达挣扎着想要从嫩草堆里爬出来。
  “不会的,相信我。”话没说完,罗恩又在米兰达身上丢下一捆嫩草。米兰达被压回了原地,决定不再挣扎,认命地窝在草堆里吃起来,不时瞥一眼在眼前来回打转的罗恩。
  小家伙明显有心事的样子,米兰达嚼着美味的嫩草,听着身边的罗恩叹出第三十五口气,决定看在嫩草的面子上扮演一下温柔的知心大姐姐:“罗恩,你心情不好?”
  “那个,米兰达你知道的,”罗恩心不在焉地用前蹄踢踏着眼前肥美的嫩草,鬃毛低垂着,看上去没有半点精神,“前天是我第一个发现鬣狗群的伏击,大家才有惊无险地躲过偷袭,族长为此还特意表扬了我!”
  “是的是的,罗恩超棒的!”米兰达有点儿怀念自己作为人类时弯曲自如的手臂,那样的话她就可以拍拍眼前这个小家伙沮丧低垂的脑袋了。
  “就是啊,那为什么过几天的大迁徙,我还要跟那些小孩子一起走在最中间,连巡查放哨都不行。”罗恩的长腿不耐烦地踢踏着,看得米兰达羡慕不已。她把嚼碎的嫩草咽了下去,顺便把“因为你也是个小孩子”这句话咽了下去。
  “大迁徙?旱季要来了吗?”布兰达想起了自己看过的相关纪录片,旱季会在每年的7月降临这里,数百万计的角马会追寻着雨水展开一场3000多公里的长途迁徙。
  “是啊,你闻闻看。”罗恩扬起头,深深地呼吸。
  “闻?”米兰达疑惑地从嫩草中探出脑袋,学着罗恩的样子深深地呼吸。啊,她嗅到了,她果然嗅到了尘土袭来与雨水离去的气息!
  “大家都说大迁徙是草原上最伟大的冒险,只有最出色、最幸运的角马才能活着回到这片草原,”罗恩孩子气地凑向米兰达,“我听说,族长大人就是因为经历过好多次大迁徙,才会成为族长的。米兰达你说,我要是在这场迁徙中特别出色,是不是就不会被当成小孩子了?”
  “当然了!”米兰达冲着他眨了眨眼睛,决定不去思考“这么危险的迁徙,你能平安回来吗”这个问题。
  “可你怎么办啊?”罗恩一脸忧愁地看着米兰达,“旱季来了,就算是蜥蜴也需要迁徙吧?你腿那么短,什么时候才能爬到呀?”
  “我不是蜥蜴,”米兰达翻了个白眼,“我说过很多次了,我可是只纯正的尼罗鳄。”她蹒跚挣扎着从草堆里爬出来,“我可是能成为草原之王的尼罗鳄,小小的旱季算什么!”
  “哪有喜欢吃草的草原之王?”尼罗低下头,米兰达动作娴熟地爬上罗恩的背,躲到了他的鬃毛下面,“喜欢吃草有什么错,听说暗黑森林有个爱吃糖的狮子,还不是一样成了丛林之王。”
  罗恩驮着米兰达朝河流走去:“我说米兰达呀,要不然你跟我一起去马赛保护区吧,我听大人说,那里的嫩草更好吃哦!”
  “我考虑考虑吧。”米兰达打着呵欠,懒洋洋地回答。
 
