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书连连看 > 阅读文章
第三颗子弹(九)
2017-1-4 13:30:46 作者:薛涛 访问:214 评论(0) 奖励红花(0)
    9
    星星出齐了,月亮也露面了,夜空从来没这么稠密过。满山当俘虏,星星月亮都出来看热闹。满山一脸羞愧地走在老林子里。这副难堪的样子,让星星月亮看了个够。
    当俘虏可能是天底下最丢脸的事情了。
    假装当一回俘虏,也是奇耻大辱啊。
    满山气呼呼地走在最前面,这是典型的押送模式。满山的身后多了一支枪,两支枪,一支是老兵手里的短枪,一支是通讯兵手里的长枪。
    一支是空枪,另外一支装满子弹,随时都可以把子弹打在他的身上。满山心里一阵惶恐,回头朝老兵使眼色,并观察老兵的反应。月光下面的老兵面无表情,没有任何默契。
    满山的心一下子凉透了。
    在一个岔路,押送的队伍停下了。两条路,一条伸进密林,一条奔向山谷。通讯兵扬起头,仔细辨认方向。自从下了崖壁,东面的山冈便悄悄隐去,押送的队伍一直迎着月光走。现在,月亮移动了,再迎着它的光芒走就错了。通讯兵迷路了,看着老兵。通讯兵常年在要塞驻防,很少出来走动,现在才发觉这里的地形非常复杂。
    老兵思考一会儿,用手枪指指通往密林的道路。通讯兵怀疑地看看,没动。
    老兵说:“前几天执行任务经过这里,我印象中山谷那条路是下山的。要塞不会建在山下吧?”
    通讯兵想了想,承认老兵的分析有道理,朝密林走去。
    老兵说:“别怀疑侦察兵的判断。”
    老兵说着,用手枪轻轻点了满山一下。
    满山从中嗅出了别的意味,心里又亮堂起来。
    押送的队伍转眼就进了密林。月光从枝叶的缝隙倾泻下,落在地上。低头看去,已经分不清是霜还是月光。满山回头看去,队伍走过的路上留下一行浅浅的脚印。下霜了,霜和月光叠在一起了。
    老兵表情诡异,满山心里又没底了。这样走下去,迟早走到菊田面前。假如不能顺利脱身,满山就是名副其实的俘虏了。
    通讯兵走到最前面,这是满山和老兵交流的好机会。满山朝通讯兵后背做了一个刀砍的动作。老兵摇摇头,他不同意对自己人下死手。
    其实,假如真正下死手,满山也不见得能做好呢。满山退让一步,又做了一个捆绑的动作。老兵迟疑一下,点点头。满山心中一阵狂喜。这是个守信用的家伙,没跟他耍坏心眼。满山和老兵还没商量好动手的时机,通讯兵突然停住绕过满山和老兵,又回到最后面了。通讯兵的心中还是存有疑问。这个自称是侦察兵的前辈看上去太老,身手也不敏捷。他怀疑这是一个冒牌货,担心身后会有什么阴谋。通讯兵到了身后,满山和老兵的交流和行动很不方便。老兵不动声色,押送满山继续穿越密林。
满山只好继续装扮下去。
    老兵内心充满矛盾。他急于走上回日本的路,又不忍心伤到这个敬业的通讯兵,他毕竟是自己的同胞。不过一旦见到菊田,他的身份容易败露,逃回北海道的梦想也就彻底毁灭了。满山的捆绑计划符合他的心意。他决定这么干了,绑了通讯兵,设法摆脱满山,尽早穿过朝鲜半岛,再渡海回到北海道。老兵也明白,回家的路艰难漫长,希望也太渺茫,可是回家的愿望太强烈,他只能铤而走险了。他抱着一个坚定的信念,只要往前走一步离家就近一步。
    可是这样走下去,离菊田是越来越近了。老兵本意是指一条错路,可是碰巧它是对的。通讯兵仰起头看了看前面,那里立着一棵孤单的老椴树。再走几步就接近要塞后面的暗道了。
    通讯兵禁不住赞美了老兵:“您不愧是一个老侦察兵,方向感非常卓越!”
    通讯兵这样说,老兵心里很不是滋味,嘴上却说:“哪里哪里,全靠熟悉地形了。东北的林区太大,全靠方向感活不了。”
    老兵叹口气,慢慢蹲下来,伸出手抚摸自己的伤腿。他的腿伤又复发了。
    通讯兵收起步枪,过来扶老兵:
    “阁下作为一个侦察兵,身体素质不过硬啊!”
    老兵解释说:“伤还没好……”
    通讯兵点点头,表示理解。这时,突然有一双手在身后抓住他的步枪。通讯兵感到不妙,抗联俘虏已经不在视线里了。通讯兵放开老兵转身一看,果然是满山在夺他的武器。通讯兵疯狂地叫着,抓住步枪往回拉扯。满山憋足力气,跟通讯兵较量起来。密林里突然搏斗起来,一只林鸟受到惊吓,突地朝天幕射了出去。整片林子骚动起来,连最终执迷的虫唱也暂停了。
    老兵犹豫着举起手枪,用枪把儿直击通讯兵的后脑海。通讯兵身子一软,双手松开。
 
