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果冻 > 阅读文章
精灵手艺人
2017-1-4 11:41:29 作者:曲佳妮 访问:207 评论(0) 奖励红花(0)
    “可可,十五岁生日快乐哦!”米莉安一进教室,就走到我的课桌前,笑眯眯地说。
    “谢谢。”我翻了个白眼。以米莉安的性格,她绝不是来祝贺生日这么简单。一大早就摊上麻烦鬼,真倒霉。
    “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叔叔今天该回来了吧?
    毕竟是你生日呢!”米莉安声音大得恰到好处,班里每个同学都能听到。
    “爸爸刚接了单大生意,千载难逢的好布匹,要在外镇交接,很忙的。”我装作毫不在意,掩饰内心的懊恼,“我可不像你,每天上学还要妈妈送———我很独立。”
    “哎,谁让你爸爸被精灵朋友抛弃了呢。离开艾尔巴,就不能做裁缝,只能当流动小贩,一年到头不回家。”米莉安洋洋得意,直戳我家痛处。
    “那也比从未被手艺精灵眷恋过的平民家族好。没有精灵帮助,裁剪出来的衣服死板板发沉,像个布口袋罩在身上,没线条没造型,真是丑死啦。大家都无比怀念我爸爸的手艺呢!”我不甘示弱,反唇相讥。
    米莉安,这位平民裁缝的女儿,气得脸色发白,悻悻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我呢,也不是这场争辩的赢家,内心并不爽快。
    在我们小镇上,有四位手艺精灵:裁缝精灵艾尔巴,面包师精灵萨尔,木匠精灵德鲁伊,鞋匠精灵米拉,跟随辅助他们各自的手艺主人。我的爸爸鲁特,曾经是我们小镇最心灵手巧的裁缝。而艾尔巴,则是他的得力助手。但是,不知何故,爸爸中途放弃掉蒸蒸日上的裁缝事业,艾尔巴也不见了踪影。
    哎,米莉安妈妈的生意之所以能撑到现在,还不是多亏我那傻爸爸改行!当流动小商贩,在小镇间走街串巷,哪有悠悠然在自己店面里做裁缝,等着大主顾上门体面?
    我无数次幻想,如果爸爸不放弃事业,和艾尔巴合作,继续做裁缝,那我家该多富有啊!我就可以不住在小阁楼,有一个大一点的房间;有好多好多的漂亮衣服,像米莉安一样;还能有很多很多围着我转、照顾我的女仆……
    虽然时常沉浸在这种幻梦中,但我清楚,现实根本没那么美好。
    我妈妈家也是与手艺精灵合作的———面包师精灵萨尔,就住在我家的面包店。为了做出可口的面包,萨尔阿姨和我妈妈莱
西,每天起早贪黑,一刻不停地忙碌,两个人揉面,发酵,烘烤……周而复始。
    每天早晨六点,我就要去做早饭,七点准时出发上学。我们班哪个小孩子是自己做早餐的?而且,我还被“惨绝人寰”地剥夺了和同学们在后山玩耍的权利,一放学就得回家,帮着卖面包,结算找零,应对傍晚的消费高峰。一堆堆繁琐事!
    我可真不想管这些麻烦事,功课可是很多的呢!小孩子不就应该被家长宠爱,什么都不做,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吗?爸爸常年不在家,妈妈忙着经营面包店。哎,他们对我可真够不负责任的。那些只知道羡慕我家有手艺精灵的,说我们家只是靠手艺精灵才能在镇上立足的同学,比如米莉安,每天在学校都快把我烦死了。
    我啊,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幸的孩子!
    放学回到家,除了鸡蛋面粉的暖暖烘焙味道,我还嗅到一股不同寻常的陌生气息。
    妈妈和萨尔阿姨忙里忙外,准备晚餐。我们家的面包店早早挂上了“结束营业”的牌子。对于一向勤奋工作的她们来说,可真是怪事。即使是我的生日,也犯不着这么隆重吧?