~3~
 
  大迁移终于开始了,跟其他角马沉重忐忑的心情不同,罗恩简直是兴高采烈的。他想要偷偷溜到大迁移队伍靠前的位置,米兰达怎么劝都劝不住。幸好年长的角马察觉到罗恩的小心思,表情严峻地把罗恩赶到队伍中间,任凭罗恩怎么大叫大嚷也毫不动摇。
  “小家伙着什么急,路还长着呢,”米兰达伸出前爪,轻轻抓了抓罗恩的脖子,她正悄无声息地躲在罗恩的鬃毛下,身上沼泽的气息早已被罗恩用青草祛除干净,“总有你表现的机会。”
  “可是……”罗恩还想争辩些什么。
  “嘘!”米兰达压低了声音,“有人过来了。”
  “没什么好担心的,小家伙,”来的人是族长,罗恩紧张的表情让族长误以为他担心着这次迁徙,“我觉得你绝对没问题,你觉得呢?”
  “我也这么觉得,族长大人。”罗恩活力满满地回答,“那个……族长大人,您进行过多少次大迁徙呀?”
  “多得数不清了。我们角马只要活着就会不断地迁徙,”族长慈爱地蹭了蹭罗恩的脖颈,“你以后迁徙的次数一定比我还要多。”
  “真的吗?”
  “当然了。”
  米兰达静静地听着他们的对话,她已经花了几个白天的时间,把角马大迁徙的路途仔仔细细地看了好几遍,她知道角马群将会穿越有狮子、猎豹、鬣狗埋伏的草原,还要跨越布满鳄鱼、河马的马拉河,3000公里的路途,每一步都是冒险与未知,他们需要小心、小心、再小心。
  一天、两天、三天,一周、两周、三周,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奔跑、奔跑,永远只是奔跑。罗恩渐渐记不清时间了,他麻木地跟着庞大的队伍奔跑,每当想要停下来的时候,耳边米兰达细小温柔的声音像一根细线拉扯着它前行。
  太阳与缺水像永不消散的乌云一样笼罩着角马群,草原干旱的情况越来越严重,现在的角马群已经整整三天都没有找到一滴水,越来越多的角马开始掉队。而罗恩也因为背负着米兰达,消耗了更多的体力,从队伍中间的位置掉到了最末。
  “罗恩罗恩,你放下我吧。”早已渴得头晕眼花的米兰达焦急地劝道,再这么下去罗恩一定会掉队!
  “我……我不要,说好了……要一起去保护区的!”罗恩气喘吁吁地回答道。
  米兰达知道很难劝动这个小家伙:“我知道在离这里不远的地方有一处清泉,我们先到那里休息一下,再继续出发,你这样下去一定不行的。”
 
~4~
 
  正午太阳最毒的时候,角马群短暂休息,罗恩悄悄地从迁徙队伍中溜了出来,想要去寻找米兰达口中的那片水源。
  “罗恩,你要去哪儿?”声音沧桑有力。糟糕,是族长的声音!
  “我太渴了,想去找点水喝,族长大人。”罗恩毕恭毕敬地低下头。
  “你不应该随意脱离队伍,这太危险了,”族长也是风尘仆仆的样子,他走到罗恩身边,突然警觉起来,“你身上背的那是什么?我闻到了沼泽的气息。”
  “没有什么,只是我……嘭!”干渴让米兰达的爪子没了力气,她没抓住罗恩背上的鬃毛,狼狈不堪地摔在地上,砸起了一片浮土。
  “那是什么?巨大的蜥蜴?不,是鳄鱼!”之前围上来的角马在看清楚米兰达的模样之后惊慌地四散而去,只有族长镇定地站在那里。
  “尼罗鳄?”族长踏了一步,前蹄就落在米兰达的眼前,他有些浑浊的眼睛牢牢地盯着罗恩,“告诉我罗恩,每年有多少角马被尼罗鳄吞噬掉?”
  “米兰达他不吃肉的……”罗恩的声音轻轻的,连他自己都听不清。他的头几乎要扎进干涸土地巨大的裂缝里,他不知道数字,就算是族长也不知道数字,但是所有的角马从小的时候就知道,当他们跨越马拉河的时候,被尼罗鳄杀死的角马会铺满整条河流。可米兰达跟他们不一样,她是他的朋友啊。
  “他们是我们的宿敌,而你却把最危险的敌人养在身边。你被她的谎言所蒙蔽,当她张开嘴巴咬断你脖子的时候,你才会知道自己错得有多厉害!”
  严厉的训斥让罗恩连头也抬不起来,“留下她,或者你们一起留下。”族长冷冷地留下这句话,便转身离开。
  “罗恩,快跟我们走!”
  “对啊,罗恩,离那怪物远一点儿。”
  “她绝对是个骗子,没错的……”
  罗恩不知所措地被其他角马推挤着,他看着努力想站起来的米兰达,很想去帮帮她,可米兰达冲着自己呲出牙齿,做出最凶残的模样。
  “滚开!”她对着罗恩吼叫,“既然被识破了,那我就不再需要你了,愚蠢的角马,”她摇摆着身躯朝前爬去,锋利的牙齿瞬间划开他前腿的皮肤,沾染着猩红血液的雪白牙齿张合着:“虽然计划着把你养肥吃掉,但我现在改主意了!”
  罗恩落荒而逃。
  米兰达一直保持着凶恶的样子看着罗恩远去,直到什么都看不见的时候,才放松了下来。
  “真是要累死了,”她气喘吁吁地往不远处的枯草堆爬去,那里好歹还能遮挡一下太阳,“果然是个好骗的小家伙,腿上的伤口应该不深吧?”米兰达呐呐自问:“不过只是做梦,干吗这么拼呀。”
 
