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少年本纪 > 阅读文章
孤独的星空
2016-11-9 15:07:57 作者:刘 盾 访问:338 评论(0) 奖励红花(0)
    老随陪我看过最美的夜景,那是在海边,他拨动琴弦,星光若隐若现、触手可及。我感觉身体自由得像颗尘埃,无足轻重,但能飘向任何地方。
    很长一段时间里,我思考着生命存在的意义,追问自己:我们是应该庸庸碌碌过完一生,还是追随不确定的未来呢?
    老随喜欢去海边,坐在珊瑚礁上弹唱一些我听不懂的歌谣,他忧郁的歌声常被小城里不应景的火车鸣笛声打断。有天,他突然放下吉他,很认真地对我说:“我会离开这儿。”
    他眼神坚定,但我却觉得莫名其妙。他要去哪儿?又或者,他要去做什么?他说北方有雪,姑娘们很好看,像花儿一样。我揶揄他真是个不争气的家伙。
    后来,他真的走了,只在车站留给我一个背着吉他的潇洒背影。“真是的,你走了就没人给我唱歌了。”人潮涌动的站台上,我看着那列绿色铁皮火车缓缓开动,带着一大群对这里没有留恋的人离开,看得我眼中迷蒙一片。
    小城不忙,每天我都要经过街角蜷缩的老猫,经过清晨无人的车站,经过海边搁浅的渔船……包点铺每日冒着热气,人群熙攘如常,我孤零零地坐在房顶,眺望日头升灭,潮水涨落,日子像那一阶阶连续不断的铁轨,看不见尽头。
    我听说,曾有人在这儿日复一日地看风景,后来有天他消失了,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我有些想念老随了,他那些张口就来的歌现在老回荡在我耳边——怀念的总是自己失去的,向往的永远是得不到的,我开始明白老随为什么要走了。
    老随离开时只背了吉他,我离开时只带了几本书。
    那天,路旁的树飞速后退,绿皮火车比我想象中要拥挤和摇晃。窗外是无边无际的金黄原野,原野上散落着几户人家,稻穗迎风招摇,让人有种敲碎车窗跳出去收割秋天的冲动。我面前摆着韩寒的《一座城池》,正翻到最后一页,上面写着:“你是害怕了么,还是别的什么?”
    那慢节奏的小城明明被我甩在身后,却又好像有条细长的线同我牵连着。老随也曾坐在这车窗前,他会想些什么?心情是畅快还是惶恐?
    我忘了他还有吉他,就像我还有书。
    月色换得慢,景色不停步,我想起很多从前的事,想到那时候我还留着长发,那时我还向往四海为家,那时我还能自称少年、潇洒狂放。
    这些年来我一直在失去——曾并排和老随走过海滩时发出的笑声,曾满是温柔的眸子,曾信誓旦旦的诺言……都在我们各自追寻虚无远方的路上,悄无声息地消散。
    追寻的人总会孤独,就像天上没有互相拥抱的两颗星。
    我在星空下感到迷惘,这火车要开往哪里?我要去那里做什么?到了目的地之后,我在人群里随波逐流——这陌生的地方让我窒息,尽管这里是北方,这里有风沙,这里有雪,有好看的姑娘。我沉默着想了一会儿,买了回程的车票。
    这里不是我的远方,我的远方是老故事和寂寞的诗歌。我再次见到老随,是在很久以后。他身上有了沧桑的味道,他眼睛深邃得像星空。他说话语速变慢了,北漂了几年,有了自己的工作室,能唱自己的歌了,他却感到迷惘。北方不是他想象中的模样,他学会了取悦他人,学会了圆滑处世。现在,他回来了,将吉他砸碎在北方以后。
    他没了吉他,可他还是老随。
    我们坐在海边遥望海上的繁星。“你还记得,我们当初说要去看看海的那一边是什么吗?”他望着远处的灯塔,“我在轮船上看到的不过是另一块陆地,可是,我看到了夜空中的星。”他笑了:“那些星时而明亮,时而晦暗,却从未熄灭。”我也抬头仰望,回应道:“像远方一样。”他笑里含泪,拾起一块石子扔向海里:“像我们一样。”
    他还是要走。我在遍布野草野花的山上,眺望远走的绿皮火车。风吹动我的衣角,我身后依旧是海。他会去哪儿,会去给北方的姑娘唱歌,还是去另一处天涯?我只知道,他的理想会像天上的星辰一样,有明暗,却一直闪烁。我也一样。
    你我都不平庸,目的地向来无关紧要,你所期待遇见的都在途中。
    所以啊,就把迷惘写进诗里,在一路颠沛中弹奏成歌,在阳光下高声唱出来,惊起你身后的鸥鸟,唱醒这早春的天,唱热你干涩的眼眶,唱遍你要去的地方……
    愿这同一片孤独星空下的你,活成自己喜欢的模样。
    
◆湖南省邵阳市隆回县二中默深文学社 刘 盾
指导老师:刘 剑
 
共有0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奖励一朵小红花
验证码:85+1=? 
  所有评论仅代表读者意见,小溪流保持中立。
小溪流
Copyright © 2002-2013 湖南省作家协会小溪流杂志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链接
湘ICP 11020310  杂志社电话:(0731)8451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