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花季故事 > 阅读文章
酒心女孩儿
2017-1-4 14:49:49 作者:孟纯青 访问:178 评论(0) 奖励红花(0)
    天色刚暗下去一些,我就穿戴整齐地出了家门,走向楼下的一家烧烤店。
    夜晚是最适合吃烧烤的时间。
    烧烤店里,几个忙碌了一整天的中年男子放下工作,一边吃烧烤一边喝啤酒,谈笑风生。三十几寸的电视机里放着球赛,热闹的声音伴着烧烤产生的烟雾,弥漫在空中。
    朋友比我到得早,特意挑了一张角落里的桌子。我坐下后剥开一颗花生,从一旁的冰柜里顺手拿出一瓶可乐,拧开瓶盖就喝
了一口。
    这时,手机在裤兜里震动了一下。我吮了吮手指,拿出手机,点亮屏幕,看到酒心女孩儿又在微信里发布动态了。她抱怨晚上太冷,冻得她小腿打颤,四月居然要盖两床被子……末了,她还发了一张她戴着耳机的照片,嘴上淡淡的唇彩还没洗掉。
    她在澳洲,与中国有近两个小时时差,我猜她此刻刚回到家。
    彼时,我和酒心女孩儿一起念高中,在一所很普通的学校里。
    她微胖,留着蘑菇头,爱穿一双素白的帆布鞋,习惯把校服拉链拉到锁骨的位置,每天按时到校,下课时会拉着朋友去卫生间……关于她,除了这些之外我就想不起其他东西了。她就是一个普通女孩儿,像你在十字打头的年纪里遇见的大多数女孩儿一样,无论比什么都不会太出彩,也不是最差的那一个。
    那时候,她坐在教室后两排,上课时戴一副红色圆框眼镜,有自己的小圈子,很少主动和别人打交道,因此也难以给别人留下深刻印象。
    我对她印象稍微深点儿的一件事,是在高一的运动会上。
    那次,班主任指定几个同学做志愿者,酒心女孩儿因为个子高而入选。运动会举行那天,烈日炙烤,在阴凉外多呆一秒都是煎熬。
    当时,志愿者们都撑着伞,喝着冷饮,坐在树下。唯独酒心女孩儿穿着蓝色校服,顶着太阳站在检录处给运动员发水、点名。新的比赛成绩一出来,她就一路小跑着去公告栏,用胶水把比赛成绩贴上去。
    我帮同学照相时,见她正用剪刀剪断一截胶带,汗水顺着她的脸颊流到下巴。
    那会儿我还不了解她,只是觉得这个女孩儿十分坚强,但她身处穿着花花绿绿运动服的运动员中,很难让人记住。
    直到高二的一次考试之后,酒心女孩儿被换到了我左前方的座位上。我这才发现,她比以前瘦了许多,头发也留长了。上课时,她喜欢把手撑在课桌上,托住下巴,头发随意地垂在脑后。
    高中老师喜欢按组来分配学习任务,我和她同在一个四人小组,一来二去就熟悉了。有时老师上课叫她回答问题,她一边理头发一边向后看,我便赶忙翻开书,小声地告诉她答案。
    中午吃饭的时候,她会从商店里买些零食回来。午休前的那段时间,我时常靠她的零食打发,同她聊上几句。她比我以前看到的要开朗,有时一个简单的玩笑她也能乐得前仰后合。笑完还会叫我再说一遍,然后她再接着笑。
    她爱听欧美音乐,关注欧美文化,电影也很少看国内的。当时,她喜欢艾薇儿,午休时会给我推荐艾薇儿的歌,反复叮嘱我回家后一定要听,第二天再给她反馈感受。到了第二天,我礼貌性地回应“还好”,她则摆出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说:“怎么会是还好?明明那么好听啊,青青你太让我失望了……”
    她喜欢叫我“青青”,叠字。说实话,起初我不太适应,因为这俩字儿听起来实在太嗲。有次我去外班借书,正巧在楼道里遇见她。她跑过来拍拍我的肩,大喊一声“青青”,惹得旁边的男生都对我们“另眼相看”。
    但她却不在意这些,只觉得这么叫显得亲切,之后不管在哪里遇见我,当着多少人的面,她都是这么叫我。
    她有一台平板电脑,白色的。有一阵子,我时常让她下载一些电影或者电视剧,带来学校看。
    有一次上自习课,我按捺不住,又向她借平板电脑。因为不会调节音量,我让她先把声音关掉,然后再把平板电脑从桌子下面递过来,我就借着字幕看哑剧。
    没想到,点开播放时还是有声音,我赶忙用衣服堵住,同时按了暂停键。
    我戳戳她的后背,问她怎么还有声音。
