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花季故事 > 阅读文章
留白
2016-11-9 15:17:21 作者:易心悦 访问:602 评论(0) 奖励红花(0)
    (一)
    吉力美术提高班开班了。老师五十多岁,姓吉,据说曾从师于我国某著名画家——这样的老师在一个小县城开班,机会难得,许多家长和学生慕名而来。
    李舒米的妈妈从前是个文艺青年,也学过两年画画,后来中断了,她一直觉得非常遗憾,因此把希望都寄托在李舒米身上,立志要把女儿培养成一个“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才女。
    李舒米十四岁,眉毛弯弯的,这使她看起来好像总是笑眯眯的,一双大眼睛炯炯有神。她活泼可爱,动若脱兔,静若什么呢?她好像很少能静得下来,只偶尔托着腮帮神游天外的时候,才会难得地安静一会儿。
    美术课一星期上一次。第一次上课,李舒米就碰到了一位大帅哥——彭程。
    李舒米一见彭程,立刻觉得眼前一亮。彭程阳光、干净,举手投足之间带有一种大都市的气息,还有浓浓的艺术气质,她一下子就被吸引了。
    这节课吉老师讲人物速写。“想上台当模特的同学请举手!”李舒米马上指着彭程说:“他可以!”同学们都被她逗笑了。吉老师请彭程上台摆个姿势,彭程就将手自然地插在口袋里,若有所思地望向窗外。这时正是初春上午,窗外一缕阳光照在彭程身上,勾勒出他俊朗的面庞……
    吉老师开始介绍速写技巧:“我们在表现他的五官和发型时,要注意面部的光和整体一致。自上而下推进,注意要画出衣纹的虚实、明暗变化……”李舒米看着讲台上的彭程,觉得他就是一个“男神”,心里非常高兴有这么一节美术课,使她有机会细细观察他。吉老师讲什么她都没有听见,只觉得春天的气息扑面而来,真希望时光在这一刻停留。
 
    (二)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李舒米在做作业的时候,常常走神,嘴角不知不觉地浮现出一抹笑意,感叹怎么还没到星期天。
    终于,李舒米把这周的美术课给盼来了。
    这堂课学国画——画竹。“在我国传统绘画艺术中,竹具有非常重要的地位。中国文人素爱赏竹、咏竹、写竹、种竹……甚至,伴竹而居。文人、画家常以竹寄托志趣……”听着吉老师冗长的开场白,李舒米简直昏昏欲睡。
    吉老师讲了一大通文化知识之后,开始做示范,他边画边介绍:“竹有新竹、晴竹、风竹、雨竹、水乡之竹、庭院之竹、盆景之竹的区别,它们会呈现出各自不同的形态。用笔需时而中锋,时而侧锋,时而两者兼用;墨色需忽浓忽淡,忽干忽湿,结合所画对象灵活运用。现在,大家先跟我学画新竹……”
    李舒米跟着吉老师画了几笔,觉得与吉老师相比自己实在差得太远了。
    彭程站在她的右前方,她正好可以看到他的背影。只见他沉思了一会儿,应该是在构图,然后吸一口气,蘸了墨,画竹枝时运笔迅速、线条挺拔,画竹叶时墨色饱满、片片分明……基本上一气呵成。李舒米看呆了,直到吉老师走过来问:“李舒米,你怎么还不画?”她这才回过神来。
    吉老师选了几张学生作品来点评:“彭程的这幅竹画得不错。他画的是春天的嫩竹,起笔收笔干脆利落,提按顿挫到位。只有胸有成竹、气定神闲,才能达到这样的境界。”李舒米再看看自己的画,几片竹叶画得拖泥带水,其中两片就像两只毛毛虫般憨憨傻傻地趴着,痴痴等待着什么似的。“唉!”她不由得叹了口气。
    下了课,她跑到彭程面前说:“彭程,你怎么画得那么好?以后我要多向你请教!”“没问题!”彭程笑笑,低下头收拾好东西,向李舒米摆摆手,“拜拜,下周见!”“再见!”李舒米看着彭程走出教室,消失在视线里。她有点儿懊恼没有追上去,陪他走一段,即便不同路也没关系——反正地球是圆的,舒米下了决心,下次一定要和他一起走。
    回到家,李舒米怅然若失。以前她差不多每天都高高兴兴、风风火火的,从来没有这样子过,妈妈好奇地问她:“你这是怎么了?课上得怎么样?”“挺好。”“那你怎么无精打采的?”“没有啊!”李舒米怕妈妈啰嗦,马上进了自己房间。
 
    (三)
    学校艺术节快来了。李舒米是班上的文娱委员,组织班上女生排了一个舞,接下来两个星期都忙于练舞,没法去上美术课。艺术节上,李舒米编排的舞蹈很受欢迎,夺得了年级第一名。她风风火火地跑回家,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妈妈。
    她还特别想同另一个人分享,那个人是谁呢?当然是彭程。
    这周六的上午下起了小雨。李舒米带了一把伞,心想,要是彭程没有带伞就好了,这样下课后她就能和他共用一把伞,在路上告诉他自己得奖的事情!她美美地想着,选了一把大小适中的伞,这把伞既不会令两个人淋湿,又可以使他们靠得近一些。
可是,这堂美术课上没看见彭程。好不容易等到下课,她向其他同学打听彭程怎么没来,有同学告诉她,彭程已经有两堂课没来。“听说是转学到外地去了。”那个同学说。“转学?为什么?转到哪里?”又问了好几个同学,她都没有得到答案,有点儿不好意思再问——她与彭程非亲非故,凭什么要问那么多呢?
    李舒米搜肠刮肚,想到一个好办法:从吉老师放在讲台上的报名表中查找彭程的电话号码。她说干就干,找到之后,急切又忐忑地拔过去,结果却是一长串忙音……她失神落魄地握着手机,半天回不过神来。
    他到哪儿去了呢?为什么不和她说一声?李舒米这么想着,然后马上念头一转:他为什么要告诉她呢,两人总共才见了几次面而已!
    回家路上,李舒米伞也不想打,就在淅淅沥沥的小雨中一路走回去,湿湿的刘海紧紧贴住她的额头。幸好有这场雨,才没人看见她难过的样子。
    妈妈见她浑身淋湿,惊讶地问:“早上你不是带伞了吗?怎么会淋湿了呢?”“我借给同学了。”“那你可以在路上买一把嘛,打电话让我去送也可以啊!”“淋点儿雨没关系,又不会生病。”“唉,这孩子……”妈妈无奈地叹了口气。
    