    “有什么大人物要来吗?”我期待地问正在摆餐具的萨尔阿姨。
    “你去书房看看?”萨尔阿姨温柔的浅绿色眼仁中满是笑意。
    难道,是爸爸回来了,为了给我一个惊喜,特意没有提前告诉我?
    爸爸会送什么生日礼物呢?上次米莉安穿的那件小鹿和蘑菇图案的长毛衣让人心痒,我缠着爸爸也给我做一件。他十几年不沾裁缝手艺,难以接受自己做出没有生命力的衣服。这次,会不会为我破例?虽然没有了精灵辅佐,织件毛衣也不是什么麻烦事吧。简单得很!
    我推开书房的门,瞬间失望了。
    一个和我差不多大的女孩子正背着手,在塞得满满腾腾的木头书架前浏览。她的头发是醋栗红色,非常显眼。
    “可可?”听到我推门的动静,红头发女孩子急忙转身,“我,我叫阿尔菲,是来辅助你的手艺精灵。”
    爸爸呢?环顾书房,确实只有阿尔菲一个人。
    “我盼望这一天很久了,期待我们合作顺利。”阿尔菲笑意盈盈,伸出手。
    “我,我的手艺精灵?怎,怎么现在就来了?”
    我的嘴巴打了结。
    没有劳动就不能生存,这是与精灵签约的手艺家族的第一条家规。但是,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早!
    “我比你小一年。精灵和主人不能相差一岁以上,这样才能灵魂同步,技艺融合,拥有全天下最棒的手艺。”阿尔菲虽然羞涩,眼中却满是憧憬,有星星喷射出来。
    “真是倒霉。”我面色阴沉地嘟囔,“我可不要和什么手艺精灵合作!我才十五岁,还没到工作年龄!还没玩够呢!”
    阿尔菲的手呆滞地悬在半空,被我气冲冲留在身后。
    整个晚上,她都小心翼翼,怕触发明显挂在我脸上的坏脾气。
    “阿尔菲,你要辅佐可可什么手艺?”面包店里,米莉安漫不经心地问。
    “由主人的意愿决定。”阿尔菲礼貌地将蓝莓蛋糕和零钱递到米莉安手中,同时偷偷瞄了我一眼,看有没有暴风雨来临的迹象。见没反应,她便小心补充:“按照主人的家族谱系,面包师和裁缝都可以。”
    米莉安脸上瞬间结了冰。
    “我哪里惹到她了吗?”阿尔菲有点不安,小声问我。
    “当然,你可是在抢她们母女俩的饭碗。”
    虽然阿尔菲未经同意便叫我主人,好像我真要工作,让人很是别扭。但看到米莉安吃瘪的样子,我也就无所谓了———由手艺精灵辅助缝出来的衣服,肉眼看不到布料的接缝与缝线,穿在身上好像有生命般,能自动贴合身体,塑造出服帖的曲线。而且,衣服的寿命长达十几年!如果我决定做裁缝,对于米莉安母女来说,是多大的威胁!
    “可是啊,我很好奇呢,阿尔菲,没有家族血统的人,也能当你的主人吗?”米莉安怪腔怪调,一股要将我扳倒的挑衅劲儿。
    “你也想要一个手艺精灵吗?那不可能。”
    看她这副样子,我努力憋笑,得意地摆摆手。
    “不可能的不是我,是你啊,可可。难道你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吗?昨天我妈都告诉我了!整个镇上,大概只有你一个人什么都不知道!”米莉安撂下这么一句恶毒而狡猾的话,就径直跑出了面包店,头也不回。
    我愣住:她被嫉妒冲昏脑子了?
    “她是什么意思,阿尔菲,你知道吗?”
    阿尔菲低着头,不敢看我。
    “我是你的主人,凭灵魂沟通合作,彼此之间从不隐瞒,不是吗?”
    阿尔菲眼睛闪亮起来,一脸期待地看着我:“你接受我了,可可?只要,只要我告诉你,我们就可以合作了?”