    她说刚才明明帮我关掉了,我把平板电脑放到桌上,她仍坚信声音已经关掉,然后按下了播放键。
    我看的那部电视剧叫《民兵葛二蛋》,当时正好演到剧情的高潮部分,黄渤大喊一声:“冲啊!杀鬼子!”这一声吼吓得我赶忙把平板电脑抽下桌,塞进衣服里,周围好几个同学看向我。幸好当时班里有些乱,老师才没有听到这壮烈的冲锋号角。
    她趴在桌上一个劲儿地笑,还瞧了我一眼,眉毛弯成月牙状。而我,从今往后再也不敢上课搞这种小动作了。
    燥热的夏天转眼过去,高三来临。
    同学们突然间变得紧张起来,下课时很少有人会离开座位,大家都抓紧一切时间来学习,教室里飘着试卷油墨的味道。
    那段时间真的难熬。长辈们总说,我们进入社会之后,还会怀念为高考奋斗的时光。但真正处在那个阶段的我,却只觉得时间并没有那么好过。
    我连续两周学习到深夜,一天下了晚自习之后,头昏昏沉沉的,回家用温度计一量我才知道自己发烧了。隔天我给班主任请假,一个人在家休息、吃药。
    晚上,酒心女孩儿在网上问我怎么了,得知我发烧后,一连几天都询问我烧退了没有。病好后我回到学校,发现抽屉里塞满试卷,都是在我生病这几天,她和周围同学替我保存下来的。说实话,看到这些试卷的时候我心里挺感动的。
    她给我一块酒心巧克力。我剥开金色锡箔纸,把巧克力放进嘴里,巧克力外壳厚实、味道浓郁,但咬到里面却透出一股甜,柔软得像是牛奶。
    那时候酒心女孩儿已经决定出国,去澳洲。她的英语一般,上课的时间她请假去外面学英语,有时一周都不见得能见上她一次。社交软件的更新频率也变低了,固定不变的是每天零点她会发一条“晚安”,配一张英文试卷的图。
    她开始喝咖啡,偶尔回学校上课(高中学历她必须拿到),手里都会拿一瓶咖啡饮料,一下午就能喝掉。许是拜这咖啡饮料所赐,晚上我准备睡觉时,还能看到她忙里偷闲发的自拍,人显得特别有精神呢!
    为了各自的未来,那阵子我和她的交流变少了。某天,我看到她在微博上转发了这样一段话:“所有的路,无论主动或被动,都是你选择的。某段时期的人生,只有一种味道,内心再苦,再羡慕他人,你都只能沉浸在这种味道里,要么麻木沉沦,要么振作自救。”高考结束后,她一个人去了青岛,学语言,通过了雅思考试,也顺利拿到了签证,接着又联系澳洲那边的房东……
整个暑假的大部分时间,她都在忙这些。
    我最后一次见她,是和几个同学一起去爬泰山,她也参加了。那天,到达山顶时,她拉着我,站在栏杆边拍了一张照片。她笑得像樱桃小丸子,脸颊通红,头发被风吹起来,远处是一望无际的翠绿山脉。
    之后,她就坐上了去澳洲的飞机。
    她离开之后,我建了一个微信群,群里有我和她,还有另一个和我们要好的高中男生。我们分隔在三个城市,以后的交流就都在微信群里。
    她的房东是一对澳洲夫妇,家里有两个八九岁的小孩儿,眼睛是墨蓝色的。
    酒心女孩儿心血来潮时,会发一些小视频给我们看——小视频里,她教那两个小孩儿说中文,或是同他们一起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清晨她走路去车站坐公交车,那里的公交车到站前需要摇铃,若没人摇,这一站就不会停。她第一次坐的时候不了解情况,差点儿就坐过了站,多亏有人和她在同一站下车。
    陌生的地方总会让人不适应,她的学校里有中国学生,但她总觉得和他们待在一起有生疏感,大家表面上看像朋友,心里却互相留了距离。于是,她常在微信群里发东西,我们彼此调侃几句,就当这儿是个秘密邮箱。
    她经常会发一些澳洲的照片在微信群里,比如,午后空旷寂静的街道上,她一个人等车的样子,或是她周末去海边散步,浪花一个接一个打过来……那边的天空清澈干净,照片不加滤镜效果也很好看。
    有时,快到半夜,她发一段做夜宵的小视频在微信群里。她在厨房忙活儿,陶瓷锅里煮着番茄和牛腩,汤汁沸腾冒泡。我打字告诉她吃夜宵会发胖,但其实口水已经在我嘴里打转——没办法,那些宵夜看着太诱人。她非但不理会我的话,还变本加厉地又发了一段出锅的小视频。我点开,细小的油爆声传出来,直戳我的味蕾。