    (四)
    一段美好的故事还未开始就已结束,李舒米想起来就觉得心痛又无奈。
    有一天早上梳头的时候,李舒米看到镜中自己的脸似乎瘦了一圈,惊讶极了,原来一直以来大大咧咧的她竟然也会“为伊消得人憔悴”。她把心情写在日记里,把自己感动了,也幻想有一天彭程能看到。
    半年后就要中考了,学习越来越紧张,她逐渐忘记了彭程,日记也停写了。
    每天,她过着家、教室、食堂三点一线的生活,作业似乎永远做不完。美术课她只间断地去了几次,为了考入一所好高中,她不得不心无旁骛、倾尽全力。
    六月,中考成绩揭晓,她考得不错,考上了当地最好的高中。
    毕业典礼那天,和同学们一起疯一起玩,李舒米又变回那个活泼女生了。
    暑假里,李舒米一家人到北京玩了一趟。爸爸妈妈专程带她去北京画院看画展,李舒米在齐白石、黄宾虹、李可染、徐悲鸿等大师国宝级的绘画精品前流连忘返。那一刻,她对于画画有了顿悟,学画不再是为了满足妈妈的愿望,而真正成了她自己的追求。她有了理想——继续学画,今后报考中央美术学院。
    高一开学后,她又报了吉力美术班。在报名表上填写姓名的时候,她下意识地扫了一眼前面的名单,意外发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彭程。
    
    (五)
    这期的第一堂美术课之前,李舒米做了充分准备——她打开衣橱,找出了她最喜欢的裙子,特意配上一根俏皮的项链,又和妈妈一起去理发店剪了一个时尚的发型,使自己看起来不再像个小女生,而是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
    那天,李舒米早早地来到教室,坐在座位上,期盼地望向窗外。彭程终于来了,还是那么帅气、俊朗。她激动地站起来:“嗨,彭程!”“李舒米,想不到又见到你!”再次见到李舒米,彭程也很意外。李舒米还想说什么,却发现彭程身边还有一个漂亮女孩儿。“这是许子琪!”彭程介绍两个女孩儿认识。
    许子琪大大方方地伸出手来:“你好,舒米!”“你好,子琪!”两个女孩儿的手握在了一起。
    开始上课了。彭程和许子琪坐在一起。这堂课,李舒米有些失落,她用心打扮了自己,可彭程似乎并未注意到。而且,他与许子琪坐在一起是那么和谐,还时时告诉她该怎么画。
    今天吉老师教的是画梅:“要画好梅花除了临摹与写生,还要进行构图与立意的创作练习。画梅基本不采用静态的焦点透视,而采用灵动的散点透视,视线可以通过上下、左右、前后移动来构图……”李舒米失望而落寞地坐着,吉老师讲了什么基本没听,外界的一切似乎都与她没有关系……
    下课间隙,彭程走了过来,他看了一眼李舒米的画,忍不住不客气地说:“你这幅画构图不够好,画梅多半不要全部画满,一定要细心斟酌,留出几处空白,这叫‘留白’,也就是用空白来表现天空、白云、流水,甚至也可以不点明空白所指,给观众以画外之意。而且,构图要主宾分明,老干新枝要有主次,要做到近大远小、近实远虚……”
    彭程还说了什么,李舒米都记不清了,但“留白”这个词给她很大的震动。
    是的,不光是画画,许多事情的处理都需要“留白”,不是吗?
    今天的美术课好不容易上完了。下了课,许子琪帮彭程收拾着画具,然后两人回头对李舒米说“再见”,李舒米也回了一句“再见”,然后彭程与许子琪就背起包双双走出了教室。
    前段时间彭程去了哪里呢?他和许子琪是什么关系呢?李舒米原本想问彭程的问题,现在觉得都不必再问了。
    回家路上,李舒米仔细琢磨着“留白”这个词——也许,许子琪是他的表妹,或邻居;也许,前段时间彭程生病了,去外地治病,现在病好了就回来了;也许,前段时间彭程的手机丢了……许许多多的“也许”都不必太在意,不必用想象或追问把它们全部填满,就这样暂时或永远留着那些空白也挺好。对于李舒米来说,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好好学画,这样中央美术学院的大门才会为她敞开。
    想明白这些,舒米如释重负。她甩甩头发,迎着阳光向前走去……
 
◆湖南省长沙市长郡中学 易心悦
 
共有0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奖励一朵小红花
验证码:61+2=? 
  所有评论仅代表读者意见,小溪流保持中立。
小溪流
Copyright © 2002-2013 湖南省作家协会小溪流杂志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链接
湘ICP 11020310  杂志社电话:(0731)8451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