    无论如何,我都要知道答案。我说的只是合作找出答案,可不是合作什么手艺。这可不算骗吧?
    我心虚地点点头。阿尔菲开心地笑了。
    镇广场上有一棵大榕树,据说已经有几百年了,它见证了我们小镇每一代人的出生和死亡。阿尔菲三五下便灵巧地爬上树,在树冠中低声喃诵。不一会儿,一阵青烟环绕,把不会爬树的我托上来,送到阿尔菲身边。
    郁郁葱葱的树叶挤在我们身边,透不进阳光,像置身于一个隐秘的圣殿。椭圆的树叶“沙沙”摇摆,摩擦出一个拇指大小的蓝色圆球。蓝球发着白光,跃到我俩中间,伸展平铺开来,越变越大,中间有影影绰绰的图像:面粉,鸡蛋,擀面杖……熟悉的物件们———
    是我家面包店的厨房!还有一个年轻女人,是我妈妈莱西?她的皮肤光滑,没有现在这么多皱纹,眉头紧蹙,眼里满溢希望和哀愁。旁边是萨尔阿姨,和现在相比,她的相貌没什么改变,但也一脸焦急。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莱西,你真要收养这个孩子?”是年轻时的爸爸!不知为何,他有些手足无措,一个劲儿地抓着头,很是不安。我第一次看到他做裁缝时的手,这么细软白嫩!不像现在,走街串巷,日日接受阳光暴雨的洗礼摩挲,生硬粗糙。我最讨厌他用这双粗手摸我的脸———哎,果然,还是当裁缝的爸爸好!
    “你看她,多可爱。她父母要多狠心,才舍得将刚出生的宝宝丢在路旁!幸好我们及时发现。
    虽然不知道这孩子父母是谁,但我们可以当她的父母啊……”莱西激动极了,温柔地注视怀中熟睡的婴儿。
    这个小家伙是谁?
    “恐怕……不行,莱西。咱们两个手艺家族和精灵有约定,每个新生儿都要继承手艺传统。精灵神圣稀缺,我们手艺人要听从上面的安排,如果想要孩子,需提前和精灵王国申请,名额审批下来的几个月后,才能分配给我们一个新的小精灵。可现在呢,”爸爸紧张地口舌发干,“这孩子出现得这么突然,没有提前申请,找不到匹配精灵,没办法继承手艺啊!”
    尽管爸爸小心翼翼,生怕伤到自己的心上人,妈妈还是被惹恼了:“雪下得这么大,镇子里的其他人也都袖手旁观,如果我们不管,这孩子会冻死的!难道就因为没有匹配的手艺精灵,眼睁睁丢掉一条人命吗?无论如何,我都要抚养这孩子!”妈妈抱着孩子,执拗地走了出去。
    “我也知道这孩子现在只能靠我们,可是,如果得不到手艺精灵的辅助,就不能传承手艺。
    即使现在收养,她以后也无法在我们家生存。这是和精灵的约定,世世代代,谁也不能违抗。”
    爸爸叹了口气,话语追不上走远了的妈妈,只能说给自己听。
    “也不是没有办法。”静悄悄站在一旁的男人突然开了口。他头发的颜色,让我有种莫名的亲切感———我扭头瞟了阿尔菲一眼,她正专注地盯着画面,柔顺的长发温暖地贴在身后,一模一样的红色。
    “你有办法,艾尔巴?”爸爸欣喜起来。
    艾尔巴?爸爸的手艺精灵?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样子。我一直怀疑,爸爸不能做裁缝就是因为他的失踪。是不是也是个不负责任的大人呢?我嫌弃地盯着他。
    “但,有个条件。”艾尔巴顿了顿,目光穿过窗外,“鲁特,要是收养这孩子,你就要放弃裁缝事业,把你自己的精灵名额让给她。”
    爸爸的眼光也追随到窗外,厚实覆盖的层层大雪。他的眼睛有瞬间失神,双臂无力垂落,手张开了又合———那是双多灵巧的手啊!