~5~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第一滴清凉的水滴打在身上的时候,米兰达还以为自己在做梦。可当水滴浸湿了她几乎被太阳晒裂的皮肤时,她终于明白自己不是在做梦,难道是下雨了?
  “米兰达,你醒了?”居然是罗恩,米兰达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小角马,他浑身湿答答的,浸饱了水,正冲着自己甩着身上的鬃毛,“我特意给你带来的清水,快上来喝个够吧。”他弯下腰,用嘴巴督促着傻愣在那儿的米兰达。 
  “你回来了?”
  “是啊,快点儿上来呀。”
  “不怕我吃掉你吗?”
  “哈哈,我们可是朋友啊,米兰达还真是个演技差的笨蛋呢。”
  演技差活该被打脸,米兰达认命地趴在罗恩的背上满足地叹息着,罗恩身上的鬃毛浸满了水,让她彻底活了过来,也让她卡住的脑袋重新运转起来。
  “你还能回到角马群里吗?”
  “不行了吧,”罗恩苦恼地回答,“族长看到我跑回来了,脸色很难看的。不过没关系,我可是角马,有最敏锐的嗅觉,就算不跟着大家,也能找到雨水充沛的草原。”
  “你确定?”米兰达对罗恩信心满满的话充满了疑惑。
  果然他们的前行异常艰辛,罗恩时不时地就会搞错方向,他甚至有次误闯进了一群狮子的领地,多亏了米兰达凶恶的模样吓退了狮子。最后还是靠着两人同舟共济,他俩才跌跌撞撞地来到了马拉河河畔。
  “你打败过他们吗?”罗恩躲在树林后,看着马拉河里密密麻麻的尼罗鳄小声问道。
  “打……打败一只的话,应该还是没问题的吧?”米兰达没底气地回应。
  “那我们怎么办?”最后一支角马队伍也在他们之前渡过了马拉河,他们现在只有靠自己了。
  “硬拼不行的话,我们还可以智取呀!”米兰达眨了眨眼睛,罗恩默契地把脑袋凑了过来,“考验你演技的时候到了。”
  “哇哈哈哈,小角马,不要跑啊,让我来吃掉你吧!”早已平静良久的马拉河再次喧闹了起来。一只刚刚成年的尼罗鳄狞笑着,追逐一只落单的小角马。
  “啊啊啊,你不要过来啊!”小角马虽然看上去惊慌失措,实际上速度却不慢,身后的尼罗鳄怎么也追不上他。
  “我来帮你吧,美人儿。”一旁看热闹的巨大雄性尼罗鳄冲着罗恩游了过来,试图拦住他。
  “滚开!”米兰达冲着他呲出牙齿,巨大的尾巴拍打着河水,“那是我的猎物,你别想!”
  “好好好……”雄性尼罗鳄忙不迭地躲开,罗恩乘机灵巧地踏上对岸。
  “想逃走,没那么容易,我不会轻易放过你的!”米兰达虚张声势地叫喊着,吃力地迈动着短腿爬上岸,追逐着远去的角马。
  “美人儿,你追不上的。”雄性尼罗鳄好心地提醒。
  “尼罗鳄从不轻言放弃。”米兰达头也不回地吃力攀爬,就差握拳以表决心。这为她获得了一片喝彩声,在喝彩声的应和下,她追着前方轻快跳跃着的罗恩,暗自反省着是不是又长胖了三斤,然后便醒了过来……
 
~6~
 
  从那天开始,米兰达再也没做过关于非洲草原、关于尼罗鳄、关于角马罗恩的梦,她有些怅然若失,不过也没怎么放在心上,反正那只是梦不是吗?
  不过有一点与过去不同,米兰达喜欢上了动物园,更喜欢上了鳄鱼。她常常一个人趴在鳄鱼池的栏杆上,呆呆地看着池底的鳄鱼,直到那天,一只小手拉扯她的裙角。
  那是个有着圆圆眼睛的小男孩,他眼睛弯弯地笑着,踮着脚冲着米兰达伸出自己软软的小手:“好久不见了,你好呀,蜥蜴米兰达。”
  米兰达愣了一下,弯腰握住了他的手:“好久不见了,你好呀,我的角马罗恩。”
 
 
共有0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奖励一朵小红花
验证码:76+5=? 
  所有评论仅代表读者意见,小溪流保持中立。
小溪流
Copyright © 2002-2013 湖南省作家协会小溪流杂志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链接
湘ICP 11020310  杂志社电话:(0731)8451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