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真情在线 > 阅读文章
补鞋
2016-11-9 14:44:49 作者:刘雨涵 访问:234 评论(0) 奖励红花(0)
    电力局门口摆着一个修鞋摊,一个大大的工具箱和一台手动缝纫机前坐着一个眉目清秀、身材消瘦的青年。
    我上学时要经过修鞋摊,那个青年总是低头不停忙活儿,一双双旧鞋子在他手里翻过来翻过去——破了小洞的,他垫一块薄皮子,用缝纫机细细缝线,不多时鞋面上的破洞就变成了一朵盛开的小花;脱胶了的,他拿起麻线,穿针引线,没多大工夫,鞋面和鞋底就紧紧地贴在了一起……
    一天,老妈从鞋柜里翻出一双运动鞋,惋惜地对我说:“多好的一双鞋呀,几百块钱呢!被你穿几次就给弄坏了!”我立马嘟囔起来:“这怎么能怪我呢?还不是你要我天天跑步!”看着那双裂开的运动鞋,我觉得它好像在嘲笑我,于是从老妈手中一把夺来,就要往门口的垃圾桶里扔。
    “别,还是给电力局门口的那个修鞋匠补补吧!”老妈说。
    无奈,下午我只好提着运动鞋上了街。
    好不容易来到目的地,我立马把运动鞋扔给那个补鞋青年,背过身去,眼睛望向别处,生怕有同学发现我在补鞋。很快,我的耳边就响起“噔噔”的踩缝纫机声,又传来“呼呼”的扯线声,再后来就是“嚓嚓”的擦鞋声。
    “小妹子,补好了!”他起身,扶着鞋摊,跛着脚走了几步,将鞋递给我。
    原来他是个残疾人!我转过身,赶紧
    大步上前接过鞋。那双运动鞋已不再对我张开“大嘴”——那青年用刮刀从侧面斜切一个口子,再用麻线细细缝合,不用放大镜的话根本就看不出缝补过的痕迹;他还在鞋帮处用红色尼龙线缝了一朵太阳花,娇艳夺目;整双鞋用牙膏清洗后,他刷上白色鞋油,又用丝袜打磨得光光亮亮……我把手中妈妈给我的钱递给了他,又从口袋里摸出准备买雪糕的两块钱,塞到他手里。
    “妹子,只要两块钱,你给多了……”
    “叔叔,那是我给你的小费!”我调皮地对他吐吐舌头,飞快地跑了。
    回到家,老爸见我提着那双运动鞋回来,抱怨道:“都坏成那样了,叫你妈给你买双新的不就行了,还补什么呢?”
    我放下鞋,伏在他耳边说:“补好的旧鞋穿起来更舒服!”
    以后,每次经过那个修鞋摊,我总会不由自主地放慢脚步,停下来,静静地看着那个青年忙碌,甚至会盯着他布满老茧的手愣上半天。在歇息的片刻,他也会冲我会心一笑,问我一些学校里的趣事,讨论一下生活中的烦恼。我们很快熟络起来,他告诉我,他的跛脚是小时候患小儿麻痹症留下的后遗症,因为家里穷,他也没读多少书,就跟着村里人出来打工,但没有哪个老板愿意收留,后来学会了修鞋。他自豪地告诉我,到他这里来修鞋的大多会成为回头客,所以他的生意不错,养家糊口不成问题。当时,我在心里说:“我也会成为你的回头客的!”后来,我越来越爱运动,运动鞋容易坏,所以常常光顾他的修鞋摊。在
我的宣传下,同学们也加入了我的队伍,我们会从家里搜罗一大堆旧鞋给他缝补。
    上高中后,我在学校住宿,不能光顾他的修鞋摊了,但他阳光的笑容经常浮现在我脑海。趁着放月假,我决定把这段时间坏掉的鞋子都拿去让他“整整容”。
    奇怪的是,那个修鞋摊从电力局门口消失了。
    一打听我才知道,原来在残联的帮助下,他在一个偏僻的小巷子里租了门面,开了修鞋店,还请了一个腿脚不方便的朋友做帮手。一路找去,他的店面不显眼、不当街,但生意仍是那么好——
    虽然很多人来修鞋都得绕好长一段路……
 
◆湖南省娄底市新化一中 刘雨涵
 
共有0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奖励一朵小红花
验证码:49+7=? 
  所有评论仅代表读者意见,小溪流保持中立。
小溪流
Copyright © 2002-2013 湖南省作家协会小溪流杂志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链接
湘ICP 11020310  杂志社电话:(0731)8451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