    从此,深夜里她再发小视频过来,我都会谨慎对待。
    在澳洲生活了一段时间,生活转过了美好的一面,露出尖利的爪牙。
    有一次,房东约她去一家餐厅吃饭。
    她从学校出来,不小心坐错车,等到她发现街景不对时已经晚了。她下车给房东打电话,却限于语言水平,有些重要单词听不懂。她走过几个街口,但那些岔道相似又繁多,一时连车站都找不到了。房东在电话里着急地大喊,她却只能站在马路边不知所措。
    原本约好的午餐只能取消。那个下午,她独自沿着街道走了好久,脚踝被蚊子咬了一圈,风一吹就瘙痒难耐。最后,她好不容易看到一家中国餐馆,进去问了里面的老板,才知道该如何回家。
    她发来的照片上,脚踝整整肿了一圈,那边的蚊子特别毒。她抹上风油精,和房东的关系僵持了好长一段时间。
    她的学校在半山腰,每天上学要走一小段山路。有个留着银胡子的老师每次上课都会提前十五分钟点名,酒心女孩儿的家离学校远,有时会踩着点到学校。碰到这种情况,那个老师就会算她迟到。对于留学生来说,出勤和签证直接挂钩。
    此外,那个老师对来自中国的学生似乎持有偏见,收上去的作业会分为“中国学生”和“非中国学生”两摞。每个中国学生起的英文名,他在发作业时都要评论一番,甚至带着些许嘲笑的意味。
    他说到酒心女孩儿的英文名时,酒心女孩儿觉得委屈,却不好去反驳什么。
    那年春节她没有回国,而是选择自己在澳洲度过。她说自己英语说得不好,回国也待不了几天,还不如留在那里学习。
    除夕晚上,房东一家有事出门,留她一个人在家,晚饭她就炸了几块年糕。
    当时我坐在沙发上,电视机里放着辞旧迎新的歌曲,窗外漂亮的烟花照亮整个夜空……我录下来,发到微信群里。
    她发来一段语音说:“没什么,明年我也会看到的。”
    我在新学校也过得并不顺利,无法融入新环境。
    周围的朋友课后热衷于篮球、代购、网络游戏,或讨论哪个班上的女孩儿更好看。我身处其中,显得格格不入。每天我独自穿梭于食堂和宿舍,跑去图书馆写字,想尽办法把自己和外界分隔开。
    长期终日对着电脑打字之后,我的颈椎在潮湿的春天又开始疼。夜晚我躺在床上,脖子不舒服,连脑袋都有些晕。
    我前后向老师请了几周假,课少时就坐长途汽车回家休息。
    一天,我吃过饭,班长在网上找到我,不分青红皂白就对我一阵指责,问我为什么总不来上课。我告诉她我已经请过假,她却不信,还说了几句难听的话。
    我不知道该怎么辩解,索性就不再回复。我在微信群里吐苦水,原本只想发泄一下,酒心女孩儿看到之后突然严肃起来。她说这件事我没做错,是那个班长不了解情况就骂人,叫我不要沉默,应该反击。
    我说我不想再费心给班长打字,酒心女孩儿一下变得很着急,我的手机像出了故障,一个劲儿地蹦出消息。她对我说:“如果你没做错,你一定要态度强硬,不能任人欺负。”那时,澳洲已经十一点多,她还没睡,一直给我说了好多遍“不能被别人欺负”。我眨眨眼睛,有泪水要溢出来。隔着冰凉的屏幕,她的话语就像奶酪,黏稠地裹着我的心,令我全身都暖烘烘的。
    她在澳洲的几个月里,心有不甘和酸楚时,也是这么鼓励自己的吧?
    这大概就是我认识的酒心女孩儿,如同一颗酒心巧克力,有着坚强的外表,骨子里却是柔软的,会关心每个她认定的朋友。
    我与她最近的一次交流,大概是她叫我给她喜欢的明星投票。我不假思索地点开投票页面,投完再把“投票成功”的页面截下来,发回去给她看。
    半晌,她打字说:“青青,你真的太帅了。”她还配了一个“爱心”的表情。
    我觉得有些肉麻,但后来一想,怎么叫我都无所谓了,反正是她。
 
 
共有0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奖励一朵小红花
验证码:66+7=? 
  所有评论仅代表读者意见,小溪流保持中立。
小溪流
Copyright © 2002-2013 湖南省作家协会小溪流杂志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链接
湘ICP 11020310  杂志社电话:(0731)84512133