    良久,年轻的爸爸抬起头,目光坚定:“好。”
    画面消失了。
    “后来呢?艾尔巴去哪儿了?为什么我从来都没见过他?”我的声音不知怎么有些颤抖。那个婴儿最终被收养了吗?一个不好的念头浮上心头。
    不可能!
    “艾尔巴死了。”阿尔菲声音平静,捋过垂下的红发。
    “什……么?”我讶异尖叫,“精灵也会死亡?
    他只是回到精灵王国,不是真正的死,对吗?”我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了,快要喘不过气。
    “艾尔巴自愿提前走入死亡之湖。”阿尔菲低下头,“在精灵王国没有真正的死亡,我们的灵魂生生循坏。每个精灵年老后,都要走入死亡之湖,把灵魂还给与其相连的生命之湖,以此诞生出新的生命。按照正常程序,手艺人发来增加精灵名额的请求,一经批准,精灵祭司就在生命之湖投入一根芦苇,九个月后,就会有新的精灵与它的主人在同一天诞生。如果想要消除这九
个月的准备时间,临时增加一个精灵名额,唯一办法就是———某个年轻精灵自杀,让出自己的灵魂。这是精灵国内秘传的应急措施。当年,艾尔巴自愿让出生命。所以,我才能够走出生命之湖。”说到最后,阿尔菲转过身去,让我看不到表情。
    我的大脑早就混乱成一片。我是个被收养的孩子?我埋怨了那么久的爸爸妈妈,其实,和我一点血缘关系也没有?埋怨了十几年之后,我终于终于知道为什么爸爸做出了那么傻的选择!
    而我之前还一直认为他不承担做父亲的责任!天呐……艾尔巴的消失,爸爸放弃的事业,妈妈做出的牺牲……
    我难受极了,恨不得立刻冲到天边,让火焰把我从里到外透透实实烧上一遍。种种念头犹如乱麻,在我的心头剧烈拉扯,堵得难受。为什么我一直没有发现这天大的秘密,没能察觉到爸爸妈妈做出这么大的牺牲?我总是任性,一不如愿就发脾气,却没想到自己已经得到了这么多,我根本无力偿还……
    而且,还有一个精灵为我死了啊!
    眼泪滑下来,滴到胸口。我心头沉甸甸,无法负荷。
    “不知为什么,我啊,最喜欢落日。”阿尔菲认真地说,“每次在黄昏看落日,都有一种奇异的感觉,觉得自己的一切都能够被包容,让人安心。我想,阿尔巴对于我,莱西和鲁特对于你,都是这样的存在吧。”
    我沉默,擦擦眼泪。天边,静默消退的橘色拉扯着紫色的影子,大气苍茫,说不清的感觉。
    不同于朝阳生气勃勃、充满希望,落日的橙红有着更复杂的含义,参不透。夕阳,看起来是残破的结束,但也是一种酝酿———等到黑暗结束,会有新的太阳再生。
    就像给我生命,操劳半生的爸爸和妈妈,还有,已经不在了的艾尔巴。
    十分钟以前,我是全世界最不幸的孩子。
    但现在,我忽然发现,自己是最幸福的———有这么多人,沉默温柔地爱着并包容着我。
    我牵起阿尔菲的手:“走,咱们回家,正好来得及做个苹果派。”妈妈最爱吃,却一直没时间给自己做。
    “还有,我们再给爸爸缝件衣服。”
    他是个布料商,衣服却破破烂烂,可是有点丢商人的脸面呢。
    虽然还没决定,到底是做裁缝还是面包师,我也先开始尝试一下吧。一直在埋怨爸爸妈妈付出得不够多,现在,也该轮到我为他们做点什么了。
 
 
共有0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奖励一朵小红花
验证码:50+6=? 
  所有评论仅代表读者意见,小溪流保持中立。
小溪流
Copyright © 2002-2013 湖南省作家协会小溪流杂志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链接
湘ICP 11020310  杂志社电话:(0731)8451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