    10
    满山奉献了半截衣袖,半截衣袖足足塞满通讯兵的嘴巴。老兵奉献了一根绑腿带,捆住通讯兵的手和脚。老兵不希望通讯兵死掉,很客气地把他请进路边的壕沟。如果今晚没有野兽路过这里,明天应该能被途经的日军发现。
    通讯兵解决了,老兵和满山又自由了。满山向老兵讨还手枪,老兵摇摇头。老兵的理由是这里是日军活动地区,满山还要继续扮演他的俘虏,不然无法通过一个又一个岗哨。满山当俘虏,日本老兵负责押送,这是通过日军岗哨的通行证。除了这个办法,满山真没想出别的好办法。
    满山同意再当一会儿俘虏,但是反对老兵撤离要塞地区。他要闯进要塞,与队伍汇合。老兵否定了满山的打算。老兵的理由一大把。他认为现在是夜晚,两方处于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胶着状态,一旦误闯了日军阵地,后果就不用再形容了。老兵的理由又说服了满山。满山不得不承认,姜还是老的辣,这个老兵确实没什么能耐,就是一个逃兵,但是他把所有的能耐用在逃跑上,居然堪称优秀的日本逃兵了。
    于是,满山继续当俘虏,老兵“押送”满山往回走。两人离开要塞一段距离后,临时在一片荒草丛生的山坡下面潜伏下来。满山和老兵一致选中的这块隐蔽地点。不知是哪个巨人搬来几块巨大的石头,几块石头挤在一起,缝隙不宽不窄适合藏身,既安全又隐蔽。两个人都困倦了,没有力气再做别的,一切只能等到天亮再说。但愿天亮以后,所有的事情都能顺利。
    满山担心老兵逃走,要捆绑老兵。
    老兵说:“别麻烦了,我们的绳子给通讯兵用了。其实没必要捆我,没必要。”
    满山问老兵:“说说理由吧,反正今天晚上你总有理。端午叔管你们这种人叫常有理。”
    老兵说:“好吧,我再跟你重复一遍:我一个人逃跑风险太大,押送一个抗联俘虏赶路,通过日军岗哨容易一些。懂了吗,小孩?”
    满山实在是困了,点点头,承认这是一个理由。它跟今天晚上所有理由一样,都是很好的理由。
 
    11
    “啪啪啪!”几声枪响叫醒林区的早晨。满山站起来朝枪声响起的方向观看,北面的林梢儿正起一群鸟,惊叫着四散逃去。菊田的估计有误,昨天夜里抗联没偷袭日军的阵地,战斗却在早晨打响了。满山的嘴巴随着枪声咬了一下,给抗联鼓劲,两排酸倒的牙又结结实实找回来了。
    满山终于明白,他是真的被老兵俘虏了。
    战斗一打响,满山嚷嚷着要去找队伍,嚷嚷着要去支援。老兵端着手枪横在前面:“你一个小孩,好好活着,别去送死。”
    满山挪开手枪:“我不去支援的话,活不好。”
    老兵固执地挡住去路:“跟我走吧,护送我到朝鲜境内,还能活命。”
    老兵的意图非常明显了,押送满山通过日军关卡,最后辗转回到北海道。老兵答应满山只要进入朝鲜就放了他,还把手枪还给他。老兵大大方方调转方向朝南面走。向南翻过长白山就是朝鲜,离北海道就近了。老兵没有地图,这个常识足够用了。
    满山一脸愧疚地跟发生战事的北方道别。枪声零星,战事歇了,那里正升起一团硝烟。
    说服了满山,老兵的朝鲜之旅并不顺利。最先挡住老兵去路的不是日军的哨卡,也不是抗联的伏击,是一道陡峭的山岭。老兵不得不顺着山岭暂时往西走,只待舒缓的山坡出现再翻越过去。这样一走等于取消了原来的方向,完全听任山岭的走向了。这种走法老兵也无奈。满山无所谓,在原地打转才好呢。
    最让老兵哭笑不得的是,走来走去一抬头看见一座悬崖,崖壁上挂着一个山洞。
    满山乐了:“老兵,你还打你侄子的主意吗?他脾气那么倔,能跟你走吗?”
    老兵吃了一惊,拉着满山一起卧倒在草丛里:“别说话……”
    隐蔽观察一会儿,老兵带着满山慢慢靠近那座悬崖。假如山洞里仍旧只有勇野和几个伤兵,老兵还要再争取一次。两个儿子在中国战死了,他希望侄子能活下来。他希望侄子活到八十岁,继承他的手艺和他的店铺。
    “小孩,看看洞口什么情况?”老兵气喘吁吁,累得不成样子了。满山懒得爬行:“我看算了,你带不走他。”
    老兵说:“我得试试。不试试对不起勇野。他还小,不应该死在中国。北海道有一个店等着他呢。”
    老兵这样一说,满山的心里热了一下。
    “他要是跟你走挺好。一路上我有伴儿了,他比你好玩。”满山说完,像蛇一样爬进灌木丛。
    老兵愣了一下,没想到这孩子动作如此熟练,赶紧也学满山的样子爬行过去。老兵承认,他爬得有些僵硬,不像一条蛇,更像一只笨拙的蛤蟆。
    (未完待续)
 
 
共有0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奖励一朵小红花
验证码:60+0=? 
  所有评论仅代表读者意见,小溪流保持中立。
小溪流
Copyright © 2002-2013 湖南省作家协会小溪流杂志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链接
湘ICP 11020310  杂志社电话:(0731)8451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